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代十国》第七十九回:衡山县廖偃劫囚车 斗兽阵边镐破楚骑


说到家世这廖偃却颇有威名,廖偃乃楚将廖匡之子。朱温封马殷为楚王之时,廖匡开国有功,在楚国颇有威名。其子廖偃不恋富贵,却爱四方云游,喜侠好剑。廖偃说出身世,彭师暠肃然起敬,问廖偃道:“我招募死士,只为扶保马希萼重归王位。廖壮士果真敢劫下旧主吗?”

廖偃道:“在下身处江湖多年,无心功名利禄,无惧出生入死,只知行侠仗义。”

彭师暠赞道:“壮士真乃大侠也。阁下劫牢之日,也是彭某起兵之时,请壮士先行,彭某辞了官职,便往衡山回合。”立刻命人呈上金银一盘,馈赠廖偃。

廖偃取了几枚元宝,言道:“此行衡山,我只取盘缠而已。”遂辞别彭师暠,赶往衡山。彭师暠一心想助马希萼复僻王位,写下一本辞呈,挂了官印,携一家老小迁往衡山去了。

单讲剑客廖偃一路来至衡山,四处打听,才知马希萼还尚未押解到衡山。廖偃便买下几日口粮,灌了一壶酒,往衡山林中必经之路,蹲侯马希萼到来。

在山林中等了两日,果然行来一队人马,当头一员牙将,身后有木笼囚车一辆,内囚一人披头散发,一身破旧王袍,沮丧无光。廖偃暗想这穿破旧王袍之人,必是楚王马希萼。再细点押兵,不过七八十人,走在路上也是多有疲倦。廖偃以为时机已到,拔出青云剑,一跃大道中间,厉声喝道:“识相的留下囚车!”

众官军见了,先是一惊,却又心中好笑,一剑一人怎敢劫这押解官军。那为首的牙将高声喝道:“将这盗贼拿下。”五六个小卒抽腰刀来拿廖偃,廖偃出剑相迎,顷刻几个押兵便应声倒地。牙将大怒另全部押兵一涌而上,廖偃舞剑奉陪。正是:

自古侠士道义高,剑章有序赛锋刀。
且看几多无名血,未沾剑侠一丝毫。

廖偃这趟剑武的如行云流水一般,令众兵卒,瞠目结舌。几十个押兵命丧剑侠,其余小卒皆畏惧不敢近前。那牙将一磕马镫挥枪冲来,这廖偃静若处子,动似脱兔,一个招式就闻牙将惨叫一声,人马具死。那些押卒见牙将战死,一哄而散,各自逃命。

马希萼在囚车中看得清清楚楚,廖偃砍断囚车绳索,割断马希萼身上枷锁,将其扶下囚车。马希萼问道:“阁下何方壮士,为何要劫囚车?”

廖偃道:“殿下先随我到僻静之处,我再一一告知。”

马希萼随廖偃来至山林幽静之处,只见廖偃盘上高树,取下一个包囊。打开包囊,里面皆是廖偃随身之物,廖偃挑的一身布衣,让马希萼换上,拿出酒饭令马希萼食用。自己一面为马希萼梳头,一面说起彭师暠所托付之事。

未过几日,山下有民夫传闻衡山来了一个彭老爷,带着一班手下抢了县城,割据自立。廖偃得知,速往山中告知马希萼:“彭大人想必已到衡山,我领殿下前去会合。”马希萼与廖偃一同下山,来至衡山县城。

二人来至彭府,彭师暠一见马希萼,双膝跪倒,叩首拜道:“主公山中受难,老臣救驾来迟。”马希萼扶起彭师暠,哭道:“若非老将军搭救,希萼尚不知死在何处。”

马希萼、彭师暠、廖偃各坐厅堂,彭师暠道:“如今下官已聚集兵马八百余众,再从衡山散财募兵,也能凑几千人马。主公可向南唐皇帝借兵讨伐马希崇。”

马希萼遂亲兵写下书信一封,命人送往南唐。南唐皇帝李景得知楚国二主争锋,内部生乱,以为正是趁机吞并南唐之时,即刻降诏,封冯延鲁为元帅,姚凤、刘彦贞、皇甫晖三人为大将率兵五万,讨伐楚王马希崇。

冯延鲁率兵来至衡山,马希萼率众相迎。冯延鲁与马希萼召集三军,斩杀乌牛白马,歃血为盟,联兵讨伐楚王马希崇。冯延鲁命姚凤为先锋,直逼潭州城下。

潭州乃楚国都城,如今兵临城下,马希崇命大将赵威出战。

两军阵前,战鼓擂名,南唐一员大将出马叫战。此人赤眉大眼,鼻正口方,头戴镔铁盔,身穿镔铁大叶甲,掌中乌金枪,跨下皂缭马,人称“火目将军”复姓皇甫,名晖。赵威跨马提刀,高声问道:“来将通名!”

皇甫晖道:“我乃大唐兵马元帅冯延鲁麾下大将皇甫晖是也!”

赵威道:“哼!无名之辈!”说着便催马横刀来战皇甫晖,二人刀枪相见,战到十个回合,皇甫晖挑枪刺死赵威。楚王马希崇在城垛之上见折去一员大将,问左右将官道:“何人敢战那皇甫晖?”城中战将竟无人敢出,惟有陆孟俊言到:“末将以为皇甫晖乃是大将,我等并非对手。殿下应调楚国精兵来救潭州。”

马希崇问道:“何处兵马可来退敌?”

陆孟俊道:“静江指挥使王进逵养有一支铁骑,自比契丹铁鹞骑兵,人称‘南铁鹞’。殿下如能将王进逵的骑兵召来,何愁唐兵不败?”,马希崇大喜,即刻传命,调用静江指挥使王进逵率领骑兵来援。

数日之后,静江指挥使王进逵率领两万铁骑兵来至潭州。王进逵乃武陵人氏,长得肩宽体阔,方脸刺髯,大腹翩翩,人送绰号“抱翁神”。马希崇见王进逵言道:“将军生得大器,此战定能大胜。”

王进逵道:“殿下放心,我麾下两万铁骑驰骋千里,如履平川,区区唐贼不足挂齿。”一番自吹自擂,王进逵点齐两万铁骑,在潭州城外摆开阵势。

两军阵前,南唐大帅冯延鲁细看楚国骑兵,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大将姚凤劝道:“楚国骑兵皆配有厚甲,观其列阵可知这些马匹训练有序,不可小视。”

冯延鲁乃书生出身,且是个贪功之人,问道姚凤:“将军以为应当如何破敌?”

姚凤道:“元帅当暂且收兵,切勿与其盲目交手。”

冯延鲁怒道:“不过两万骑兵,有何惧哉?”话音未落,王进逵已令楚骑及鼓进兵,姚凤又劝:“楚兵正盛,请元帅快快收兵。”

冯延鲁竟不听劝告,下令迎敌。南唐战鼓作响,马步三军倾巢而出。但见一袭沙尘卷过,万匹铁骑呼啸而过,那南唐将士一冲而散,阵脚大乱,楚骑皆佩马甲,刀枪不易攻入,纵然南唐兵士神勇,却是以卵击石。但见得:

长沙疾风腾空旋,多少征夫葬湘潭。呼号灌耳惊天际,马蹄铮铮震地寰。
南国铁鹞亦可畏,东土壮士更无还。萧萧战鼓奏绝调,楚风也生袭袭寒。

王进逵统领铁骑马踏唐兵,几万唐兵被打得是哀哭悲号,死伤半数有余。冯延鲁自知用兵有误,慌忙传令鸣金收兵,退后三十里扎营。

冯延鲁得此大败,痛哭涕泠。皇甫晖、姚凤、刘彦贞是好生劝慰,冯延鲁却连声叫苦道:“身为主帅,使三军受辱,何颜再见大唐百姓!”。话虽如此,但冯延鲁心中却是愁的皇上如何治罪。

皇甫晖道:“首日交战,末将也曾挑死赵威,说来也算我军一胜一负,万岁未必动怒。”

冯延鲁道:“若非皇甫将军提醒,我到忘了这事,既然杀了赵威到也算出师有功。”冯延鲁如得救命稻草,独自往寝帐而去。

冯延鲁回至帐中备下了笔墨,心中暗想若上奏章告知皇帝折去一半兵马,恐皇上责怪,何不写下两道奏章,一道报喜告知皇帝,讨个封赏。一道报忧告知兄长冯延巳,让兄长在皇帝面前敷衍几句。想到这里,冯延鲁提笔泼墨写下两道奏章,不看那报忧得奏章,单看报喜得奏章上面奏道:

“仰仗天子千里隆恩,臣冯延鲁稍行腿脚之力,未尝艰辛,不辞劳苦,野战百里,杀敌报君。虽楚军也有死战之士,稍挫大唐锋锐,但为臣承蒙天子洪福,屡败屡战,屡战屡捷。熟操兵法,巧定良策,使楚军大将赵威毙命,不日将破潭州。得胜之余特奏此章,恭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两道奏章写好,冯延鲁派遣心腹之人分头送往京师。南唐皇帝李景得此奏章,倍感欣喜,降旨重赏冯延鲁。南唐宰相冯延巳看了另一道本章却不敢吱声,五万大军丧失三万,乃是主帅失职,但两军相持又兵源吃紧。冯延巳向皇上奏道:“楚王四处调派援兵,冯延鲁已定下围潭打援之计,请陛下降旨派二路元帅增兵打援。”

李景问道:“爱卿之见,何人可为二路元帅?”

冯延巳心中暗想,若想助我兄弟取胜,绝不能派无能之辈。为求稳妥,遂奏道:“大将军边镐久经战阵,精通兵事,可谓二路元帅。”李景准奏。

大将边镐得了圣旨,领得帅印,统领两万人马前往潭州。边镐临行之时,兵部已送来探报,告知楚军有两万精锐铁骑,所向披靡,勇不可挡。边镐素来多才多艺,且有一手驯兽的本事。边镐曾驯养一对华南猛虎,这对猛虎几年前产下一窝幼崽,又得四只小虎,如今小虎初长成,煞有威风。边镐思来想去决定带上这一家六口老虎,或许能阵前听用。

边镐率二路援兵来之潭州大营,冯延鲁、马希萼、皇甫晖、姚凤、刘彦贞等俱来迎候。辕门之前,冯延鲁一看所来援兵步兵多,骑兵少,遂对边镐言道:“那楚军有铁骑两万余众,本帅前番就吃了这铁骑的亏。此次将军远道而来,我见所率的都是步兵,即使再多,又如何能胜铁骑?”

边镐言道:“末将已闻楚国铁骑厉害,特带来降服铁骑之物。”

冯延鲁问道:“是何宝物?”

边镐队身后随从喊道:“抬我猛兽过来。”只见十个士卒挑着一个大铁笼,内装猛虎一只,放在众将面前。众将一看着六只猛虎,各是惊恐不已。

边镐道:“此兽便是破铁骑兵之物。”

冯延鲁问道:“六条猛虎怎能破那两万铁骑,即便逐个挨咬,这猛虎也咬不完,况且出国骑兵战马皆披马甲,兵刃尚且难破,何况虎牙?。”

边镐笑道:“那铁骑纵有马甲,毕竟战马不是人,莫说猛虎,即便狐狸那些牲畜也畏惧三分。两军阵前自有功效。”冯延鲁这才稍许相信。

到了次日,唐、楚两军再开阵势,边镐以步兵列阵,以三百辆冲车为前队,步兵在后;又命大将皇甫晖、姚凤各率三千骑兵埋伏左右。

楚国大将王进逵望见南唐军中摆下铁冲车数百辆,其余皆是步兵,不由得哈哈大笑道:“仅靠冲车岂能取胜?今日定要再败于我手。”

王进逵正要传令击鼓,只见南唐军中抬出几个大铁笼,每个笼子间隔百步,里面皆有猛虎一只,正是边镐所养的六只华南虎。边镐一声令下,驯兽官引着猛虎竞相咆哮,虎吼震天竟吓得楚军铁骑阵顿时如同开锅一般,马匹惊悸不听号令,阵脚大乱。正是:

华南猛虎惊天鸣,十马到有九匹惊。
猛兽叫吼翻云滚,狂禽咆哮浩浪倾。

第一个从马上掉下来的便是王进逵,其余铁骑要么马惊,要么人惊,铁骑阵乱成一遭。边镐一捻须髯,传令出兵。几百辆冲车被推向铁骑阵,步兵回到武枪跟随杀出。六只华南虎被驯兽官驯得连声狂吼,使得楚骑顷刻乱成一盘散沙。

楚骑马甲再硬也经不住冲车上的尖刀,况且诸多战马不听使唤,多被冲上来的南唐将士随意宰杀。边镐见斗兽阵已成,传令收回猛虎,打响两声号炮。埋伏左右的皇甫晖、姚凤二将统率两支骑兵杀出楚军两肋。马希崇在城头之上,见楚军大乱欲鸣金收兵,奈何楚军战马早已不听驱使,尽丧敌手。王进逵亦被乱麻踏死。

楚王马希崇见大势已去,无心再战,只得命大将陆孟俊到唐营求和。次日,马希崇绑绳自缚,自带棺材,大开潭州城门。冯延鲁拿下楚王,引军进入潭州。

南唐大军占据潭州,其他楚国各州、郡闻国都失陷,均是望风归顺。大帅冯延鲁即刻写下本章一道,急送京师报捷。南唐皇帝李景得知攻陷潭州,遂密信边镐令暗中其处死马希萼,继而吞并楚国土地,万勿败露。

边镐得了皇帝密诏,心中犯难,暗想此番出兵本是助马希萼重复楚国,皇上却想趁机灭楚。若要既杀马希萼,又不失信于天下,只得派人行刺。

马希萼手中尚有千余人,须找一能亲近马希萼之人将其刺杀,倘若行刺不成南唐必失人心。常思一番,边镐想到那剑客廖偃,武艺高超,不被马希萼怀疑,乃是合适人选。边镐遂命人唤来廖偃。

廖偃来至边镐大营,入账见礼。边镐赐坐一旁,对廖偃道:“本帅听闻廖壮士在江湖上行侠仗义,肝胆照人,可谓南国第一侠。”

廖偃道:“廖某混迹天涯之人,怎敢受大帅如此赞誉。”

边镐道:“此次请壮士来,乃是请壮士为我除一心患。”

廖偃问:“是何心患?”

边镐道:“刺杀马希萼!事成之后,我定保奏天子,为壮士加官进爵。”

廖偃道:“大帅有求,廖某定当竭力。常言‘救人当救活,杀人必杀死’乃是廖某侠道,马希萼曾是我救下之人,恕我决不能再杀。”

边镐道:“难道天子封赏也买不得壮士侠道吗?”

廖偃道:“大帅若无别事,恕廖某不能奉陪。”说着,廖燕起身欲出大帐。只闻边镐言道:“廖偃今晚你走不得!”欲知边镐会将廖偃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五代十国历史 书名:五代十国 作者:朱长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