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贞观之治》第十章 大唐犹有李绩(8)


4、托孤与考验

贞观二十三年(649)五月,李绩上完朝,像往常一样到官衙当值,处理一些事务。午时,李绩正欲归家,突然接到诏书:以同中书门下三品李绩为叠州(今甘肃迭部)都督。

诏书没有写明任何理由。

李绩手持诏书,呆立片刻。风吹来,诏书的一角随风吹起。李绩突然觉得这诏书像是一颗火种,随时会趁风势燃烧起来,将自己烧得尸骨无存。

“皇上啊皇上!”李绩心中叹道。

李绩没有回家,他径直从官衙出发,往叠州上任去了。

太宗听到李绩已经在前往叠州路上的消息,长长舒了一口气,心中连叫了几个“李靖”。

太宗何以叫“李靖”?

几个月前,太宗问李靖道:“卿曾说李绩懂得兵法,天长日久还可以任用他吗?如果不是我亲自驾驭控制他,恐怕就不好使用了。将来太子李治即位后,怎么控制他呢?”

李靖对道:“为陛下计,不如由陛下贬黜李绩,将来再由太子起用他。那么他一定会感恩图报。这在情理上也没有什么妨碍!”

太宗道:“好,朕没有什么疑虑了。”

这是诏书的由来。对李绩的这个安排,真的是由李靖提出来的?也许在问李靖时,太宗已经有这种想法。也许这就是李靖的主意,被太宗采纳了。其实这些都不重要了,到这个时候,太宗、李靖、李绩,互相之间的了解,使得他们之间玩心计也是透明的。

这个时候,在东宫,太子李治也舒出了一口气。他对父皇的话一直心怀忐忑,父皇说:“李绩才智有余,但你对他无恩,恐怕不能怀服。我现在把他贬黜出去,如果他接到贬黜诏书就去上任,等我死后,你就把他召回来,用他做仆射,要重用他;如果他徘徊顾望,不肯离京,以后你就把他杀掉。”

“可是父皇,李绩是大唐的功臣。”

“正因为是功臣,你才必须驾驭他。他若顺从,自然是大唐之福。他若不好驾驭——”太宗叹一口气,“就算是天命吧!”

太子惶恐点头。他不希望李绩死。其实,太宗也不希望。

李绩没有给太宗父子任何困扰,他利利落落赶赴叠州上任去了。太宗不得不承认,李绩对天命人事看得很通达。太宗有些后悔让他在并州守了那么多年。

几天后,太宗病重。太子昼夜不离侧,连日忧心不食,头发日渐变白。太宗不免心疼,道:“汝能孝爱如此,吾死何恨!”说话间,不觉泪流。

眼看病情日重,太宗知道不能好转,因召长孙无忌入含风殿。太宗躺在床上,长孙无忌跪在床前,太宗伸出一只手,颤抖着。长孙无忌不胜悲伤,泣涕不止。太宗竟半天不能一语,只得令长孙无忌出去。

过一两日,复召长孙无忌及褚遂良入卧内。太子、长孙无忌、褚遂良并排跪在床前。太宗平静好多,缓缓道:“朕今悉以后事付公辈。太子仁孝,公辈所知,善辅导之!”

“陛下!”长孙无忌悲泣,“陛下放心,我等必将尽心辅佐太子。”

太宗已经没有力气点头,他的目光停留在长孙无忌脸上,又转移到褚遂良脸上,像要把他们看个通透。

终于,太宗的目光转向太子,道:“有无忌、遂良在,汝勿忧天下!”

太子只是连连点头,泣不成声。

“褚爱卿,”太宗又谓褚遂良道,“无忌尽忠于我,我有天下,多其力也。我死,勿令谗人间之。”

“有遂良在一日,必不让谗人害长孙大人。”褚遂良无限悲凄。

“嗯,嗯。有爱卿这句话,朕放心了。”太宗用尽力气,提高了声音说:“褚爱卿!”

“臣在!”褚遂良移动膝盖,靠近一些。

“为朕草诏,传位太子!”

“臣领旨!”褚遂良深深俯拜,泪光闪烁。

太宗示意长孙无忌和褚遂良出去,独留太子。太宗握住太子的手,道:“我儿啊,为父将能留给你的,都留给你了。”

太子泪如雨下,不能一语。

少时,褚遂良草诏完毕,复进卧内,念与太宗听。

安静的寝殿回响着褚遂良颤抖的声音。

太宗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父皇!”“皇上!”一时间,整个寝殿被悲凄所笼罩。六宫嫔妃,皇子公主,纷纷赶来,悲声云集。太子抱住长孙无忌脖颈,号恸几欲气绝。长孙无忌一边轻拍太子肩背,一边吩咐处理后事,令妥善处置,不得使内外生乱。

太子痛哭不已。长孙无忌道:“主上以宗庙社稷付殿下,岂得效匹夫唯哭泣乎!”太子惊觉。

贞观二十三年(649)六月,甲戌朔,李治(庙号高宗)即位,赦天下。初四日,下诏以叠州都督李绩为特进、检校洛州刺史、洛阳宫留守。因“世”字犯太宗名讳,从此被世人称为“李”。赶赴叠州的李此时正好到了洛阳。

不久,又任命李为开府仪同三司、同中书门下三品,要他回京担任宰相之职。李回返京城,大殿之上,已是新天子。

九月,乙卯,以李为左仆射。


分类:唐朝历史 书名:贞观之治 作者:刘后滨 赵璐璐 程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