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代十国》第九回:王仙芝盟誓灭李唐 黄巨天割袍抗


老和尚贤智心胸险恶,起了图财害命之心,领着寺内几十个僧人溜进李克让所睡禅房。李克让的随从浑通睡至半夜起床上厕所,刚进茅房就闻院中传来嘈杂的脚步声,浑通向外望去,只见几十个僧人或拿刀斧,或持棍棒,踹开李克让等人的房门,一拥而入。只听里面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声,众恶僧大开了杀戒。

可怜李克让等左右随从防备不及被僧人尽皆害死。浑通只是个文吏,不通武艺,只得趁众僧人杀戮之时,顺后门逃走。浑通自己迷了路,稀里糊涂跑到了濮阳。此时,濮阳已被王仙芝、黄巢的义军攻占,起义军正在此地招募兵马。四方苦于苛征暴敛的百姓,藏于林谷之中的匪寇,争先投奔义军。浑通心想自己盘缠用尽,沙陀族人又遭朝廷追缴,如今已是走头无路,便在此投奔了起义军。

此时, 黄巢与王仙芝两位起义军首领在濮阳会合。众起义军首领欢聚一堂,黄巢道:“如今众浩劫会师濮阳,我欲与兄长合兵讨伐京师。”

王仙芝道:“朝廷腐败,官军无能,长安早晚必破。只是李唐灭亡,拥立谁主天下?”

黄巢道:“仙芝哥哥首举义旗,率先起兵,若得天下,自然是兄长为君。”

王仙芝大喜,言道:“自古皇帝家天下,我若能当一朝之主,定将四海平均分封众好汉,绝不食言。”

“好个平均分封。”黄巢道:“既然哥哥如此仗义,不如尽早立个旗号,以愚弟之见,就叫‘天补平均大将军’如何?”众人连声赞成。至此,王仙芝自称“天补平均大将军”,号令四方起义军。 黄巢与王仙芝率领手下众将,设香案聚义盟誓共灭李唐。

大唐朝廷屡调官军,却屡战屡败。王仙芝又自称“天补平均大将军”使得京师震惊。大唐尚书右仆射王铎,字昭范,他向皇上献计奏道:“陛下可派使节招安王仙芝,若王仙芝肯降乃仅封其一人,反贼众多却均不得封,定有离心之人,不战而渐疏其左右。”僖宗闻言以为此计可行,中书令王铎着遣派特使裴渥持皇帝诏书赴义军大营。

三日之后,裴渥持皇帝诏书来至义军大营。王仙芝满怀欣喜正欲接旨。黄巢劝道:“诸位兄弟在三贤寨结义之时,曾立誓共举大业。如今多少将士尸陈沙场,才换得今日之势。倘若兄长受朝廷招安,战死将士安能瞑目?”

王仙芝言道:“我率众家兄弟转战南北,而朝廷四处围剿,将士们多被牵连三族,使得家眷受罪,累及满门,仙芝心中不忍。此番招安为官,我等众人皆可得朝廷名分,光耀门楣,免得再背这反贼之名。我意已决,听封便是。”众人只得随王仙芝将唐使裴渥迎入帐内,裴渥帐中宣诏,众义军首领等跪受诏书。圣旨曰: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悉闻山东民变,祸及诸州。朕体察万民疾苦,深知王仙芝举义皆事出有因,甚是怜悯。今尔等有拳拳报效之心,遂不忍降罪讨伐,并一概赦免。特旨抚慰招安,授王仙芝为左神策军押牙,赐赏黄金两百镒,白银一千两,红绢一百匹,佳酿五百坛。诏书所至,勿负朕心。钦此。”

王仙芝接旨谢恩,裴渥与王仙芝称贺道喜。但黄巢等人诏书未曾提起,黄巢勃然怒道:“我等与仙芝共立大义,情若天地,今君独取官而去,试问五万穷苦兄弟,何处安身?”言罢挥拳要打王仙芝,众人皆上千劝阻。

孟绝海道:“我等盟誓造反,若公奉旨招安自可为官,我等另立他处。”言罢葛从周、朱温等人皆随声和之,即而众人群起喧哗。

只见黄巢拔刀割下二尺战袍,置于案上怒言:“仙芝自去当朝廷的押牙,巢以断袍为誓,自领兵马再立大旗。”军师尚让见黄巢断袍绝义,赶忙劝道:“巨天何因一道诏令,绝兄弟之情?”

黄巢问道:“王仙芝受朝廷加官进爵之时,可曾想到起义的众兄弟?”遂与葛从周等人离去,王仙芝自觉惭愧,只得不受诏书,打发走了使节裴渥。

黄巢与王仙芝割袍断义,两人各率一支兵马离去。黄巢领兵继续在中原与官军交战,而王仙芝则向荆州进兵。

偏巧这一年黄河泛滥,上百里庄家被淹。朝廷苦于征缴起义军,搞得国库亏空,无钱赈灾。数十万饥饿穷苦百姓纷纷加入的起义军,使得朝廷平乱越平越大;官军剿贼,越剿越多。黄巢在中原声势与日俱增。

这一天,有士卒来报,说有王仙芝部众四千余人来投,黄巢等人不解,便带出城去看。但见领军之人乃是王仙芝的军师尚让,身后跟随着部将李谠、杨能、霍存等人。黄巢认得这些起义将官,便出营迎接。尚让见黄巢出城与众将将下马跪拜,黄巢不知何故,扶起尚让问道:“诸位首领,今日何故这般光景?”

尚让答曰:“朝廷又传圣旨诓骗义军,王仙芝中了官军诡计,已在黄梅战死。”众人闻听不由悲极而泣。

黄巢把众将士接入营寨,并立王仙芝立了灵位,命三军将士皆戴孝,做了一番悼念。众将灵前围坐,黄巢曰:“前些日子,闻听王仙芝在陈州、蔡州大捷,因如此惨败呀?”

尚让答曰:“皇上命太监杨复光遣人招安王仙芝,王将军遣家兄尚君长等往京师纳降,官军都招讨宋威派兵半道劫杀,家兄被生擒献入京师,冒领军功说是临阵生擒。终将君长等押至狗脊岭尽皆枭首。”话至此处尚让泪流不止。

葛从周言:“既是中计,何以如此惨败?”

尚让稍拭泪水言道:“申州之战为曾元裕所败,折去两万人马。官军追至黄梅,大军四面被围,王将军别无出路一掷决战,死于乱刀之下。我遂招集残部四千于人,几经转折前来投奔。”

孟绝海言道:“狗日朝廷屡次招安,却又自食其言,以失信于天下,我看大哥当早立旗号,灭他娘的唐朝皇帝。”

尚让言道:“孟将军所言极是,望巨天早立旗号,以成大业。”众人皆劝黄巢立号。

黄巢在众人推举拥簇之下,自封“冲天大将军”,拜尚让为军师,葛从周为诸军大都督。黄巢命朱温为郓州留守,其余人等随黄巢率义军二十万人南下。黄巢率兵起义行至芒砀山,路遇一山寨拦住去路,名曰“张飞寨”。

这张飞寨中有兄弟三人,大爷名叫张归霸,字正臣;二爷名叫张归厚,字德坤;三爷名曰张归弁,字从冕,兄弟三人皆是清河人氏,自称与张飞同宗,占据此寨为王。

黄巢一见此寨颇有气势,设五丈高箭楼一十二座,山寨木墙高筑,喽啰兵在上巡游放哨。黄巢对黄巢言道:“我观此寨气势不凡,必有能人在此山中。”

尚让问道:“兄长之意,莫非是要收复此寨,以壮兵马?”

黄巢言道:“我等广纳四方豪杰,共举大事,今日就当先取此寨。”话音未落,只见山寨木门打开,两队喽啰兵分列左右。中间一员武将拍马而出,此人浓眉虎目,方脸大嘴,身长九尺,头戴黄金豹子盔 ,身着亮金铠,坐骑宝马金睛墨角兽 ,手持一对短柄蛇矛,名曰蛇矛双尾芯,岁数十八九岁,此人便是三贤寨的三寨主张归弁,人送外号“小典韦”。

张归弁立马寨前,高声叫道:“尔等何方兵马,来犯我张飞寨,岂不知本寨主矛下不认人!”

黄巢言道:“小娃娃说话好无理,速叫你家长辈出寨答话。”

张归弁言道:“除非你等线胜我手中双矛”言罢,跃马而出。义军中有部将孟楷手持朴刀,策马杀来。二将战至一处,不过三四回合,孟楷便招架不住,败退而回。黄巢暗自称奇,又有孟绝海跃马而出,张归弁挥舞双矛大战孟绝海那一对花托熟铜窝瓜锤。张归弁年龄虽小,但力气惊人,与孟绝海较劲不分高下。正是:

双矛胜似猛张飞,力大犹如小典韦。
牛气敢斗孟绝海,三贤寨前煞风雷。

张归弁正与孟绝海酣斗,忽闻身后有人鸣锣,张归弁闪过孟绝海大锤,调转马头退回阵中。原来是二寨主张归厚来至阵前。张归厚一看义军队伍的打扮,便知不是官府兵马,抱拳问道:“不知来者是何方好汉,可通姓名?”

黄巢一看着张归厚到比那少年懂些礼貌,便言道:“我乃山东黄巢是也,今欲借山寨之路通过,却被那娃娃拦住去路。”

张归厚言道:“原来是冲天大将军黄巢,幸会幸会,既然都是绿林兄弟,欲请众好汉寨中一叙。方才家弟年幼无理,望好汉海涵。”

黄巢见张归厚却有诚意,便与众人进了山寨。张归厚、张归弁兄弟二人将义军众将请至三贤厅前,见有一人身高八尺,目如牛眼,颔下短髯,身着混红袍,此人便是大寨主张归霸。

张归厚为兄长张归霸介绍一番黄巢等人,张归霸施礼相迎,言道:“原来足下就是靠贩盐起兵的冲天大将军黄巢,久闻大名,今日相见真是三生有幸。请到厅内入座。”

众人这才纷纷见礼,宾主就坐,黄巢猛然看见厅上悬有一副画像,这画像似曾见过,黄巢心中一惊,暗想这不是别人,乃是当年造反的庞勋。

黄巢问道:“敢问张寨主因何堂前挂有庞勋画像?”

张归霸言道:“家父张处让乃鲁南武术第一大家,曾是庞勋麾下偏将,后随庞勋战死。惟恐朝廷缉拿,我兄弟三人便在此山间打家劫舍。”

黄巢言道:“大丈夫在世无为,岂不如同枯木修朽枝一般。今朝廷昏庸,百姓遭难,公等皆是好汉之后,寨主何不扯旗举义?”

张归霸言道:“我兄弟三人早有此心,只恨未遇明主。今逢冲天大将军到此,归霸愿率山中八百弟兄,随黄公起义。”张归厚与张归弁也随声附和。

黄巢大喜,对众人言道:“我等正欲进兵江南,可一同南下。”

次日,张归霸三兄弟舍弃山寨,随黄巢一同南征。义军杀至浙西,凿开山路七百里,直捣福建诸州。朝廷东南沿海乃大唐富庶之地,僖宗李俨急调高骈为镇海节度使讨伐黄巢。

高骈,字千里,幽州人,氏素来喜好道法,拜吕守用、诸葛殷两个道士未军师。今闻黄巢十万大军列阵福州城下。高骈问两个道士:“今日闻黄巢八万大军来至福州城下,军师可有良策破敌?”

诸葛殷道:“大将军尽可放心,贫道已有良策。”

高骈喜曰:“既有良策,请军师赐教。”

诸葛殷曰:“贫道九华山拜师之时,师傅曾传我一防身之术,名曰“夺魂帕”此帕看似平常,而内兜黄粉,若敌将来袭,则顺风抖帕,凡人沾之即晕。”

高骈大喜:“如此甚好,明日与贼兵交战还望军师用此神法,助我功成。”

诸葛殷道:“无量天尊,贫道法力无边。”

次日,高骈乃是喜好妖术之人,令军卒设香案纸人,每逢大战必设香做法。但见左右两个纸人燃起,高骈身着道服口中念念有词,左手捧圆鼎一只,内装黄豆数升,有手抓起黄豆高抛于城下,大有散豆成兵之意。待着数升黄豆抛完之后,才上马提枪出城迎战。高骈头戴黄金凤翅帅字盔,身披大叶黄金甲 ,手持虎头錾金枪,跨下一匹铅顶干草黄,亚似一员黄金将,边上的是妖道诸葛殷,此人两腮无肉,长髯垂胸,身着桔红五行阴阳袍,手持碧月秋光扫魔剑,跨下一匹花斑豹。只见妖道诸葛殷催马上前大呼道:“贫道奉诏伐贼,尔等可敢与贫道交手否?”

只见朱存催马喊道:“妖道休狂,朱存来也!”黄巢立令擂鼓助阵。

二人不容分说战至一处,想这妖道本是市井刁民,虽略懂道法却不是朱存敌手,不过三四回合便败回阵去,朱存紧追捕舍,杀至官军阵前,只见妖道掖下一抖夺魂帕,霎时黄烟顿生,直扑朱存面堂,朱存只觉二目眩晕摔落马下,被官军大绑而俘。义军小将秦彦见朱存不妙,挥刀杀出,妖道见又来一将驳马相迎,二人又战四五回合,妖道诸葛殷再度败阵,秦彦追至数丈,只见妖道又从掖下抖开夺魂帕,顿时黄烟骤起秦彦落马被擒。官军大胜。黄巢见连损两将只得鸣金收兵。正是:

九华山下拜仙阁,妖术本是五行琢。 两军阵前掩刀兵,只赖一帕夺人魄。

朱存、秦彦被擒回福州城内,高骈传令将朱、秦二将押至中军过堂,欲不知二人生死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五代十国历史 书名:五代十国 作者:朱长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