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贞观之治》第十章 大唐犹有李绩(1)


李绩,民间称为徐懋功,从瓦岗寨走上了隋唐之际的历史舞台。他经历了唐太宗生前身后的几乎所有重大事件和变故,见证了两轮权力交接的血雨腥风,并以其最后一位凌烟阁功臣的身份,见证了高宗继承太宗遗业的作为。在贞观后期的权力交接过程中,他率军攻打辽东,深刻体会到对外征伐的内政背景。李绩一生的行事准则,让人难以分清他到底是奸臣还是忠臣。但他是凌烟阁功臣中活得最长的一位,这是不争的事实。从他跌宕起伏的人生际遇中,或许可以窥得贞观之治的一些幕后真相。

1、李绩的起伏

贞观十五年(641)。冬,天寒。并州都督府,院落宽敞干净,风吹枯树,略显空阔肃杀。紧闭的房门里,炉火燃烧,红光满室,两异于门外世界。

主人却不在室内。后花园里,李绩身着轻捷袍装,挥剑练武。兴致正高处,全然忘却世间寒冷。

来自京城长安的使者,即在此时来到了都督府。李绩惊异之间,匆匆忙忙跑到正院堂前,跪接圣旨。

圣旨道:“并州大都督长史李绩在州十六年,令行禁止,民夷怀服。特此嘉奖,以酬良臣。今以李绩为兵部尚书。望卿闻旨之后,择日赴京上任。”

李绩糊里糊涂之间,谢了圣恩,接了圣旨。直到两位使者身影渐远,李绩才终于回过神来,不禁长吁一口气,道:“十几年边境外放啊,皇上。”

妻妾子女、家丁仆人早已齐齐出来,纷纷称贺。李绩道:“一朝进京,祸福尚且难料。不宜称贺。大家还是各自忙自己的事,一如往常。”

好不容易劝退了众人。李绩令人收了剑。回房,自顾沉思半天。突然对夫人道:“夫人,命酒来喝!”

且说李夫人,看李绩半天不作言语,正不敢动声气。听得李绩要酒,一时没反应过来。不禁问道:“嗯?夫君刚说什么?”

“命酒来喝!”李绩道。

“酒?好!”于是片刻之间,酒菜齐备。李绩令左右皆退,独与夫人对坐。斟饮几巡,渐渐酒酣。李绩感慨道:“一朝玄武门,外放十五年。虽说待遇不薄,终是心中困顿。没想到此生还能离开此地!”

“玄武门?你终于承认是因为玄武门!”李夫人显然满腹委屈。

“事实如此。但皇上不希望我这么说。”李绩道。

“可他还要这么做!”

“皇上也是人。”

“皇上真幸运,有你这样体谅的臣子。”

“皇上待我们不薄。李绩在外,皇上心里会觉得平衡。你几时受过生活贫乏之苦?”

“我……”李夫人语塞。

“人该懂得满足。”

李夫人低了头,换了温和语气,道:“夫君,当初政变的时候,李靖大人不也是没支持皇上吗?可是……”

“李靖?”李绩叹一口气,“李靖和李绩不等重啊!”

“不等重?”

李绩笑道:“李靖什么出身?李绩什么出身?李靖多大智慧、怎样谋略?李绩到了李靖面前,不过是小鬼一个。”

“这话何意?”李夫人半懂不懂。

“李靖要在皇上身边,皇上随时看着他,才能放心。”

“唔,唔。”李夫人似乎有一点明白。

“在并州十五年,李绩尽可以悠哉游哉。在朝堂之上,李靖时刻要谨小慎微。”

“唔,也是。”李夫人突然觉得轻松起来,十几年的委屈一朝疏散。

“人各有命。李绩命中有这十五年。”

李夫人感觉到了李绩那种有异于常时的深沉表情、深沉言辞,不觉亦生悲凉之感。

李绩乃豁达之人。半生以来,为寇为官,在朝在野,常能自得其乐。此时酒酣之际,却不能抑止内心之悲凉沧桑之感。许多年,为寇造反的路走过,南征北讨的路走过,命悬旦夕的时刻经过,荣华富贵的岁月享过。一路走来的足迹,竟不可遏制地在李绩的脑海里,散散碎碎地回映。

李绩乃是曹州离狐(今山东鄄城西南)人,隋末徙居滑州之卫南(今河南浚县东南)。本姓徐氏,名世,字懋功。家多僮仆,积粟数千钟,与其父徐盖皆好惠施,拯济贫乏,不问亲疏。虽然是富裕人家,但他没有显贵的家世门第,是典型的在朝代更替中成长起来的山东豪杰。武德元年(618)李密降唐后上表归附唐朝,高祖赐徐世国姓李。后来高宗即位,因犯太宗讳,又单名。当然,这是后话。

大业末年,韦城人翟让在瓦岗寨聚众为盗,十七岁的徐世投奔到翟让旗下。李密逃亡在雍丘,王伯当、徐世游说翟让奉李密为首领。后来李密杀翟让,徐世慌乱逃命,刚到门口,被几个大汉揪住。

“手下留人!手下留人!”王伯当远远喊道。

接着,徐世看到李密出现,单雄信跪在李密面前,叩头请命。

徐世惊惶之际,听不清单雄信说些什么。但见李密意稍缓,挥手道:“撤去!”

徐世被松开了,才觉得脖颈剧烈的疼痛。脖子上早挨了一刀,只是惊惶间没有意识到疼痛。

“徐将军委屈!”李密扶徐世起来,带到自己幕下,亲自为徐世包扎伤口。徐世只是机械地任从摆布。只等离开李密帐幕的时候,才回过味来。一摸额头,尽是冷汗。

事后李密令徐世、单雄信、王伯当分领瓦岗众人。

杀了翟让之后的李密渐生骄矜之心,又赏罚不明,瓦岗众人颇有不满者。徐世也是看着瓦岗前景可忧,才不得不在宴会上指责李密,当时李密的表情颇为尴尬。徐世话说出了,也没有收回的道理。事后,李密说:“徐将军啊,黎阳重地,你去镇守吧,非你不可啊。”报应来了,李密要疏远他!徐世心一横,道:“是!”于是利利落落到黎阳去了。徐世从来都懂得现实是逃避不了的,只有先适应,然后可图再起。

徐世到黎阳,东至于海,南至于河,西至汝州(今河南临汝),北至魏郡(今河南安阳),都在管下。天下纷乱。徐世俨然也是一方之主。

李唐王朝由太原而长安,气势日长,李密却还在做着他夜郎自大的美梦。徐世不是没着急过,只是从来无意效屈原,知其不可还硬要为之。徐世懂得顺天命、不强求。

武德元年(618)九月,李密被王世充打败。十月,李密带领余众归降唐朝。纷争之世,一朝王,一朝寇。对瓦岗的命运,徐世不惊讶。当时,徐世占据着黎阳一带,主子李密,已为人臣。据黎阳求发展?徐世摇摇头。天下多少势力,大大小小都是王,最后终须大鱼吃小鱼,西旗倒东旗!不是降,就是亡。

“怎么办?” 长史郭孝恪问。


分类:唐朝历史 书名:贞观之治 作者:刘后滨 赵璐璐 程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