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贞观之治》第一章 起义兵秦王破阵(8)


又是主张撤退。却代表了相当一部分人的心声。屈突通、封德彝连忙附和。

秦王一双深邃有神的眼睛看向众人。

记室薛收道:“王世充久据东都,府库充实,所将之兵,皆江、淮精锐,眼下之患,只是缺乏粮食罢了。现在窦建德亲帅军众,远来赴援,亦应是极尽其精锐,妄图致我于死地。若任由他们合兵一处,转运河北的粮食接济洛阳,那战争就是刚刚开始,想要休兵也难了。而统一全国的大业,不知要几时才能有望。现在只有分兵守洛阳,深沟高垒,王世充若出兵,不要轻易与之交战。同时秦王亲帅骁锐,先据成皋,加紧训练兵士,等待窦建德。我们以逸待劳,必定可以打败窦氏。窦建德一旦败亡,王世充也就不在话下,不过二旬,必定让窦、王双双束手就擒。”曾经受业于隋末大儒文中子王通的薛收,识见毕竟不同凡人。

正与秦王不谋而合。

“好!正合我意!”当时若不是站着,秦王恨不得拍断桌子。

“王世充现在兵摧食尽,上下离心,不烦力攻,可以坐而克之。窦建德新破孟海公,将骄卒惰。我们但据武牢(今河南荥阳西北),扼其咽喉。他若冒险争锋,我们取之不难。他若狐疑不战,旬月之间,王世充自然溃败。那时候我们收罗降众,气势自然倍增,再打窦建德,可以一举两克。我们若不速进,等窦建德入武牢,城中人降附于窦氏。王、窦又并力对我,其势必强,那时候说什么都晚了。孰为利害,一目了然。我已经决定了!”秦王一边踱步,一边分析形势,愈说愈激昂,似乎胜利就在眼前。

“可是,万一两面夹击,我们支持不住。还是先解围,才是万全之策。”

“对啊,先解围以观形势变化。”

屈突通等人还在争辩。

秦王宽袖一挥,“没有可是、万一,一切在此一举。希望众位将军同心协力,同仇敌忾,必不失败。”

于是令屈突通等辅助齐王元吉围守东都,秦王自将骁勇三千五百人驰赴武牢。

五月一日,秦王将骁骑五百,渡过黄河探察敌营。出武牢东二十余里,沿路分遣从骑,使李世、程知节(程咬金)、秦叔宝分别统领,埋伏于路边。只剩四骑同行。

当时尉迟敬德跟随其后。“窦氏若见我之后,惧而还兵,便是上策啊。” 李世民对尉迟敬德说,可是明知道不太可能。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境界,毕竟不是那么容易实现。

不觉间到了距离窦建德军营三里左右的地方,为窦建德游兵所遇。秦王大呼:“我,秦王也。”边说边引弓射击,其中一将应弦而倒。

窦建德军中大惊,即时奔出五六千骑兵追过来。左右皆失色,秦王从容道:“你们依次前行,我自与敬德殿后。”于是按辔徐行。眼看逼近,秦王回头搭箭,又一人应弦而倒。

追兵惧而止步,止而复来,如是再三,每次追者即将逼近,秦王都会回头射箭,必有倒毙于箭下者。颇像被狼尾随而一路扔骨头的农夫。秦王前后射杀数人,敬德杀十许人。在玩什么花招?追兵疑惑间,竟不敢再追。秦王却又放慢速度以诱之,如是到了秦王设下的埋伏之内。只听得呼喊声起,路边跃出数员大将,直向窦氏追兵冲杀过来。

原来如此!追兵哪里料得,转瞬间便乱作一团,被斩首三百余级,其中骁将殷秋、石瓒皆被擒获。

秦王于是书信告知窦建德,如此云云,谴责窦建德在唐和郑之间反复无常,劝窦建德还兵。

可是窦建德又岂是如此容易听劝?

次日一早,窦建德穷其全力发动进攻,北踞黄河,西薄汜水,南属鹊山,绵亘二十里(今河南荥阳西旧汜水至黄河沿汜水一带),鼓行而进。两军在汜水两岸列阵对峙。秦王下令军中:“只管休息,等待命令。”

至午时,报:“窦建德士卒饥渴,正争相饮水,阵容不整。”

秦王下令三军:“全力出击!”

秦王轻骑当先,三军排山倒海!窦军措手不及,大败。窦建德中槊受伤,退至牛口渚(今河南荥阳西旧汜水东北),被唐军所俘。

王世充所属偃师(今河南偃师)、巩县(今河南巩县)等地相继来降。大势已去,王世充随即也投降。中原、河北一带遂平。

封德彝入贺,李世民笑曰:“不用公言,得有今日。智者千虑,不免一失乎!”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七月甲子,长安城的大街上,百姓夹道欢呼。街中铁骑万匹,前后鼓吹。为首一匹骏马,马上披黄金甲者,正是凯旋归来的秦王李世民!只见他意气风发,频频向众人拱手致谢。紧随其后的齐王元吉、李世等二十五位将领,也跟着频频致意。

这一天,秦王享尽了胜利的荣耀。

九月,高祖述秦王功劳,特置天策上将府,位在王公之上。十月,以秦王为天策上将,并兼司徒、陕东道大行台、尚书令。诏令在秦王府中设置官属。

这天策上将府,设有长史、司马、从事中郎、军咨祭酒、典签、主簿、诸曹参军事等官。诸曹还配有令史、书令史等吏,俨然一个职能齐全的庞大军事指挥机构。天策上将府是秦王府之外的独立机构,掌管国家征讨之事。这是在朝廷之外另立朝廷,高祖无可奈何地把李世民抬高到了这一步,且不知下一步将如何收场?

秦王又在府中开置文学馆,招纳四方文学之士,以王府属杜如晦、记室房玄龄、虞世南、文学褚亮、姚思廉、主簿李玄道、参军蔡允恭、薛元敬、颜相时、咨议典签苏勖、天策府从事中郎于志宇、军咨祭酒苏世长、记室薛收、仓曹李守素、国子助教陆德明、孔颖达、信都盖文达、宋州总管府户曹许敬宗,并以本官兼文学馆学士,号十八学士。这些人后来都成了秦王的谋臣策士。秦王经常到文学馆中,与他们讨论古今典籍,有时谈到夜深才罢。

此时的秦王,有着政治家的志向高远、胸襟宽阔,礼贤下士、善驭群下;有着军事家的谙熟兵法、足智多谋,横戈跃马、师出必捷。俨然是唐初政界、军界一颗最夺目的明星。

武德四年(621)年底,唐高祖派秦王李世民和齐王李元吉出战河北,对付唐朝统一战争中最后的强敌之一刘黑闼。李世民用军事手段暂时把刘黑闼的力量镇压下去,不久再反。在魏徵的建议下,太子建成请缨出战,于武德六年(623)正月平定了刘黑闼,困扰唐朝多年的河北地区,至此得以基本平定。

在此前后,唐朝于武德五年(622),收降了岭南的冯盎,以其地置八州。同年,据有虔州(今江西赣州)的林士弘死,唐朝的统治范围把江南和岭南连接起来。武德七年(624),在丹阳(今属江苏)称宋帝的辅公被执杀,江南彻底平定。

至此,唐朝统一大业完成。


分类:唐朝历史 书名:贞观之治 作者:刘后滨 赵璐璐 程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