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贞观之治》第一章 起义兵秦王破阵(4)


4、平金城薛氏:李世民独立指挥的第一场大战

平宋老生之后,李渊留诸将围河东的屈突通,自引主力西渡黄河、进据关中。建成和世民随父西进。

大业十三年(617)十一月,李渊军攻克长安。一路上李世民镇压了刘鹞子的起义军,会合了李神通和平阳公主所率领的队伍。李渊有个女婿名段纶,也加入了李世民的队伍。何潘仁、李仲文、向善志及关中群盗,所降于李渊的,李渊皆令受李世民节度。李世民的队伍很快增加到十三万人。另外,丘师利与其弟行恭,还有房玄龄,都在这时候归附了李世民。长安城被攻破后,时为马邑郡丞的李靖,被李世民召入了自己的幕府,杜如晦被引为秦王府兵曹参军。这些人才对李世民以后的成长意义重大,尤其是房玄龄、杜如晦,此后成为李世民行军打仗中运筹帷幄的谋主,玄武门政变中的智囊,贞观一朝著名的贤相;而文武双全的李靖,则成为贞观一朝赫赫有名的统兵大将。

此乃后话。且说李渊进入长安。几天后,正式迎代王杨侑即皇位于大兴殿,遥尊隋炀帝为太上皇,改元义宁。而实际上,代王并没有权力,李渊成为实际上的掌权者。李渊以李建成为唐世子,李世民为京兆尹、秦公,李元吉为齐公。掌控了长安之后,李渊在政治上的优势很快呈现出来。长安周边地区及作为关中后院的巴蜀之地,隋朝的郡县长吏及各种地方武装、少数民族部众纷纷前来归附。

年底,刘文静打败了为隋朝坚守河东、潼关等长安门户之城的名将屈突通,俘送长安。屈突通只好投降,受到李渊的重用,任命为兵部尚书、李世民行军元帅府长史。

义宁二年(618)三月,宇文化及等人在江都缢杀了隋炀帝。顺理成章,五月,李渊正式即帝位于太极殿,是为唐高祖。改年号为武德。又封百官,以李世民为尚书令。尚书令是当时品秩最高的职位,在魏晋以来一直是当然的宰相,但从隋朝以来就很少授人了。李渊觉得实在没有什么职位可以安排给世民,也不顾是否与当时的体制发生冲突,就把一个几乎要被人忘记的职位加到了这个战功卓著的二儿子头上。

武德元年(618)三月,改封秦公李世民为赵公。六月,立世子建成为皇太子,赵公世民为秦王,齐公元吉为齐王。

身为皇帝的李渊,从此坐镇长安,李建成以太子身份从旁协助。天下依然群雄并立,李唐王朝仍需四处征战。夷平四方,一统天下,舍世民其谁?

当月,薛举进犯泾州(今甘肃省泾州)。薛举原是隋朝金城府校尉,义宁元年(617)四月据金城郡(治所在今甘肃兰州)起兵,攻城略地,占据陇右。七月,称帝,国号秦。李渊攻克长安,薛举子仁果兵(两《唐书》作仁,此据《资治通鉴》)进扶风(今陕西凤翔),被李世民击退。

现在,薛氏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李渊下令:秦王世民为元帅,带领屈突通等大将,将八总管之兵以拒之。

这一仗,没有父亲李渊和兄长李建成与他一起带兵,是形势使然,也因经过了战阵磨练的李世民已经堪当重任。秦王打出了独立的帅旗。

秦王与薛氏秦军的第一战并不顺利。唐军急于求战,又恃众轻敌,疏于防备。在高(今陕西长武县北),薛举引军掩袭唐军阵后,唐军大败。薛举准备乘胜直取长安。史载:当时适逢秦王患病,由太原起兵的核心谋士刘文静、殷开山主持军务。这或许是贞观史臣为尊者讳的笔法,为了不破坏李世民作为常胜将军的光辉形象,把责任推到了其副将身上。不过,战败之后,作为太原元从功臣的刘文静、殷开山等都受到了除名为民的严厉处罚。

命运无常,偏偏薛举就在这时患病,这一病竟把他带离了人世。作为李渊巩固关中的最大威胁,继薛举之位的薛仁果,重量显然就不同了。

薛仁果,乃薛举长子,善骑射,号为“万人敌”,阴险毒辣,残酷无德,不得人心。薛举死后,薛仁果政权内部很快便矛盾重重。

十一月,秦王兵至高,薛仁果派宗罗领兵拒战。秦王下令军中:“大家只管训练,不许出战。”探子每日来报:宗罗来挑战!左右将士纷纷请战。秦王只说:“且等。”左右道:“薛贼会以为我们怕了他。”秦王摇头,道:“我们刚刚遭遇过失败,士气沮丧,而敌方因为刚刚取胜,已有骄傲轻敌之心。所以要坚壁以待,等我们士气恢复了,彼骄我奋,可以一战而克之。”众将仍怀疑惑,为表决心,秦王下令军中:“有再说出战者,斩!”

相持六十余日。薛仁果军粮用尽,其部将牟君才、梁胡郎率所部人马来降,秦王道:“所来为何?”答:“粮尽,将士离心。”于是秦王下令:行军总管梁实率所部扎营于浅水原(今陕西长武东北),诱薛氏出战。

宗罗得报,大喜,即时倾尽精锐来攻。梁实守险不出。

忽然一日,秦王道:“现在可以出战!”正是看准宗罗军队疲困。

及次日,天将亮。秦王命令:右武侯大将军庞玉于浅水原南陈兵。宗罗来战。眼看庞玉渐渐不支,突然一支精锐从浅水原北压过来,正是秦王!宗罗匆忙还战。秦王等数十人马骁健的身影直冲入敌阵之中,穿梭冲杀,势不可挡。唐兵一时奋激,内外相应,呼声震动天地。宗罗士卒即刻大溃,如水决堤。斩首数千级。撤退。

秦王集合两千骑兵,挥旗道:“随我追来。”

“秦王不可!”只听得一声大叫,从一边冲出个窦轨来,横挡在马前,道:“虽然宗罗已破,薛仁果仍然据守坚城,不可轻进,请秦王且观望片刻。”窦轨乃李世民舅父。

“我考虑已久,破竹之势,不可错失,舅舅不要再说。”秦王果断而坚定。

紧急之时,哪里容得窦轨再废话。其实,秦王已得到密报,朝廷已与突厥谈判成功,突厥得到河套地区后放弃了对薛仁贵的支持。想到此,秦王暗自一笑,纵马飞奔而去。身后两千精锐,其势堪比排山倒海。直至析城(今甘肃泾川东北)下,挡住了宗罗散兵入城坚守的退路。

薛仁果正陈兵析城。秦王渡过泾水,兵临城下。薛仁果骁将浑等数人来降。

人心离散,薛氏败势已不可挽救。薛仁果心生恐惧,据守不敢出。

夜幕降临,秦王大军陆续而至,向析城包围过来。到得夜半时分,城内人争相来降。薛仁果已然山穷水尽。次日天亮,举城投降。困在城外的宗罗,也只好跟着投降了。

城门开,秦王下令:投降者一概不问。于是降者纷至,所得归降士卒,秦王令薛仁果兄弟及宗罗、翟长孙等将之。他与他们射猎,从容而无所防范。于是归降众人皆畏威衔恩,甘愿效死。秦王在安抚降人的同时又收罗人才,闻得褚亮大名,亲自前去求访,见而礼遇甚厚,引为秦王府文学。褚亮成为后来秦王府十八学士之一。褚遂良便是其子。

秦王李世民在这第一场独立指挥的战争中,把握了出战的最佳时机。用了击敌之疲、击敌之弱的战术。在敌人战败奔亡的时候,又果断地追击,以破竹之势,一举攻下城池。刘文静和殷开山也因此恢复了官爵。

至此,河东的屈突通已降,河西的薛仁果平定,李渊巩固关中的两大障碍也就消除了。

武德元年(618)十一月,秦王班师回到长安,斩薛仁果。十二月,诏以秦王世民为太尉、使持节、陕东道大行台尚书令,蒲州、河北诸总管府的兵马一并受其节度。陕东行台设在洛阳。其设官仿中央尚书省,有尚书令、仆射、左右丞、六部尚书、郎中、诸监、主事等。官员的品秩“同于京省官员”,只是员数略少。行台省尚书令被赋予很大的权力,对辖区内之事,无所不管,拥有统兵征伐权、选拔任命官员的人事权、司法与专杀之权、财权和监察权。陕东行台省管辖区域非常广大, “其蒲州、河北诸府兵并受节度”,也就是把经营整个关东的大权都交给了李世民。

其后,李世民在这一广大地区进行了多年的苦心经营。陕东行台省的重要职任,大都由其心腹人物充任,如屈突通为行台右仆射,温大雅为行台工部尚书,殷开山为行台兵部尚书,皇甫无逸、史万宝前后任行台民部尚书,于志宁检校行台左丞并知膳部郎中,房玄龄兼行台考功郎中,杜如晦为行台司勋郎中等。

李世民本人多留居长安,陕东行台省事务由屈突通主持。由于屈突通忠于李世民,引起李建成的不满,曾一度被召回长安。李建成被杀后,屈突通又“驰镇洛阳”。贞观元年(627),完成了历史使命的陕东道行台被废,屈突通并未离开洛阳,而是改任洛州都督。贞观二年,七十二岁高龄的老将屈突通在洛阳去世。整个唐初十余年的时间里,屈突通大部分时间都在主持洛阳军政事务,为唐朝的统一大业,为李世民经营关东,作出了很大的贡献。所以,他一直受到李世民的器重。后来,唐太宗在凌烟阁为功臣画像时,屈突通也名列其中。太宗去世后,只有屈突通与房玄龄配享太宗庙庭,一起受到祭拜。


分类:唐朝历史 书名:贞观之治 作者:刘后滨 赵璐璐 程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