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贞观之治》第九章 走出接班人的困局(10)


“他们当然是想借助魏王的势力,来与咱们对抗。若是魏王真的继位了,他们就是功臣,我等只有被打压的结果。不过,我有信心,皇上会选择晋王的。”其实长孙无忌没有将心里话全部告诉褚遂良,他选择晋王,是有准备的。魏王聪明,有主见,即使现在自己站在他那边,有拥戴之功,将来魏王当了皇帝,也不会完全听从自己的意见。而晋王生性懦弱,将来对自己一定是言听计从。所以长孙无忌故意慢半拍,仿佛是无奈地选择了晋王。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长孙无忌哪里会想到,就是晋王将来的皇后武则天,把他置于了死地。

太宗又一次把群臣召集了来,他希望长孙无忌可以改变想法。

“昨日青雀在朕怀中说,愿意死后杀掉儿子,将皇位传给晋王。这孩子真是善解人意。”太宗把昨天的事说了出来,表示其实晋王将来也是可以做皇帝的。

长孙无忌与褚遂良互相看了一眼,褚遂良站出来说:“陛下此言差矣!请您仔细想想魏王的话,不要铸下大错。陛下百年之后,魏王据有天下,肯杀子传于晋王,这怎么可能呢?此非人之常情。陛下当日立承乾为太子,又宠爱魏王,才导致了今天的大祸。前事不远,足以为鉴。陛下今日若打算立魏王,请先处理好晋王,这才能永保安全。”

太宗听得此言,觉得褚遂良说的有道理。魏王之话确实有悖人之常情,换成自己,又怎么肯这样做呢,心中对魏王有些许失望。同时,他还真的担心,魏王与晋王如当初承乾与魏王一样,争得你死我活,自己可再也承受不起这样大的变故了。虽然作为一国之君,但却连儿子的性命也不能完全保证,想到此处,太宗不觉流下泪来,喃喃地说:“我不能啊!”站起来回宫去了。

众人都还留在原地,长孙无忌仍是一副喜怒不形于色的表情,房玄龄、李世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

夜晚,太宗辗转反侧,一直半睡半醒,迷迷糊糊中看见皇后。

“皇后,是你吗?”太宗激动地说。却听不见对方答话。

“你不知道,宫中出了大事。”太宗真想把所有的事一古脑都告诉长孙皇后,“承乾被废了,我现在立谁才好。”皇后笑而不答。

“你一定生气了,我没有照顾好咱们的孩子。我真是很喜欢泰儿,他跟我真像。可是也正是因为他跟我像,我才担心啊。如果我选了泰儿,依他的性格,那可能承乾与治儿都不能保全了。要是治儿,我就不担心了,那孩子是柔弱了点,不过心地善良,一定会善待他的两个哥哥的。我该如何是好啊?皇后,你说呢?”太宗着急想知道皇后的意见。

皇后还不说话,太宗不住地问,“我该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陛下,陛下”,太宗听到有人叫他,睁开眼睛一看,是睡在身边的徐充容,“陛下做梦了吧,不停地问如何是好。”

太宗这才明白,自己刚才是在梦中见到皇后了。这段日子以来,心中的疑虑没有人诉说,对皇后十分想念。徐充容也是个不错的女子,只可惜太年轻了,自己说的一些话她怎么会懂得呢。

“没事了,睡吧”,太宗安慰徐充容道,将她揽入怀中,看着她年轻的容颜,太宗仿佛安心了一些,也渐渐沉睡。

不知是不是昨夜梦见皇后的缘故,次日醒来,太宗突然想去看看承乾。一路走到幽禁承乾的地方来。

“参见父皇!”承乾憔悴了很多。

“起来吧。”太宗看看四周,太简陋了,与东宫真是有天壤之别。

“儿臣没有想到父皇还会来。”承乾见到太宗,眼泪就止不住要掉下来。

太宗也十分伤感:“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

“儿臣知道大错已经铸成了,能留得性命,已经是父皇开恩。”

“你呀,有小聪明,无大智慧,最终不免被聪明所误。”

“父皇指责的是,但儿臣也有委屈。本来儿臣已经是太子,夫复何求?可是魏王觊觎储位,儿臣最初也是为了自保,谁料到被心怀叵测的人利用,才闯了大祸。如果现在父皇要立魏王当太子,那正好合了他的意,落到他的圈套里。”承乾还是很恨魏王。

太宗没有答话,看着承乾,心想,承乾与泰儿结冤这么深,如若真的立了泰儿,那承乾是会性命不保啊。他心中的天平已经开始有所倾斜了。

太宗迟迟没有表态,朝中议论纷纷,褚遂良也沉不住气了,又找到长孙无忌府上。

“为何皇上还是没有决定,大人还那么肯定吗?”

“皇上现在是在情感与理智之间抉择,此乃人生痛苦的事,如何快得了?”长孙无忌一点也不着急。

“如果情感战胜理智了呢?”

“以我对皇上的了解,不会的。皇上明白他是不可能抛弃我们这边的力量的。” 长孙无忌说得很慢,可是那种肯定却蕴于其中。

确实,如果太宗立了魏王,关陇集团与魏王党之间一定要斗争,长孙无忌他们胜了,魏王必不能保全;魏王党胜了,就更危险,整个关陇集团将会受到打击,国家很可能就陷入动荡。这两方面太宗都不愿意看到,所以他不会选魏王的。

“我还是很担心,房玄龄,还有李世,他们都没有表态,他们对皇上的影响也很大。特别是房玄龄,他是山东人,难保不是站在魏王一边。”褚遂良又道。

“房玄龄可能心里确实偏向于魏王,不过却与旁的那些人不同,而与皇上一样,是感情上的喜爱。我与他认识这么多年,知道他对皇上确实是忠心耿耿,事事都为皇上考虑。皇上喜欢魏王,他自然与魏王亲近些。可如今这事,他最明白,皇上在两难中抉择,所以他知道怎么劝都不是,也就不说话了。再者,房玄龄小心谨慎,不会公开与我等作对,你不必担心。至于李世,一向善于明哲保身,在这个敏感的问题上,他是不会发言的,更没什么好在意的。”长孙无忌对朝中人事看得确实透彻。

“那我们现在就等着?”

“皇上不会拖太久的,估计很快会有结果。”


分类:唐朝历史 书名:贞观之治 作者:刘后滨 赵璐璐 程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