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代十国》第七十七回:赵匡胤澶州结金兰 四小将封丘战慕容


养子柴荣告知郭威,刘承祐囚禁郭威一家老小作为人质,郭威但是气得口吐鲜血病倒床榻。过了少时,郭威才缓缓睁开双眼,对众人言道:“我病之事万不可传出,若是皇上闻知,郭家满门必遭灭族。”

柴荣问:“眼下该当如何,父帅可有打算。”

郭威言道:“传令各部将士皆带白缟,面南哭先帝三日。三日之后,传发檄文昭告天下,本帅以顾命大臣之名,讨伐无道!。” 众人照郭威将令,使三军穿白挂孝面南跪哭先帝,军师王朴又拟写檄文传告四方。诸多义士仰慕郭威之名,竞相投奔。

不过几日,人马汇集已有十万之重,天下人心尽随郭威。郭威身体稍愈即令校军场三军列阵,点将台文武点齐。郭威顶盔挂甲,怀抱大印来至军前,展开一道檄文读道:

“大小三军,文武将佐。今奸臣当道谗言惑君,以致诛灭有功元勋,滥杀无辜生灵,天怒人怨,人伦惨变。朝廷有累卵之急,百姓有倒悬之危,郭威身为顾命重臣,岂能坐视暴政屠戮,任由苍生祸殃。今以侍中枢密使、天雄节度使之命,檄诏三军,南征无道,匡扶朝纲!”

檄文读罢,校军场将士挥刀举枪,士气高涨。左右文武柴荣、王朴、王峻、赵晖、李重进、郭从义、高怀德、高怀亮皆披挂上马。只闻三声号炮,但见一面先锋大旗上绣“柴”字,正印先锋乃是柴荣,石守信为副先锋。

柴荣、石守信率三千先锋一路南下,直抵澶州。镇守澶州之人名叫李洪义,乃是国舅李业的族弟。李洪义闻知郭威兴兵南下,慌忙在澶州城内摆下擂场,张榜招募勇士。

不过半日,澶州城打擂消息传开,不少城中壮士来擂场一试身手,主擂者名叫王殷,乃是澶州军中一个牙将。王殷在擂台之上整整一个上午,无人敢上,眼看中午将去歇息,忽见一人揭下榜文意欲打擂,李洪义坐在看台见那揭榜之人有二十多岁,长得面膛乌黑,浓眉鹰目,鼻正口方,颔下略有须髯,身长九尺开外,虎臂熊腰,宽肩厚背。着黑大个儿揭下榜文,跃上擂台。有旗牌官言道:“这位壮士打擂当留下姓名。”

只闻这人答道:“在下赵匡胤,涿郡人氏。”

擂主王殷道:“好个赵匡胤,既有胆量挑擂,请壮士挑选兵器。”

赵匡胤看过擂台上的十八般兵器,抽了一条镔铁大棍,点了点分量,言道:“这铁棍便可。”王殷抄起一把朴刀,二人见礼,便打斗起来。赵匡胤一条镔铁棍上下翻飞,力压千金,使王殷战了四五个回合,便丢了朴刀抱头而窜。

李洪义见赵匡胤武艺高强,甚是欣喜。便将赵匡胤叫到近前问道:“赵壮士,方才本官见你大棍武得精湛,你还会些什么?”

赵匡胤答道:“在下愿为大人打一趟长拳。”李洪义命其练来,只见赵匡胤回至擂台中央,撩袍挽袖,打了一套长拳,这套长拳打得出神入化,三十二势,势势逼人,七十二招,招招制敌,擂台之下为观众人连声叫好。打完长拳,旗牌官连喊三次,再无人敢上擂。李洪义当即风赵匡胤为偏将,军前听用。

两日后,柴荣、石守信率兵来至澶州城下。李洪义城上督战,令赵匡胤阵前出战。赵匡胤到在两军阵前,只见北军来将两人,左一个二十八九岁,面白唇红,眉清目秀,头戴素缨盔,身披银叶甲,跨下梅花点子马,掌中一口镔铁大刀 ,英姿雄健,此人便是先锋柴荣;右边一个双眉翘立,二目圆瞪,,头戴凤翅月明盔,身着乌油镔铁铠,跨下踏雪乌龙驹,手提一口五凤朝阳刀,此人乃是副先锋石守信。

赵匡胤里马阵前,昂首问道:“来者何人,胆敢犯我澶州?”

柴荣道:“吾乃当朝枢密使侍中、天雄节度使郭威麾下,正印先锋官柴荣是也。”赵匡胤闻听一惊,心中暗想:郭威乃我仰慕的英雄,未想今日竟与郭威的兵马遇上。原来这赵匡胤因家道衰落,便只身离家,四方闯荡。只因身无分文便投宿寺庙,寺中老僧为其相面,劝言惟有向北而去,方有今生出路。赵匡胤便往中原而来,恰逢郭威举兵南下,赵匡胤欣然去投,路遇澶州因囊中羞涩,便上台打擂以讨碗饭吃。今日在这两军阵前,却遇郭威先锋官,心中便犯了思量。

只见柴荣一磕马镫,提刀来战,赵匡胤举棍相迎。二人交锋如同上山虎遇到下山豹,云中龙碰见海中蛟,二人杀得难解难分,不分高低。二人大战一百回合,柴进见赵匡胤武艺高强,心中暗暗佩服;赵匡胤心中则想老和尚劝我向北去谋大事,若能说明心志,转投郭威何愁此生无有出路。想到这里,赵匡胤有镔铁大棍力压柴荣大刀,趁较劲之时,对柴荣言道:“我有一事相商,请将军随我来。”柴荣遂虚砍一刀,赵匡胤诈败而逃,柴荣紧追其后。

柴荣追到一个无人之处,赵匡胤勒住马缰,对柴荣言道:“莫将有心投靠郭威都督,恳请将军代为引荐。”

柴荣将信将疑,问道:“你我各为其主,将军因何未败而言降?”

赵匡胤道:“我父乃是越州防御使赵宏殷,末将是长子赵匡胤。”

柴荣道:“原来是赵大人之后,失敬,失敬,敢问将军为何在此地效命?”

赵匡胤道:“匡胤喜好周游山水,曾往襄阳游历,佛祖指引我向北以谋大事。我本欲投奔郭威,只因囊中羞涩,所以才投到澶州军中。我有投效明主之心,不知将军能否引荐。”

柴荣喜道:“将军能识天下大势,令人钦佩万分。柴荣乃郭都督义子,代为引荐不在话下。我观赵将军出身将门,身手不凡,欲与将军结为兄弟,不知如何?”

赵匡胤道:“末将正有此心。”二人情投意合,在这僻静之处,撮土为香,结为异姓兄弟,柴荣年长六岁为兄,匡胤自是为第。兄弟二人辞别,赵匡胤回营劝说李洪义献城归顺,柴荣回转军中,静候佳音。

赵匡胤回至澶州,两军已是收兵多时。刺史李洪义见赵匡胤回城,赶忙相迎,问道:“幸好匡胤归来,否则让本官如何守城。”

赵匡胤见李洪义既无谋略,胆量又小,心中便想何不将他惊吓一番,劝其投降。匡胤问道:“刺史大人,澶州城中有多少军粮?”

洪义答:“可维持一个月。”

匡胤道:“末将之见,大人还是莫在死守,另寻前程吧。”

洪义问:“此话怎讲?”

匡胤道:“郭威军中粮草可维济一年,大名府二道军粮不日可抵,澶州岂能守住?”

洪义问:“将军怎知郭威军中粮草?”赵匡胤便把今日密会柴荣之事告知李洪义,洪义闻听,二眉紧锁,焦急言道:“我待将军不薄,将军却阵前倒戈,你叫我如何是好?本官上游七旬老母,下有妻儿相依,若被郭威抓住怎有活口?”

赵匡胤心中暗笑这这刺史胆小如鼠,只知保全一家老小,对李洪义安慰道:“大人勿虑,当初郭威平定三镇之乱,将军功承让百官,威名震天下,料其必不会难为大人。”

洪义道:“若是如此,献城归降到也免了战乱之祸。”

到了次日,李洪义、赵匡胤大开城门,出城献降。郭威率兵进驻澶州,招榜安民,犒赏三军。李洪义献城有功仍居澶州刺史,赵匡胤武艺高强,收录军中为将。众人相互称贺,皆大欢喜。

京师的流星探马飞报后汉隐帝,刘承祐得了军报是龙颜大怒,奸相苏逢吉道:“泰宁节度使慕容彦超在军中颇有威名,朕欲令其为都督讨伐郭威。”

刘承祐道:“既是如此就令慕容彦超为大都督统领京师兵马。”

苏逢吉道:“昔日杨光远背叛唐主,杜重威出卖晋帝,陛下就不担心慕容彦超万一阵前投敌,岂不误了陛下大事。”

刘承祐道:“若是如此,何不先诛杀慕容彦超九族,以绝后患。”

苏逢吉道:“陛下不必担心,可令聂文进、后赞为左右将军,再派一心腹之人为监军,暗地监视慕容彦超,即使狗胆包天也不敢降敌,此乃用人御人之道。”苏逢吉一肚子坏水,到让刘承祐赞赏有加。

圣旨降下,泰宁节度使慕容彦超受领帅印,会合中原各路兵马四十万,号称六十万,驻军封丘刘子坡。苏逢吉命手下心腹幕僚郭允明为三军监军,这郭允明虽懂诗经礼乐,却并无带兵之才,又处处听从苏逢吉幕后指使。郭允明与聂文进、后赞率十万禁军先行来至封丘大营会合都督慕容彦超。

一日后,慕容彦超升帐点兵,左右文武分列中军帐两侧。慕容都督扫视一番,见左右空有两座,慕容彦超传令帐外:“尚有将官未道,再击点将鼓。”一通点将鼓之后,仍不见将佐到齐,彦超问中军官道:“何人点卯未到?”

中军官答:“乃左军主将聂文进,右军主将后赞未到。”

慕容彦超道:“再击点将鼓!”又是一通点将鼓,仍不见聂文进、后赞二将到来。慕容彦超顿时二眉倒立,拍案怒道:“聂文进、后赞身为左右两军主将,连点三卯不到,犯我军法。传令中军将二将绑缚来见!”

少时过后,聂文进、后赞二人果真被押赴中军大帐,慕容彦超问道:“连点三卯,汝二人竟三卯不到,是何缘由?”

聂文进道:“末将只因昨夜与诸位将军相会,一时高兴贪饮几杯,故而醉酒耽误点卯。”

“哼!”慕容彦超怒道:“会合三军,竟如酒宴儿戏。中军官延误点卯该当何罪?”

中军官道:“一卯不到,军棍二十;两卯不到,插箭游营;三卯不到,辕门斩首。”

慕容彦超道:“将聂文进,后赞推出辕门斩首!”

聂文进、后赞一听要被斩首,赶忙跪地求饶,旁边监军郭允明劝道:“点卯不到并不延误军机,还望都督刀下留情。”

慕容彦超道:“军令如山,军法无情。此二人目无军纪,理当明正典刑,岂能枉徇私情?”

郭允明道:“都督莫要忘记,此二将乃是当今万岁钦点主将,还望好自为之。”慕容彦超心中暗骂:若非这些奸臣党羽在此胡作非为,怎有今日兵戈之乱?彦超勉强言道:“今日暂且看在监军大人出面求情,否则本帅绝不轻饶!”遂放了二人。

又过两日,郭威十万大军与慕容彦超四十万兵马会战刘子坡。两军阵前,这慕容彦超棕发红髯,环眼青面,头戴逍遥帅字盔,身着大叶红金甲,外罩麒麟战袍,跨下一匹白龙驹,掌中盘龙一字点钢枪,且有几分威武。郭威问道:“慕容将军,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今日相见恨晚呀!”

慕容彦超道:“郭文仲,你乃大汉开国元勋,官居三公之上,位列百官之首,竟不守臣节,举兵造反,还不快快下马受降,讨个从轻发落。”

郭威道:“刘承祐不施仁政,滥杀朝臣,姑息奸佞,草菅人命,残暴刁钻古今罕有。慕容将军若明大义,就当与我共赴京师,另立明主。”

“哼!”慕容彦超道:“为臣者当从一而终,岂能朝秦暮楚?”

郭威一旁的李重济言道:“何必与这红毛贼饶舌,待末将取其狗头!”李重进出马叫阵,聂文进夺功心切,催马杀出。

聂文进平日残杀老弱妇孺一贯心狠手毒,这两军阵前却是头一次,聂文进哪里见过这架势,二将一遇便被李重进手中大枪挡掉了兵器,掉头就跑。

大都督慕容彦超见聂文进如此狼狈,心中暗骂: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平日残害老弱妇孺有种,真到两军阵前竟如此狼狈,真是有辱军威。

也是聂文进没挑匹好马,眼看将被李重济追上,只闻有人大吼:“小将且住!”慕容彦超提枪杀出,闪过聂文进拦住李重济。慕容彦超这条点钢枪,上点三枪似皓月当空,下刺三路入流星飞舞,令李重济只有招架之功无有还手之力。

又见先锋柴荣催马来助李重济,又战二十回合仍不分胜负,郭威军中又有赵匡胤、石守信两位小将出马,将慕容彦超围困其中。任由四将围攻慕容彦超,聂文进与后赞是隔岸观火,无有胆量出战。后汉军中有一大将名叫侯益,汾州人氏,此人生性焦躁见主帅受难,一声大喝:“都督受困,快快击鼓发兵!”将令一出,后汉将士蜂拥杀出,郭威也噪鼓出兵,两军混战。

大战半日,各有胜负。

慕容彦超回至中军便对监军郭允明道:“两军阵前,聂文进、后赞乃贪生无能之辈,如此下去必连累三军。”

郭允明道:“阵前单挑并非二人强项,若用阵法定能展现将才。”

慕容彦超道:“唉,我姑且再用这二人一回。”

二人攀谈之际,有士卒来报,言皇帝刘承祐御驾亲临,犒赏三军。慕容彦超、郭允明立刻集合众将往辕门外,恭候圣驾。刘承祐来至辕门,下了御撵,对慕容彦超言道:“朕此番从京师而来,不仅要大犒三军,还为爱卿带来一样克帝之宝。”慕容彦超闻听是惊喜不已,遂请刘承祐往中军宝帐歇息。正是:

暴君犒赏携瑰宝,岂知罪孽已滔滔。
三军将士若目睹,只叹后汉更飘摇。

欲知刘承祐带来什么克敌之宝,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五代十国历史 书名:五代十国 作者:朱长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