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代十国》第六回:三义士大闹刑部牢 五英雄身落响马邦


李克用五凤楼摔死国舅段文楚,僖宗李俨下令楼外正法李克用,此时尚书左仆射萧仿起身奏道:“吾主万岁,先且慢斩李克用。”

李俨问道“爱卿有何事要奏?”

萧仿言道:“那李克用朝贺之上摔死国舅固然大罪,但事出有因还请陛下从长计议。”

李俨不解,萧仿言道:“这李克用之父李国昌官居大同节度使,拥兵数万,镇守边庭有功,倘若轻易将其斩首,其父失子恐生变故,沙陀部本是外族,若联合塞北部族犯我大唐,朝廷何以拒之,此其一也。李克用父子本姓朱邪,因剿庞勋有功,先帝赐其李姓,段文楚当庭羞辱乃是对先帝赏赐不敬,非李克用一人之过,此其二也。李克用气冲牛斗,乃是段文楚以貌取人,做诗羞辱在先,李克用杀人在后,当酌情定罪,此其三也。有此三条,还望陛下三思呀。”话音刚落右仆射王铎起身言道:“萧相所言极是,臣请附议。”两位宰相开口说话了,接着上面多位大臣均为其求情。

僖宗李俨见众人求情赦免言:“诸位爱卿,既是如此,当免其一死,但不可免其之过,众卿以为当如何处置。”吏部侍郎程敬思道:“臣启陛下,李克用斗杀国舅其罪不轻,念事出有因。臣以为可革去李克用官职,暂押大牢由刑部会审;罚李国昌教子有失,割去大同节度使一职,降为大同防御使,罚俸禄一年。”

僖宗李俨闻曰:“爱卿所奏,正合朕意,着吏部革去李国昌大同节度使之职,降为大同防御使,罚俸半年,带罪戍边。李克用打入大牢。” 李克用在五凤楼闯下祸端,侍童李存璋趁乱逃出五凤楼,到了驿馆心中是万分焦急,一面派随行士卒回大同报信,一面自己想办法搭救李克用。

过了一夜,李存璋带了些银两,独身去往刑部大牢,想看望关进牢房的李克用。李存璋四处打听找到刑部衙门,顺着府衙院墙一直向南走有一个旁门,门口有两个挎腰刀的兵丁把守,小门上面写有四个字“刑部天牢”。李存璋站在那里瞅了半天,牢房看门的兵丁见来了个十几岁的孩子,问道:“小孩儿,这是牢房快快一边玩去。”

李存璋拱手行了一礼,笑脸迎道:“二位军爷,我家主人被关进刑部大牢,小的乡探望一下,还望军爷开恩。”

一个兵丁道:“你小子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是谁想进谁就能进的地方吗?快滚!”

李存璋虽年纪不大,但跟着主人见得世面多,心眼也活。赶忙从怀中掏出了一锭马蹄银,王兵丁眼前一晃,笑道:“二位军爷,这是小侄的一点孝敬,还望给歌方便。”这两个军丁一见银子,脸上是喜笑颜开,乐道:“你小子人小鬼大,到还明白事理,就见一会儿。”李存璋连声称谢,便跟着一个兵丁进了大牢。

进了刑部大牢,李存璋一看里面是阴森森的木囚牢,只有暗暗灯火。大牢里面有十多个衙役,各个挎腰刀,来回巡视。这刑部大牢里面关押的全是朝廷重犯,里面是一人一个木牢,犯人全都带着枷锁。来至李克用的牢房前,只见李克用身着囚服,发髻稍有凌乱,身上带着枷锁,背靠狱墙,垂头而坐。李存璋扑到牢门前,惊呼道:“少主人,少主人,存璋在此。”李克用抬头一看果真是李存璋来到,挣拧着挪到狱门前,主仆二人是失声而哭。

李存璋抹了抹李克用脸上泪水,问道:“实在不忍心看公子在此受苦,不知用多少银子能赎你出来,我好尽快筹备。”

李克用摇摇头,叹道:“我摔死国舅此罪不小,只要段娘娘上奏一本,我哪里还有活口?”

李存璋道:“我已命人回大同将此事告知老爷,或许老爷找京城熟人,也能救下公子。”

李克用苦笑道:“老爷平日不好奉承权贵,官场上也是朝中无人。”

李存璋见无计可施,便坐在地上哭了起来,立刻用劝道:“我做下大祸,触怒朝中奸党,死罪难逃。存璋还是早回大同,代我好生伺候老爷吧。”

主仆二人相互哭诉一番,当值的兵丁过来喊道:“小家伙该换班了,你快些走吧!”李存璋对克用低声言道:“公子暂做忍耐,存璋自去打点。”说完便转身离去。

李存璋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之上,琢磨半天也想不出格救人的法子。到了晌午,李存璋感觉有些饥饿,便寻酒家吃饭。来至一个酒家近前,见前面有一群人在围观一个卖艺的摊子,不时传出阵阵喊好。李存璋心想来京城数日只知街市热闹,还不曾逛过,不如去看看这卖艺场子。李存璋挤进人群观看,原来此处是由江湖艺人打把势卖艺,这个摊子还高挑一面旗号,上书四字“沙陀把势”。李存璋新乡这若大的京城,竟还有沙陀的艺人,到看看是真是假。表演的有两个人,一个身长七尺有余,白面圆脸,穿一身轻不裤褂;另一个身长九尺开外,乌黑的面膛,身穿灰布衣。这个黑大个儿正在场子上耍钢叉,功夫演的精彩,赢得围观人群阵阵喊好。功夫演完,白脸的艺人拿起一个托盘,走到围观人前讨赏,嘴中喊道:“诸位父老捧捧场,沙陀功夫美名扬。各路壮士赏个钱,让咱中午喝饱汤。多谢,多谢!”

白脸一人托着盘子走到李存璋面前讨赏,李存璋心中猛生一计,心想若得着两个汉子相助,便可劫了那刑部大牢,救出李克用。白脸艺人见李存璋身着不俗,笑脸言道:“小爷赏个钱吧!”李存璋顺手从怀中掏出一锭马蹄银,掂了掂足有十两重,放到了托盘之中。这白脸艺人是又惊又喜:“多谢小爷赏赐!”

李存璋道:“小弟赏识二位兄长的功夫,敬请收下。”

两个艺人收了摊子,围观的人群也各自散去,惟有李存璋站在哪里不走。白脸艺人问道:“小壮士如此重赏我二人,莫非有何赐教?”

李存璋道:“实不相瞒,小弟也是沙陀族人,见二位兄长武艺高强,又是云州口音,不如交个朋友。”那二人到也乐意,三人便往酒家去了。

李存璋与两个艺人同坐一张桌前,存璋道:“在下姓李名存璋,是沙陀朱邪氏族人,现为大同节度使李国昌麾下。”

黑脸大汗问道:“莫非就是在淮北大败庞勋的朱邪赤心将军?”

“正是。”李存璋答。

黑脸大汗道:“唉呀!原来这位兄弟在朱邪氏家族当差,幸会,幸会。我叫薛阿檀,这位是我兄弟安休休,我二人也是沙陀部人氏。”

李存璋道:“二位壮士身怀绝技,露面街头,岂不枉费了一身武艺,何不投效明主,建立功业?”

安休休道:“大丈夫在世何尝不想投效朝廷,只可惜无人引荐。”

李存璋道:“小弟代为引荐,可保二位哥哥当个偏将。”

安休休道:“小兄弟好大的口气,未立寸功,怎能受封?”李存璋微微一笑,便把李克用受奸臣陷害,被打入死囚牢之事告知二人,又把自己准备招揽义士劫囚牢之事一一说来。

薛阿檀道:“就凭小兄弟这十两马头银,劫个刑部大牢也算值了。”李存璋闻听大喜,满酒上菜与安休休、薛阿檀畅饮起来。

小哥仨吃了酒饭,同往驿馆而去。这驿馆之中还有上百个押运贺礼的兵卒。李存璋召集众人商议劫牢之策。这些个士兵皆愿跟随劫牢,有个校尉名叫史敬思,有勇有谋,他对众人言道:“倘若大伙儿同去劫牢,朝廷震惊,必怀疑沙陀部谋反,大都督李国昌也要受牵连,不如就派李存璋带安休休、薛阿檀三人前去。”众人听从史敬思之计,随行士卒先返回云州,只留史敬思一人牵五匹马在北城门外接应,李存璋与安休休、薛阿檀换了便装,背单刀前往刑部劫牢。

单讲李存璋三人夜间来至刑部府衙墙外,溜墙根来至大牢门口一个角落。李存璋对安休休道:“安大哥,门口有两个把守的兵卒,宰了之后,你就把住门口,我与薛哥冲进去救人。”

“兄弟,瞧好吧!”安休休走出角落,绕道一侧,冲着一个官兵挥刀就砍,另一个官兵一见同伴砍刀,还未喊出声来,李存璋与薛阿檀已从身后杀来。干掉两个兵丁,李存璋、薛阿檀进了牢房,一看里面还有十多个衙役。众衙役一见有俩人提刀就进来了,个个拔刀来战。薛阿檀道:“兄弟你不说这面还有人,看我的!”薛阿檀在前,李存璋在后与十多个官兵打了起来。

李存璋刚杀了一个衙役,正见牢中李克用,李存璋拿刀砍门锁。这刑部的铁锁格外结实,一连几刀不曾砍断。薛阿檀冲过来喊道:“你替我当着,我给你开!”李存璋横刀拦住几个衙役,只见薛阿檀使劲浑身力气,“咔嚓!”一声,竟把木牢的木头柱子给掰断了。李克用见进来一个黑脸大力士,慌恐问道:“你是何方好汉?”

薛阿檀说:“少废话,跟我走吧!”顺手一刀落下,就把李克用身上的枷锁砍断。

李克用出了牢笼,捡起一把单刀,与李存璋、薛阿檀杀了剩下的几个衙役,逃出牢房。外面安休休正在等候,李存璋问道:“外面没什么动静吧?”

安休休道:“有个小衙役想跑出去报信,让我砍了。”这四人刚会面的工夫,偏巧一个更夫路过,一见四人刀上带血,每口的兵丁也倒在血泊,便是出了大事。更夫猛敲铜锣,大呼有贼。薛阿檀见事情败露,对李克用言道:“待我宰了更夫。”

李克用拉住薛阿檀道:“走为上策,不可耽搁。”李克用、李存璋、安休休、薛阿檀四人拎刀向北逃去。一边奔逃,只听身后人声鼎沸,战马嘶鸣,长安的官兵纷纷出城捕贼。四人飞奔到城门,几个守门拦住去路,问道:“你等去往何方,待我盘查。”李克用等二话没说,拔刀就砍,几个守城兵哪是对手,逢刀便死。

四人逃出长安北门不远,见夜影之中一人跨马提枪,挡住去路。李克用大惊:“莫非此处有伏兵?”

只闻那人问道:“我乃史敬思,可是李克用将军至此?”

李存璋喜道:“是校尉史敬思为我等好了马匹。”众人相见,史敬思把拴在一旁树上的四匹马牵出,五人翻身上马,扬鞭加速,一路奔往大同。正是:

庸君奈不明是非,群臣保奏救命危。
此番离朝再无睹,只待勤王铁骑回。

李克用等五人一路飞奔过了黄河,来至黑峪口。黑峪口两侧山间,树林繁茂,杂草丛生。五人前行,除了马蹄踏地,四处是幽静无声。五人走到一个岔口,前方有一条大路和一条小路。忽然,猛听山中一通锣鼓,大路两侧杀出一路喽啰兵,足有二三百人。薛阿檀喊道:“不好,山中有匪。”这五人一路奔波已是疲惫,又无应手的兵器。李克用道:“快往小路逃去。”五人驳转马头往小路逃走,未出几十米,跑在前面的李克用、史敬思双双掉入陷马坑,李存璋、薛阿檀、安休休赶忙跳下马,去拉坑中拉人。

薛阿檀刚把李克用拉出半个身子,只觉脖子上一凉,几十名喽啰兵已经将五人团团围住。无奈之下,安休休、薛阿檀、李存璋三人束手就擒。李克用、史敬思被喽啰兵用长钩拖出,也押上了山寨。

山寨之上,有个一座白虎大堂,五人被押进大堂,只见堂上坐有一人,长脸尖额,颔下一把小胡子,眯缝着两眼,似睡非睡,头戴金钱豹皮盔,身着细竹铠,斜靠虎皮宝座,向是个大寨主。有喽啰兵通报一声,抓了五个过路的蟊贼。那寨主言道:“何须多言,宰了便是。”正是:

深坑能陷千里驹,长索可绑金枪鱼。
龙潭并与虎穴在,哪能随意过崎岖?

李克用五人被山贼所劫,生死一霎,能否起死回生,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五代十国历史 书名:五代十国 作者:朱长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