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贞观之治》第六章 开创贞观治世(4)


“陛下,突厥的军队,打到高陵来了。”太宗的新鲜劲儿还没有完,突厥入寇的消息传来。

考验来得如是及时!对于相邻并存、利害相关的政权来说,一个政权内乱,必是另一个政权入侵的绝好时机。太宗的幸运在于,政变没有带来致乱社会的一系列动荡,而此时帝国的东南西北四方边境,皆不存在足以与大唐帝国相抗衡的强大势力。突厥、吐谷浑等少数民族政权暂时构不成大的威胁,但唐朝方面为了稳定边疆形势还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他们侵扰中原王朝之边境,早已是屡见之事。武德九年(626)六月玄武门事变后,吐谷浑进攻岷州(今甘肃岷县),突厥寇陇州(今甘肃陇县)、渭州(今甘肃陇西附近)。七月,柴绍破突厥于秦州(今甘肃秦安西北)。八月,突厥遣使请和,吐谷浑遣使请和。

现在,突厥颉利、突利二可汗合兵十余万进攻泾州(今甘肃泾川)。泾州道行军总管尉迟敬德与突厥战于泾阳(今陕西泾阳),大破之,获其俟斤阿史德乌没啜,斩首千余级。不几日,又进攻高陵(今陕西高陵)。

“这次真正是趁难而入了。”太宗自言自语,他已经在大殿里踱了几十个来回。

八月癸未,颉利可汗进至渭水便桥之北,遣其腹心执失思力入见,以观虚实。

“陛下,突厥使者求见。”内侍官小心翼翼地报告。

太宗愣了片刻,断然道:“带来!”

“末将执失思力拜见大唐天子!”突厥使者对太宗行礼,毫无谦恭之态。

“你们可汗派你,可是打探虚实来?”太宗径直逼问。

执失思力未想到太宗如此直截了当,当时愣了。但他马上狡猾地避开了太宗的话锋:“我们二可汗带兵百万,已在渭水便桥之北等待陛下。”气焰何等嚣张!

临战对峙,向来是李世民的长项。突厥小将,唬谁来?

太宗从容镇定,严厉责备道:“我与你们可汗当面结盟为兄弟,前后送你们金帛无数,你们可汗单方负约,引兵深入,岂无愧心?如何即全忘大恩,自恃强盛来?我且先要你小命!”字字落地有声!当下骂得痛快,气势逼人。

执失思力登时股栗,连连请求饶命。

“绑起来!”太宗一声令下,囚执失思力于门下省。谁怕谁?太宗熟谙于临战攻心的艺术。

太宗即时率高士廉、房玄龄等六人,轻骑出玄武门,径奔渭水。与突厥一水相隔,太宗先发制人,一通声色俱厉、义正辞严的责备,我与你等既有盟约,如何弃而不守信用云云。突厥皆惊而下马拜伏。

哪能单靠唇舌优势?片刻间诸路大军相继而至,万马奔腾,旌旗蔽野。

“如何不见执失思力返回?” 颉利正自疑惑间,岂料太宗一个潇洒的手势,诸路大军皆退而布阵。太宗阵势,要轻骑而出。一时间慌了江南文士萧,天佑圣上,岂可如此轻敌!死死挡住太宗。

这老臣,忠心有余,固执亦有余!

太宗不得已,只得跟他费一番口舌。如此如此,故而云云。萧犹自犹疑之间,太宗一匹骏马,已如箭而出,身后只带了一骑随从。

不由得颉利不心虚,当下便面露惧色。

唔,目的达到!太宗心想,谁想要跟你玩真的?摆出阵势吓你而已!你倾尽全国兵力而来,无非是看准我国内有难,朕新即位,无力敌你。我若关门示弱,岂不是纵你放兵掠夺?现在我声势气势皆有,而你深入我地,兵多而军容不整,本怀惧心。更何况与自己多年相识的突利,对颉利多有不满,你们二人之间嫌隙颇深。我只要理直气壮地告诉你,此时任凭你战或和,都占不到多大的便宜!战则让你败,和亦要你不敢再来。

万千在此一举!太宗轻身而前,适时而退。

当日,颉利前来请和。太宗胜算。

乙酉日,双方盟于便桥之上。

盟约既定,太宗一身轻松。返宫。

“战事如何,陛下?”长孙皇后听到太宗归来的通报,急急迎出。一出门正迎着太宗轻松的神情,悬着的心顿时放下大半。

“进殿,听朕慢慢讲与你听。”太宗拥皇后进寝殿。

太宗将事情择要讲过一遍。

“如此甚好。臣妾担着心,怕开起战来。”

“朕是常胜将军,开战又有何惧?”

“此话差了,常胜将军是过去的秦王,此时陛下是一国之君。”

“是啊。”太宗站起身来,走向窗前,看着外面暮色渐沉的天空,感慨道,“君临天下,千头万绪,何谓轻重缓急?朕即位日浅、国家未安、民众犹贫之时,岂是战争之机?战事一开,劳民伤财,若有迁延,又不知余患至于几时。”

太宗的情绪感染了皇后的情绪。“作为天子,心中总须有天下百姓、黎民苍生。陛下以国家、苍生为念,避开战事,正是国家及万民之福啊。”皇后道。

“可是突厥终是心病。待朕仓廪充实之时,定然还有较量。”太宗突然换了决然强硬的口气。

皇后无语沉默。她懂得太宗话中之意。纵然还有较量,也须仓廪充实之时。

转眼到了九月,秋意尚未褪尽,冬的气息已闻。天空格外高远,树叶凋尽,天地间无尽的疏朗与空阔。正是秋猎佳时。

显德殿前的庭院里,阵阵欢呼声、鼓掌声,无阻碍地穿透空气,荡漾在庭院上空。

欢呼声来自大唐君臣和诸卫将卒,他们在练习射击。

但见太宗身穿铠甲,英武飒爽。他以万尊之躯而毫无介怀地共处于众人之间,大小将帅士卒,轮番射击。每有射中红心者,太宗即当众宣布,定其考核为上考。有射近红心者,太宗令:“赏弓一把。”便有侍应官送上弓箭。或令:“赏刀一把。”便有侍应官送上大刀。或令:“赏布帛十匹。”便有侍应官送上布帛。如有射击不得要领者,太宗有时忍不住上前亲加指导。


分类:唐朝历史 书名:贞观之治 作者:刘后滨 赵璐璐 程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