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贞观之治》第七章 太宗的人镜(5)


不过魏徵和封德彝的辩论,虽然对太宗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但还只是解决了对形势的认识和统治方针问题。在以后几年的时间里,魏徵又通过不断的进谏,帮助太宗确立了长治久安的治国之道。

魏徵首先特别重视太宗作为一个帝王的个人修养,他认为君主的个人修养是国家长治久安的前提。

贞观初,太宗有一天谈到自己不敢放纵,因为他认识到如果君主沉迷于声色犬马,私欲太多,就会妨碍政事的处理,扰乱百姓的正常生活。魏徵接着加以发挥,说:“古代圣哲之主,也都是先从身边小事着手,才能体会万事万物的道理。昔日楚国聘请詹何,问他治国之要,詹何却讲如何修身。楚王又问治国的办法到底是什么,詹何说没有听过自身修养搞好了而国家却衰乱的。现在陛下所体会到的,其实与古代的治国真义是相同的。陛下要时时保持这样的想法啊。”太宗点头称是。

话才说了没几日,太宗就迷上了一只很好看的小鸟。这鸟羽毛五彩缤纷,能立于人的手臂之上,不但不会飞走,还会跳来跳去,好像给主人表演一样。太宗十分喜爱,常常让它站在自己的手臂上赏玩。那天太宗正在玩鸟,远远看到魏徵来了,不由心中一动。想起自己前几日还说不能玩物丧志,要以国事为重,可今日就手拿爱鸟,还真有点心虚。而且太宗也知道魏徵那个人,如果他看到自己老是玩这些东西,肯定又是一番大道理。还不如不让他看见,大不了以后自己注意点嘛。想到这儿,太宗就马上把小鸟藏在了怀中。

魏徵其实早已经看到了。不过他脑中一转,觉得不点破圣上也许更好。所以他假装没有看见,照常奏事。

时间慢慢流逝,魏徵还在那里滔滔不绝。太宗可是如坐针毡,怀里的小鸟不停地挣扎着,眼看就要断气了,他不自觉地伸手摸摸,却又不敢拿出来。魏徵突然不说了,太宗一慌,以为他发现了什么。谁知道魏徵却说:“臣看陛下今日好像有些不适,是不是改日再奏?”

太宗心中本是一乐,但随即又很自责,心想自己的私好怎么能影响到国家大事呢。况且自己刚听魏徵说的很有道理,受益匪浅,也确实想听他说完。于是一摇头,说:“没事。爱卿还是继续吧。”

魏徵神色丝毫未变,答了一声“是”,然后继续侃侃而谈。其实他心中很是欣慰,自己的君王在关键的时候毕竟还是以国家为重的。他明白,作为一国之君,太宗真正敬畏的不是他魏徵,而是一个义,一个道,所以才能控制住一些个人的爱好,才能接受自己的意见。想到这里,魏徵的语气不由得更充满了信心。

太宗也从刚才的状态中回过神来,认真听起了魏徵的论奏。到魏徵说完离开之后,太宗深觉又获得了不少知识,回味半天,竟忘了他怀中的小鸟。后来猛一想起,掏出一看,小鸟早已经死了。太宗虽然十分心痛,不过想了一想,魏徵说的道理是比一只鸟宝贵多了,自己也还是要专心政事才好啊。

魏徵不仅仅关注太宗个人,还关注整个皇室家族的礼仪规范。因为在魏徵看来,动静都合乎礼,那是儒家的道德标准,个人和家族都应该遵守这个标准,而皇帝更要为全国臣民带个好头。

贞观六年(632)三月,太宗的长乐公主要出嫁了,这是朝廷上下的大喜事。长乐公主是太宗和长孙皇后所生的女儿,特别受到皇上的喜爱,真可以算是掌上明珠。正因为这样,太宗赏赐给公主好多东西作为嫁妆,比当年永嘉长公主出嫁时候的要多一倍。魏徵认为这样不合规矩,于是向太宗进言:

“当年汉明帝要封他的儿子,对臣下说,我的儿子怎么能和先帝的儿子相比呢。给他们的封地都只是先帝儿子楚王、淮阳王的一半而已。在历史上这件事可是传为美谈。现在陛下给长乐公主的嫁妆多过于永嘉长公主,这不合规矩啊。天子的姐妹封为长公主,女儿封为公主,这是礼法。而长公主前面既然加了“长”字,就表示比公主要尊贵。陛下疼爱长乐公主,那是人之常情。但感情有差别,道义上却不能有差别啊。这给长乐公主的嫁妆比永嘉长公主多,恐怕是于理不合。请陛下三思。”

太宗虽然有些不情愿,不过觉得魏徵的话的确是对的,所以就取消了原来的命令。回到寝宫,太宗向长孙皇后抱怨,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最后叹道:“魏徵这一说,咱们不能送长乐那孩子那么多东西了啊。”

皇后笑了笑,说:“臣妾知道陛下器重魏徵,但一直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今天听陛下一说,才了解为什么。魏徵能以礼义来规范人主的个人感情,真是国家社稷的栋梁之臣啊。臣妾与陛下是结发夫妻,情深义重。即便是如此,每回有所进言,还要看陛下当时的心情。何况是那些大臣们呢。所谓忠言逆耳利于行,陛下对这些话是要多多采纳才是。”

太宗看看皇后,不由得高兴起来,说“还是有你这个贤妻好啊。真知我心!朕是要听听魏徵说的,他有许多见解对国家非常有利啊。”

皇后温柔地扶太宗坐下,然后回头吩咐:“遣人去赐给魏徵四百缗钱,四百匹娟。跟魏大人说,哀家今日真正见到了卿之正直,故以此物相赐。愿他常保此心,多多为国家着想。”太宗听了,更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说起来,魏徵还真是要感谢长孙皇后。不仅是这次化解了太宗的抱怨,更是又一次在关键时候救了他一命。

话说这天罢朝,太宗气呼呼地回到寝宫。长孙皇后一看,忙走过去问:“陛下这是怎么了?”太宗把帽子脱下来,一扔,怒气冲天地说:“朕一定要杀了这个田舍翁!”皇后奇怪地问:“您说谁啊?”太宗答道:“就是魏徵。别看这人个子不高,其貌不扬,脾气还真是倔强。每次都在朝堂上当面跟朕作对。一点面子也不给朕留。”皇后听完,也没说什么,径直走到内室去了。

这下轮到太宗奇怪了,她不是平时都会劝劝朕的吗,怎么这回不吭声了。等了半天,长孙皇后出来了,太宗抬头一看,她居然穿着朝服。

“皇后怎么穿得这么隆重?这,这是要干什么啊?”太宗惊异地问。

“臣妾给皇上贺喜啊!”

“朕何喜之有啊?”

“臣妾听说君明臣直。今日魏徵如此正直,说明陛下英明啊。怎么不值得祝贺呢。”

太宗听罢,马上就乐了,“好你个皇后啊。真是聪明绝顶。好吧,朕不怪罪魏徵了,他也是为国着想嘛。”

“谢陛下!”皇后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呀你。哈哈!”太宗顺手一点皇后的脑门。魏徵又逢凶化吉了。


分类:唐朝历史 书名:贞观之治 作者:刘后滨 赵璐璐 程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