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代十国》第十六回:安景思斗兽飞虎岗 李克用计破柳彦章


李克用响弓惊飞雁,这一招技惊四座,周德威也从未曾闻响弓能惊飞雁之说,今日得见,甚感惊奇。自知箭法不及李克用,翻身下马,屈身拜道:“主公神箭古今罕有,德威愿随主公充作马千兵卒。”

李克用忙下马扶起周德威言道:“吾久闻镇远有定过安邦之才,今得相随,定可匡扶朝纲,他日位列封候。”周德威迎众将领往珠帘寨内,犒赏三军。

李克用私下问道程敬思:“今日试箭,贤弟怎知响弓可惊天上之雁?”

程敬思言道:“此乃东汉曹操令大将更赢惊弓之鸟典故,操见伤雁哀鸣,令更赢响弓惊之,故雁闻弓响惊落坠地。今周德威欲一箭双雕,射落一只,重伤一只,将军所惊之鸟正是德威所伤之雁。”

李克用又问:“人言周镇远足智多谋,怎能不知其故?”

程敬思言道:“周德威有谋,乃通兵法阵略;而下官科举出仕,十年寒窗皆是经书诗赋,所学不同,故下官与镇远所知有所不同。下官之见,德威非治世能臣,实乃将帅奇才。”李克用闻程敬思之言,遂命大太保取空头宣一道,上书周德威官升三镇兵马折冲校尉、司马参军。当夜,李克用醉酒入帐,只觉天悬地转,眼目昏花便倒榻而睡。睡至正酣忽然梦入一林,林中草木繁茂,鸟雀齐鸣。突闻一声虎吼,转身方见一只猛虎,肋生双翼迎面扑来。克用拔剑砍去,虎未有伤而剑断两节,猛虎一口咬下克用左臂,只觉左臂一番阵疼痛,方醒来知其是梦。再看左臂无恙,只是睡时压于身下,已经麻木。李克用暗想不知此梦欲主何兆,只待明日再与众人共议。

次日,李克用招周德威、程敬思等众人到珠帘寨聚义堂,李克用道:“昨夜吾做一噩梦,不知凶吉,他请诸位占课役卦,看主何兆?”

周德威言道:“主公,梦有三不圆:记的头,忘了尾,其一不圆;记的尾,忘了头,其二不圆;记的中间,忘了头尾,乃其三不圆。”

李克用道:“昨晚醉酒之后夜梦生有双翼猛虎一只,用剑杀之不死,反咬下吾的左臂。梦惊而醒,甚不解此梦欲主何兆。”

周德威道:“末将之见,此梦单主吉不主凶。”

李用问道:“此梦可有应验?”

周德威道:“昔日周文王夜梦飞熊上殿,令众臣解梦,众皆言祥兆,可做围场,其中必得一将。文王令布围场,寻至渭水河边,见一老者直钩垂钓,文王问曰:‘弯钩钓鱼,尚不可得,汝直钩垂钓岂有鱼哉?’老者答曰:‘大丈夫宁向直中取,不向曲中求。’文王闻其口出不凡,遂问姓名。老者曰:‘吾姓姜名尚,道号飞熊。‘文王便尊为太公,清归朝辅政。后武王拜为其军师。举兵伐纣,方得周兴。”

李克用问道:“以参军之见,眼下吾当如何行事?”

周德威道:“单主今日,日当正午,将得一个应梦的将军。主公即日便可打圈围猎。”

程敬思亦曰:“下官也曾闻镇远所言,将军当尽早打围。”克用应允即命准备猎犬箭弩,带大太保李嗣源,三太保李存璋,大将安休休、史敬思领五百人马前去,命程敬思、周德威跟随左右,直奔山中。

五百人马于山中寻了两个时辰,只是猎得山鸡、野兔等寻常猎物。新降之将太叔忌言道:“末将有年曾闻居延川西行四十里有一飞虎岗,野兽甚多,主公何不去此岗围猎奇珍异兽。”

李克用闻言:“将军何不早说,快前面引路飞虎岗。”太叔忌得令遂引众人直奔飞虎岗。此岗高山耸立,四季常青,鸟兽丛生,草木繁茂。克用令众人布开围猎场 ,寻找猛虎。忽有士卒来报深灌之中,有白虎一只卧于青石之上。克用大喜。李嗣源道:“孩儿愿射杀此白虎献于父帅麾下。”

周德威言道:“大太保莫急,此虎乃祥瑞之物,万不可杀。我等当随行白虎其后。”众人闻听甚是不解。周德威言曰:“昔大隋靠山王杨林镇守登州,欲在蓬莱仙岛建造城池,奈何仙岛崎岖难以筑墙。打猎逢银狐出没,众人皆欲射杀,唯杨林令猎手跟随其后,银狐逃脱之径乃修筑城池之地,方有蓬莱岛之城阙。”

李克用道:“军师所言甚合我意,传命众人只准驱虎,不得射伤。”众人令命近至灌丛,白虎惊醒咆哮怒吼,众人惊得魂不守舍。这白虎见人马众多反到夺路而跑,克用急命众人追赶。白虎跑出二里地之遥,跃过一小溪,正巧对岸有羊群食草,白虎顺势咬死一羊,于在对岸蚕食。这羊的放牧之人正于石上酣睡,闻恶虎食羊,惊醒而起。克用等人本欲使此牧童逃走,怎见这牧童掀落斗笠,伸拳便向白虎打来,白虎见此牧童,血口怒吼,飞扑而上。牧童将身一侧,白虎扑空,纵身跳至白虎背上,左手死揪虎耳,右手猛打虎额。见得:

天下将兴起祥瑞,独眼龙王白虎随。高岗深林瘴气生,神兽奔驰跑入飞。

牧童赤拳似锤落,大虫锋齿如火锥。奇煞命丧小溪畔,夜梦上将花落谁?

众人皆叹牧童无命,怎晓牧童反把白虎打死溪边。克用本欲随白虎寻贤,见被这牧童打死反是勃然大怒,对牧童言道:“小娃娃,尔好大胆,竟敢打死吾王神虎,吾要你偿命。”

见牧童言道:“将军所言差矣,分明汝之猛虎先吃我家之羊,怎可用人命偿一兽命?”

李克用道:“吾王之虎乃林中祥瑞,非比寻常。”

牧童言:“我所牧之羊也不曾犯得王法,要我以命赔虎,将军当先赔我羊。”这一席话说得李克用心中暗暗佩服这小牧童的胆量。正是:

兽命岂可人命偿,何分人有弱与强。 牧童杀虎自赔虎,主公理当先赔羊。

程敬思对李克用言道:“这牧童方才打虎之时出手不凡,今不畏强势,语出惊人,莫非他便是飞虎上将?”李克用闻言心中大悟,问道:“娃娃,吾有一言与汝商量,可否近前说话。”只见牧童一跃过溪,李克用等众人也翻身下马,克用问道:“汝姓氏名谁,父母何在,家住何方?”

牧童答道:“姓安,名景思,俺自幼有母无父,住在这飞虎岗上。”

李克用闻言:“天子地丑阴阳交会生人,岂能有母而无父之理?”

安景思言道:“自幼长于道观,听师祖所言,出生未几,父母抱俺下山,路遇猛虎,父母皆丧命虎口。时景思尚在襁褓,被母亲扔至凹坑之中,未使虎吞。后为母狼携养至三岁,师祖将俺抱入道观养大成人。因无人知晓父母身世,只知饮狼奶得生,故狼为景思之母,师祖言俺一生多难,便赐姓为安。”

李克用闻言:“那你师祖何许人也,待你如何?吾欲与其一见”

安景思道:“师祖乃紫竹观通灵道长,平日待俺如同亲生,日传拳脚,夜诵兵韬,去世前叮嘱景思飞虎岗上牧羊,定有济世贤良招纳,日后报效朝廷以得正果。”

李克用闻言:“真天赐良将也,吾乃唐帝驾下沙陀王李克用,今举兵南下讨伐黄巢,欲收汝为世子十三郎,可愿勤王建功,共赴国难否?”

安景思道:“师祖有临逝之嘱;景思存报效之心,今蒙恩宠,愿拜主公为父。”

李克用扶起安景思大悦:“吾儿今后唤作李存孝,为吾十三太保。”正是:

恶虎吞筮双亲丧,狼生母德哺幼秧。
真人传习文武艺,高岗仇复兽中王。

又曰:文王渭水访贤良,克用高岗得上将。

飞熊飞虎皆是梦,惟有才者可堪当。

李克用收得十三太保李存孝,大喜而归,命人将打死之虎剥下白虎皮,为存孝做得一件虎皮战裙,又赠得宝甲兵器与李存孝。珠帘寨众人都欲一睹存孝威仪,但见得:

头戴塘猊盔,身披塘猊铠;声出如狼容貌似野豺。
肩背打将鞭,腰系九锦彩;虎皮战裙毛鬃煞银白。
禹王开山槊,丈八有开外;宝驹名曰千里浑天癞。

李克用招得周德威、李存孝,收复珠帘寨千余喽啰兵率大军兵入岚州,岚州刺史汤群亲自献并州,迎克用大军进城。这并州本是河东节度使郑从谠管辖,但刺史汤群素与郑从谠有间隙,不听其令。今闻李克用率大军路经此地,便献城归顺沙陀部。郑从谠得知此事勃然而怒,谋士苏弘轸言道:“今李克用以勤王之名,举兵南下,进往河中会盟诸侯,必经晋阳,主公可于城内埋伏一军。不进则罢,若李克用有进城之意,则群起而杀之。”郑从谠应允,命部将张彦球伏兵于城内,又择良马二十匹,珠宝币帛一宗准备赠与李克用。

数日后李克用兵临晋阳,远远而望郑从谠率众人大道迎接。李克用问周德威道:“军师且看,晋阳百官迎吾于大道,意欲何为?”

周德威言道:“主公只得收受馈赠,不可引兵驻扎。”克用闻之不解,周德威道:“昔晋文公曾‘假道伐虢’,今主公大军来此,汤群擅将河东岚州献上,郑从谠必有恐主公图河东之意,故在大道之上以试主公。”话语之间已至近前,郑从谠言道:“将军远道而来,河东节度使郑从谠特来劳军。”

李克用等翻身下马,言道:“郑都督名震三晋,今日得见实乃三生有幸。”

郑从谠:“将军大军远道勤王,一路辛苦可往晋阳城中歇息几日,再往河中不迟。”

克用言道:“军情十万火急,克用行军千里,马不停蹄,不敢耽搁,谢都督美意。”

郑从谠曰:“即使如此,下官不便挽留,但有币帛珠宝一宗,良马五十匹馈赠将军,以助早复京师。”李克用应周德威之言拜谢而收,辞别郑从谠等。

李克用大军南进,黄巢久闻鸦兵骁勇,命大将柳彦章率精兵五万据守石岭关。不日,李克用列阵关下,柳彦章率兵马关下相迎。两军阵前,旌旗蔽日,刀枪林立,齐军部将向怀忠催马上前言道:“吾乃大齐镇北骁骑将军向怀忠,番虏谁敢来战?”李存孝催马喊道:“十三太保再此,贼人休狂。”只见李存孝直槊杀来,二将战至一处。不过两个回合向怀忠便被李存孝的禹王开山槊挑膛丧命。柳彦章见先折一将便催动跨下赤兔兽,挥动乌金折铁刀来战李存孝。二人大战十余回合,柳彦章见李存孝猛力过人,声如狼吼,面色灰白,怒目狰狞,不觉身上已经是冷汗频冒,虚砍一刀驳马回阵,即令收兵闭关,且一连数日死守不出。

李克用帐中对众人言道:“十三郎勇猛无比,那柳彦章畏惧不敢出战,奈何石岭关地处要冲,易守难攻,诸位可有良策。”

周德威道:“主公莫虑,德威已有破关之策。若破此关非程尚书亲自出马不可。”

程敬思闻听,急道:“参军何意?我乃文官舞文弄墨尚可,岂能战那柳彦章。”

周德威道:“先生莫急,我想诱那柳彦章出城来战,此人非先生文弱之人不能担当,所以请先生往关前策马诱敌。”

程敬思言道:“不可不可,倘若有失,下官家中尚有老幼,参军还是另图良策吧。”

周德威道:“先生多虑,我命存孝扮做马童可保先生无忧。”程敬思正欲推辞,闻李克用言道:“我看此计可行,先生莫要推却,吾将于今晚破关。”程敬思见李克用决议已定也不好再推辞。

子夜之时,夜幕昏暗,石岭关上火把通明,柳彦章亲自带兵巡城,只见城下有两人,各骑马匹在关下指指划划,这柳彦章定睛一看,其中一人便已只眼的便是李克用,另一人穿戴尚书袍是一文官,有一马童坐于地上扔石头。柳彦章自语道:“只有三人,在此高关之下,我若引一支骑兵杀出,此二人纵生双翅也难逃我手,必为大功一件。”即命准备以千骑兵,打开城门,冲杀而出。李克用与程敬思见齐军骑兵杀出,掉转马头就逃,柳彦章一马当先大呼:“番贼拿命来!”只觉跨下赤兔兽马头突然猛扭,低头一看正是那地上马童拉住了战马丝缰,马童用力之猛,令柳彦章防范未及,一头晃落马,这马童举起打将鞭怒道:“记得你十三爷爷否?”柳彦章离近再看才知是十三太保李存孝,只觉眼前一红,打将鞭将柳彦章砸得脑浆迸裂。李存孝一声狼吼,跃上那赤兔兽拦住骑兵去路。只见四面八方喊杀声起,火把通明。柳彦章副将丁震见主将中计而亡,遂命撤回城中,怎料石岭关城门关闭,吊桥高收。李克宁、李克修、康君立、安休休、史敬思、臬捩基及众家太保率兵四面杀出,丁震大叫城门不开,只得应战,千余人马尽死乱刀之下。

此时城门大开,有一齐军将领率齐军归降,不知何人归降,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五代十国历史 书名:五代十国 作者:朱长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