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贞观之治》第九章 走出接班人的困局(2)


只有魏徵,并不谢罪,正色说道:“臣以为当今群臣,一定没有敢于轻视魏王的。”众人都心中一紧,魏徵不仅要进谏,还直接将魏王提了出来。

“以礼来说,陛下的朝臣和陛下的儿子是平等的。《春秋》上说,周王属下的人员虽然地位微下,但班次却在诸侯之上。三品以上都是公卿之官,比之周王属下人员地位要高,陛下对其应该尊敬礼遇。如果国家纲纪大坏,那不在谈论的范围内;现在圣明如陛下,魏王绝对没有折辱群臣的道理。隋文帝骄纵诸子,致使他们多有不遵礼仪的行为,最终使得家破人亡,又怎么值得效法呢?”

太宗听了这番话,不由得转怒为喜,说:“说得句句在理,令人不得不服。朕因为私爱而忘公义,刚才生气的时候,对自己的想法没有丝毫的怀疑,现在听了魏徵的话,才明白朕确实理屈啊。一国之君发言岂能那么轻易,要三思才是。”

众人称道:“陛下圣明!”可是所有人都明白,魏王的问题岂是仅仅在乎礼节班次等表面形式呢。

凡天下事,无不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兄弟相争的痛苦与无奈,谁能比太宗体会更深。可是他却没有发觉,自己的偏爱正把儿子们引上一条不堪回首的争权之路。

贞观十二年(638)正月,相似的问题又出现了。

礼部尚书王奏曰:“三品以上官员遇到亲王均要下车避让,这不合乎礼节。”

太宗对这个问题很是敏感,说道:“你们自认为地位尊崇,就轻视朕的诸位儿子吧。”

王一时不敢对答,魏徵却说话了:“诸王位在三公之下,今三品皆九卿、八座,相当于古之三公,要求他们为诸王降乘避让,确实有所不当啊。”

“人生在世,寿命难料。万一将来太子有什么不测,你们怎么知道其他诸王不会成为尔等之主!如何敢轻视他们!”太宗有些生气。

魏徵心中暗想,太子固然有足疾,可是仍然备位东宫,陛下怎有了此种想法。难道真是有了以魏王代之之心?这于国家社稷可是大大不利。想罢,面不改色说道:“自周以来,王位传袭,都是父子相继,不立兄弟。此乃是为了防止不轨者窥伺皇位,制止祸乱。为国者应该深为戒备。”

太宗听了一惊,也不知自己怎么说出那样的话来,确实不该。于是点了点头,准了王的奏请。

可魏徵却是心怀忧虑,虽然太宗两次都听从了他的意见,但偏爱之心已起,恐怕有朝一日要生出事端来。他不由得想起当日建成与世民之间一段往事,深深叹了口气。纵然是有危险,但为了国家,他决定一定要尽全力,不使悲剧重演。

日子还是风平浪静,转眼到了贞观十四年(640)。

“圣上驾到!”一声清亮的传报,打破了平静。

这边李世民站定,抬头一看,魏王府几个大字赫然在目。

“儿臣参见父皇!”魏王泰上前拜倒。

“青雀,起来吧。”李世民看着儿子,顿觉亲切,不由叫起了魏王的小名。

“父皇请!”父子二人一前一后,走入大门之中。

“你这府第布置的越来越雅致了,到底是长大了。”太宗坐到正堂,四顾一看,满意地赞道。

“承蒙父皇夸奖,儿臣真不敢当。”魏王侍立一旁。

“我儿何时这么谦虚了啊,哈哈。”太宗看着李泰,“朕也是国事繁忙,不然倒是很想像你一样,与才子文人每日讨论文学,岂不快哉!可惜虞世南不在了啊!” 虞世南是当初太宗最欣赏的江南文士。

“父皇请勿伤怀,人死不能复生,还是保重龙体。且正值正月,又迎来新的一年,当高兴才是。”魏王劝道。

“说的是啊。朕是看到身边的人一个个离世,不免有些悲伤。哎,还是不要影响了大伙过年的情绪才好。青雀,朕要想想过年赏你什么才好。”太宗又来了精神。

“儿臣府中供应,已觉足够。不敢过于奢侈,恐害父皇令名。”

“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啊!”太宗很觉欣慰。

“若父皇允许,儿臣有一请求。”

“我儿有何事,奏来便是。”

“儿臣斗胆请求父皇,赦免雍州长安县死刑以下的罪犯,免除延康里今年的租赋。”魏王的请求确实出乎李世民的意料之外。“儿臣居于延康里,本属长安县管辖,故有此请,也算为左邻右舍做点贡献。不知父皇能否恩准?”

“朕恩准了。我儿事事想到百姓,实属难得,朕岂有不准之理呀。不过朕已经将赏你的东西带了来,你就收了吧。”

“儿臣谢父皇恩准。请求父皇将财物赏赐给府中僚属和同里的老人。”

“好!就依青雀所说。”太宗难得这么高兴,越看越觉得魏王懂事,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父子俩谈得投机,太宗索性在魏王府用膳,一直待到下午,方才回宫去了。

而世事神奇,有一盛必有一衰。不仅各个民族文化有盛衰的连环性,便是个人之间也有。魏王泰日渐受到太宗的宠爱,显示出不一般的才华,太子却走了下坡路。本来太子听断国事,很受到群臣的称赞,近几年来却喜好游猎声色,并且越来越任性妄为了。

这天太宗召了太子右庶子张玄素来,他最近听说了不少太子的事情,想向张玄素问个究竟。

“爱卿,朕知道你规谏太子有功,特把你的品级提为从三品的银青光禄大夫,担任正四品上阶的太子左庶子,继续为太子处理政务把关。”

“臣实是不敢当,请陛下恕罪。臣没有辅佐好太子。”太子的行径张玄素心中明白,他觉得受此官确实有愧。

“朕也知道太子一些行为太乖张了。听说你在太子阁门外进谏,劝他不要在宫中击鼓玩乐,他出来当着你的面把鼓给摔毁了,是吗?”太宗对太子的情况还是很关切。

“是。也许是臣进谏方法不当,激怒了太子殿下。”张玄素有点紧张。

“爱卿做的很对。太子此举过分了。朕不会因为他是朕的儿子就偏袒于他的。”太宗在屋中踱了几步,说:“朕拔擢你,也是想让太子明白,朕对你直言进谏的做法是赞成的,希望他自己能有所收敛。”

“陛下所虑,真是深远,非臣所及。”玄素这才明白太宗的用意。

“以后你还要多多规劝太子,不要辜负朕的厚望啊。”

“微臣定当全力辅佐太子,请陛下放心。”

“先下去吧。”太宗有些疲倦了。

张玄素走后,太宗深叹一口气。他对太子这样很不满,可是又不忍心对他责备太甚。承乾是他第一个儿子,自己和爱妻都对他疼爱有加,这孩子真是有点娇生惯养。又因为他脚有毛病,更是不敢呵斥于他,总害怕伤了他自尊,现在反倒是不知怎么培养好了。如果皇后还在多好,也有个商量的人。想及此处,太宗又陷入了深深的悲伤中。

却说张玄素觉得深负皇恩,无以为报,只有认真帮助太子一途,于是上书给太子道:“朝廷选拔宫臣,乃是为了辅佐殿下,他日成一代明君。可是现在殿下几个月都不见东宫诸臣,臣等如何与殿下交流,又何以辅佐殿下。东宫之内,只有妇人,臣不知是否有如樊姬一样的人。”樊姬是春秋时期楚庄王的爱姬。楚庄王爱好打猎,不理政事,樊姬于是不吃禽兽之肉,来劝诫庄王。樊姬又鄙笑虞丘子,虞丘子因此非常惭愧,向庄王推荐孙叔敖为相,庄王由此称霸。张玄素希望以此规劝太子,让他不要整日在东宫之内,耽于声色。

可是太子根本不听,还是为所欲为,我行我素。玄素的意见如石沉大海。

不过跟太子詹事于志宁相比,张玄素还算幸运的。

“小声点,别被人发现了。”两个黑影蹑手蹑脚,来到一间屋子外面。

“看看,是不是他。”

“没错,就是于志宁,我在东宫见过他。”

“这人怎么得罪太子了?”


分类:唐朝历史 书名:贞观之治 作者:刘后滨 赵璐璐 程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