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代十国》第十五回:李克用夜扫苏武祠 周德威试箭珠帘寨


李克用命左贤王慕容垂镇守阴山大营,自与程敬思于阴风山教军场大点三军,只见的旌旗八面招展,号角连鸣震天。沙陀部马步军三万之众列队成阵,粮草辎重载于千余辆大车之上。众将官顶盔挂甲居于队前,但见:

第一阵:此将头戴三叉天王盔,身披天王甲,跨下宝马名曰万里烟云罩,手中钢骨亮银枪,乃是大军前部先锋官大太保李嗣源; 第二阵:此将头戴金冠夜明盔,身披玉风绵竹铠,跨下一匹抱月乌龙驹,手中三股托天叉,乃是二太保李嗣昭; 第三阵:此将头戴狼牙盔,身披狻猊铠;跨下宝马名曰金眼玉花虬,手中一对十三节竹节钢鞭,乃是三太保李存璋; 第四阵:此将头戴敖龙银盔 ,身披七翎甲;跨下五花追风马,手中一柄渗金蒺藜棒 乃是四太保李存信; 第五阵:此将头戴四棱镔铁盔,身披锁子乌铁甲;跨下一匹豹花马,枪挂马鞍桥,身背一对八卦子午鸳鸯钺,乃是五太保李存审; 第六阵:此将头戴亮银盔,身披亮银甲;跨下雪花银鬃马,手持一对竹节双枪,乃是六太保李存颢; 第七阵:此将头戴乌金盔,身披乌金甲;跨下登云宝马,手中一柄方天画戟,乃是七太保李存进; 第八阵:此将头戴亮银狮子盔,身披九吞八乍锁子连环甲 跨下宝马名曰独角貔貅兽,手持一对凹面八楞金锏,乃是八太保李存质; 第九阵:此将头戴鎏金凤翅狮子盔,身披大叶鱼鳞甲;跨下绝尘驹,手中虎头墨麟刀,乃是九太保李存实; 第十阵此将头戴珍珠闹龙冠,身披雁翎宝铠;跨下马曰菊花青,手中一对八楞紫金锤,乃是十太保李存贞; 第十一阵:此将头戴虎头盔,身披虎头亮银甲;跨下靠山雪花骢,手中一柄燕翅鎏金镋,乃是十一太保李嗣恩; 第十二阵:此将头戴七星花额子盔,身披九麟龙甲;跨下赛风追日千里驹,手持一对护手电光钩,乃是十二太保李嗣本。李克宁、李克修、李克恭、康君立、薛克勤、史敬思、臬捩基、安休休、薛阿檀、阿登啜、郭绍古、傅文达等将领也各自披挂列于阵中,个个威武,精神锐气。正是:

众家太保鸦兵排,挂帅中军挽国哀。
沙陀铁骑京师路,大唐乾坤扭转来。

李克用头戴九头狮子闹银盔,身披锁子连环银叶甲,外罩九蟒盘云青战袍与程敬思在教军台之上观望片刻,克用命吏官打号炮十声。只见十响之后,空中泛起十朵白烟,渐渐消散而去。传领卒挥持大红令字旗飞马掠过各阵之前,先锋官李嗣源下令发兵,只见三千鸦兵随先锋官李嗣源先出教军场,其余各镇也依次排开。李克用翻身跨上踏雪胭脂马,手提单耳亮银虎威戟与程敬思催马列于大队之前,三万沙陀兵马南下讨贼。

旌旗蔽日,剑露寒光,阵似长蛇,蜿蜒大漠。李克用对程敬思言道:“贤弟此行只得匆忙般兵,而未曾赏那漠北风光,实是遗憾呐。”

程敬思言道:“自古塞北兵戈,多少征夫血洒疆场,令人感慨良多,随下官来漠北押宝队中有一士卒能吹得《胡笳十八拍》,路途尚远可与将军消遣。”

李克用言道:“既然如此,何不让此人为我等吹上一曲。”程敬思唤来那嫩吹胡笳之人,命其为李克用路上吹奏。看官,这《胡笳十八拍》乃东汉蔡文姬所作,表达了文姬思乡、离子的凄楚和满腔的怨气。而程敬思正是观李克用心不在焉,懒得发兵,对唐朝怨气深重,故意借蔡文姬归汉之典故开导李克用。李克用听了半天,此曲却是委婉悲伤,撕肝裂肠,便问道程敬思:“贤弟此曲因何如此悲怆苍凉?”

程敬思道:“将军可知东汉蔡琰否?

李克用答道:“吾自幼随父军中长大,不曾闻东汉之事。”

程敬思言道:“蔡琰,字文姬,东汉议郎蔡邕之女。汉末大乱,文姬在流离之中被匈奴所掳,嫁与左贤王为妻一十二载。虽身落番邦但心归中原。后曹操遣使邪路用重金赎回,她苦痛于故土之乱写下长诗《胡笳十八拍》,如此怀柔天下的女丈夫,乃归朝浪子所不及也。”这一番话说得李克用是一脸的惭愧,克用言道:“闻先生教诲,克用实不如也。”正是:

身落番邦十八秋,胡笳难咽思乡呕。
巾帼不饮塞北沙,归国始令男儿羞。

行至天晚,见前面有一祠堂。克用言道:“天色已晚,令大队在此宿营,明日再行。”李克用与程敬思前往此祠堂中避风,克用正欲在祠堂之中卧毯休息,只见程敬思跪于祠堂坐像之前三叩九拜。克用问道:“贤弟,此祠无佛无道,无鬼无仙,拜此坐像何干?”

程敬思言道:“将军不知,此乃苏武祠,为臣者不可不拜。”

李克用不解问道:“贤弟,苏武何许人也,吾在漠北未曾闻听,却要行如此大礼?”

程敬思道:“苏武亦是汉人,汉元帝遣苏武为使深入大漠,被单于扣留,令降而不屈,怒逐苏武北海牧羊,曰:‘羝羊生子,即放汝还’,武持汉节牧羊,渴雪食氈,旌旄尽落,饥困一十九年,方得归汉,后夷人为之立祠。为臣尽节,君恩铭心,岂可不拜。”

李克用闻言:“先生之言,令克用如胜读经书万卷,吾当参拜苏武之尊,并要夜扫苏武祠,以教令众将。”遂起身对值夜令卒道:“传吾将令,命众家太保及各阵主将,速到祠中扫祠祭贤。”令卒得命,少顷,十二太保与众将官来苏武祠前,李克用率众人跪拜苏武像前言道:“克用昔日为臣自持功高,屡生祸端,待罪漠北已近十年,今率沙陀部兵马三万,举旗南下,京师勤王,以求将功补过,报效君恩。祈愿苏公昭显臣忠,佑克用收复二都,济天下苍生之苦。夜率文武将官、众家儿郎净扫祠堂以祭圣公。”众人三叩九拜之后,李克用、程敬思与李克宁、李克修等持祠中几把旧扫帚清扫,其余将官与众太保皆扯取布匹擦拭祠堂。程敬思用蔡琰之曲使李克用知其为人有愧;夜说苏武祠使其自知为臣有失,令其彻悟其过;一番教诲才让这独眼之龙诚心发兵救驾。

正是:

他乡牧羊北海边,大漠秋风遥望天。
食氈饮雪忍其辱,持旌尽节十九年。

次日天明,李克用率众人在祠堂前进香三柱,再拜苏武祠而率队离去。大军前行百之遥,先锋官李嗣源行至一山坡,忽闻山坡後金锣齐鸣,喊杀顿起,大旗高挑几十面之多,散开一支兵來,列阵足油千余人,当先一员大将,拦住去路。见此将跨下一匹卷毛狮子乌,手持金背大砍刀,身披大叶虎皮甲,头戴虎皮盔,仰面而立。有一小喽啰叫道:“此山我家开,此树我主栽,若要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倘若敢说不,死了没人埋!”大太保李嗣源先是一惊,听此喽啰这一番叫喊,方知是遇到了劫路的山贼,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言道:“你尔等山寇好不长眼,吾乃沙陀部先锋官李嗣源奉旨进京,还不快快滚远,饶尔等不死。”

只见那马上之将言道:“某乃居延川珠帘寨二大王太叔忌,管汝奉旨不奉旨,某家来不听旨,倘若敢抗某的旨,莫怪刀下人不识!”

李嗣源言道:“当让汝知道你先锋官大人的厉害。”言罢催马而进,那贼将举刀相迎。二人战做一团,大战十几个回合,李嗣源一枪挑歪贼将虎皮盔,险要性命。贼将驳马便撤并言:“尔等且住,我请大寨主前来战汝!”只见这一贼将逃回阵中。李嗣源闻听还有一个大寨主要来,便立马等待。片刻之余,只见贼兵阵内驰来一将。见此将虽面黑而俊朗,眉清目秀,又颇生得状貌魁伟,笑不改容,凛然有肃杀之气,有三十岁开外。头戴一顶三叉紫金国公盔,身披九宫八卦穿山甲,腰系一条镶嵌七宝麒麟带,外罩牡丹双凤红战袍,跨下宝马名曰赤兔火龙驹,手中兵器似枪似槊又似矛,这件兵器名曰三皇透甲锥。此人气概比前一贼将大有不同。李嗣源见其近前不容分说提枪直取贼将,那红袍之将挺锥相斗,两人大战四十回合不分胜负。正是:二虎相斗勇武威,太保酣战黑脸贼。

神出钢骨亮银枪,仙降三皇透甲锥。

大太保李嗣源与这贼将打得难解难分,此时二太保李嗣昭以率兵赶到,见贼将勇武难胜催马杀去,大喊;“兄长且退,嗣昭来也!”李嗣源正欲招架不住,见嗣昭来助,虚晃一枪,退下阵去。李嗣昭手持三股托天叉真红袍刺贼将,又是一阵好杀。

李克勇与程敬思只见大队停滞不前,便命探马去察,片刻探马来报,先锋官李嗣源与居延川珠帘寨山贼战于山坡,贼寇有一大将与大太保战至四十回合不分胜负,二太保李嗣昭已上前助阵。李克用道:“未曾想这居延川还有此等将才。”

程敬思问道:“久闻将军爱才至极,莫非今日欲收此贼将?”

李克用笑道:“知我者敬思也,贤弟随我一同前往珠帘寨降服此贼。”二人遂带几十骑兵催马前往珠帘寨下。李克用与程敬思来至山坡,只见二太保李嗣昭又败亦阵,赶到的三太保李存璋挥舞一对十三节竹节钢鞭冲入阵中,又战二十回合亦不能挫败此将。李克用即命鸣金收兵,李存璋驳马回阵。李克用问道:“山中战将,可留姓名?”

那贼将言道:“我乃珠帘寨大寨主朔州周德威,字镇远。阵中独眼之将何人?”

李克用答道:“吾乃沙陀国国王、北方三镇节度使李克用是也。人言居延川下有紅袍黑面书生,兼盖世文武之才,今又连胜我三阵太保,果然名不虚传。”

周德威道:“将军所言不差,汝又待怎样?”

李克用言道:“汝乃世之英雄,智勇双全,当改邪归正效忠朝廷。随吾南下京师,收复二京,以建盖世之勋,胜过在此绿林之中占山为王,落草为寇,岂不枉废壮士之志载!”

周德威道:“吾曾闻将军战庞勋有功,被皇帝佬儿赐与传世兵器养由基弓。在鞑靼狩猎之时,仗此弓百步穿杨,技惊四座。今日德威欲与主公一比高下如何?”

李克用问道:“若比弓射,吾胜怎样,败又如何?”

周德威道:“汝若能胜我手中血木弓,德威甘愿帅众弟兄归顺主公。若德威胜,除非主公胜过我手中三皇透甲锥方能过这居延川,如何?”

李克用道:“大丈夫一言九鼎,吾就陪汝试比箭法。”周德威命一喽啰高抛一枚铜钱于半空百步之外,“嗖”的一箭射中铜钱方孔。李克用也命士卒高抛铜钱,一支雕令飞穿金钱眼。周德威见克用箭法了得,又命喽啰兵于树上悬挂铜钱两枚,前一铜钱孔大,后一金钱孔小。周德威言道:“此番比试,所射之箭当穿过大孔铜钱,射中小孔铜钱,而箭尾搭于小孔铜钱之上。”克用迷眼目不语。只见周德威一箭穿过大孔铜钱射中小孔铜钱,用力不过正好让箭羽搭于大铜钱方孔之上。众人无不惊呼。李克用搭箭开弓,这一只眼到是比两只眼瞄得更准,“嗖”一箭也是射中小铜钱,而箭羽搭于大铜钱方孔之上,周德威一见,不禁暗暗佩服李克用箭法如神。众人尚未知周德威又要出什么鬼点子时,只见天边飞来宾鸿大雁以字排开,周德威又抽雕翎箭一支,上箭稍加瞄准“嗖”的一声,箭似银光,直入云霄,一箭中双雁,只不过射穿第一只雁,箭头划伤第二只雁,仅使一只大雁落地。虽未一箭双雕,但也使大雁一死一伤,众人佩服之极。程敬思近前对李克用道:“将军待雁过头顶之时,可强拉宝弓,自有大雁无箭而落。”克用微微点头。待雁过头顶之时,李克用猛拉养由基弓,闻听“嘭……”未见雕翎箭上天,而宾鸿雁却头栽坠地。正是:

麻雀曾欺井中蛙,大鹏展翅绕天涯。
强中更有强中手,莫在人前满自夸。

周德威见响弓无箭射大雁,胜过自己一箭射双雕,方知自己射技不如李克用。周德威是降是比?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五代十国历史 书名:五代十国 作者:朱长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