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代十国》第二十一回: 迫降尚让声东击西 追击黄巢


书接前文,李克用率领三万人马拂晓调兵,李克用问周德威曰:“镇远说先救大梁之急,倘若汴梁、陈州贼兵不来援兵,我等也未必能胜黄巢。”

周德威言道:“主公亲往大梁乃是佯攻,可分两路精兵突袭汴梁、陈州,三地之围可解矣。”李克用文言点头。众将点卯到齐,克用令周德威、李嗣源、李嗣昭率一万鸦兵直逼汴梁;李存孝、史敬思、臬捩基领一万鸦兵兵发陈州;李克用亲率一万人马进兵大梁。三路大军同时进兵,均用沙陀大旗。

时黄巢正围困大梁闻军卒来报李克用率一万大军前来救援,于三十里外安营扎寨。黄巢正与黄邺、黄揆、林言商议退敌之策,又闻探马来报,李克用率兵直逼陈州。众人听后甚是疑虑;接着探马三报,李克用率领大军兵临汴梁。这一连三报让黄巢迷惑不解,林言对黄巢说道:“陛下,以末将之见,我等当速派兵马前往在大梁的李克用大营,以观真伪,若是见得李克用,可见来救大梁是真,汴梁、陈州之唐兵乃是诱我等分兵。如果不见李克用,乃大梁唐兵乃师牵制我等的虚兵,陛下可速分兵救陈、梁二地。”黄巢点头应允,即令点兵讨伐大梁沙陀救兵。

李克用闻黄巢营外叫镇,立刻率兵出战。黄巢远远望去,一看李克用的一只眼便认出是李克用本人,即令大将林言出阵挑战。林言阵前叫阵,李克用却令鸣金收兵。黄巢等人甚是不解,一连数日高挂免战牌。齐军将士日夜骂营,有众太保级各营将官纷纷请战,克用言道:“下令三军,敢擅自出战者军法从事。吾要不战而驱人之兵。”众人皆不敢再言出战。

李克用一连数日不战,正是为另两路人马拖延时间。一路围困陈州,高举李克用大旗,齐军大将孟楷以为李克用率兵来到,便亲自出战,两军阵前被十三太保李存孝十几个回合就挑于马下,史敬思连发号炮策应朱全忠城内兵马。齐军将士见主将孟楷被杀,军心大乱,唐军里应外合大破陈州齐军。朱全忠收服大齐降兵千余,遂率兵东进。

尚让围攻汴梁,也闻李克用大军来到,带兵出战。周德威令李嗣源、李嗣昭率鸦兵冲散尚让兵马。城内朱全忠部将胡真见援兵来到,率领守城兵马突袭齐军大营,尚让大营被毁仓惶率领并往牟中逃奔。周德威等率兵追杀不舍。尚让向西败退至涡河,葛从周言道:“今我军一败再败,唐兵穷追不舍,何不相仿霸王破釜沉舟,被水一战。”

尚让言道:“被水列阵,胜负难料,可隔江布阵以为屏障。”

葛从周言道:“如今人多船少,不等这一万人马过江,追兵就已杀至。”

尚让言道:“唐兵离此尚远,除非天兵下凡,葛将军可先率兵马过江布阵。”葛从周只得听命,以少有的船只渡过涡河。周德威闻尚让等欲过涡河,下令甩步兵在后,亲率三千精锐鸦兵飞马加鞭,疾驰涡河如神兵天降。此时葛从周与张归霸等人仅率一千余众过了涡河,八千多兵马尚在东岸排队,忽然鸦兵飞奔杀来,尚让大惊,顾不得排阵仓惶与周德威等交战。齐军士卒见沙陀骑兵彪悍无比,刚毅交手便被打得一哄而散,结果尚让大败损失过半。尚让建几千败兵已无心应战,率残部投向周德威。

葛从周与张归霸等见涡河东岸齐军一败涂地,只得率一千余士卒向东西逃去,行至半路,忽见一人骑一瘦马而来,似曾相识。只见那人先叫道:“葛将军,我是邓天王呀。”这一语令葛从周等众人想起长安城下被李存孝生擒的邓天王,大家见面时痛苦流涕。邓天王言道:“如今齐王已大势已去,我等不可逆天而行,当另寻明主,方为上策。”

葛从周言道:“我亦不忍让将士们虽窝等再受追兵之苦,但不知当前何人可保。”

邓天王言道:“大唐左金吾大将军朱全忠可投,一来他亦是受招安之将,二来我等与他均有旧交,定补会亏待我等。路上闻听朱全忠陈州大败孟楷,正率兵西进,何不前去投靠?”葛从周等人也连口称是。

这朱全忠解陈州之围正挥师东进于路上扎营,忽闻军卒来报,言葛从周率千余将士来降,朱全忠闻言大喜,遂令众人出寨营来迎。葛从周率张归霸、张归厚、张归弁、霍存、李谠、杨能等人下马跪地,葛从周言道:“犯贼葛从周率部向朱都督归降”,朱全忠速降众人扶起对葛从周等道:“诸位皆是我朱三故交,幸能弃暗投明今日得见,浪子回头金不换,诸位帐内叙话。”众人归顺朱全忠各有封赏不提。

再表周德威收降尚让,会合李存孝、史敬思等一同发兵大梁。而黄巢在大梁接连收到战败军报,又闻尚让全军覆没,葛从周等下落不明。黄揆对巢言道:“今尚让、孟楷、葛从周等皆下落不明,生死难测,而李克用扎营三十里外按兵不动,拖延战机。实乃李克用明攻大梁,而暗袭陈、汴二城之计。”

黄巢顿时大悟:“哎呀,中计矣!”焦虑片刻,黄巢又道:“尔等速点人兵马撤兵,先回山东再图大举。”众人即令各营兵马拔营起寨向东撤兵。

黄巢撤走未几,周德威、李存孝等与李克用大梁会兵。众人相见,周德威言道:“主公,我今降服贼军一将,主公可知是谁?”

李克用答曰:“参军之言,莫非是贼众带兵大将?”

周德威言道:“何止大将,乃是伪齐太尉、中书令尚让。”

李克用喜道:“周参军此战可谓头功,速招尚让来见。”周德威即命人将尚让带入帐中。尚让一见克用便伏地而拜曰:“犯贼尚让拜见大将军。”

李克用问道:“尚让,你身为贼军大将,为何不死战而归降,岂是为臣之道?”

尚让答道:“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侍。今日之败,使在下洗心革面,痛改前非。”

李克用见尚让伶牙俐齿,言道:“汝能有此改过之心,难能可贵。我欲追缴黄巢,汝可原为先锋官?”

尚让闻听李克答道:“原为将军差遣,诛灭巢贼!”

李克用言道:“好,我令康君立、李存孝与汝同去,若能剿灭黄巢乃是大功一件。”言罢,有帐外士卒来报,言道:“启禀大将军,皇帝遣使来到。”李克用遂领众人迎接,出帐一看,正是僖宗身边太监张承业。张承业,字继元;本姓康,后做宦官,被内常侍张泰收为养子,改名张承业。李克用作揖言道:“张公公远而来,克用有失远迎。”

张承业答道:“今有万岁圣旨在此,请大将军接下。”

李克用言道:“既有圣旨,克用当设案上香以接圣旨。”即令众人于帐中接旨。张承业宣诏曰: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悉闻沙陀部兵马,进兵巢贼,连战连捷,会同天下各道勤王之师共复长安,朕心甚慰。特加封皇兄为大司空、领工部尚书衔、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望皇兄再驱虎豹之师,追讨巢贼,了却朕天下之顾及。特兹诏示,唐中和四年四月。钦此。”李克用等接旨谢恩,众人奉章承业为上宾,盛宴款待。

次日,张承业欲回成都,对李克用言道:“万岁将于近日启程赴长安,奴才奉命先往京师。剿灭巢贼之事就全赖大司空了。”

李克用道:“公公放心,我定与朱全忠再往山东共剿盐贼,以报君恩。”

张承业道:“恕奴才多言,人言朱全忠面善心毒,淫色成性,乃大唐之后患。还望大司空多多提防。”

李克用笑道:“公公多虑,我与全忠共复长安,同举大义,他人一面之言实不可信。”

张承业道:“朱全忠贼患出身,只恐本性难移,司空大人还是多多珍重,奴才告退。”李克用又送一程,方才回营。送走张承业,李克用回营准备点兵追讨黄巢,部将康君立近前言道:“主公命我欲尚让为先锋剿杀黄巢,我料尚让绝非可靠之辈。”

李克用问道:“何以见得?”

康君立曰:“人言忠臣不怕死,怕死不忠臣。尚让乃大齐太尉、中书令,官居极品,位至人臣,却不敢尽忠,屈膝投降。此人不可委以重任。”

李克用问道:“以君立之见,吾当如何处置?”

康君立言道:“待黄巢剿灭之后,末将愿诛此不忠之臣,了却主公后顾之忧。”克用不言。

唐中和四年、齐金统五年、公元八八四年六月,黄巢败退兖州,李克用令周德威留守三晋,命李存孝、尚让、康君立为先锋,李嗣源、李存璋、史敬思、安休休、薛阿檀等为大将,亲率兵马三万夜驰三百里追击黄巢。先锋李存孝、尚让、康君立于兖州与黄巢交手。黄巢对部下万余人言道:“巢自曹州起兵,今至兖州再无言面对山东父老,我欲唐孽决一死战,不枉男儿七尺之躯!”众人振臂响应。少时,尚让、李存孝、康君立引一万兵马追到,黄巢一马当先,齐军余众紧随其后,双方战做一团。黄邺大战尚让,黄揆力拼康君立。李存孝飞马横槊连杀齐将二十余员,戳兵卒千余人。齐将卢铃见无人能及李存孝,猛抛流星锤拼死抡打,不管敌我,抡杀双方士卒百余人。李存孝催马冲来,卢铃直抛流星锤,李存孝眼明手疾,侧身蹬里藏身躲过飞锤,等卢铃收回非锤,存孝已经马至近前。李存孝登马跳起,扑向卢铃,只听那禹王开山槊“扑哧”一声穿透卢铃铠甲的前护胸镜,槊尖由后护心镜刺出,卢铃顷刻毙命。黄邺、黄揆兄弟见卢铃不敌李存孝,二人便挥刀来战,黄邺手中龙鳞大刀直面劈来,存孝持禹王开山槊相挡。黄揆一柄八卦透龙劈水刀斜砍而来,存孝不曾提防,怎知十三太保的塘猊铠非寻常武器可破,李存孝转身使槊一个拨云望日将黄揆扫下战马,黄揆口吐鲜血而亡。黄邺再战被李存孝打落马下,槊插肝脾,拖出尽百米而死。

李克用率大部兵马已经赶来,大齐太子黄球见唐军势大,遂让林言保护黄巢率不足千人东逃,自己带余部断后。杀至傍晚,黄球及所部将士战死兖州。

林言护送黄巢逃至泰山狼虎谷襄王村 ,林言见此有一寺院名曰南禅寺。林言扶黄巢入寺。寺中主持法号元生,主持元生见黄巢血染战袍,败退寺庙,便合掌言道:“失主一世屠戮,杀气太重,进则千山万水,退则万水千山,佛示失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黄巢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外甥林言跪在黄巢身侧哭道:“陛下,我等再无退路,眼下只有了却红尘,去取正果吧。”

黄巢满面恍惚,跌跌撞撞走到释迦牟尼像前,屈膝跪到,两眼茫然望着佛祖言道:“弟子黄巢愿剃发为僧,以求佛祖宽恕前世犯下罪孽。”

主持元生念道:“喔咪陀佛,苦海五边,回头是岸。黄失主愿皈依佛门,乃上天有好生之德,失主既有此愿,赐法号翠微。”言罢,命僧人为其剃度。林言见黄巢在南禅寺削发为僧,抹掉眼泪提剑跑出南禅寺。率领九百残卒于襄王村遣散三百老弱士卒于乡间。率六百敢死卒再至狼虎谷,遭遇尚让率兵追到,林言率兵赤露右臂拼死而战,双方虽兵力悬殊,但六百士卒仍力斩千余唐军,日落之时,六百壮士全部阵亡,仅林言一人重伤未死。尚让将林言团团围住,林言身中十一伤,拄剑而立,有气无力地对尚让问道:“尚让,你本齐臣官居极品,今背主降唐是何道理?”

尚让道:“顺天者昌,逆天者亡。今唐王能许我高官厚禄,且黄巢大限已尽,我只是顺天理而行。废话少说,黄巢现在何处?”

林言曰:“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汝听我一言:‘高翔之鸟,死于诱食;深渊之鱼,亡于垂饵。’尚让汝必不得好死,哈哈哈哈… …”林言仰天长笑,拔剑自刎。

尚让砍下林言人头率部返回,来到先锋大营。只见康君立正坐中央,两排刀斧手披甲而立,杀气腾腾。尚让提着林言人头,心存疑惑走入帐中。对康君立言道:“康将军,黄巢下落不明,已派兵缉拿;今斩杀黄巢之侄大将林言人头,特来献上。”

康君立言道:“左右刀斧手,将尚让拿下!”只见左右甲士按住尚让,尚让惊道:“我献林言人头有功,将军这是为何?”

康君立怒道:“汝今日献上林言人头请功,明日是否要拿我等人头献于他人?”

尚让忙解释道:“康将军我可是诚心降唐,决无他意呀!”

康君立道:“斩!”左右卫士将尚让推出帐外斩首。正是:

林言自刎山谷日,尚让斩首辕门时。
自古忠奸皆一死,不过只差早与迟。

黄巢之乱剿灭,吏部尚书程敬思于长安迎驾,此时宰相郑畋病故,由尚书左仆射张浚与侍中田令孜护送唐僖宗复还京师,改元光启。李克用剿灭黄巢官居众人之首加封陇西郡王,朱全忠功劳亦不小,天子以全忠为检校司徒、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沛郡侯。其余众路诸侯亦有封赏不表。再说黄巢自皈依佛门之后,虽吃斋念佛,残度余生,亦思念昔日戎马威风,于南禅寺提诗一首传于后世:

三十年前草上飞,铁衣著尽著僧衣,
天津桥上无人问,独倚危栏看落晖。

黄巢兵败泰山,立刻用即将回师河东,不知一路之上将有大祸降临。欲知大难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五代十国历史 书名:五代十国 作者:朱长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