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武则天》第一卷


白雪覆盖着大唐的京都。

宁静的除夕在雪地上徐徐退去,黎明来了。紫宸殿沉洪的钟声报导这个大唐历史上不平凡的黎明。

守岁的人长长地透了一口气,推开窗子,让朔风吹散屋子里的炭气;随后,人们燃点了红色的蜡烛,以庆祝新皇帝登位的第一个元旦——但是,大唐的臣民是不会忘记前皇的,太宗皇帝在位二十三年,由纷乱走向太平,人们由流离回复安居,自从秦汉以来,三国六朝,战乱相继,没有真正的承平与统一。然而,李世民却创造了一个宏大的统一局面,二十三年以来,欣欣向荣,人们以为他会活得像他父亲一样地长久,谁知太宗皇帝在贞观二十年征高丽回来之后,就被风湿病缠绕,很迅速地趋向衰弱。到贞观二十三年的夏天,竟一病不起了。这位英武的皇帝仅仅活到五十三岁,这是使每一个人都哀悼与惋惜的。

然而,人们还是以含泪的微笑来迎接新皇的第一个元旦,因为新皇李治,是太宗皇帝钟爱的儿子,由于对前皇的感情,人们寄希望于新皇。

紫宸殿的晨钟响了三遍,接着,洛阳各处宫闱和寺庙的钟全部都响了,宏大的声响撼动了白雪覆盖之下的城市。

在感业寺内,武媚娘独自站立在长廊上,凝望破晓的天空,以喟叹来迎接元旦。

她被宏大的钟声扰乱了,黎明使她惶惑,她的心闷郁,胸腹之间,似是被盘石压住了,朔风在吹,冷气自袖口和领口侵袭她的身体,她有点寒意。然而,凛冽的寒意并不能使她清醒。

半年了——自从前皇逝世之后,她在这所阴森的感业寺内做尼姑,凄清冷寂的独居岁月是难熬的,如果她不曾在繁华场中经历过,如果她不曾经历帝宫的豪欢与热闹,也许会死心地在感业寺内终老,但她是有一番经历的女人呀,她是贞观十一年进宫的,成为前皇的才人,前后十三年,她记得进宫那一年,自己只有十四岁,现在已二十六岁了,今天开始是二十七岁。

一个女人辉煌的岁月是有限的啊,她叹气了。十三年在宫中的往事,徐徐地回来:当前皇的文德皇后逝世之后,她被选进了大唐的宫廷,她侍奉中国历史上杰出的英王,在她幼小的心灵中,这是一种荣耀。虽然,这位英明的皇帝只关心政治和军事,不懂得温柔,也不懂得女人。但她还是敬仰前皇的——她从前皇那儿学到不少,政治上的种种学问,军事上的知识,有时还谈论文学。在宫内,她是骄傲的,因为前皇在世的日子,不只一次称许她的智能与美丽。

她也记得:前皇远征高丽的前夕,在更衣的时候,把自己拉上龙床……

“就只有这样的一次啊,我的一生……”她冲着寒风叫出来,“这是我在皇宫十三年中的全部啊!”

但是,在这样怨艾的时候,另外一个人的影子又进入她的脑海之中,那是不只一次的;是的,她过去的二十六年的生命中,和男子接触,并非只有一次,那另外一个人,便是当今皇上李治。那时节,他是皇太子。

今天,是李治正式登上皇位和定立年号的第一天。然而,新皇登位却使她憎恨与失望——李治实际承继天下的统治权已经有半年了。这半年中,她由深宫被驱逐出来,做了感业寺的尼姑。在宫廷常例上,这是对她的优遇。前皇妃嫔如果留在宫内,日子便更加苦恼。不过,她的憎恨与失望也并非没有来由,这半年的时间,她连李治的面也没有见着,当年,前皇在世的时候,李治与她幽期密约,曾经有过山盟海誓……

她和李治第一次邂逅,是贞观二十一年春天,媚娘在翠微宫外,呆看几枝花的蓓蕾。忽然,被人抱住了,她在惊惶中回过头来,看到是太子。

“武才人,”太子李治搂紧着她,“我看了你几天啦,在父皇的身边,你最美丽。”

“太子放开手,皇上知道了会处罚的,太子,我是侍奉皇上……”她惶悚地求恳着。

“父皇病着,而且,父皇也不会关心这些事的。好人,我们进去吧,跟我进去。”太子把她牵进了翠微宫的更衣室。

这是第一次,她提心吊胆;然而,英明的皇帝全然没有发觉。于是,随之而来的是第二次,他们依旧在翠微宫的更衣室内——年轻的太子说着温柔的情话,作种种誓言。

但当李治嗣位之后,她却似一只烂草鞋,被抛弃了。

她憎恨,忽然旋转身,急步走回禅房,把一对庆祝新皇登基的红烛吹熄了。

蜡烛熄了,晨光像潮水样涌入禅房,她的身体浸浴于雪天早晨的纯白的光华之中,生命在这种光华中显得异样地黯淡,似乎,连灵魂也变成苍白的了。

于是,她扑倒在禅床上,终于流出泪来。

在唐宫十多年,她从太宗皇帝那儿学到强毅坚韧,遭遇任何困难险阻,从不流泪。她记得前皇说过:眼泪不会赢到人们的同情,眼泪所换到的,是人们的轻蔑。

然而,此时的她实在无法自抑,在感业寺住一世,是她不甘心的,不论如何,她要跳出去,她没有丝毫宗教信仰,她也完全不能清静无为。

钟声响了几遍,停了,但当阳光普照在雪地上时,又有钟鸣了,感业寺外,马蹄声杂乱。

一个斋姑奔跳着走进来,媚娘回头望了她一眼,喝问发生了什么事。

“皇上在紫宸殿赐宴群臣,皇后也立了,是王皇后——呵,皇后的赐斋到了,现在停在寺门前哩,真快!”

赐斋是要去迎接的,但她想到这是李治的皇后,心就冷了;一挥手,表示不愿去。

接着,又有两名斋姑进来请武媚娘去迎接圣赐。她厌恶地睨了一眼,终于忍抑了不平与怨嗟,从禅榻起来——十三年宫廷教育,使她明白一些浮表的礼节是不能疏忽的。虽然怨李治无情,而王皇后又是自己隐隐的情敌,但转念到小不忍必乱大谋时,就勉强接受了现实。她出去,在感业寺的大门之内跪下来。

一套公式的诏告宣读完了之后,她茫然站起来,但这时却有一只手握住她的臂膀,她讶然抬眼看——

“独孤及?”她惊喜交集,“你怎么来了?”她急问,自然地笑了——独孤及原是东宫的内侍,李治做太子的时候,与她有私物授受,便交由独孤及传递的。

“武才人好!”独孤及微笑着,就只这一句话,便轻轻地拉了她往内走,直到进了禅房,才从袖中取出一块白玉佩,双手捧着,交给这位女尼。

“谁?”她迟疑地接过玉佩。

“自然是太子,嗯,应该说当今皇上了。”独孤及低微地说,“皇上不忘当日之情,今天特别要我监送赐斋,带这块玉佩给你,你有什么话要转达?武才人——”

“我?”她望着玉佩,“这个,我有什么用呢?一个尼姑——”她说到这儿,转而微笑着,“皇上的礼物,会使我难过的,独孤及,回去告知他,我这一生青灯古佛,不再有希望了,我祝皇上一生幸福……”

“皇上时时想着你的,”独孤及悠悠地说,“这半年间,长孙太尉、褚辅政把皇上看管得很严,他一些空闲都没有。今天正式登基了,以后,我看会好些。武才人,你等着吧,不会太久的了,皇上在今天也想到你,可证平常日子自然更在想你呀!”

“嗯,谢谢你,我——”她回转身,从禅榻旁边取出一尊小小的铜佛,“这是我每天捏着睡的,你替我呈献给皇上。独孤及,我没有什么好谢你的,将来,我如有一天……”

“武才人,我不算什么,你自己珍重吧,我也该走了。”

武媚娘捏紧玉佩——这是半年之间第一次消息啊!她死去了的希望又燃了起来,于是,她看到了被自己吹熄的红烛——

“把烛点上啊!”她大声叫侍女,“今天是新皇登基万岁……”

烛影摇红,白雪之下的感业寺回春了。

她相信李治会把她招进宫去的,一个皇帝有权力这样做,如果皇帝真正地爱着一个女人,尼庵的门墙是无从局限皇帝的权力的。

于是,她笑了,一块白玉佩使她相信自己不会在感业寺内老死,她觉得生命在宫廷中是有意义的,而她的生命,未来将较现在辉煌。她等着……等着辉煌的一天到来。

雪融了,春来了,洛阳城中柳草青葱,然而,宫廷与感业寺又隔绝了,独孤及没有再来。

媚娘耐心地等待着,她留心一切属于宫廷的消息,利用这些消息来分析皇上不再遣使通问的原因,她相信皇上不再派独孤及来,一定是有原因的。

每一个春风绚烂的晚上,她在思虑之中虚度,她和洛阳一般女尼与女道士的生活是完全隔绝的,她知道许多出身贵胄的女尼与女道士,在春天尽情行乐,洛阳的王孙公子,时时出入尼庵道院;但是,她无心猎取这些洛阳城中的少年,她要猎取的是皇帝,只有皇帝的至高权力才能满足她。感业寺内的那些年轻的女侍,都以奇怪的目光看媚娘,她们怕惧媚娘的变幻莫测,以及秋霜似的严肃的面容。她们竭力隐忍,和主人一样,不去招惹洛阳城中的轻薄子弟。

于是,感业寺逐渐地被人遗忘了。

永徽元年的四月底,春意阑珊了,媚娘的心意潦落不堪,感业寺前庭后院,飘满了落花,希望随着春花而绚烂,如今也随着春花而凋零了。

一个晴朗的下午,她独坐在蒲团上做着静心克欲的功夫,忽然间,一些奥妙的声响自外面传入她的耳中,使她不能自静,定了定神,走出禅房——

长廊静悄悄的,吃得很肥的两个斋姑在廊上打盹。她转入后院,踏着落花,去找寻那个使自己为之颤动的声响,于是,她看到后院墙外的树上有一个人……

那攀在树上的人发出有节奏的口哨,对着媚娘做种种手势,这突然出现的景象使她惊悸。后院只有自己一个人,如果他跳进来……这一转念使她慌了——她并非不需要男人,然而,她明白只要自己走歪一步,便会自毁再度入宫的路,因此,她觉得这是一个危险的关头,她想到逃避,但一回身,又立刻发觉这样逃避会遭遇袭击,于是,她站定了,镇静地瞧着树上的男子。

那男子向她扮鬼脸,并且做出几个手势,暗示她开门。她微微点头,用手势要他下来。但等那个男子沿树而下之时,她飞奔入内,叫粗做的斋姑拿棍子到后边去。

她的机智使她免于受袭。然而,那个陌生男子的奇异口哨声,却也扰乱了她,从这天起,一些飘忽的情意便在她的心中游移,春天虽然去了,但她却春心荡漾起来。

又是一个晴朗的下午,她在后院指挥工人锯去门墙之外的那一棵大树,忽然,前面出了事——媚娘听到喧哗的声音,匆匆带了四名粗婢赶去。

感业寺的侧门开着,看门的斋姑死命撑拒两个男子进来,媚娘远远地就看出被拒的男子之一是独孤及。

“让开,这是内廷来的公公啊!”媚娘连忙喝住斋姑。

这时,门外又转出一个男人来,他兜着披风,将脸遮了一些,但她却一眼就认了出来,他是当今皇上。

她迅速俯伏下去。独孤及也迅速地抢前一步,拦住她,低声说:

“千万别声张,皇上是私访……”

她稍稍一顿,终于又拜下去,皇上虽不愿意声张,但在她的环境,却也不愿接待一个隐晦身分的男子。她是身分未定的女人,她要声张,也只有声张,才可以确定自身与皇帝的关系,于是,她拜下去,而且清朗地叫了万岁。

皇帝轻轻除却了兜披,贪婪地看着她这时,她已经站起来,含情而又带些幽怨地睨了昔日情人一眼,立刻低下头,幽微地说:

“我不知道,没有接驾,死罪——”

皇帝没有回答,示意随侍进门的两名内侍掩门,媚娘也就轻轻地移步,走回禅房。

纸窗掩上了,媚娘在炉内撒了一把香,然后旋转身,如狂风骤雨那样扑向大唐的皇帝,跪在他的脚前。

“媚娘,媚娘!”皇帝抚着她的背脊,“我终于来了!”

她整个上身揉在他膝上,以一种近似啜泣的昵语回答他。于是,私访尼庵的年轻皇帝感到似火炙一样地难受,他粗野地把她抱起来,搂紧了她。于是,她以窒息的声调叫出: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陛下,你现在是皇帝,不能够……”她同时也挣扎,在挣扎中,她叫出:“阿治,不要……”

阿治这称呼是代表着昔日的一段情爱。现在,全国已没有人能这样叫他,武媚娘却脱口叫了出来,这是历史啊!这是历史的幽会时期留存下来的证据啊,往事回来了,他在回忆中飘然神往,他想到了第一次拥抱,想到第一次吻……

“媚娘,我不能自由来,我早想找你……”

“这样久,等得人老了。”她侧转头,把面颊偎依着他的下颌,突然,她把身子一扭,头贴在他的胸口,“阿治,你不该来这儿,万一让人知道了,不得了啊!”

“现在,不用怕了,我是皇帝——”李治用力扳起她的头来,“不再有人能干涉我们的行动!”

“我知道,不过,辅政大臣会找麻烦的,而且,这也不好,对于你,一个皇帝的德行——”她的声音是饱含痛苦的,而一些冠冕的词句配合着的却是饥渴的行动,潜伏在她心底是奔腾的野心,于是,她在野心的煎熬中终于又战栗地叫了:“阿治,我见到你,就是死,也甘心了,我等了你一年,那样长的日子……”

女性的饥渴有似琵琶的急调,李治呼吸迫促,终于也像饿兽那样,俯下身,嗅她,吻她,拉扯她的衣衫——

“不,不!”她发出如郁雷那样沉重的声音,然而她的身子软了,一些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了。

就在这怒潮澎湃的一瞬间,她的帽子掉了,露出尼姑的光头,她一翻身,想掩饰,但是,迟了,这一意外使得她伤心地哭了——她恨自己的光头,那是最可耻的啊!一个女人,头发是美丽的主要衬托,没有头发的女人,无疑是丑的。

“媚娘,留起头发来,你是我的,你从今之后是我的!”

“阿治,阿治……”媚娘悠悠地叫着,“你还要我吗?真的吗?阿治,我这一年之中,做过许多噩梦,我梦见你不再理睬我,我梦见你把我赶走,阿治,我……”她又流泪了。

他紧紧地搂住她,奔腾的感情被她的眼泪冲洗,欲念转化为绵绵的情意。他贴在她耳边说:

“媚娘,你放心,我永远不会忘记你。当时,我使你出来做尼姑,就已安排好了,免得旁人多说闲话。现在,你再进宫,和前皇就不再有牵连了呀!”

“陛下,”她枕住他的臂膀,“我留起头发……嗯,我怕,阿治,我怕!”

“没有什么可怕的,我现在和故世的父亲一样,是最高权力者,没有可怕的事了,等你留长了头发,我们在宫内,就可以日夕在一起。”他平和地说,轻轻抚摸她的口与鼻,抚摸她被泪水沾湿了的面颊。

她合上眼睛,好像很疲乏,身子软绵绵地融和在皇帝的身上,这使得他一度低退了的欲焰又燃炽起来。

恰当此时,独孤及在禅房门外轻轻地咳嗽了一声,随后,用脚尖发出表示行礼的声响。

“皇上,时间到了——”

李治还不曾回答,媚娘却似梦中醒来,用全身的力气把他搂住!她的眼眸,散放出异样的光焰,似怨,似诉,似恋,又似饥渴,她不肯放手。

“媚娘,我会再来的。”

她在一种轻微颤抖的状态下站起来,替访问尼庵的皇帝整理衣冠;然后,旋转身,对着铜镜,揩拭自己颊上的泪痕,并且加披了一件法衣,低着头送皇帝出去。

李治缄默着,在内侍面前,他无法说体己话。她送到门口,依照常例跪伏着,一直到马蹄声去远,才站起来。

感业寺还是和平常一样,但在她的眼中,印象完全变了,她怔怔地望着大门,冥想自己回到金碧辉煌的宫殿中去——那儿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有着一切的繁荣与辉煌。

回进禅房,她在镜中端详自己,虽然剃光了头,但她还是欣赏自己的美丽。她想:半年之后,我的头发会和从前一样了。

但是,等候头发生长的时间是悠长的,一个月之后,她的光头虽然长满了黑发,但那些短发没有美感,她厌恶短发,长日用丝巾包好,连自己都不愿意见。

独孤及每隔七八天会来一次,多情的皇帝总要他带几件珍奇的小礼物来,媚娘暗暗苦恼着——她需要钱!自从蓄发以来,感业寺的经费已不够她花费了,宫内的内侍到来,她每次都得付出丰富的赏赐。她知道这些内侍没有成事的能力,但一言可以丧邦,她懂得这些,仅仅三个月的短时间,她付出的赏赐已经有十几万钱,再者,她自己因蓄发也增多了开支——

她注意美容,每天早晚服珍珠粉。据古老相传的方法,服食珍珠粉是可以防止皮肤衰老的,长久服食珍珠粉,皮肤就会永葆少女的滋润与光滑。

她购置了小巧的白玉磨,监视着斋姑把浑圆的珍珠磨成粉末。洛阳市上,虽然也有珍珠粉出售,但那不是上品珍珠制成的,功能不大,她相信自己,把从前在宫内获得的几枝珠花,全都拆了。

此外,她用一种岭南出产的植物油,涂在身体上,那是会增加皮肤的细腻的。为了未来,她竭尽所能地使自己美丽——李治的年纪比她小,而女人通常是比男人容易衰老的。她明白,如果她不能保持年轻,前途会是黯淡的,色衰爱弛的理论她无时或忘。

秋天,李治又秘密来了一次,但时间很短,当他们倾诉了一些离情别绪,独孤及又来催促了。

不过,这两次短促会面之后的一天,她却有了意外的喜悦——皇帝与她的距离,逐渐地接近了。

她正静静地卧在禅榻上涂油,她用手掌轻轻地按摩大腿,防止肌肉松弛。突然,她听到感业寺的大门开了,一个斋姑匆匆地进来报告:“皇上又来了——”

“今天又来!”她拉过一幅纱巾,擦去腿上的香油,正要穿衣,李治已经含笑进来,她一惊,匆匆把手中的外衣掩盖住只穿亵衣的身体。

“我又来了。”李治爽朗地笑着,但他的笑声立刻掩抑,他看到了露出在掩盖的长衣之外的她的双足。他忽然似一匹饿狼发现了一头兔子,踮着脚,倏地走到榻前,双手捏住了她的双足。

她发出一声锐叫,继之是不住地笑,嚷着痒。他不肯放手,她的脚顿踢着,终于挣脱了他的手。

“你一来就惹我——”她睨着他,把双足盘缩到衣内。

他得意地笑着,凑近她的耳边:“我第一次看到你赤足,呵,你的脚样长得真好,让我再看看——”

“不!”她娇羞地低下头,红晕满面,“皇帝看女人的脚……”

“为什么皇帝不能看脚,我的祖父和父亲并未定下这样一条规例呀!”

“我不——”她弯下身,双手紧紧地揿住小腿,“我不呀!”

“我要!”他捏住她的手,用力把她的手提起来,终于又把她赤着的脚捉到了。他鉴赏她浑圆的足踝,鉴赏组织细密的足趾,他欣赏着,渐渐地他凑近去,以面颊依偎着她的腿肚,慢慢地、有节奏地摩擦。她喘息了,然而,她没有挣扎。于是,他火热的嘴唇贴着她的脚背,她叫了起来,掩蔽她的那件长衣跌落了。

他刚巧因她的叫声而抬起头来,发现了奇景——皇帝的身体似是一只球那样腾起,扑下去……

她被突然而来的侵袭所击倒,包裹她身体的一些亵衣,在瞬息之间化为几块碎布。

翠微宫更衣室内的旧梦重温了,感业寺的秋天,在禅房之中,却是驰荡着春风,一对旧日的情人在禅榻之上欢笑着,现在的欲念与回忆的情感综合在一起。

长久,长久,前皇的才人悠悠地舒了一口气,双手捧着旧日情人的头。

“你真奇怪,突然,嗯,真像天上飞来的,我正在换衣服呀!你怎么来的?跃墙进来吗?”

“我知道你在换衣,赶着飞出宫墙,来了!”李治嬉笑着说,“你不曾想到我今天会来的吧?”

“我每天都想,不过,想到的可能太少了。”武媚娘微喟着,“我知道做皇帝的人忙,我的想望,只好放在心里。”

“实在不是忙,出来一次太不方便。独孤及说得不错,万一出些麻烦,以后出入就更难了,不过,今天我还是忍不住,就是有麻烦,也随他去吧。”

“这也不好——”她微微皱眉,“我们这样子,倘若有了孕,那问题又多了,你说,是吗?”

“那怕什么?立刻进宫好啦!”李治指着她包头的淡红丝巾,“你的头发蓄起了多少?让我也看一看!”

“给你看,整个夏天,一共只蓄起两寸多长,唉,会把我等老了呢!”

“慢慢来吧,再七八个月,就差不多留起了,我会常常来的。”李治温柔地说,“过了年,我相信会有一尺长了。”

“一尺,一个女人的头发只有一尺长,那多难看!”她愀然说,“剪的时候,只一刀,蓄起来,却有这样难。”

“我看看呀!”他伸手来除她的头巾。

“不要,我不想给你看——那样子,老实说,连我自己也不想看的。”

“我们未来的日子长,一年半载又算得什么!”他悠悠地说,“我会尽可能来看你。”

“现在,你可以回去了。”媚娘搂着他并不放手,“下回,你来的时候,千万先给个讯息,别使我太狼狈。”

他嘻嘻地笑,贪婪地看了几眼横陈的玉体,然后起来。

“今天独孤及怎么不来催你了?”她拉住他的袍角。

“我吩咐了,谁再催,就砍下他的脑袋来,他们还敢!”年轻的皇帝得意地说着。

这天的相会,使她得到一个印象:皇帝的感情是可以把握的了。现在,她的思念集中到怎样争取时间,拖延下去,可能是会有变化的。而要争取时间,便得使头发赶快长起来。她日夜思索这个问题,终于,她想到了假发——在宫内的时候,不少女人曾用假发来增添自己的秀美,以前,她并未有此需要,而现在,假发对她的命运关系太大了。取得假发,在她是并不困难的。当年,剪下来的、自己的乌丝,她一直保留在她床下面的锦盒里。现在一想到,立刻取了出来,轻轻用梳子梳匀了,再擦上一些香油,然后除下头巾,想要拿发网把假发拢上去。然而,她的真发实在太短了,短到连接装假发也还不能够。

她恨恨地把一束发掷在禅床上,独自苦恼了一阵,再收拾起假头发,然后开始做日常的健身体操。


分类:唐朝历史 书名:武则天 作者:南宫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