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代十国》第九十一回:潘仲询大破天竺象 高君保智除波斯女


后主李煜词赋之才古今少有,李煜重用的臣子也多是擅工文辞的文人。林仁肇平日与多数臣子是秀才遇见兵,有理数不清。但文官之中也有明大义之人,最为中正的便是中书舍人、散骑常侍潘佑。

潘佑得知林仁肇被赐死,心中惊异万分,即刻往宫中进见国主。

张洎赐死了林仁肇,回到宫中复命。李煜得知林仁肇已死,长舒一口气,叹道:“奸党被诛,全是张卿之功,朕当重赏。”

张洎满面喜悦,正磕头谢恩,偏巧潘佑入宫求见。潘佑伏地问道:“敢问国主,林仁肇法犯何律,罪该哪条,竟被毒药赐死?”

李煜诗词歌赋出口成章,论起春秋大义,功过是非,嘴里嘟嘟囔囔,无言以对。张洎把话接过,言道:“林仁肇画像悬于大宋宫室,必与赵匡胤有所勾结,所以赐鸠毒自裁。”

潘佑心中震怒,暗想国主不识诡计,臣子难道还能忠奸不明?潘佑不理张洎,对李煜奏道:“臣请陛下,即刻选定新任兵马都督,速救南汉之急。”

李煜自幼在宫中无忧无虑,且过今日不思明日,敷衍答道:“另择统帅,事关重大,待明日早朝再议。”潘佑无奈,只得次日早朝。

李煜日吟诗词,夜观缠足,久不早朝。潘佑急国家之患,一连上了七道奏章,偏偏李煜大赞奏章词句精彩,却无心所奏之事。潘佑忧愤至极,拟下第八道奏章曰:

“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臣乃者继上表章,凡数万言。词穷理尽,忠邪洞分。陛下力蔽奸邪,曲容谄伪。遂使家国堙堙(yin),如日将暮。古有桀纣孙皓者,破国亡家,自已而作,尚为千古所笑。今陛下取则奸回,败乱国家,不及桀纣孙皓远矣。臣终不能与奸臣杂处,事亡国之主。陛下必以臣为罪,则请赐诛戮,以谢中外。” (源自《全唐文》卷八百七十六)

李后主生性优柔,看罢这本奏章,竟将奏章怒摔桌案之上。

偏巧冯延鲁、张洎两个臣子正在一旁陪后主赏诗,见李煜大怒,冯延鲁赶忙取过奏章,张洎也凑上跟前,二臣读罢,张洎道:“这还了得,言词激讦,诋毁朝纲,真是个无君无父,疯癫狂生,请治潘佑欺君之罪。”

冯延鲁赶忙附和道:“张大人所言极是,潘佑诽谤中伤,欺君罔上,不可轻饶!”

这儿人左右挑拨,使得李煜龙眼大怒,降旨罢免潘佑官职,发配饶州。

次日,潘佑饮恨自刭,终年三十六。正是:

国主不成贤,忠良枉哭天。空等北伐帅,坐待南征年。
河北烟云涌,江南花月甜。分久终一统,掐指算几天?

话说北宋大将潘美率八万人马进兵韶州,南汉大都督李承渥在莲花峰下摆下一个猛兽阵。两军阵前,南汉军前足有大象一百头,一字排开。象背之上坐着五个弓弩手,轻骑兵左右压阵,山坡之上步兵摇举战旗。

这些战象全是天竺、暹罗进贡而来,编为象军。潘美见了这些大象也不敢近前,远远望去阵前有一上将银白甲乌黑袍,跨马提刀,正是南汉大都督李承渥。

李承渥见宋军将士无人敢近前对话,便命传令兵摇大红“令”字旗阵前传令。只闻牛角号长鸣,象兵驱逐战象,呼嚎杀来。

战象吼声惊天动地,轰鸣刺耳。宋军战马吓或是四蹄倒退,或是原地打转。潘美高声传令:“乱箭射之!”

只见千万只弓箭,如乱雨射出,战象上的士兵拿盾牌抵挡,战象皮厚箭不能伤。潘美一看,心中大惊,暗想若是百头大象拉成一线,踏平八万宋军不在话下。心想至此,潘美遂令退兵二十里扎营。

潘美在莲花峰被挡十五天,无计可破战象。大帅潘美正在中军大帐与左右副将整愁眉不展,中军官来报:“启禀大帅,大将军高琼押粮到营。”

“快快有请!”潘美遂领众副将出帐迎接。

高琼乃是后周大将高怀德之子,字君保,年纪在二十多岁,长得面色银白,眉插双鬓,目若朗星,颔下无须,身长八尺有余。头上板银盔,身着紫金掩心甲。潘美本是北宋开国美将,高琼美俊比潘美有过之而无不及。

高琼躬身施礼,潘美扶起高琼喜道:“少将军远道押粮,快往帐中。”

高琼随潘美来至中军大帐,潘美道:“近来南汉调动了一百头战象,闻角号而进,弩箭雕翎都奈何不得。”

高琼虽是武将,但极通兵书战策,对潘美道:“末将到有一计,尚不曾试过射象。造两百架巨弩机,或许能射穿巨象。”

原来高琼向潘美举荐造大型弩机,长有一米半,宽有两米,牛筋硬弦,镔铁弩架,弩箭全是青铜打制。这种巨弩机两个人抬着都很吃力,皆是用四轮木车承担。潘美依照高琼所说,绘图打造。

不到一月,两百架巨弩机打造而成,潘美、高琼亲手试射巨弩机。士卒将青铜弩箭架在弩机上,潘美按动弩簧,只听“嘭-----!??”弩箭发出,弩簧响声回响于耳。一百五十步之远射穿梧桐树,潘美大喜:“妙哉!如此强弩,何愁巨象不伤!”众人皆是赞叹不绝。

潘美命人道莲花峰下战书,北宋、南汉两军再开战阵。李承渥一看宋军阵势,同一月之前相似,心中无所顾忌,下令鸣号角。

号声响起,一百头战象呼号而出,直奔宋军冲来。“嗒!嗒!嗒!”宋军三声号炮打响,只见前面盾牌后面的巨弩机推至阵前,四个兵卒推一架巨弩机。巨象高出数米,宽有丈余,无须瞄准便对好象身。

巨象冲至宋军还有一百步,两百架巨弩齐发。只见青铜弩箭呼啸而出,风声震耳,战象虽是皮硬肉厚,却挡不住强弩。战象中箭受惊,调头欲走,潘美又令再发一百只青铜弩箭。

不能战象转过身来,二通箭发,战象疯癫败逃。大象受惊交相滥踏,反倒使得身后南汉将士连声叫苦,十万马步军阵势大乱,为躲象踏,四散逃跑。

忽闻战鼓动地,炮号连天,大将潘美率五千精骑兵,身背弓箭,手舞大枪,蜂拥杀向汉兵。真是个:

冲天一吼百里恸,双齿锋杀战象凶。
猛禽发疯误敌我,助得天兵下广东。

象惊人乱,南汉被宋军杀得大败。单说都督李承渥率五千亲兵正绕道逃走,正巧大将高琼率一支兵马拦住去路,李承渥怒道:“白面小儿,阻拦本督与你无益,快快闪开!”

高琼喝道:“汝也不问某家是谁,竟敢如此无礼?”

李承渥问:“你是何人?”

高琼答道:“某乃高怀德之子,高行周之孙,幽州神枪大将高琼是也!”

高琼声如洪钟,惊得李承渥快下战马倒退几步,左右的汉兵个个心惊胆寒。李承渥猛咬后牙槽,怒道:“管你是何出身,先吃我一刀!”

李承渥挥大刀砍来,高琼托枪相迎。二人马打盘环,十几个回合之后,高琼使枪刺心,如穿云贯日,正刺中李承渥护心镜。也亏李承渥甲胄坚固,人未刺死,但被打下战马。南汉败兵见主将被打下战马,军心大乱,轰然而散。北宋将士涌上李承渥,将其摁住五花大绑。

莲花峰下活捉李承渥,十万兵马、上百只战象有的射杀而死,有的四散而逃。宋军乘胜前进,南汉皇帝刘继兴是焦虑万分,波斯妃子媚珠见此状况,问道:“陛下因何愁眉惨淡?”

刘继兴道:“大都督李承渥全军覆没,南唐李煜不发救兵,这可如何低档宋军?”

媚珠道:“英雄难过美人关,陛下不如将我赠与宋军,我自有妙计刺杀宋军主将。”

媚珠平日不会武艺,刘继兴惊讶道:“爱妃有何妙计?”

媚珠道:“主将若死,必然军心大乱。我将剧毒藏于珍珠之中,只要宋将动了色心,便能下慢性剧毒。”

原来媚珠把慢性剧毒涂在胸前珍珠之上,只要珍珠在宋将的酒水之中泡一下,剧毒就可溶解。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宋军主将一个个毒死,不仅擒刺杀敌将,而且宋军还查不出来凶手。刘继兴心想大战至此,用美人下毒也是无奈之选,只得应允。

南汉的使节用御撵把波斯美女媚珠送往宋军大营,求和是假,刺杀主将是真。前文曾表媚珠喜欢珍珠,浑身挂带珠串。刺杀宋军主将的剧毒就涂在胸前的珍珠领上,此时只有媚珠一人知道,其余南汉使节皆不知此事。

南汉使者向大帅潘美通禀之后,潘美征战十几年还从未见过波斯美女,高琼等左右副将也是新鲜好奇。潘美道:“即是献美女求和,先带进中军一见。”

使者出营八媚珠唤进中军大帐,只见这位波斯美女面带红绸帕,只露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珍珠短衣露腰,灯笼粉裤赤足,一副西域异族打扮。

这位波斯美女肉欲丰满,裸露迷人,难得一见。满营将官收荆州、取蜀川,如今南下两广,猛然一见波斯美女,众将官看得目瞪口呆。主帅潘美也是第一回见,当营便令媚珠为众将献舞。

媚珠挠首弄姿,便跳起波斯舞。在帐中挑了两圈,媚珠边舞边拿起酒壶为众人斟酒,媚珠第一个就看到帅椅所做之人,虽然不知潘美姓名,但只此人便是宋军的主帅。

媚珠躬身斟满一杯酒,正巧胸前悬挂的珍珠串也垂了下来,最下面一颗珍珠垂到酒杯之中。这颗珍珠上面涂抹过慢性剧毒,浸泡酒中即可溶解。媚珠顺势为潘美敬酒,那可有毒珍珠自然又带出酒杯。

这下毒的动作只在一眨眼的工夫, 媚珠做的也是干净利索,潘美接过酒杯,端至嘴边正要饮下。只觉手腕一痛,“唉呀!”潘美丢掉酒杯,见有一根筷子打来。

潘美捡起筷子问道:“何人所发暗器?”

只见大将高琼一脚踹翻桌案,拔出腰中宝剑对媚珠怒道:“小贱人!休害元帅!”

原来媚珠斟酒之时,那可粘毒珍珠泡进酒中,正巧被坐在一侧高琼看到。高琼自幼熟读兵书,见媚珠献舞心理就猜想莫非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突见珍珠串垂进酒杯,潘美是当局者迷,高琼却是旁观者清,顺势将手中的筷子打向潘美的手腕。

霎那间,潘美吓了一惊,心想高琼莫不是喝多了,正要询问,忽然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潘美低头再看三在地上的酒,竟有灰白的烟气飘起。

潘美大怒:“好贱人,安敢行刺!” 高琼一跃而出遂揪住媚珠的头发。

媚珠不会武功,以为下毒之计神不知、鬼不觉,就能刺杀宋军主将。没想到毒计败露,头发揪的又痛,慌乱之下嘴里有波斯语嗷嗷乱喊。高琼二话没说便将媚珠一剑捅死。

潘美见刘继兴并无诚心归降,号令三军南下连克英德、南雄。宋军不日便到广州,南汉主刘继兴急的不知所措,

宫中有个大太监名叫乐范,向刘继兴奏道:“奴才闻听南洋有诸多岛屿,可先到南洋避乱。宋军由北而来,一时造不出渡海的战船。待个三年五载,陛下在率水军杀回两广,为时不晚。”

刘继兴听信乐范谗言,立刻派人召集巨舰十八艘,把朝中的美妃、金宝塞满其中。

十八艘大船将美女、珠宝装载已毕,飞骑探马来报,潘美率宋军离广州十里扎营。刘继兴闻听此报,哈哈大笑:“美女、珠宝皆已装船,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刘继兴遂传旨出海,小太监下去传旨。不一会儿,那小太监又急急忙忙返回,面带惊恐,满头大汗,跪地言道:“启禀陛下,大事不好!”正是:

海崖尽头命难求,欲乘巨舰汪洋游。
九州版图当一统,逃至何方是尽头?

欲知太监所报何事不好,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五代十国历史 书名:五代十国 作者:朱长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