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贞观之治》第二章 瓦岗英雄殊途同归(2)


李密之所以能够获得瓦岗军的接受,并且在很短的时间内取得领导人的位置,一是因为他具有非凡的战略眼光,比翟让看得更长远;二则是由于瓦岗这批山东豪杰中的一些人曾参加过杨玄感的起兵,他们有与关陇集团成员合作的基础,愿意跟从李密。可以说,瓦岗军得了李密,如虎添翼;李密加入瓦岗军,更是有了一个施展自己抱负的舞台。所谓时势机缘,自古英雄成事,莫不如此。

话说瓦岗军在李密的领导下迅猛发展,一路打到了隋东都洛阳城下。裴仁基、柴孝和等率大批隋军投降,这大大增强了李密在瓦岗军中的实力。大业十三年(617),李密使祖君彦作《移郡县书》,列举了隋炀帝十大罪状,并明确提出了推翻隋王朝、建立新王朝的号召。

从当时的情况看,李密是有可能完成这一任务的。毕竟他有着关陇军事贵族集团的家族背景,在当时社会条件下具有相当的号召力。而他又统率着最具实力的反隋武装,在关东地区打下了建立全国性统一政权的基础。

可是如何去完成建立新的统一王朝的历史任务呢?柴孝和曾向李密建议,仿效当年汉高祖刘邦,先取关中再定天下。其实这也是当年李密对杨玄感曾经提出的建议,他当然明白这是上策。不过他却流露出了与杨玄感一样的顾虑,其中一些告诉了柴孝和:“你说的自然是最好的计策。但是现在隋主还在,隋朝仍有不少兵力;我瓦岗的部下则多是山东人,洛阳没有打下,谁肯跟我西取长安?而且诸将大部分原先都起自草莽,我入关西走,他们定会互相攻击。要是这样,大事就难成了啊!”

李密的考虑不是没有道理的。如他所说,一来隋军在洛阳和江都还有不少兵力,而入关道路艰险,若冒险西进,很可能会腹背受敌;二来他所领导的瓦岗军很多是山东人,不愿离乡西去。加上李密本来就与翟让等人不属于同一政治集团,矛盾只是暂时隐下,李密恐怕自己一走,翟让实力雄厚,自己就再无回头之路了,故不敢入关。除了这些,还有一点是李密没有明说的,即李密感到入关后缺少必要的支持力量。因为李密的家族虽然曾是关陇贵族集团的核心成员,但至此时实际已经有所衰落,他在关中既没有那么多社会关系,更没有什么实际的势力。这点,李渊父子与他有着根本的不同。

这样,李密就继续与隋军相持在洛阳城下。

战事还是如火如荼,瓦岗军内部也不平静。火山下的熔岩总有爆发出来的一天。

“报魏公。翟司徒到!”

“快快有请。”李密大声说道,随即起身相迎。翟让等一行人进入帐中。

李密与翟让双双坐下。这边,李密手下的裴仁基、郝孝德和翟让的哥哥翟弘也陪坐一旁;另一边,与翟让同来的徐世、单雄信、王儒信、史摩侯则站在他身后。李密对手下房彦藻等说:“今天是熟人吃饭喝酒,你们不用陪侍了,先下去吧。”彦藻说:“那让司徒手下也跟我们去吧。天气这么冷,大家都去喝些酒暖暖身子。”李密答:“司徒手下还是听他吩咐吧。”翟让没想那么多,就说:“好啊。都下去吧。”于是左右都出去了,只剩下李密手下的壮士蔡建德。

李密看大家都下去了,站起来从桌上拿起一把弓,对翟让说:“饭菜一会儿才到。翟兄先来看看这把良弓如何,这是我近日才得到的。”翟让一看来了精神,接过去端详一番,然后拉了个满弓,赞了一声“好!”李密使了个眼色,蔡建德从后面挥刀便砍。翟让没有准备,双手又正拉弓,不意受这一刀,应声倒地,发出两声惨叫,一命呜呼了。

外面也传来“啊,啊”几声,王儒信、史摩侯和翟弘也都去见阎王了。徐世看个空子,拔腿想走,也被兵士砍中后颈,若不是王伯当及时制止,后来的贞观一朝就少了一位赫赫名将了。单雄信连忙叩头求饶,李密拉起他来,说:“我和大家一起举义兵,诛暴隋;而翟让独断专行,欺凌下属。今天我只是为大家除去这个祸害,其他人一概不问,诸位不必惊慌。”

李密一边亲自给徐世包扎伤口,一边命雄信回去安抚翟让的手下。随即又亲自到翟让营中,让大家不要惊慌,并说明他要解决的只有翟让一人,与大家仍是好兄弟。本来翟让此人就十分残忍,他的亲信王儒信、史摩侯也不是什么好人,所以他死了也没有多少人为之伤心。而且统军的还是徐世、单雄信一干旧将,众人也都渐渐平息了下来。

其实一山不能容下二虎。原先翟让的手下劝他除掉李密的也不是没有,可翟让没什么头脑,现在被李密先发制人,只能做刀下之鬼了。

而李密虽然看似夺得了稳固的头领位子,实际上与瓦岗老将领之间的裂痕更加深了,军中许多人心里都开始打鼓,离开始时大家同心作战的形势越来越遥远了。本来贵族出身的李密就是想利用瓦岗的力量实现大业,但关陇贵族与山东豪杰并不气类相投,李密与瓦岗诸将之间原本并不亲近。现在猜疑就更多了。这些都导致了他后来的兵败。


分类:唐朝历史 书名:贞观之治 作者:刘后滨 赵璐璐 程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