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代十国》第八十二回:赵匡胤智取清流关 高怀亮命丧寿州营


话说何延锡率兵来劫军粮,赵匡胤只点五百军士跟随来战何延锡。赵匡胤问道:“何人如此狗胆,敢来此劫粮!”

“我乃大将何延锡也!”何延锡道。

“呸!无名之辈!”赵匡胤举镔铁大棍闷头便打,何延锡举刀相迎,赵匡胤只不过三四回合一棍便在何延徽天灵盖,何延徽坠马身亡。身后唐兵吓得或是逃窜,或是投降。赵匡胤收降了少许降卒便往寿州大营而去。

赵匡胤回到营中,向世宗柴荣献了何延徽首级和南唐降兵数百人,柴荣即命中军官为赵匡胤上册记功。柴荣道:“寿州围困以来,唐兵已派数路兵马增援,皆从清流关而出,朕欲派一大将去多清流关,不知何人愿往?”

赵匡胤道:“末将请陛下拨我两万人马,定能取那清流关。”

柴荣道:“既然爱卿愿往,朕令潘美、曹彬二位小将为副将,点两万人马随将军同去。”

赵匡胤领了令牌,与潘美、曹彬点起马步军两万人,一路前往清流关而来。清流关乃南唐屯兵重地,皇甫晖、姚凤皆驻军于此关,得知赵匡胤率兵来战,皇甫晖、姚凤布下滚木雷石,开关列阵。

两军阵前,皇甫晖高声问道:“唐主麾下大将军皇甫晖在此,叫赵匡胤的速速出阵迎战!”赵匡胤闻听呼喊自己姓名,心中暗道好大口气,待我取这贼子人头。赵匡胤催马出阵,答道:“赵匡胤来也!”

皇甫晖见这黑大个儿提镔铁棍杀出,也拍马来战。战过十几回合,皇甫晖才只赵匡胤力大威猛,所以不敢恋战,掉转马头收兵回关。

回到关中,皇甫晖对姚凤言道:“我与赵匡胤大战竟不能得胜,这清流关只能闭关拒守,不可再出兵挑战。”

姚凤道:“关内粮草充足,与赵匡胤拖延便是,待周兵粮草耗尽自然退兵。”二人一拍即合,一连数日闭关不战。

赵匡胤在关外等得焦虑,令军中士卒关下大骂道:“皇甫晖,缩头龟!一把大火烧成灰!皇甫晖,缩头龟!一把大火烧成灰!”守关的牙将大怒,立刻报知皇甫晖。

皇甫晖大笑道:“此乃赵匡胤诱兵之计,不必理他。”周兵整整骂了半日,也未见唐兵有何动静。赵匡胤怒道:“皇甫晖这个老狐狸,闭关不出,让我如何抢关?”

潘美劝道:“末将听说南唐令皇甫晖与姚凤二人同守此关,不如再骂姚凤。”

赵匡胤又命一群士卒来至关前,对姚凤大骂道:“姚凤,姚凤,白日做梦!杀进关内,一个不剩!”,骂了半日不见唐兵出战。

次日,赵匡胤命士卒再骂姚凤,仍无人理会。骂到第三日,皇甫晖有些坐不住了,对姚凤言道:“赵匡胤欺人太甚,待我去为将军出气。”

姚凤劝道:“何不让他骂上半年,只要据守清流关,除非赵匡胤生出翅膀也不能取胜。”皇甫晖以为有理,便依旧任其乱骂。

赵匡胤在清流关下,以是等了半个月,却久无破敌之策。这晚,赵匡胤正与潘美、曹彬二人商议退敌对策,忽有中军官来报:“启禀将军,有一书生自称士将军胞弟,请求来见。”

匡胤道:“莫非是匡义来此,令其入帐。”中军官到帐外将那书生请入中军大帐,只见此人年纪又二十多岁,身长七尺有余,眉目清秀,举止儒雅,请袍绿带,白裤薄靴,此人便是赵匡胤之弟赵匡义。赵匡义与帐中将官一一见礼,对匡胤道:“今闻兄长在此鏖战已有半月,小弟特来投军。”

赵匡胤心中到是想给赵匡义一个军职,但这匡义是个读书人,不能和这一班武将相比,即使封个官职也是人心不服,不如智激一番,匡胤道:“匡义,不是为兄小瞧读书之人,我这军中将官个个皆是马上可开弓,马下能枕戈,你这文弱书生可当何职呀?”

赵匡胤说话故意憋了憋腔,赵匡义心领神会,答道:“小弟可破清流关。”此言一出,左右众将一片哗然,交头接耳,半信半疑这个文弱书生。

赵匡胤道:“有何计策,尽可说来。”

赵匡义道:“我来军中,曾路过清流关一侧的滁山,从此山坡可望见清流关内。山间虽无路可通关内,却有一溪涧流淌入关内。可命有水性的士卒夜入关中。”

“哦!”赵匡胤道:“若果真如此,今夜便取那清流关。”遂令曹彬在军选的八百通水性的士卒跟随赵匡义前往滁山溪涧,潜入关内;命牌美准备弓箭强弩,有寻来许多爆竹,准备佯攻清流关。

到了三更天时,赵匡胤估算曹彬等人已到滁山,即令攻城。潘美命士兵点燃爆竹,清流关外宝座作响,惊得守关士卒慌忙登城观望。唐兵拥挤在城头之上,尚未看清缘故,只见一阵乱箭迎头射来,使得关上还未交战却慌乱一团。

皇甫晖、姚凤得知关前有事,披甲顶盔,到城垛观望。姚凤言道:“不过是周兵惊扰之计,尔等不必惊慌。”姚凤、皇甫晖将城上士兵镇定下来,正要回去睡觉,忽然有人来报:“大事不好,粮草营起火!”皇甫晖、姚凤二人大惊,赶忙领兵前去后营救火。

这粮草被烧正是曹彬顺溪涧潜入清流关内,领兵烧得军粮。曹彬烧着粮草,遂向天空打响两声号炮。在关外放爆竹的赵匡胤见城内有信炮打到半空,必是曹彬已经入关,即命潘美架起云梯攻城。

一通外攻内扰,打得唐军首尾难顾。皇甫晖来救关时,潘美已率兵登上城楼,唐兵只顾逃命,无心守成。皇甫晖被一死尸绊倒,潘美抽宝剑将皇甫晖按倒生擒,拿下关头。

曹彬率领八百军士,见姚凤领兵前来救火,便对随行将士言道:“唐兵虽多,尔等只管杀那姚凤就是。”这八百军士遂曹彬冲向姚凤,姚凤尚不知怎么回事,便被这八百军士杀退左右侍卫,曹彬挥刀来战姚凤,姚凤急于救火,未骑战马,交战未过三四回合,被曹彬生擒。正是:

滁山一涧化溪流,成就宋祖破关头。
城前爆竹通险运,营后烈火助奇谋。

赵匡胤擒了皇甫晖、姚凤,此二人乃是南唐大将,均被解送柴荣大营听后发落。赵匡义因献计有功,被赵匡胤封为参军之职参与军机要事,曹彬、潘美也是破敌有功,自有封赏。

赵匡胤率军过清流关,南下占据滁州,将兵马驻扎城内。话说这一夜,军中将士安顿好了,赵匡胤正要休息,潘美来报:“将军,城上守兵远望有一支人马掌火把向滁州而来,将至城下,请将军定夺。”

赵匡胤道:“既明火把而来,莫非是我大周兵马?待我登城去看。”

赵匡胤随潘美来之城垛之上,只见却又一支人马行至城下。潘美对城下喊道:“尔等何妨人马,来滁州何干?”

只闻城下一为首之人喊道:“我家老爷乃大周马军指挥使赵弘殷,欲在此驻扎。”

赵匡胤一听,赵弘殷乃是自己的父亲,竟有如此巧合。赵匡胤问道:“你家老爷现在何处,请他来见。”只见城下有人举过火把,赵匡胤届火光隐隐看去,正是父亲赵弘殷。赵匡胤即可命人放下吊桥,大开城门将父亲赵弘殷及所部将士请入城内。

闻听赵弘殷来此,曹彬、潘美等将官皆来参拜,赵匡胤、赵匡义兄弟与父亲团圆也是喜不自禁。赵弘殷又为匡胤引荐一人为谋士,此人姓赵名普,字则平,幽州人氏,现在军中为掌书记官。

在滁州城过了一夜,赵弘殷将率兵往寿州回合。赵匡胤、赵匡义兄弟与曹彬、潘美、赵普皆往城外相送。临行之时,赵弘殷对匡胤言道:“赵普此人出事果断有谋,通晓大政,留他与你身边,定能助你和匡义成就一番大事。”匡胤一一记下,一番叮嘱之后,赵弘胤率队远去。

再表皇甫晖、姚凤二将被押至柴荣大营,柴荣闻听此事率领众人亲往辕门迎接。一见皇甫晖、姚凤,二人皆带有夹具镣铐。柴荣道:“速为二为将军解去枷锁。”押解的士卒命二将下跪,皇甫晖、姚凤是立而不屈。柴荣走到二将近前,对身边的李重进:“辕门离中军相隔多远?”

李重进答:“距中军约有四百步。”

柴荣道:“为皇甫晖、姚凤备马。”李重进闻听,心中犯了犹豫,柴荣又言:“朕要效仿李嗣源为敌将牵马引路。”李重进只得牵过两匹战马交与柴荣,柴荣对二将言道:“请二位将军上马。”

皇甫晖、姚凤二人互看一眼,便跨上马鞍。柴荣牵住马丝缰对左右将官言道:“诸位将军跟随其后。”后周将士分列两侧,柴荣将马牵到中军帐外,对皇甫晖、姚凤道:“二位将军有何话讲,就往帐中说与朕听。”

柴荣正往帐中走去,皇甫晖、姚凤双膝跪倒,叩首言道:“陛下真乃明主,愿降大周。”柴荣猛然转身扶起二人,笑道:“朕素来倾慕将才,二位将军若能归顺,则卧大周如虎添翼。”柴荣又将营中众将为二人一一引见,众人相互敬贺,皆是大喜。

皇甫晖、姚凤归顺柴荣,清流关又失守,败报接连传至南唐都城金陵府。元宗李景是焦虑万分,召来朝中文武重臣商议退敌之计,冯延巳举荐道:“陛下可命楚国降将陆孟俊,统帅十万楚国将士讨伐淮北。”

只见大将军边镐奏道:“臣以为不可,自我大唐吞并楚国以来,楚人连生叛乱,待楚国百姓民心安定,忠心于唐,再征用出兵方可万无一失。”

宰相冯延巳一听,心中犹是嫉恨边镐,对边镐问道:“将军既然以为楚人不可出战,不如将军亲自领兵。”

边镐道:“这有何难?若陛下恩准,末将粉身碎骨在所不惜。”李景以为边镐所言有理,加封边镐为扫北大将军,点兵两万,救援淮北。

边镐率领大军渡过长江北上,连克数城,直奔寿州杀来。柴荣得知边镐一路势不可挡,便在中军点将。高怀德奏道:“边镐来势汹汹,末将愿率人马去战边镐。”

柴荣道:“将军前去须有副将跟随才是。”

高怀亮道:“末将愿为副将。”又有皇甫晖、姚凤言道:“边镐乃南唐大将,善用奇兵,我二人愿随高将军同往。”

柴荣道:“既有四位将军同去,何愁边镐不败!”四人领了令牌,出帐点兵。

数日之后,两军列阵开战,只见南唐军中一将身长九尺,面色苍紫,剑眉圆目,颔下短须,头戴皂缨盔,身着逆鳞银甲,跨下战马名唤一丈雪,掌中一对短柄镔铁戟,立马阵前,煞是威风。皇甫晖对高怀德言道:“阵前之人便是大将边镐,待末将试探说服一番。”皇甫晖催马向前几步,抱拳言道:“边将军向来可好?”

边镐一看是皇甫晖,顿时怒道:“皇甫晖!汝与姚凤还有颜面来至两军阵前?背主降敌是何道理?”

皇甫晖言道:“周主柴荣乃是有道明君,英明神武,礼贤下士。而李景听信冯延巳兄弟谗言,终不能成就大器,边将军何不另投明主。”

“宁为唐臣,绝不可降!汝休要废话,看我双戟。”边镐摘下双戟,拍马来战,皇甫晖直抢迎战,二人战了八九个回合,皇甫晖便边镐一戟打中后脑,只觉一懵便追马落地。边镐正要取皇甫晖性命,只听姚凤喊道:“将军留人!”姚凤催马来至近前劝道:“旧日同僚,何忍杀之?”

边镐道:“卖主贼子,你我各为其主,休来劝我!”边镐挥戟便打姚凤。姚凤举刀相迎,只战了五六回合,姚凤被边镐一戟捅死。

边镐连声两阵,高怀亮看了不由怒发冲冠,对怀德言道:“兄长为我压住阵脚,待怀亮取这贼将狗命!”高怀亮策马出枪来战边镐,二人不容分说战至一处,一连二十个回合,高怀亮才知自己并非边镐对手,正欲退回,镔铁戟却已打下,戟上月牙嵌入后心,高怀亮吐血而死。阵前的高怀德火冒三丈,七窍生烟,大吼道:“边镐贼子还我兄弟性命!”出马来战边镐。正是:

江淮百战储雄英,南北狼烟久不平。
喜怒哀乐但成梦,胜败输赢一场惊。

不知高怀德此战能否胜过边镐,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五代十国历史 书名:五代十国 作者:朱长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