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代十国》第二十六回:众太保决斗十虎骑 三垂岗老泪百年歌


四太保李存信见梁军十虎骑杀冲锋阵中,如怒发冲冠,大呼:“我等已立军令状,誓杀十虎将!”说着催动战马往阵中杀去,大太保李嗣源、二太保李嗣昭、三太保李存璋、五太保李存审、六太保李存颢、七太保李存进、八太保李存质也各持兵刃冲向十虎骑。二十二名战将杀成一片混乱。

但见大太保李嗣源力战葛从周,如同上山虎遇到下山虎,云中龙遇到雾中龙,正是:

袭卷残云憾天威,将遇良材斗英魁。
二虎不饮孤魂血,尽把英雄志气挥。

又见二太保李嗣昭酣斗氏叔综,前者三股三股托天叉,后者手持一柄阴风虎头矛,正是:

双星酣斗江山熬,钢叉欲压虎头矛。
走马盘攻惊地脉,杀气交替入云涛。

三太保李存璋手持一对十三节竹节钢鞭大战朱珍的九节镏金钢鞭,四把钢鞭上下轮舞,两员虎将是各怀千秋。正是:

刀对刀来鞭对鞭,一鞭打下天地悬。
神威尽随英雄志,马踏白骨赴狼烟。

四太保李存信遭遇庞师古,二人武艺相当,难决胜负,但见得:

四目相对怒火烧,各为其主不轻饶。
国耻家仇戳地狱,新恨旧怨冲天牢。

五太保李存审迎战邓天王,又是一场好杀,前者子午鸳鸯钺横刮竖劈,后者亮银八宝黑缨枪招招攻心,正是:

阴山脚下人中龙,绿林丛中世间雄。
出身各怀文武艺,杀得疆场似染红。

六太保李存颢受挥舞一对竹节双枪斗杀张归霸,张归霸善用一条劈天槊,勇猛过人,二人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正是:

两军阵前忘其身,只为壮志战乾坤。
漾尽城下无名血,不问杀戮是何人。

再观七太保李存进高举方天画戟大战张归厚烈焰蛇矛,二将厮杀不分胜负,正是:

耳畔长擂战鼓声,为将勇当拼死争。
何尝闻听哀鸣嚎,只得马踏战血腥。

八太保李存质手中一对凹面八楞金锏来战梁将张归弁,只见得:

跃马疆场号角鸣,斩敌夺寨祭亡灵。
正值小将少年时,何惧四面喊杀声。

九太保李存实、十太保李存贞与王彦章战至一处,王彦章铁枪左突右打,二位太保拼死相抗,未分胜负,有分教:

骁勇当数王铁枪,沙陀儿郎手脚忙。
混战烟尘难识辨,只闻兵刃响叮当。

十一太保李嗣恩,十二太保李嗣本与铁枪王彦童交战却甚是吃力,王彦童手中镔铁皂缨枪比其兄长王彦章的镔铁点钢枪还重二十斤,只见:

冒出铁枪王彦童,体似金刚脸色红。
两家太保亦难应,大将此时显神通。

十二太保力战十虎骑,杀得是天昏地暗,难解难分。独见这王彦童的枪法打得李嗣恩、李嗣本二人已无招架之功,李克用在阵前也是十分着急,便令击鼓进兵。战鼓猛擂,号炮连鸣,八万晋兵喊杀冲锋,李克用手提单耳亮银虎威戟一马当先。朱全忠见晋军出兵,亦发令进兵,两军交融,血肉横飞。

二十万人大战,尘雾漫天卷地。只闻东西驰来两支兵马。一支是梁军大将邓季筠率领,另一支乃梁将李谠率领,二人各带精兵一万,伏于战阵两侧,交战之时,直插两翼。大太保李嗣源见腹背受敌,对李克用喊道:“父王快快撤走,我等中计矣。”

李克用见势不妙,答道:“亚子尚在城中,奈何?”

李嗣源边便打边喊:“我回城去救亚子,父王速向西去。”言罢,调转马头对李嗣昭喊道:“嗣昭随我来!”李嗣昭虚抡一叉,与李嗣源退回城内,葛从周、氏叔综趁城门大开,遂率骑兵往城内冲去。

李嗣源、李嗣昭抢出李存勖,由北门而出,梁军大将氏叔综却率兵追来。独见氏叔综这匹马,那是非比寻常,遍身黑鬃,无一杂毛,奔跑如飞,有逐日而行的本领,此马乃是上八骏之一的绝影。眼看氏叔综追来,李嗣源对李嗣昭言道:“二弟快带亚子撤走,我来断后。”李嗣昭遂带李存勖逃走。李嗣源仅率百余兵卒阻截氏叔综。梁军有千余兵马围困李嗣源,李嗣源连杀三百梁兵,使得梁兵皆不敢近前,惟有氏叔综与李嗣源大战四十回合不分胜负,此时李嗣昭带李存勖已经走远,李嗣源也不敢恋战,驳马逃去,氏叔综立功心切,甩却左右兵卒,急追李嗣源。李嗣源的跨下战马岂能逃过绝影马的追击,见氏叔综一人单骑追来,故意放慢马速,待氏叔综追至近前,李嗣源用钢骨亮银枪猛挑地上沙土,扬了氏叔综一脸,顿时细沙迷眼。氏叔综使手臂挡土,只是这眨眼功夫,李嗣源枪刺咽喉,氏叔综躲闪不及,命丧疆场。李嗣源拔出长歌剑砍下氏叔综人头,夺了绝影宝马,直寻李克用去了。

再说李克用率数万大军退至长子谷,有梁将孟方立,率兵追来,李克用问道:“敌兵追至,何人可断后?”

五太保李存审言道:“父王莫虑,孩儿愿往断后。”即率少许兵马冲向后队,梁将孟方立手中一口宝刀名曰乾坤锋,锐利无比。李存审手持大枪来战,被八卦乾坤锋一刀砍为两节,再挥刀斜扫又削掉李存审盔上红缨。李存审从被后卸下那对子午鸳鸯钺,力挡乾坤锋。但短兵器难以应付大刀,李存审且战且退,孟方立紧追不舍。正巧杀至山谷狭窄之处,乾坤锋是长兵器难以施展,李存审双钺纷飞,削下孟方立右手四指。孟方立疼痛难忍,丢掉宝刀,李存审趁势将钺劈面削去,孟方立眼前一刀血光,丧命坠马,身后梁兵见主将战死,一哄而散。李存审削杀孟方立后,割其首级,追李克用而去。

李克用率队前行,忽见小道之中有人喊道:“前面可是李晋王人马。”有牙将答话:“此乃晋王千岁兵马,你等何人?”

只见小道中走出两骑,一人答道:“我乃二太保李嗣昭与少主人李存勖也。”牙将一见赶忙施礼,并使人通禀在队前面的李克用。父子相见抱头痛哭。李克用言道:“此番潞州得而复失,何处可往?”

李嗣昭言道:“前方有三垂岗,地势险要,可在那里休整兵马。”

李克用言道:“嗣昭之言正合我意,传令休兵三垂岗。”众人得令,直奔三垂岗。

晋军兵马退至三垂岗,李克用命众人择险要之地扎营休整。忽有流行探马来报:“禀告千岁,五太保李存审,得胜归来。”克用即命来见。李存审手提孟方立人头献上言道:“梁将孟方立人头在此,请父王过目。”

李克用见此人头大悦:“孟方立据刑州要地,却助梁贼犯晋,今吾儿将其斩首,乃是大功一件。”话音刚落,有士卒再报:“禀告千岁,大太保李嗣源斩杀敌将首级,以到军中。”只见李嗣源提着氏叔综人头,来见李克用。李克用知道氏叔综是梁军大将,十个虎骑将军之一,今得斩首亦是大悦。

李克用虽失潞州,但众太保也斩杀梁将数人,得失参半。休整兵马之际,见三垂岗上有一玄宗古祠,此祠是当地百姓怀念唐玄宗开元盛世所建。李克用便于众太保到祠中歇息,李克用对众太保言道:“开元年间,我大唐盛极历朝,四海尊威,如今群雄并起,宫阙尽毁,令人惋惜呀。”

三太保李存璋言道:“随军将士中,有一伶人,能说唱小曲,可为父王解除愁闷。”

李克用言道:“既然如此,且命伶人,为孤唱一两曲,众人共赏。”李存璋命人唤来伶人,横一旧勤于祠内,伶人伴琴声而唱,曲目是西晋初年陆机所做的《百年歌》,词曰:

“二十时。肤体彩泽人理成。美目淑貌灼有荣。被服冠带丽且清。光车骏马游都城。高谈雅步何盈盈。酒将炙奈乐何。清酒将炙奈乐何。”

李克用听罢此歌,一边摸着依偎在膝前的李存勖,一边老泪纵横,哀痛不止。李存璋问道:“父王何故如此悲痛,是否换首曲词?”

李克用摆了摆手,慨叹道:“孤闻此曲,方晓岁月无情,人生易老。其曲甚悲,令孤深感凄怆呀。”这李克用已是不惑之年,戎马半生,感慨良深。看着偎在膝边的李存勖,李克用却泣极而喜,对众人言道:“孤今逢战败,虽数万大军犹在,但平定中原尚需时日。老夫壮心未已,二十年后,此子必战于此。”话说至此,李克用令人准备笔墨,于古祠墙壁留诗一首已抒情怀,诗曰:

三垂岗上感泪多,暮年犹难补山河。壮士威风今虽在,欲比当年老廉颇。
有心豪杰协劲旅,不觉光阴总蹉跎。他日功业随诸子,今夜只饮百年歌。

次日天明,只听有士卒来报十三太保李存孝,率五千精兵援到,克用大喜,即令召见。李存孝见过李克用及众太保,对李克用言道:“儿接父王急令,日夜兼程不敢耽搁,闻父王坚守潞州,因何陈兵于这三垂岗之上。”

再看众太保皆沉默不语,李克用言道:“此事全怪老夫,本当以逸待劳,却又轻视了梁军兵马,出城交战得此大败。”此时,又有流行探马急报:“禀告千岁,朱全忠命邓天王、邓季筠率兵三万入长子谷。”

李存孝起身言道:“孩儿愿领精兵三千,出兵长子谷。”李克用应允。

邓天王与邓季筠率领三万梁兵行进长子谷,行至半路忽见一支人马迎面而来,当先一员上将正是李存孝,存孝怒道:“邓天王认得我否?”

邓季筠一看并不认得,向邓天王问道:“此乃何人?”

邓天王答道:“此乃号称十八骑杀进长安城的晋王十三太保李存孝。”

邓季筠言道:“我看徒有虚名,待我去取其首级。”说着,邓季筠催马来,李存孝展开禹王开山槊与其交战,二人大战六七回合,李存孝一槊便将邓季筠挑落马下。

梁军小将孙揆怒道:“十三太保休狂,吃我一刀!”说着也催马杀来,仅以各回合小将孙揆再被挑落马下。李存孝怒道:“邓天王,当年我念你是孝子,饶汝回家孝敬老母,但汝却反复无常,助纣为虐,是何道理?”

邓天王言道:“人各有志,管你屁事。”言罢舞枪来战,李存孝持槊迎战,二人大战时个回合,李存孝槊交左手,右手一把将邓天王拽下战马,夹于腋下,生擒回去。梁兵见诸将被擒欲上前营救,副将安休休、安金焌率三千沙陀铁骑,迎面冲来。一场恶战打散三万梁兵,死伤过半,降者亦有数千。

李存孝收降败兵,正欲返回,忽闻有人大喊:“十三太保休走!”李存孝转身一看,原来是王彦章、王彦童兄弟二人杀到。这王彦章、王彦童本事率领后队兵马,见前队三万梁兵被杀得一败涂地,问询方知邓季筠战死,邓天王被擒,便率精兵急进,欲抢回邓天王。

王彦章高声大叫:“李存孝,快快还我邓天王,否则将汝碎尸万段!”

李存孝冷笑道:“铁枪贼,今日让汝有来无回。”言罢,二人走马交战,王彦章铁枪压顶,李存孝力挽千斤,二人十几回合,那镔铁点钢枪却敌不过李存孝手中开山槊。王彦童见兄长不是李存孝的对手,拍马换将。王彦章慌忙逃命,李存孝又战十余回合,一槊挑了王彦童右臂,顿时鲜血染袍,王彦童催马便逃,梁军队中再无人敢战,李存孝仰天大笑,得胜回师。

李存孝回到三垂岗大寨,参见李克用。李克用问道:“长子谷战况如何?”

李存孝言道:“孩儿连败两阵梁兵,还为父王带来一个熟人。”

李克用不解,问道:“所指熟人是谁?”

李存孝言道:“父王请看。”即命部下将邓天王押了上来。李克用仔细一看这捆绑之人,认得此人便是当年长安被擒的邓天王。李克用问道:“敌将可是邓天王否?”

邓天王答道:“正是某家。”

李克用问道:“当年,汝称家有老母,年近七旬,孤看你一片孝心,不忍斩首,饶汝性命。今日却为梁将,犯我河东,莫非朱三是你老父?”

邓天王怒道:“大丈夫生于乱世,当报效明主,立盖世之功,焉能老死家中?”

李克用言道:“汝还敢妄称大丈夫,出尔反尔,反复无常,左右来人!将邓天王推出辕门外斩首。”左右士卒将邓天王连推带搡,拉出辕门斩首不提。正是:

二番擒获邓天王,才知反复且无常。
当年口称养老母,今朝方晓侍梁王。

梁军长子谷大败而回,晋王李克用大悦,加封李存孝为邢州、洺州、慈州三镇留后。李克用在营中正谋划反攻之策,李嗣源来至帐中言道:“启禀父王,周都督搬来一万幽州兵马回营。”

李克用闻听大喜道:“快快有请。”少顷,李嗣源引周德威来至帐中,李克用碱周德威身后跟随一人,此人面如青铜,目若铜铃,颔下美髯垂胸,头戴三叉紫金冠,内着白鳞甲,外罩白罗袍,外系嵌宝狮鸾带。周德威与李克用行过礼,对晋王言道:“千岁,此人乃幽州名将高思继”高思继上前行礼,李克用拉住高思继的手言道:“今有高将军相助,何愁朱三不败。”众人大喜。

李克用率领晋、幽两地兵马,过长子谷杀回潞州城下。朱全忠见李克用率晋、幽兵马杀回,士气旺盛。朱全忠下令开城,亲自压阵。只闻得战鼓急促,梁军部将李谠阵前叫战。晋军阵中幽州大将高思继言道:“末将为晋王去杀头阵。”

李克用言道:“为高将军擂鼓助战。”

一通战鼓擂鸣,高思继手提浑铁点钢枪,催促跨下银色梅花马入阵。李谠手持金宝铁环大刀,举刀就砍。这高思继练得一套高家枪,与李谠交战,枪法是出神入化,防不胜防。二人大战十几个回合,李谠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被高思继一枪刺心,命丧疆场。梁军牙将赵咨见李谠被杀,大呼道:“长须贼休狂,赵咨在此!”赵咨举枪上阵,与高思继交战仅一个回合,被刺落马下。

连折两将令朱全忠不觉倒吸一口凉气,心想曾闻李存孝武功盖世,未曾想又冒出如此厉害得武将。朱全忠问道:“谁知此乃何人?

王彦章言道:“末将前去会他。”言罢,催马入阵。对高继思大喊道:“大将王彦章在此,来将通名!”

高继思言道:“我乃燕京神枪将高思继是也。”王彦章二话不说持枪直取高思继,两位铁枪将战至一处,一场好杀,正是:

幽州神枪战铁枪,势均力敌两相当。白蟒翻身刺咽喉,犀牛望月撩心房。
胆胜常山赵子龙,勇比瓦岗王伯当。刃如寒风戳碧日,尖似火舌扎斜阳。

两虎相争,难分高下,二人大战一百回合不分胜负。周德威对李克用言道:“前番长子谷大败,梁兵士气已丧,二人大战一百回合,此时已连战三阵,正值一鼓作气。”李克用应允,即令三军齐发,十三家太保奋马当先,晋、幽兵马蜂拥而上。朱全忠见此态势只得慌忙下令鸣金收兵。晋王兵马云集潞州城下,参军敬翔对朱全忠言道:“前番夺取潞州大战时,城池守备尚未修整,日久恐难以防御。千岁当早弃潞州,可急召河北、山东各路兵马,合围晋军。”

朱全忠是守是退,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五代十国历史 书名:五代十国 作者:朱长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