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贞观之治》第十章 大唐犹有李绩(2)


“归附李唐。”徐世道。徐世想到几日前魏徵来劝降的话,正好顺水推舟。

“嗯。”郭孝恪道,“以这里的人众土地,到李渊那里总该能换个一官半职。”

“不。”徐世道,“魏公既然归附了大唐,这里的人众土地,都属于魏公所有,该由魏公交给大唐。我不能当成自己之物,趁主人失败之机而邀功取赏。”

徐世耍了点聪明。以李渊招贤纳才的秉性,换个名声比换个一官半职要值得。徐世将州县名数及军民户口一一写明,派使者全部交给李密。之后徐世空手投奔李唐,高祖大喜,说:“徐世感德推功,真是忠臣啊。”于是授徐世黎阳总管、上柱国、莱国公,并赐姓李。

武德元年(618)年底。李绩正在享受声色美食。高祖的使者来了,说:“李密降而复叛,皇上派人诛之。”当时李绩肉在口中,吃了一半,硬是没有把另一半吞下去。

使者离去。李绩挥手道:“撤!撤!”

一时间宴乐尽去。寂静。李绩在房间里踱步。

夫人在旁,小心道:“夫君早知道,李密以前不甘居翟让之下,今日亦难在李渊之下。”

“拿纸笔来!”李绩道,“我须上表。”

李绩边写表疏,边思绪万千。他想起当初差点与翟让同赴黄泉的时刻,想起李密亲自为他包扎伤口的情景。李绩有心忠于李密。岂料李密量窄,竟将他外放黎阳镇守。后来李密败于王世充,当时,如果李密跑到黎阳,李绩依然会臣事于他,但是李密没有,“杀翟让的时候,徐懋功险些被杀掉,现在我们失败了去找他,他会接收我们吗?”因着某个属下的一句话,李密放弃了逃奔黎阳的念头。他对李绩没有足够的信任。关系是相互的,李绩心中有些冷。是李密太狭隘?还是李绩的忠义心不够?对于一个没有胸怀的主人,李绩何必要报以忘我的忠心?李绩不否认,他们交情不够,信任不够,因此李绩对李密的忠义心亦不够。李绩不愿意为道义而忘我。在乱世中,人须求生存,须保护自己。

李绩边想边奋笔疾书,他的表疏是请求收葬李密。这一件事,他必须做,就算是对自己的安慰,毕竟一场君臣。

高祖下诏许之。于是李绩穿丧服,用臣子葬君主的礼节,与旧僚将士一起葬李密于黎山之南,坟高七仞。

那段时间,朝野间大有议论,议论李绩对李密的忠义之心。李绩听得,有些许得意、些许伤感。他不太肯定,自己是否也在有意博取一些东西。

次年八月,窦建德攻黎阳,抓获了李绩的父亲徐盖,李绩只好归降了窦氏。窦建德以李绩为左骁卫将军,使守黎阳,又带着李绩的父亲作为人质,想要留住李绩。窦建德的气势不比李渊小,但或许是先入为主的观念使然,或许是他不允许自己留下反复无常的恶名,李绩并不甘心效力窦建德旗下。他寻找机会归唐。机会在武德三年(620)正月到来,李绩趁机返唐。窦建德领军以仁厚著称,以李绩不忘本朝的忠心,也就只得顺势放了徐盖。当时李渊见到去而复还的李绩,心下十分亦高兴,从此更加器重。

武德三年(620)三月,李世民进逼洛阳王世充,李绩随李世民将兵。

武德四年(621)三月,窦建德西救洛阳,李绩继续随李世民打窦建德。五月,窦建德战败,王世充亦不保,只得投降。洛阳城破。

城破时,王世充等人囚于阶下,唯等受戮。

李绩跑到秦王那里,叩头请命:“单雄信骁健绝伦,杀之可惜。李绩愿意放弃官爵,希望可以换取单雄信一命。”李绩的头叩在地板上,梆梆作响,他却顾不上疼痛。他只记得与单雄信共事瓦岗寨,翟让被杀时,单雄信也这样为自己叩头请命。死里逃生,患难友谊,两人誓同生死。

秦王一向宽大为怀。可是那一次,李绩磕了无数个头,硬是没有换回单雄信性命。秦王不肯原谅单雄信长期以来与唐朝的坚决对抗。

行刑那日,李绩跑去与单雄信诀别,带着额头上的伤。单雄信粗线条直爽的汉子,临死不愿矫情言语,轻描淡写地看一眼李绩的额头,甩出一句硬梆梆的话:“我就知道你办不成事!”

李绩其实很难受。曾经誓同生死的誓言,犹在耳边!看多了生生死死,李绩依然难捺心中疼痛。

“我也不怜惜自己的余生,本来想与单兄你一起死,但是我已将此身交给大唐。现在跟你、跟大唐都有誓言,没办法两面保全。况且,我若跟你一起死了,谁来照顾单兄你的妻子儿女呢?”李绩对单雄信说道。心下疼痛。他一咬牙,当场割下大腿的一块肉给单雄信,说:“用这块肉随单兄你入土为安,也算不负往日的誓言!”

单雄信也是个汉子,他知道李绩不会就此与他一起去死,他单雄信也不能要求李绩来陪葬。于是接过来就把那块肉给吃了。

单雄信死了。李绩回家处理伤口。夫人说:“你何必呢?”

那时候,李绩自己也觉得,何必呢?对单雄信说,我已经把自己交给大唐了,又说,况且你的妻子儿女还需要人照顾呢!无非就是说:“我不能跟你去死”。其实,乱世之间,做人哪能死心眼,非要为着一句誓言陪上性命,那叫愚痴。李绩只要承认自己辜负跟单雄信的情义就够了。可他偏偏要演出这么多情节,还要陪上自己的一块肉,来证明自己是重信重义的。自己是否过于矫情?李绩摇摇头,只剩下伤口在疼。

事后论擒充戮窦之功,李世民为上将,李绩为下将。又一段故事告以完结。

武德五年(622),李绩又从李世民破刘黑闼、徐圆朗。

武德七年(624),辅公据丹阳(今江苏南京)反,命李孝恭为元帅、李靖为副以讨之,李绩、任瑰、张镇州、黄君汉等七总管并受节度。

武德八年(625),突厥寇并州(山西太原西南),奉命李绩为行军总管,击之于太谷(今山西太谷),突厥败走。

李唐成为统一天下的王朝。李绩成长为李唐的功臣。

外患平了内乱起。其实,最危险的,不是战场,而是政治漩涡。走过风风雨雨的李绩,不愿意在政治漩涡中冒险。

李绩的明哲保身,使秦王不满。意料中事。李绩承认,自己被派出镇守并州,无委屈可言。

李绩只是在等待机会。即使不是政变的功臣,李绩总是大唐基业的功臣。李绩安安份份地守在并州。他必得如此。

只是没想到,这一守就是十五年。贞观三、四年打突厥,李绩为通汉道行军总管,受李靖节度,分道出击突厥。回来后,被授予光禄大夫,行并州大都督府长史。贞观十一年(637),李绩改封英国公,又以本官遥领太子左卫率。出兵争战之时,论功封赏之时,皇上没忘记李绩,但是他不肯轻易原谅李绩。

直到今天。

今天,皇上终于让李绩回朝。

李绩迫不及待。他在可能快的时间里收拾好了一切。


分类:唐朝历史 书名:贞观之治 作者:刘后滨 赵璐璐 程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