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代十国》第二十八回:正军法车裂李存孝 杀谗臣火并康君立


话说李克用将破邢州城,忽闻士卒来报正室刘夫人来探营,李克用闻夫人突然来至营中,便亲往大营外迎接。这刘夫人本李克用正室,颇受众太保尊崇,闻刘夫人到此,众家太保也纷纷随晋王来迎。李克用将夫人迎入帐中问道:“今大战再即,夫人远道探营,不知是为何故?”

刘夫人言道:“臣妾在晋阳闻听十三郎,自立 ‘安’氏大旗,举兵造反,可有此事?”

李克用一听此言,才知刘夫人原来也是听说李存孝之事而来,答道:“夫人原来是为李存孝那个小狼羔,此子虎生狼羊,早晚必是养虎为患!”

刘夫人言道:“十三郎是忠是奸,明日臣妾亲往城下去会李存孝,倘若十三郎宁死无悔过之意,必是真反。若有悔过之心,这其中恐有缘故。”

李克用捻须言道:“夫人所言也有道理,明日便请夫人一探李存孝。”

次日,李克用率令兵马列阵邢州城下,刘夫人陪伴一侧。李存孝在城楼之上观敌瞭阵,刘夫人见李存孝在城上,对其喊道:“十三郎,我儿何故与你父王反目成仇,兵戈相见?”

李存孝见养母刘氏在此,不觉焚然泪下,哭泣答道:“孩儿承蒙父王恩宠,建功于沙场,立业于乱世,位至侯爵,官居要职,焉能舍弃父子之情,背叛投敌?奈何四兄长李存信按兵不动,贻误军机,父王听信安景思叛乱之传言,导致今日水火难容,父子反目。存孝别无奢望,只求能活着再见父王,倾吐真言,死而无怨。”

李克用闻听此言很感伤,刘夫人言道:“听十三郎之言,心存悔过,臣妾愿往城中,劝说十三郎向大王谢罪。”克用应允,派刘夫人入城慰谕。

刘夫人车撵入城,李存孝于堂前跪拜言道:“逆子李存孝,恭候母亲大人”。

刘夫人扶起李存孝言道:“十三郎你究竟有何委屈,尽可向母亲道来,我定为你在晋王面前讨回公道。”

李存孝哭道:“母亲不知,我与四哥李存信,会兵尧山。大战之日,李存信按兵不动,使我腹背受敌,折去兵马过半。父王却说孩儿轻敌冒进,违反将令。”

刘夫人言道:“既是如此,我儿为何自立‘安’氏大旗,与你父王相抗。”

李存孝答道:“此事皆出冀州流民的传言,孩儿本未曾理会,却闻听父王率兵问罪,孩儿一时糊涂,才将计就计,自立‘安’字大旗。”

刘夫人言道:“既然事出有因,十三郎可与我出城,与你父王说歌明白便是。”

李存孝跪倒在地对刘夫人言道:“母亲即能申明大义,存孝此行死而无怨。”刘夫人扶起李存孝,共乘车撵,前往晋军大营。

刘夫人带李存孝来至中军大帐,李克用端坐上位,闭目不视。只见李存孝磕头请罪道:“不孝之子李存孝拜见父王。”

李克用看了一眼李存孝言道:“孤且问你损兵于尧山,叛乱于邢州该当何罪?”

李存孝言道:“孩儿于晋有功而无过,所以至此,乃四太保李存信暗中陷害!”

李克用怒斥道:“那你改立‘安’字大旗,改名安景思,自封节度使,也是李存信暗中陷害吗?”

李存孝无言以对,低头言道:“孩儿知罪,只求父王赐儿一死。”

这时站在李克用身后的李存璋附耳言道:“父王,存孝该当何罪,何不等大太保回营之时再做定夺。”李存璋原本李克用身边的侍童,平日颇会揣摩李克用的心意,李克用也想保李存孝性命,正等众人为李存孝求情。一听李存璋之言,李克用微微点头

只见旁边康君立言道:“十三太保曾书信暗通朱全忠,千岁三思。”这一席话,猛然使李克用进退两难,李克用心中暗想,不是李存信心怀暗害,到是康君立心如蛇蝎。李克用心想十三太保呀,不是老夫不助你,是这通敌之罪,不可轻饶。

康君立在众人之中是跟随李克用的老将,康君立不言,两厢将官均不敢开口,所以无人求情。都督周德威虽怜惜李存孝,奈何却有暗通朱全忠信件,也不敢代为求情。李克用狠了狠心言道:“李存孝暗通朱全忠,罪不可赦,左右将其绑至帐外,受车裂重诛!”

只见左右有武士数人将李存孝五花大绑,押至辕门外。又有士卒牵来牛车五辆,黄牛九头,李存孝四肢各被一牛车用绳索捆绑,每车有牛两头,一车系住存孝脖子,一头黄牛牵引此车。五车九牛安排已毕,康君立问道:“晋王,此时可行刑否?”李克用无奈点了点头。康君立大呵道:“千岁有令,行刑!”只见九牛五车同时发力,挣爆一声,李存孝被五马分尸。顿时血肉迸裂,令人心骇,惟有李存孝人头被挣下,不曾有血浆流出,但见一道银光从颈腔喷出,直射云霄。众人大惊,李克用骇道:“十三郎被上苍摄去魂魄,今日车裂惊动天庭,孤当为存孝厚葬,以应天人之意。”

周德威在李克用身边言道:“李存孝用刑甚惨,千岁可留其兵器铠甲代为祭之。”李克用应允,泪痕也映于脸上。当晚,李克用又率众人围存孝摆设灵堂,奉上存孝的塘猊铠、打将鞭、禹王开山槊于灵位,哀哭拜祭,追赠十三太保李存孝为勇南公。正是:

山东起义卷四方,朝廷求贤补危亡。沙陀南下揽义士,麒麟送子唐家邦,
晋王忧国睡梦生,夜见白虎插翅昂。日逐灵兽跃溪涧,惊醒睡童救牧羊。
血口淋漓斗猛禽,收为太保做儿郎。石领关前贼据守,诱敌鞭打柳彦章。
黄巢兴兵十五万,良田坡前挫尚让。长安大战孟绝海,横槊挑腹送阎王。
皇城斩将二十四,十八铁骑杀朝堂。千里追击刺卢铃,黄邺黄揆皆命丧。
河东挂帅败禁军,夜袭三州诛九将。飞马血洗长子谷,二番生擒邓天王。
臂伤铁枪王彦童,再退猛将王彦章。五候会兵战尧山,力破重围无人当。
积毁销骨流言中,反间父子起杀伤。深挖沟堑困孤城,谗言煽起罪昭彰。
九牛五车碎分尸,魂魄冲云震天罡。恨未大功平天下,十三太保威名扬。

李克用晚间回帐,见刘夫人一人坐在榻边哭泣。克用上前问道:“夫人因何事伤痛?”

刘夫人答道:“老爷曾经答应臣妾,若十三郎有悔过之心,可酌情发落。今日存孝已谢罪醒悟,老爷何故用车裂重刑处死十三郎?”

李克用安慰刘夫人言道:“夫人不知,孤也曾想赦免十三郎性命,奈何康君立众人面前说出存孝暗通朱全忠书信之事,与敌同谋岂能放过。孤也事含泪车裂李存孝呀。”

刘夫人言道:“人人皆言存信与存孝不和,依我看均是那康君立从中作梗”

李克用慨叹道:“康君立说来也是一员久经战阵的老将,从云州哗变就伴随孤王左右十几年,奈何时常用心狠毒,看来难以托付大业。”

刘夫人言道:“今日死去的是十三郎,不知道明日丧命的又会是哪家太保,儿郎们还未曾报答老爷的养育之恩,却一个一个饮恨小人之言。”说着刘夫人又啼哭起来。

李克用也是十分为难,只得安慰道:“夫人莫要伤心,等来日抓到康君立尾巴,我决不饶他。”一番劝慰之后,夫妻二人才熄灯休息。正是:

蛇蝎奸臣毒计生,难比女人枕边风。
猜忌自戕无善果,当初何苦功劳争。

次日李克用班师回晋阳,命人在晋王府设灵堂为李存孝哭丧,李存孝的尸棺在灵堂之中停放。祭奠三日后,李克用正准备将灵柩送往晋阳风峪沟口的太山脚下埋葬,忽有士卒来报,大太保李嗣源率兵返回晋阳。李克用与刘夫人往府外迎接,李嗣源丢去一路疲惫来见李克用与刘夫人。父子相见甚欢,李嗣源言道:“孩儿率兵逐走梁兵残余,特向父王请功。”

李克用喜道:“嗣源得此大捷,往中军细细为孤讲来。”

父子二人正往府中走去,李嗣源忽见有府内牙兵正在收拾府上白绫白绡。李嗣源惊问道:“王府之内高挂白幡,莫非是有祭奠不成?”

李克用只是叹气,刘夫人在一旁言道:“府里设了灵堂,灵柩是你十三弟的。”

“什么?”李嗣源二目惊视克用夫妻二人,问道:“存孝的灵柩?”李克用无奈的点了点头。李嗣源疾步跑向灵堂之中,李克用与刘夫人也紧随入府。

李嗣源冲进灵堂,只见帐篷四周高挂白绫,两侧白幡丛立,灵案之上四对白烛已燃去大半,再看灵案正中有镶金牌为一座,上书“晋王府勇南公李存孝之位”。李嗣源眼观灵堂,心似刀割,伏身棺材之上哭道:“十三弟!嗣源来的太晚啦!”李克用与刘夫人见李嗣源失声痛哭,老两口也潸然泪下。痛哭片刻,李嗣源猛转身问道:“十三太保因何而亡?”

李克用言道:“此事说来话长,嗣源随孤到后堂说话。”李嗣源便随李克用和刘夫人一同来到后堂,李克用便把前前后后的事情给李嗣源说了一番。李嗣源听了事情缘由,不觉怒发冲冠,火冒三丈,拍案大呵:“康君立这个蛇蝎小人,欺我兄弟太甚!”

李克用言道:“嗣源以为康君立当如何处置?”

李嗣源言道:“孩儿愿为父王前驱,包围康宅,缉拿康君立悬,割其首级悬于东门,以谢天下!”

李克用凝视着李嗣源言道:“孤众家太保之中,皆嫉妒存孝之功,不为其发一言。而嗣源深明大义,为人正直,真乃忠义之士也!”

李嗣源闻听此言疑惑问道:“那么父王之意是?”

李克用顿时面色严峻,言道:“嗣源带兵班师,虎符尚未交回,这虎符孤王再借你三日,铲除奸党,诛杀佞臣!”

李嗣源单膝跪地抱拳言道:“父王之言,嗣源记下,李存孝下葬之日,便是康君立断头之时。”李克用取下身上佩玉一块,交于李嗣源,做为诛杀康君立口谕。

一日之后,李存孝下葬于晋阳西山风峪沟口的太山脚下,其墓为青石砌成,坟前有平台丈余,平台之上雕琢着两枚石元宝,立有石碑一幢,上刻“大唐晋王府十三太保勇南公李存孝之墓”。晋王李克用与众家太保与各部将官,送葬而回众人回府。

单讲大太保李嗣源回至府中,招来石绍雄与安休休。李嗣源对二人言道:“康君立甚为晋王左右重臣,不思同心报国,反到自相残害,挑拨离间,以至十三太保受车裂之刑惨死。我奉父王密令诛杀康君立,上有父王所赐佩玉为号,下有虎符在手调兵,二位均是忠义之士,不知可愿与共?”

石绍雄抱拳言道:“晋王心中之患,即是我等心中所虑;太保所受奸贼之害,便是我等不共戴天之仇。”安休休也随声附和。

李嗣源与石绍雄、安休休带领精兵五百人包围康君立府宅,康府上下一片惊慌。康君立闻听下人来报,有官兵包围府宅,赶忙跑到院中。只见府门被官兵踹开,李嗣源大步迈进康府,左边是石绍雄,右边是安休休,三人都是满脸的杀气。康君立尚不知所为何事,拱手问道:“三位将军,今日在下官府邸不知所为何事?”

李嗣源怒道:“康君立!汝装什么糊涂,今日是汝为十三太保李存孝陪葬的日子!”

康君立一听此言,心中惊骇,暗想众家太保皆嫉妒李存孝功高盖世,没想到竟载在李嗣源的手中。康君立连忙解释道:“大太保有所不知,此事皆是李存信暗中操作,与下官无关。”

李嗣源骂道:“老匹夫!亏你是跟随我父王的老将,却出此蛇蝎毒计。今日死到临头,还想挑我兄弟自相残杀,我焉能饶汝。”说着李嗣源从怀中掏出李克用晋王佩玉,举于掌中对康君立言道:“奉晋王密令,诛杀佞臣康君立。以佩玉为号,玉到人斩,格杀勿论!”言罢,有左右士卒将康君立按倒再地,李嗣源拔出宝剑,一剑刺进康君立腹中,康君立痛叫倒地。旁边校刀手将康君立削级斩首,献上人头。

李嗣源查抄康府,令石绍雄、安休休往晋王府持佩玉回命。李嗣源将康君立人头挂于马镫之上,驰往风峪沟口的太山脚下李存孝墓前。李嗣源手提康君立人头,对着李存孝墓碑注视良久,一把将康君立人头仍到墓碑之下,李嗣源跪坐于地,对存孝墓碑言道:“十三太保,为兄今日把你的冤仇昭雪了,你看看这老贼的人头。这颗奸贼人头足以为你的在天之灵平反,足以为冤死的刑州将士平反。人生在世,光阴几何,你我兄弟共扶唐廷,众人皆是口称功勋,惟存孝以双臂退敌,威名海内。而存孝先行离去,吾心中悲痛至极呀。”夕阳残照,黄昏风起,李嗣源再三叩拜,才返回晋阳城。

梁晋会战各有折损,方才退兵,却又有江淮大乱成就南国诸侯,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五代十国历史 书名:五代十国 作者:朱长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