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代十国》第八十九回:姐妹争宠李代桃僵 王侯夺爱花蕊杀宫


冯延鲁规劝后主李煜,与北宋修好。李煜问冯延鲁:“朕若向北宋称臣,赵匡胤果真不会与我南唐为敌?”

冯延鲁道:“蜀主孟昶胆大妄为在蜀中自称皇帝,自古国无二君,赵匡胤自然要讨伐。陛下向北宋称臣进贡,赵匡胤得了好处便不会与南唐为敌。”

李煜听了冯延鲁一番讲解,连连点头:“如此说来,这便使得。”传诏命丞相冯延鲁带厚礼往荆湖大营犒劳宋军。

李煜临行,心中放不下怀有身孕的周娥皇。周娥皇见李煜儿女情长,便安慰道:“陛下尽可往荆湖犒劳宋军,臣妾可让小妹女英来伺候起居。”李煜这才放心,遂告别周皇后,与冯延鲁往荆湖大营慰问宋军。

后主李煜与丞相冯延鲁分作两头,冯延鲁带黄金五千两,白银八万两,牛羊各一千头,犒劳荆湖大营宋军;后主李煜则亲往开封面见宋太祖赵匡胤称臣。

单将后主李煜只带太监、护卫五百余人,前往京师。陪李煜一同赴京的还有一位大臣,名叫严续,子兴宗,此人是南唐开国谋士严可求之子,足智多谋,为人中正,官居中书侍郎。严续一路上见李煜闷闷不乐,便问道:“主公一路之上,莫非有何顾虑?”

李煜道:“只恐见了宋天子,是有去无回。”

严续道:“此事无须多虑,赵匡胤定不敢扣留主公。”

“何以见得?”李煜问。

严续道:“宋军正逢讨蜀之时,倘若冒犯我唐国,林仁肇将军即可领水军北上,反使得宋天子东西奔命,臣料此行可高枕无忧。”李煜才舒了一口长气。

数日后,南唐后主李煜车驾来至开封,赵匡胤得知李煜要称臣,是喜出望外。赵匡胤对晋王赵匡义道:“朕正愁江东难以收复,南唐李煜入朝称臣,不如来个擒贼先擒王。”

赵匡义摇了摇头,劝道:“李煜若是英雄,就当出兵荆襄九郡,西联蜀王,与我大宋朝南北割治。可惜李煜却无这般见识,但南唐大将林仁肇已在长江布下水军,此乃大宋之患!”

“哦!”赵匡胤这才明白,李煜不过庸碌之辈,林仁肇才是当前大敌。

宋太祖赵匡胤召见李煜,李煜自称唐主向宋称臣。赵匡胤与赵匡义将计就计对后主李煜是盛情款待。李煜哪里能料到赵氏兄弟的心思,对此番入京却是心满意足。正是:

笑面猛虎暗箭多,看破才子贪快活。
圣君先礼而后兵,欲擒庸主待后捉。

赵匡胤对李煜亲近拉拢,李煜从开封带着太平喜讯返回金陵。来到皇宫,李煜最挂心上的便是皇后周娥皇,来到内宫,周娥皇正背靠床榻,旁边一个伺候女子赶忙站起身来,叩拜后主李煜。

“宫娥平身。”李煜不经意的打眼一看,这行礼的宫娥从未曾见,长得娇小玲珑,婀娜迷人,且与皇后周娥皇有些相像,令李煜的看得目瞪口呆。

“唉呦!”周娥皇挺着大肚子有些笨重,想坐正却一下子没起来。李煜这才缓过神来,赶忙过来搀扶皇后,问道:“皇后身怀六甲,行动多有不便,不必行礼。”

周娥皇道:“陛下前往京师这些日子,幸好有小妹在此伺候,才觉不寂寞。”

“哦,原来如此”李煜又瞅那侍奉的宫娥,暗想原来这就是小姨子周女英,跟她姐姐周娥皇相比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南唐后主李煜对皇后言道:“几日没能与皇后相见,甚是挂念,特为皇后做了一首词,待我写来。”

李煜转身去往书房的桌案去写,皇后周娥皇对妹妹言道:“女英代我为你姐夫研墨。”

周女英遵照姐姐叮嘱便跟着李煜去书房研墨。

李煜去为皇后作词,周娥皇就在卧房等候。一等就是一个时辰,周娥皇心中纳闷一首词因何写了这么长时间?周娥皇叫来一个小太监,命其去看看后主李煜。

过了少时,小太监回来,周娥皇问道:“唐主可曾在书房作词?”

小太监道:“书房里的丫鬟,送出一首陛下所作《后庭花》。”周娥皇接过诗词读道:

“玉树后庭前,瑶草妆镜前。
去年花不老,今年月又圆。

莫教偏,和月和花,天教长少年。”

周娥皇读了这首《后庭花》,心中又是疑惑,似乎有所寓意。皇后问道:“为何不见陛下归来?”

小太监道:“听书房的丫鬟说道,陛下在书房临幸了娘娘的御妹周女英。”

“啊!”周娥皇醋意大发,刚想起身,又觉腹中疼痛,只得做了下来。周娥皇气量狭窄,一怒之下,令太监、宫女紧闭寝宫,不准李煜进来。

再说李煜趁小姨子周女英为他研墨之时,对周女英是动手动脚,调戏哄弄。周女英见了后主到也动了恻隐之心,李煜在江南是赫赫有名的风流才子,又长得儒雅别致,周女英正是求之不得。

天色将晚,李煜带着周女英想回寝宫,怎知皇后周娥皇吃了妹妹的醋,闭门不让进。可金陵宫中,宫殿甚多,李煜便另寻一间宫室与周女英居住。

周女英同李煜住了几日,闻听身边宫女太监传说皇后快要生产。女英便问李煜:“近来得知家姐要生,国主何不去看看。”

李煜道:“娥皇见我又要为咱俩之事动怒,朕恐动了胎气,李煜自是与周女英同宿后宫。

十日之后,周娥皇生下一子,虽然婴儿康健,但周娥皇却产后就不能愈。后主李煜对周女英倾心痴迷,哪里顾得病如膏肓的周娥皇,使得昨日夫妻,情缘化尽。

两日后,周娥皇病故,后主李煜与周女英才急忙赶到,皇后宫中。周娥皇生前未有遗言,只是临终之日,反复诵读一本乐府诗集。周女英拿起这本诗集,见有一页已被姐姐揉皱,细细看来是《乐府诗集.鸡鸣篇》,诗曰:

桃生露井上,李树生桃旁。
虫来啮桃根,李树代桃僵。

只到此时,李煜看着病故的周娥皇,才有些难过,降旨以皇后大礼,为周娥皇超度七七四十九天下葬。真是个:

昨夜霓裳曲,唱得两分离。梦回贵妃醉,愁断娥皇女。
有情无义郎,寒心恨无语。李树代桃僵,流传宫廷宇。

南唐皇后周娥皇病逝,此事传到北宋宫中。宋太祖赵匡胤正在宫中和妃嫔下棋,晋王赵匡义进宫求见。

兄弟二人,施礼对坐。赵匡义道:“唐主李煜正宫皇后病故,皇兄何不派人前去吊唁?”

赵匡胤道:“一个皇后病死,朕何需派人吊唁?”

赵匡义道:“吊唁周皇后是假,刺探大将林仁肇是真。只要搞到林仁肇画像,日后定能用计杀之。”

赵匡胤听得林仁肇大名,如同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赵匡胤问道:“那朝中文武何人可为吊唁使臣?”

赵匡义道:“论画作坊有个品画大家,名叫魏丕,此人观物过目不忘之奇才,派魏丕出使南唐,定能画出林仁肇画像。”

宋太祖遂命赵匡义拟旨差遣魏丕出使南唐。赵匡义刚离开宫殿,有个小太监来报:“启禀万岁,蜀主孟昶被押赴京师。”赵匡胤闻听大喜,即传旨召见蜀主孟昶。

一支笔不能同写两件事,后蜀皇帝孟昶,史上也称后主。十六岁登基,在西蜀关起门来当皇帝,一当就是三十年。孟昶年尽半百,却是老汉痴情,他有一位爱妾费氏,生得风姿秀逸,美若天仙,且擅长诗词,又通器乐,令蜀主痴迷万分,封为花蕊夫人。

孟昶沉于女色,不理军政,使得北宋军队一月之内,连破川中关隘。一月之间北宋大军兵临城下,蜀主孟昶不得不向宋军投降。

赵匡胤听说蜀主孟昶因迷恋花蕊夫人,而抛弃国家大事,荒废了江山社稷,遂命孟昶夫妻进见。

太监传下旨意,殿下走来两人,是一男一女。这男人乃是孟昶,年纪不到五十岁,因贪恋女色,头发已是多半花白,身着橘黄色的王袍,走路已有些力不从心。孟昶身侧正是花蕊夫人,年纪不过三十岁,发髻高盘,眉目惹魂,摇步生芳。

赵匡胤见了花蕊夫人,是瞠目结舌,暗自称绝。后宫佳丽三千,竟无一人美貌能能压花蕊夫人。

孟昶夫妻二人向赵匡胤跪倒叩拜,赵匡胤对花蕊夫人起了淫心,对孟昶刁难道:“汝有今日,乃是贪色亡国。花蕊夫人定是下凡的妖精,还是早点休妻吧!”

花蕊夫人猛然抬头,对赵匡胤言道:“我夫君虽是亡国之君,但妾身未忘亡国之恨。”

赵匡胤顿时一惊,蜀主孟昶吓得战战兢兢,这花蕊夫人却面无惧色。赵匡胤心中不由得钦佩花蕊夫人的勇气,对花蕊夫人言道:“朕久闻花蕊夫人在蜀中善于诗词,朕命你用七言写出亡国之恨。写成便罢,写不成便是妖女!”

旁边有太监呈上笔墨,花蕊夫人执笔点墨,写下七言《口答宋主》,诗曰:

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
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

宋太祖赵匡胤看了此诗,感慨良深,欲痛骂后蜀朝廷无能,又赞叹花蕊夫人德才俱佳。赵匡胤对花蕊夫人颇有敬畏,便让孟昶夫妻在京城府邸居住。

花蕊夫人走后,让赵匡胤念念不忘,日思夜伏。若是夺人之妻,身为天子有失人心;倘若孟昶死去,便可纳花蕊夫人入宫。赵匡胤暗定一计,命太监天天到孟昶府上赏赐好酒好饭。

前几天,御用的好酒好饭孟昶夫妻吃的到也舒心,到了第七天,赵匡胤命人送来一壶御用的壮阳酒。孟昶一看是壮阳补酒,便没让花蕊夫人饮用,独自一人喝了几杯。

过了半个时辰,孟昶双手捂腹在地上滚来复去,花蕊夫人扑到地上,急问:“方才吃酒饭时还好好的,为何此时这般痛苦?”

孟昶握着花蕊夫人的手,呻吟道:“赵匡胤今日多赐酒饭中必下了剧毒。”只见孟昶七窍流血,死在花蕊夫人怀中。

君逼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赵匡胤酒中下毒,害死孟昶,花蕊夫人是有冤无处诉,敢怒不敢言。为家夫守孝刚有三日,宫里的太监便传旨到来,旨曰:

“朕闻蜀孟昶突发暴病而亡,满朝皆为哀吊。夫人费氏寡居不易,特命花蕊夫人入住后宫,颐养天年。钦此。”

花蕊夫人听了圣旨,心中明白这是赵匡胤杀夫夺妻之计。花蕊夫人是个烈女,论到贞节之事,定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忽闻太监言道:“夫人您到是皆旨呀,入朝能面见天子,那可是天大的福分。”

花蕊夫人闻听此言,脑海中猛然闪过一念。若能见到赵匡胤,诱而杀之,来个鱼死网破,亡国之仇、杀夫之恨,皆可报应。花蕊夫人立刻接旨谢恩。

花蕊夫人故意浓妆艳抹,浑身香气袭人,由御撵送入宫中。

花蕊夫人被送入一间华丽宫室之内,往四周张望了一番,除在外屋有两个丫鬟,并无他人。花蕊夫人心想弄不好今夜赵匡胤今夜就要我陪驾,正好趁此机会刺杀天子。

花蕊夫人自幼生长在阁楼闺房,既不会使刀,也不会用剑,唯独让剪子扎破过手指,故而花蕊夫人便想找把剪子。拉开了几个抽屉也没找到剪子,花蕊夫人便问外间屋的丫鬟:“房中可有针线否?”

一个丫鬟答道:“回禀娘娘,针线放在紫檀匣子里。”

花蕊夫人顺着丫鬟所说,看到桌案上有个紫檀木的匣子。打开木匣细看,里面确有针线,而且有一把铁剪子。

花蕊夫人将剪子紧握手中,自语道:“蜀主佑我,为夫报仇。”

花蕊夫人正在思量,忽闻太监喊道:“万岁驾到!”花蕊夫人赶忙将剪子放回木匣,扣好匣子盖,仓促照了一下镜子,便出去迎接赵匡胤。

花蕊夫人对赵匡胤躬身施礼,赵匡胤赶忙用手相掺,勾肩搭背就与花蕊夫人进了内室。

两人相拥的梳妆台前,赵匡胤双手伸向花蕊夫人腰间凤鸾带。花蕊言道:“陛下且慢,待臣妾先点上一柱香。”花蕊夫人顺手掀开木匣,拿出铁剪转身便刺赵匡胤。正是:

花蕊一心守节操,不耻宋祖乐逍遥。
若有蜀主早贤能,国仇何须女子报?

“嘶啦!”赵匡胤杏黄龙袍之上划出三尺长的口子,“唉呀不好!”赵匡胤命归何处,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五代十国历史 书名:五代十国 作者:朱长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