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代十国》第十八回:朱全忠夜破浑圆镜 史敬思计挑三才阵


话说石岭关城门大开,有一齐军将领出城下拜,言道:“罪将安金焌,特来献城归降。”这安金焌也是北方胡人之后,有一弟名叫安金全,兄弟二人见沙陀兵马所向披靡,便献城归降。此时李克用与程敬思催马近前,克用言道:“汝献关有功,封汝为沙陀部都押牙。”安金焌领封谢恩。李克用率大军进关招抚百姓;遣散老弱伤病归降齐军万余人,发盘缠归乡;收复降卒三万节制麾下,总共大军六万,其名声威振三晋之地。

石岭关将亡卒降,黄巢大惊,对太尉尚让言道:“今番王李克用将入河中,必为大齐之患,当如之奈何?”

尚让答道:“万岁,朝中有一沙陀族人名曰浑通,本是李克用族弟朱邪克让的部吏。可遣此人说服李克用归降。”

黄巢言道:“我自起兵未曾闻有沙陀部官吏投靠,此人因何而来。”

尚让答道:“当年,李克用在云州拥兵哗变,唐王兴师讨伐,沙陀大败北逃,五子李克让途经南山,借坛宝寺住宿,寺中恶僧见财生杀戮之心,将李克让等人投毒害死,唯部吏浑通躲于茅厕,才免遭其难,逃出寺庙人地生疏,走投无路投至陛下军中,今为户部员外郎。”

黄巢言道:“爱卿可遣此人招降李克用,多备珠宝钱财,封其为大齐晋王,天策大将军。再往南山坛宝寺将所有恶僧通通缉拿,送给李克用做个人情。” 尚让领命退下。

单表浑通携宝物,押解恶僧三十余人来至克用大帐,克用言道:“浑通此行辛苦,一别十年,甚是想念。”

浑通言道:“下官今奉齐主之名押来害死李克让将军的三十名坛宝寺恶僧,以祭奠亡灵,为五将军李克让报仇。”

克用想起五弟李克让不觉潸然泪下,即命康君立率刀斧手将三十恶僧掏肝挖心,设置灵位,祭奠亡灵。”祭祀之后,浑通献上宝物对克用言道:“主公,我主黄巢闻将军乃当世之英雄,身逢唐王陷害,受辱漠北八年之余,甚是感叹。今命下官进宝二十箱,请主公与吾主共赴大业。”李克用看了看一侧的程敬思言道:“吾岂是贪财之人。”

浑通又言:“我主另拟诏书,加封主公为大齐晋王,官拜天策大将军,世袭罔替。”

李克用闻听此言正犹豫之中,身侧程敬思言道:“主公记得苏武祠中扫堂蒙誓否?”克用闻听此言,心中顿悟对浑通言道:“唐王赐我李姓,官至番王已是恩宠至极。忠臣当侍一主,烈女当嫁一夫。贤弟重礼诚挚相邀,吾且留些颜面收下巢贼所赠宝物,至于伪诏掷于火炉之中。浑大人且告之黄巢,十日之内兵入河中,百日之内收复二都!”李克用收宝烧诏,浑通也无可奈何只得灰溜溜返回长安。

李克用率五万兵马过了石岭关,自与程敬思、李嗣源、李嗣昭、李存璋、安休休率一万大军往河中赴盟,沙陀部酋长李友金于大道相迎。入河间府各路诸侯会盟,克用同众太保翻身下马,宰相王铎、河中节度使王重荣、大太监杨复光于前,众诸侯随其后具来迎接。遂二十四镇诸侯,歃血为盟。兵马各镇不一,总有二十万。这二十四镇诸侯是:

第一镇:函国公袁容;第二镇:晋国公王铎;第三镇:诸军副招讨使杨复光;第四镇:河中节度使王重荣;第五镇:义武节度使王处存;第六镇:中军都兵马使王处直;第七镇:朔州节度使唐弘夫;第八镇:同州节度使朱全忠;第九镇:邢州节度使朱玫;第十镇:雁门节度使李克用;第十一镇:郓州节度使赫连铎;第十二镇:径原节度使程宗楚;第十三镇:成德节度使王镕;第十四镇:歧州节度使齐克让;第十五镇:孟州节度使诸葛爽;第十六镇:魏博节度使罗弘信;第十七镇:河东节度使郑从谠;第十八镇:宥州刺史拓跋思恭;第十九镇:两浙节度使董昌;第二十镇:幽州节度使刘仁恭;第二十一镇:东面行营招讨使东方达;第二十二镇:抚州刺史危全讽;第二十三镇:杭州刺史钱镠;第二十四镇:并州刺史汤群。

众诸侯之中,乃当朝尚书右仆射晋国公王铎被首推盟主,中军宝帐诸侯分坐两厢。王铎言道:“今盐贼祸乱,万岁招我等共二十四镇兵马兴师问罪,诸位当摒弃前嫌,同仇敌忾,共赴大敌。”王铎叫道:“径原节度使程宗楚、朔州节度使唐弘夫、汴梁节度使朱全忠。命汝三人率马步军五万,为先锋。”三人接令。王铎又道:“河中节度使王重荣、成德节度使王镕驻守沙苑;义武节度使王处存、雁门节度使李克用进驻渭桥;邢州节度使朱玫、宥州刺史拓跋思恭扎营武功”众人纷纷接令。

唐中和元年、大齐金统二年,公元八八一年,二十四路官军形成围攻长安之势。话分两头,先表副先锋主将朱全忠。先锋官乃程宗楚与朔州节度使唐弘夫曾在龙尾陂以少胜多大败尚让五万人马,二人交情甚密。因朱全忠草寇出身,诸侯多有藐视者,程宗楚单邀康弘夫先行攻城,命朱全忠后队押粮。朱全忠知程、唐二人欲抢头功,也是满腹怨气。朱全忠于行军途中对军师谢瞳怨道:“那程宗楚、唐弘夫不过龙尾陂胜贼一阵,便挂了正先锋印,独自去抢头功,令我在后押粮,是何道理?”

谢瞳言道:“主公不知,下官见诸路兵马各怀鬼胎,长安城中巢贼兵马尚有十几万之众,程、唐二将绝非贤能之将。此番进军,押粮便押粮,若程、康二将失利,主公赖此粮草何愁大业部成。”

朱全忠熟思片刻言道:“军师所言极是,收复长安不过官进一级,赏银千两。有此军粮,则数万兵马维济一年。传我将领各队减速行军,以待前方战报。”

此时黄巢闻听二十万官军四面兵进长安,速诏百官商议退敌之策。太尉尚让言道:“陛下,今唐军包围京师水泄不通,臣力主不可长久与敌拖延,当速战而决。”

葛从周道:“臣以为对我大齐成心头之患者乃北面沙陀部兵马,臣闻李克用以调周德威引三万人马扎营渭桥。”

黄巢言道:“二位爱卿所言,朕已知晓,只是尚无破敌良策。”

尚让道:“臣以为可诱唐军攻入长安外城,先骄人之兵,再遣精兵由内城而发,在京师之内力斩顽敌。”

林言说道:“此计虽好,但入城之后恐长安大乱难平。”

尚让曰:“时下四面被困,拖延日久城中自然也要生变,以别无他策。”

黄巢言道:“太尉所言甚合我意,命张归霸、张归厚领二万人马镇守长安外城,只准败不许胜,尚让、孟绝海、邓天王领三万大军伏于灞上;李谠、杨能、霍存、张归弁、刘塘、季逵领三万大军伏于内城,伺机反戈。葛从周、林言、张全、彭攒、领两万人马往渭桥抵挡沙陀部。即刻发兵。”

四月程宗楚与唐弘夫率部攻城,张归厚、张归霸诈败退入内城。程、康二将从延秋门进入长安,恐他人夺其军功,而不协同其他各路,四散其军士四入府第民舍,抢掠金帛、妓妾。程宗楚令军士头系白缯为号,坊市无赖之徒也以白巾为号,混同官军趁火打劫,长安外城大乱。尚让此时露营长安城东灞上,得知官军祸乱城内,且未与其他各路兵马呼应协同,便打响号炮百枚,八万人马内应外合,齐军分兵九路从诸门回攻长安,巷街之上杀声漫天,市井民坊血流成河。官军猝不及防,贪抢财物者负重难逃,奸宿民女者醉死梦乡,先锋五万精兵死伤殆尽。程宗楚正欲逃走,孟绝海引兵杀到,二人大战十个回合,便被孟绝海手中一对花托熟铜窝瓜锤砸碎脑袋。

唐弘夫十万火急命人向朱全忠求援,全忠道:“两军交战不清,前行恐有贼兵劫粮打援。”拒不发兵。军师谢瞳言道:“程、康二人贪功冒进,自取其祸,主公应速押军粮往汴梁。”全忠应允,连夜拔寨转道同州。唐弘夫东门大战邓天王,不敌邓天王亮银八宝黑缨枪,命丧马下不提。

话说葛从周率两万兵马于沙陀部对阵渭桥,周德威亲率三万兵马大战齐军。两军列阵有齐军将领张全出马叫阵,沙陀大将傅文达催马而战,不过两个回合张全丧命,葛从周见张全不是傅文达对手,催动跨下浑红兽,手提双钩银丝鹿筋枪大战傅文达,七八个回合傅文达被葛从周挑落马下,一命呜呼。这李克用一看这葛从周武艺高强,未想贼军阵中还有如此大将。这时沙陀大将安休休出阵交战,见此人头戴天王盔,身披太岁铠,面白眉立,肩背一把镔铁锉锋量天尺,手中一柄虎头戈。二人大战二十回合,安休休敌不过这葛从周,便拔处背后镔铁锉锋量天尺,猛抽一尺,驳马便逃。大太保李嗣源拍马挺枪出阵交战,又是二十几个回合,实难胜出,再度败阵。周德威一看三员大将战不过葛从周,即举三皇透甲锥催马来战。葛从周问道“来将通名!”。

“周德威是也!”二人交阵,主将相拼,自是战鼓不息,号角连鸣,这边一锥是犀牛望月,那边一枪叫白蟒翻身。葛从周与周德威竟大战一百回合不分胜负。正是:

征云喷涌搅地碑,烽火疾驰漫天魁。
银风旋点鹿筋枪,金光挑刺穿甲锥。

二人之战乃是上山虎遇到下山虎,云中龙遇到雾中龙,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又战二百回合仍不分胜负。眼看夜色将晚,葛从周住马言道:“周德威,汝敢夜战否?”

周德威答道:“有何不敢,你我换得马匹,与汝挑灯夜战。”葛从周这一战连战三人正累得满头大汗,周德威也回队中休息换马。少倾二人换马再战,两军阵前灯火通明,鼓手也已换了十几次。只闻鼓点急促,二人催马入阵,锥枪相击,火花星崩冒。又是一痛好斗。

正是:

人中吕布战成双,各为其主胜群芳。
亚赛西凉马孟起,胜似燕人翼德张。

周德威与葛从周难分输赢,已有二百回合。此时李克用已到阵前督战,见二人不分高下也是焦急万分,部将康君立对克用言道:“主公,如此酣战难分胜负,我有一宝可助破敌。”克用问其何宝,康君立道:“我有天王鸳鸯鸟,又曰双飞鹰嘴镖,可助周将军得胜。”克用点头暗许。只听“嗖”双镖打出,那葛从周未曾提防,只觉手腕一痛,手中双钩银丝鹿筋枪挡飞数丈开外。这对镖一只打飞,一镖打中葛从周手腕。葛从周驳马便退,周德威也未曾料及正欲追赶,只见葛从周转身射出一箭,这一箭射中周德威换骑的桃红马前股之上,顿时马惊,周德威被掀翻在地。葛从周喊道:“汝阵中有施暗镖,从周不忍暗伤于汝,方回箭射马。”这周德威坐在地上才明白是有人打镖。马已惊悸,德威只得跑回阵中。正是:

你发暗镖我回箭,各打五十不相欠。
狠毒皆出小人心,相惜尽是君子战。

葛从周回营包扎,得报邓天王东门枪挑康弘夫,唐军长安大败,黄巢急召其回城。连夜拔寨撤回长安据守不提。

周德威回至营中怨道:“何人发镖,打走葛从周?”

康君立道:“正是末将发镖以助军师。”

德威叹言:“君立何故行此毒计,我与那葛从周大战五百何不分胜负,暗镖伤人有损大军之威名。”

君立道:“常言‘春风未动蝉先觉,暗算无常死不知。’若非君立发镖,怎知葛从周也有箭射将军之心。”

德威自语道:“葛从周回箭射马,不曾伤我,真君子也。”

次日,李克用得报昨日诸侯大军攻打长安大败,又闻葛从周连夜起营退兵,只得搬兵而回。此番官军大败,损兵折将,败报传至僖宗皇帝李俨龙颜大怒,革去王铎诸路兵马都招讨一职,扁为义成节度使,诏太监杨复光领诸路兵马都招讨。


分类:五代十国历史 书名:五代十国 作者:朱长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