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贞观之治》第四章 千古公案祸起萧墙(4)


“隋朝的废太子杨勇,当初可有什么过错?”魏徵反问。一时间大家都不答话,魏徵又接着说道:“如今太子虽说无错,可是却不像秦王于国有大功。若是秦王好好经营,加上本来的功劳,很难说皇上不会改变心意。臣观秦王有此大志,绝不可小视。退一步说,即使秦王没有此心,他手下的人为了个人利益也难免会劝他。对殿下还是很大的威胁。”

“那爱卿有什么计策?”太子忙问。

“以往隋炀帝欲争太子之位,是通过取悦独孤皇后。如今我们也可以充分利用后宫的力量。这样不仅可以及时获得各种情报,还能够为殿下获得助力。”魏徵答。

“卿是说联络后宫各位妃嫔?这是个好办法。”

“除此之外,在外朝和地方也都要有殿下的力量,这样才能保证万无一失。”魏徵又补充道。

太子赞同地点点头,他知道目标已经明确,现在该是好好计划一下的时候了。

3、李世民棋差两招

由于安抚措施不当,窦建德的部下刘黑闼很快再次反叛。武德四年(621)十二月,高祖命李世民和李元吉出征,讨伐刘黑闼。战争一直进行到了武德五年,异常艰苦。而此时,在长安,另一场战争也在酝酿之中。

深夜东宫,一片寂静,微光闪闪,若隐若现。

“去拉拢万贵妃、尹德妃和张婕妤?”太子妃轻轻问道。尹德妃和张婕妤都是李渊当初在太原时结识的晋阳宫的宫人,外间都传说是裴寂故意安排她们伺候李渊进而迫使其下定起兵决心的。虽说尹、张二人都曾经是隋炀帝的女人,但李渊对她们却是宠爱有加,故其在后宫的地位颇高。当时,建成、世民兄弟的母亲、太穆皇后窦氏早已去世,尹、张二人实际上已经是后宫之主。

“对。你的身份方便,出入内宫也没人注意。她们几个肯定会帮咱们的。”太子也压低声音。

“你就那么肯定?”

“已经从各方面打听过了,肯定行。她们都与二弟有些小矛盾。这贵妃当初曾向二弟索要从洛阳带回的前隋府库的珍宝财物,并私下想让二弟帮她的亲属弄个一官半职的。二弟没答应,双方就结下了点恩怨。德妃是因为她父亲尹阿鼠的家僮跟二弟手下的杜如晦起了冲突,从此有些纠缠。婕妤则是田产上面的问题。其实都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若能好好利用,还是能影响父皇对二弟的看法印象的。宫中那些女人本就恃宠而骄,你去一说,小问题很容易成大矛盾的,再送点东西,不怕事情不成。现在二弟不在京城,是个很好的机会,咱们要好好利用。”太子很有信心。

“那好吧,我明天就去试试。”太子妃答道。

第二天,太子妃出了东宫,就来到了高祖李渊的宠妃尹德妃的宫中。德妃正跟张婕妤在闲聊,听到太子妃来了,忙差人请了进来。

“参见两位娘娘!”太子妃一进门就拜。

“别那么多礼数了,都是一家人嘛。”德妃将她拉起来,说:“好久不见你来,我们可都想你了呢。太子可好?”

“多谢娘娘关心。太子他一切都好。只是心里呀有心事,这两天茶饭不思的。我也就没抽出空来给娘娘请安。”

德妃听了,好奇问道:“太子有什么心事啊?”

太子妃看看左右,欲言又止。

德妃吩咐周围的宫女:“你们都下去吧。叫的时候再上来。”

看着宫女们都走了,太子妃说:“今日是来请娘娘帮忙来了。”

德妃道:“说什么帮忙的话,太子的事我们自然尽力。平日里东宫对咱们也没少照顾。只是不知什么事让太子、太子妃这么为难。”

“对啊,”张婕妤接着说,“太子的事就是自己的事。你先说说。”

德妃将太子妃拉了坐下。太子妃说:“还什么太子啊,太子已经是名存实亡了,秦王的地位早已超过太子了。”

尹德妃和张婕妤都没答话,但心里不免各自想起不快之事。

“太子忠厚,哪里是秦王的对手。真是有事,我们自然是难过,各位娘娘的日子也不见得好啊。”太子妃一边说一边暗中观察她们的神情,“秦王可是没有太子能容忍各位娘娘。”

“太子妃想我们怎么帮太子?”德妃先开口问道。

“只要娘娘多说说太子的好话,别让皇上太看重秦王就行。宫中若有什么动静,也请娘娘告诉一声,我们也好有个准备。”太子妃暗中高兴,事情看来已经成了。

德妃二人相对一看,都觉得要办的事情不难,道:“包在我们身上。”

“那太谢谢娘娘了。我这就回去,免得太子担心。”太子妃起身告辞,却将带来的珠宝盒子留在了德妃宫中。三人都心知肚明,相视一笑。

战场之上,一番厮杀。世民平定了叛乱回到长安,但这次他隐约感到战事还没有到最后结束的时候。果然,在李世民到京九日之后,刘黑闼一伙又举起了反叛的大旗。

翌日,李渊召世民进宫。

李世民拜过起身,看到父皇一脸怒容,心里猜想定要责怪自己平叛不利,正要请罪,却听李渊问道:“淮安王的田地可是你出教给他的?”唐朝亲王公主发布的命令称为“教”,由于秦王李世民做了天策上将,又是总管关东一切事务的行台尚书令,他的教具有法定的效力,而且当时国家还处于战争状态,日常政务的处理还比较混乱,往往出现高祖的诏和秦王的教相冲突的情况。以往出现这种情况,具体政务部门一般就能够协调过来。不料这次高祖如此生气地亲自过问起此事。

世民一愣,没有反应过来父皇怎么会问及这个问题,印象中似乎是有此事,于是答:“是。”

李渊听了大怒,呵斥道:“朕早将那份田地赐予了张婕妤的父亲,你竟敢自作主张另给他人。难道朕的话还没有你的教管用吗?你还把朕这个父皇放在眼里吗?”

世民没有准备,又不清楚事情原委,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只好跪下说:“父皇息怒,儿臣知道错了,请父皇降罪。”


分类:唐朝历史 书名:贞观之治 作者:刘后滨 赵璐璐 程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