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贞观之治》第一章 起义兵秦王破阵(5)


5、击败刘武周,降服尉迟恭

关中日益巩固的同时,李渊起兵的根据地太原却陷入危境。刘武周一直是一个劲敌。

刘武周是马邑的土豪,骁勇善射,结交豪侠。他曾参加过隋炀帝攻打高丽的战争,后为马邑的鹰扬府校尉(隋朝府兵系统的基层军官),甚得太守王仁恭的厚遇。大业十三年(617)二月,因与王仁恭的侍女私通,恐事情败露,他便纠集乡闾豪杰,杀了王仁恭。然后开仓放粮,救济灾民,正式拉起了反隋的旗帜。又遣使附于突厥,突厥始毕可汗立刘武周为定杨可汗。刘武周称帝后,成为隋末纷乱中山西北部一支重要的力量。

李渊建唐后,刘武周还经常借助突厥的力量威胁太原。当初李渊进攻霍邑时,听到刘武周与突厥入寇太原的传言,差点回兵,铸成大错。足见刘武周对太原的威胁,非同小可。

武德二年(619)四月,刘武周联合突厥,进驻黄蛇岭(今山西榆次北)。留守太原的李元吉派张达成驱逐刘武周,结果全军覆没。刘武周攻陷榆次,围困并州(治晋阳)诸县。其时,易州(治所在今河北易县)的宋金刚被窦建德打败,投奔刘武周。六月,刘武周命宋金刚率兵三万进攻太原,在河东抗敌的裴寂节节败退,留镇太原的李元吉弃城逃回长安。晋州(治所在今山西临汾)以北城镇,除浩州(今山西汾阳)以外,全入刘武周手中。刘武周对太原形成了战略上的包围形势。

十月,宋金刚打下浍州(今山西翼城)。夏县人吕崇茂杀县令以应刘武周。据守蒲坂(今山西永济北)的王行本也响应刘武周。唐在黄河东岸只剩下晋西南一隅之地。山西可是唐朝的龙兴之地,也是关中的屏障啊。

关中震惊,风雨如晦!

高祖眉头深锁,下敕道:“贼势如此,难与争锋,宜弃大河以东,谨守关西而已。” 放弃黄河以东?如何了得!秦王世民随即上表,请缨出战:“太原,王业所基,国之根本;河东殷实,京邑所资。若举而弃之,臣窃愤恨。希望能给儿臣精兵三万,必平定刘武周,克复汾、晋。”

高祖得表,心里少不得一番折腾。其实,他又何尝忍心放弃河东?事已至此,纵然不乐观,也宁愿相信这个已数经战阵的年少爱子,能够遏制刘武周的攻势。

于是,高祖下令:关中兵全归秦王统领,进击刘武周。

择日启程,高祖亲自到华阴的长春宫相送。天高野旷,北风呼啸。挥手告别的那一刻,高祖的心里有多少担忧多少期望?

十一月,秦王率军到龙门关。冰面正坚,令军队从冰上过河,进屯柏壁(今山西新绛西南),与屯驻浍州的宋金刚相持。

驻屯柏壁后,秦王分出部分兵力在汾、隰一带活动,以牵制敌军进攻唐朝在山西最后的根据地浩州的力量,使浩州守军能够坚持下去。浩州是晋阳到晋西南运输线中的战略要地。当时从晋阳到晋西南大致有两条交通线,其一是从晋阳(今太原)沿汾水西侧经清源(今山西清徐)、浩州渡汾水达灵石(今山西灵石),即是李渊从晋阳南下时所走之路线。另一条是从太原沿汾水东侧经榆次、平遥、介休以达灵石,即是刘武周南下时所采用的路线。浩州正当西线要冲,对东线运输的安全与否也至关重要,因此成为双方争夺的战略要地。

至于主力部队,秦王决定:坚守待命。

诚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秦王很清楚双方形势、战争时机。他分析道:“宋金刚悬军深入,精兵猛将,全都聚集在这里。刘武周据太原,专倚宋金刚为依靠。而宋金刚虽士卒众多,但军中素无蓄积,单靠虏掠,不是长久之计,一心想要速战速决。我们现在出战,岂不正合他意?所以恰恰要闭营养锐,等他们士气懈怠,分兵汾、隰,才好直冲其心腹。那时候对方粮尽计穷,自然只能仓皇逃奔。所以不速战者,正是要等待时机。”

冬去春来,天气渐渐转暖。宋金刚的日子却一日更比一日难过。

武德三年(620)四月,一天,探子报:“宋金刚撤营北退。”

等的就是这一天!秦王大喜道:“宋贼粮草已尽。”下令军中:“所有精锐骑兵,随我追击!”

秦王旗帜飘扬,马队奔跑如飞。转眼间追至吕州(今山西霍县),与宋金刚部将寻相交战,寻相大败,奔亡。

秦王挥旗:“继续追击!”乘胜北进。一昼夜且追且战,行军二百余里,与宋金刚交战数十回合。

当追到高壁岭(今山西灵石南)时,军队难免已经疲惫,秦王却仍然精力十足。总管刘弘基只得拦住秦王的马缰绳,谏道:“秦王破贼,一路追到这里,战绩也差不多了。还要一直追赶下去,难道就不想想自己的身体吗?即使不顾自己,也要照顾一下士兵们,大家都又累又饿,疲惫不堪了啊!请秦王驻军于此地,等军粮跟上来,再继续追击,也不晚啊。”

刘弘基真是说出了众将士的心声。可是秦王哪里听得?他坚决地回道:“宋金刚计穷而走,众心离散,已经没有还击之力;所谓功难成而易败,机难得而易失,必乘此势取之。如果再有所停留,等宋金刚缓过来,从容设计对付我们,再要进攻就不容易了。我竭忠殉国,哪里还顾得上自己!”

秦王李世民善于等待时机、捕捉时机,也能坚持己见,不放过时机。于是毫不犹豫地策马而进。将士们哪里还敢说疲惫或者饥饿?紧随秦王而前。一直追到雀鼠谷(今山西介休县与霍县之间),又频频与宋金刚遭遇。一日之内连战八场,每战皆胜,前后俘斩数万人。

夜色已沉。秦王将卒就宿雀鼠谷西原。

远离了激战,夜幕沉静,秦王已经是整整两天不曾进食,三天不曾解甲。军队前进如此之急,军粮哪里跟得上?这时候,整个大军中只有一只羊可为大家充饥,秦王于是与将士们一起分食了这唯一的食物。

这支同甘共苦的队伍,在这个夜里,虽然艰苦,但无人有所怨言。战争胜利所带来的鼓舞力量是难以度量的。而且,将士们知道,在这个夜里,有人比他们惨得多:宋金刚的部队已是七零八落、惨不忍睹了。

不过,毕竟是水深难耗尽。以宋金刚庞大的队伍,稍稍喘口气,整合起来还有两万人马。

经过了几日紧急追击的秦王,带兵进至介休城外。

宋金刚如此惨败之后,岂甘罢休?

只听得探子来报:宋金刚从介休城西门出兵,背城布阵,南北绵延七里。

决战时机来了!秦王豪气万丈:“拿铠甲来!”一边命传李世诸将领。

李世全副武装出现时,秦王也已经武装妥当。“李世听令!”秦王道:“以你为先锋,即时带领部下,迎战宋金刚。”

“遵命!”李世听令而去。

宋金刚绵延七里之长的阵势岂是虚设?两军相接,愈战愈酣,李世不免力弱难支。正当此时,秦王率领精锐骑兵,出现在宋金刚阵后。宋金刚哪里料得,一时后方大乱,形势立刻逆转。宋金刚军队大败,被斩首三千级。

眼看败势难以挽回,宋金刚一个狠心,调转马头,一匹快马便逃奔而去。

宋金刚逃走了。不久,尉迟敬德以介休(今山西介休)、寻相以永安(今山西霍县),相继来降。秦王得敬德,欣喜异常,任他为右一府统军,率领旧众八千,与诸营相参。

尉迟敬德名恭,字敬德。朔州善阳(今山西朔县)人。行伍出身,隋末从军于高阳 ,以勇武著称。尉迟敬德降唐后,随秦王李世民迫降据洛阳称帝的王世充,并击灭窦建德等起义军。他先后三救李世民,至今被奉为门神。贞观十七年定凌烟阁二十四功臣,尉迟敬德排在第六。此乃后话。

宋金刚败,刘武周也大势已去。

慌不择路的刘武周竟放弃太原,向北逃往突厥。然而,此时的突厥已经改变策略,从支持反隋武装转而挟持隋宝后裔,与刘武周产生了严重分歧。倒霉的刘武周终被突厥所杀。宋金刚想要集合残部再战,却已经难有回天之力。残局不可收拾,宋金刚咬咬牙,也走了他主子的路,带身边百余骑北走突厥。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也被突厥所杀,竟是和他主子一样的命运。

被刘武周攻占的太原失而复得了。河东诸郡所有刘武周控制的地域,都归于大唐管下。从此大唐可以东行无阻,攻取洛阳的阻碍不复存在。秦、晋之地连成一片。真是转眼间日换星移。

武德三年五月辛卯,秦王率众回返长安。蓦然回望,从高祖长春宫相送到回师,也历时已半年了。想起当初上表,信誓旦旦地对父皇说:“希望能给儿臣精兵三万,必平定刘武周,克复汾、晋!”秦王不禁感慨。


分类:唐朝历史 书名:贞观之治 作者:刘后滨 赵璐璐 程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