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代十国》第四十二回:李思安夹城围潞州 周德威诱敌擒朱珍


话说朱全忠率十万梁兵将潞州城团团围住,拂晓之时梁军四面攻城。李嗣昭率领一万兵士拼死防守,十万梁军难以攻下。康怀英见久攻不下,对朱晃言道:“如今强攻潞州,徒劳无益,末将以为陛下可分兵屯守,高筑土垒,围而不攻,断其粮道。”

朱晃言道:“次计甚妙,立刻多备土石修筑土堡。”

康怀英命十万兵马在潞州城外高筑土垒,各垒高约两丈六,内伏弩手三十人,间隔一百步便有一土堡。土堡之外乃是梁军营寨,里外坚固,垒寨相应,使李嗣昭等难以突围。

朱晃赖此土堡,高枕无忧。这日正在帐内饮酒,忽有太子朱友裕入帐来报:“启禀父皇,有探马六百里急报。”

朱晃言道:“友裕快快报来。”

朱友裕言道:“李克用令周德威为兵马元帅,张承业为监军,调集太保军诸道兵马往潞州杀来。”

朱晃言道:“速命葛从周、朱友珪率五千兵马劫杀援兵。”朱友裕立刻传朱晃军令,遣葛从周、秦武分兵两路劫杀周德威。

周德威令其子周光辅为先锋,率领大太保李嗣源、五太保李存审、十一太保李嗣恩、十二太保李嗣本共计五万大军行至高河,见东南驰来一路人马,小将周光辅言道:“恐是梁军兵马,待本将为元帅开路。”周光辅催动跨下战马,对梁兵大喊:“先锋官周光辅在此,谁敢应战?”

梁军为首将官是葛从周的部将秦武,见周光辅单枪杀出,便对部下言道:“尔等为我助战,待我取其人头。”秦武挥舞大刀,策马杀出。二将交锋,仅是两个回合周光辅便将秦武挑落战马。梁兵副将见主将战死,慌忙带兵逃走。

等周德威率大队人马来到见梁兵已退,即令三军前行。未走数里,又见一路梁军兵马早以列阵等待。为首一员上将年纪四十岁开外,头戴红云盔身披日落红云甲,跨下一匹浑红兽,手持一条双钩银丝鹿筋枪。周德威一眼便认出这是葛从周,只不过比渭水桥大战之时老了许多。周德威催马出阵,将三皇透甲锥横于马鞍之上,抱拳问道:“葛将军别来无恙?”

葛从周打量一番这黑脸将,还礼言道:“原来周镇远将军,自那日我回箭射马,你我有十年未曾过招。今日奉我主之命,在此恭候将军多时。”说着举起手中双钩银丝鹿筋枪,周德威亦举起三皇透甲锥。只见二人各自催动战马,冲杀于阵中。二人交手,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打的难解难分。

二人战至一百回合,在梁军阵中的一员副将看得是耐不住了性子,此人便是朱晃次子朱友珪。友珪见葛从周久不能胜,心中焦虑,即率五千梁兵一齐杀出。周光辅见梁军出兵,恐其父周德威被围,亦率晋兵万余冲出助战。两下兵马杀至一处,晋兵人多占优,梁兵只得败退。

葛从周与朱友珪败退十里有余,见晋兵未曾来追,才放慢行军。葛从周埋怨问道:“方才我与那周德威大战,殿下何故突然起兵,以致战败?”

朱友珪言道:“曾闻昔日葛将军于周德威仔渭水桥大战之时,晋军曾发暗镖,只恐晋兵再有小人加害将军,故先发制人出兵相助。”

葛从周叹道:“我看那周德威也是当世的英雄,不愿死战,欲以拖延时间,阻碍其援兵潞州,如今当速报万岁晋兵已到。”遂与朱友珪回师潞州大营。

朱晃与众将官正在中军大帐之中,等待前方战况。忽有士卒来报:“葛从周将军回营。”朱晃速令来见。葛从周进帐跪倒在地,向朱晃奏道:“臣启陛下,臣等出师不利,未能阻挡晋兵,秦武将军贸然出击死于军前。请万岁治罪。”

朱晃言道:“从周所率兵马甚少,未能阻挡也不怪将军。”虽是周德威率兵来援,朱晃心中却为潞州久攻不下着急,便问道康怀英:“今围筑土堡,断其水粮,却未能使李嗣昭等献城纳祥。军中粮草消耗甚多,朕命汝前往开封督办粮草,以济军用。”

康怀英闻听此言,自知朱晃心有不满,亦不敢多言,便遵令而行。朱晃又言道:“围攻潞州军务,暂有李思安将军代管。”话音未落,有士卒急报:“启禀万岁,周德威率兵突破北营土堡,正往潞州运粮。”朱晃闻言大惊,即令葛从周、朱珍、胡真、符道昭等人各率兵马救援北大营。

周德威知道潞州城内缺粮,选择精壮起兵一万五千人,每人身绑干粮十斤,闯营送粮,李嗣恩、李嗣本率步兵五千护卫骑兵左右,毁营烧寨。北营守将名曰寇彦卿,字俊臣,开封人也。身长八尺,豹目方面,语音如钟。见晋军闯营送粮,率北营兵马劫杀晋兵。寇彦卿横刀营中劫杀晋兵百余人,晋军无人能突破。周德威见其勇猛,挥举三皇透甲锥来战,未战七八回合,寇彦卿却战不过周德威,反被戳伤臂膀,只得败退。晋军起兵借此时机跃马踏寨,冲破梁军北寨。李嗣源、李存审冲杀在前率骑射手伏于马背射杀土堡弓弩手,晋军骑射多由沙陀鸦兵选出,箭法胜过中原弓弩手,邻近四五个土堡之上,梁兵弓手尽是抱头伏地,不敢对射。小将周光辅率领一支晋兵在梁营杀开一条口子,骑兵纷纷入城。李嗣昭开城接粮,虽有不少粮袋厮杀中多被刮漏,或有骑兵战死中途,但运入城中军粮已一万三千余斤,使得潞州将士士气大振。晋军骑兵卸下粮食,掉头返回。此时,葛从周等已率援兵来到,周德威下令二番趟营。只是梁兵来助为时已晚,沙陀鸦兵皆已卸下军粮,轻装上阵,更是肆无忌惮,大开杀戮。正是:

送粮潞州敌寨平,宝锥大败寇彦卿。
救得守军鼓士气,二番回马踏梁营。

沙陀鸦兵彪悍凶猛,令梁兵防不胜防,节节失利。一个多时辰便使晋军两番闯营,如入无人之地。朱晃是怒不可解,李思安言道:“末将见康将军所建土堡之间间隔百步,敌兵人少自可射杀,如今日晋兵万余人,则难以阻挡。可使‘夹城’之策围死潞州,隔绝于世。”

朱晃问道:“何为‘夹城’?”

李思安言道:“现每隔百步即有一座土堡类,可将建好土堡用土墙相连。封闭死路,绝水断粮。在另弓弩手驻扎土墙之上,似同长城一般,即使闯营送粮,除非人生双翼,否则绝无进出之策。”

朱晃言道:“潞州城池甚大,如此围困虽是上策,但耗费颇大。”见朱晃手捻须髯,眉头紧锁,李思安道:“陛下可催促山东各州郡,征发民夫。修筑土城。”朱晃本不愿大费周折,奈何军情紧急,便依照李思安之言,调集山东民夫。

数日后,李思安从山东调集民夫、土石大肆修建土墙。由于十万兵马与调集的民夫人力众多,粮草节节吃紧。朱晃只得再发急令,又命冀州、青州、荆州、开封各道州郡调集军粮,供应军需。

周德威得知梁军正在从各地调集粮草,便令李嗣恩、李嗣本各率三千人马,交替出兵,日夜袭击梁军粮道。李嗣恩、李嗣本二位太保劫得军粮便运回晋军大营,倘若梁兵来抢,便烧粮撤走,梁兵归营,晋兵有出寨劫粮。尔出吾归,尔归吾出,使梁军粮草接连遭抢。朱晃对此焦虑万分,久无良策。军师谢瞳见朱晃心事,便问道:“陛下是否焦虑运粮之事?”

朱晃言道:“子明先生妙算,朕正愁于粮草屡次被劫,十万大军反处被动之地,子明可游良策赐教否?”

谢瞳言道:“瞳已有良策,此番再教晋兵中我反间计。”

朱晃言道:“原来军师早以成竹在胸,快快将来。”

谢瞳言道:“晋军日夜袭扰粮道,意在绝我粮草,使之不战而驱人之兵,以解潞州之围。陛下当反客为主,可日夜袭扰城池,疲惫潞州兵卒战心。只要对潞州日夜明攻暗打,而潞州久不能解围,城内晋军将士必然猜疑周德威用心,日久必然生变,”

朱晃大喜:“如此说来,就依先生妙计。”朱晃随即传令各寨日夜袭扰潞州。四面梁军或是敲锣打炮虚张声势,或是架设云梯,发射箭弩,走走过场。梁军攻城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潞州城内守兵斗志松懈,疑惑周德威不出兵解围,恐有通敌之嫌。又过几日,潞州城内将士纷纷传言周德威畏惧梁兵,卖主通敌,李嗣昭也是半信半疑。

梁兵日夜袭扰潞州守兵,令周德威甚为焦虑,便召来文武诸将官商议。监军张承业言道:“梁兵日夜攻城,长久以往并非良策。”

张承业言道:“此乃离间之计,大帅本欲袭扰梁兵粮道,使其粮草供应不及,被迫退兵。未想这梁兵日夜扰城,外筑土墙,使潞州城外不得援助,内消磨战心。最终与世隔绝,使得将士怀疑周都督按兵不救,以使我军自相误会。”

周德威言道:“此计必是那谢瞳所为,久闻此人惯用反间计,若是不除此人,必为晋王大患!”

李嗣源言道:“谢瞳乃是谋士,跟随朱晃左右,平日又不出战,如何能杀?。”

忽闻有人来报,李嗣恩劫粮回营。李嗣恩抓得梁军一将捆绑带回。周德威问道:“十一太保所绑何人?”

李嗣恩言道:“今日劫持粮道,虽未成功,但擒获梁军一员牙将,特来献上。”

周德威问那梁军牙将:“汝乃何人?”

牙将答道:“我乃梁将李唐宾。”

周德威怒道:“败军之将,何不早降?”

李唐宾言道:“要杀便杀,何需多言!”

周德威大怒,要斩了这李唐宾,张承业赶忙说道:“以老奴之见,暂且将此人押下,我自由处置。”

周德威言道:“既然监军说话,就暂且饶汝一命,将李唐宾押下。”左右士卒将李唐宾推推搡搡押了下去。周德威又问道张承业:“这李唐宾区区一个牙将,又目中无人,留此人何用?”

张承业言道:“元帅欲杀谢瞳全在此人!”

左右将官皆是疑惑不解,周德威问道:“监军莫非要是皆此人之口反间谢瞳。”

张承业言道:“此人乃一牙将所说之言,焉能诓骗朱晃相信,需再擒一梁军大将。”

周德威言道:“我欲再与梁军一战,离此不远有一白虎沟,可在沟中设伏,诱敌而擒之。”张承业以为此计可行,遂与众人设定擒敌之策。

两日后,周德威令李嗣源率三千兵马列阵梁军营外,呼喊叫阵。朱晃闻听李嗣源率兵来战,对其恨的事咬牙切齿,即令点兵一万列阵出战。两军阵前,李嗣源故意激怒朱晃言道:“岳父大人,别来无恙?”

朱晃闻听此言大怒,骂道:“小畜生!骗杀我女,朕岂能饶你!”

“哼!”李嗣源严声厉道:“乱臣贼子,安敢妄称君王,今日就拿你人头祭祀唐帝!”

朱晃大怒,令大将胡真出战,胡真与李嗣源大战不过五六回合,李嗣源便诈败而逃。朱晃见李嗣源败逃,厉声喝道:“朱珍、胡真汝二人各领三千兵马速速追击。”二将得令,率兵追击李嗣源。葛从周对朱晃言道:“恐是诈败,陛下切勿追击。”

朱晃言道:“小女之仇,朕十年未报,今日绝不可放过李嗣源。”葛从周未敢再言。

朱珍、胡真分兵追击,李嗣源率三千兵马退至白虎沟。周德威早已在谷中设伏,见有两支梁兵追来,即令五太保李存审劫杀其中一路。李存审率三千兵马直逼胡真而来,胡真亦不容分说,便率兵与李存审混杀一团。而朱珍率兵直进白虎沟,只见李嗣源率兵回马杀来,朱珍亦率兵迎战,两军大战谷中。李嗣源杀至朱珍近前大喊道:“朱珍小儿,吃我一枪。”朱珍举枪来战,不过四五回合,李嗣源故意将手中银枪被朱珍打掉,独自败逃。朱珍心中大喜,自以为武艺胜过李嗣源,便舍弃军卒,策马追击。追入山谷深处,只见道路狭窄,且两旁尽是灌木。朱珍一不留意,被周德威早已设下的绊马索绊倒,左右李嗣恩、李嗣本、周光辅、李建及于灌木之中一跃而出将朱珍按倒在地,捆绑起来。正是:

白虎沟中重围包,绊马绳索折将袍。
挖得深坑陷猛兽,垂下香饵钓金鳌。

朱珍被擒,周光辅立刻命人打响号炮。号炮一响,周德威知朱珍被擒,立刻命山谷两侧埋伏的伏兵一同杀出,将谷中梁兵杀得一败涂地,被擒者甚多。

周德威在白虎谷生擒朱珍,而张承业却在晋军营中怒打俘将李唐宾。这个梁军牙将李唐宾,说来到也忠诚,宁受鞭打杖责,咬碎牙根不肯投降。但张承业士太监出身,心中不仅计谋多,且坏心眼也多。张承业用嘶哑的嗓子问道:“李唐宾你可真是好汉呀,打得你皮开肉绽,还宁死不降。”

李唐宾骂道:“阉狗!要我归降,海枯石烂!”

张承业假装大怒:“啊!竟敢骂杂家阉狗,兔崽子,我教你也成个废人。来人,将李唐宾给我阉了。”只见左右打手一把扯掉李唐宾的裤子,准备宫刑。不知李唐宾吓得冷汗倒流,目光惊骇,欲知李唐宾如何应对,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五代十国历史 书名:五代十国 作者:朱长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