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帝国》第13章 昔班家族成员


1.从昔班到阿布海儿

当在波斯、中国、河中和南俄罗斯建国的成吉思汗家族各支正在衰落和灭亡之 时,该家族的其他支系(即在北方草原上遗留下来并被人们遗忘了的蒙古各支)开 始占据他们的位置,并开始要求在历史帝国中他们应有的一份。昔班家族成员便是 一个恰当的例子。

上面已经提到昔班家族是出自成吉思汗之孙、金帐汗拔都和别儿哥之弟昔班。 昔班于1241年在匈牙利进行的蒙古战争中表现突出,据拉施特记述,他表现十分杰 出,以致于如果蒙古人仍占有匈牙利的话,他将会作为当地总督而留在那里。成吉 思汗死时,他分得南乌拉尔河东部和东南部地区,在东南方向包括阿克纠宾斯克大 部和图尔盖。今天,这些地区被中帐和小帐的吉尔吉斯人占据(中帐处在西到托博 尔河源,东至额尔齐斯河上游的谢米巴拉金斯克之间,小帐处在乌拉尔河与萨雷河 之间)。昔班及其后继者们夏季似乎扎营于乌拉尔山区、伊列克河(奥伦堡南部的 乌拉尔河支流)和伊尔吉兹河之间;冬季,其斡耳朵可能移到萨雷河附近。直到14 世纪末,昔班部落才独自占有这些地区,其邻居是在萨雷河草原和兀鲁塔山区漫游 的白帐部落。但是,当白帐的首领们随着脱脱迷失统治的到来于1380年成了金帐汗 国的可汗们时,几乎整个白帐部落都向南俄罗斯迁移,这种印象至少是从有关帖木 儿于1391年向这片草原进行“探险”的报导中获得的。整个萨雷河和兀鲁塔山地区, 像图尔盖一样,当时肯定是由昔班家族成员占据。大约在14世纪中期,臣服于昔班 家族成员的各部落采用月即别一名,或者,按现在通常的拼法,叫乌兹别克(Uzbe k),尽管该名的起源尚未清楚,但是,历史上他们是以此名而为人所知。

乌兹别克政权的真正建立者是昔班家族王子阿布海儿,他过着一种充满着冒险 的生活。在1428年他17岁时,他在今西伯利亚托博尔斯克以西的图拉河畔被宣布为 昔班部落可汗。此后,他立即从另一些术赤后裔手中夺取了乌拉尔河以东和锡尔河 以北的原术赤家族的整个兀鲁思。1430年至1431年,他甚至占据了花刺子模,并洗 劫了玉龙杰赤。1447年前不久,他以牺牲帖木儿王朝为代价控制了从塞格纳克到乌 兹根一带的锡尔河沿岸设防城市。巴托尔德认为,塞格纳克是他的都城。另一方面, 雅西城(即今突厥斯坦诚)仍在帖木儿王朝手中。阿布海儿利用帖木儿后裔之间的 纷争干涉河中事务。因此,他帮助帖木儿王朝的卜撒因取得了撒麻耳干王位(1451 年)。

阿布海儿的掌权是昔班家族的顶峰时期。在昔班家族受到西蒙古人,即卫拉特 人或称卡尔梅克人的入侵(大约在1456-1457年)时,阿布海儿的帝国的疆域是从 托博尔斯克的邻地延伸到锡尔河。卫拉特人占据着包括大阿尔泰山和杭爱山脉在内 的大片疆土,从塔尔巴哈台和准噶尔一直到贝加尔湖西南岸,地跨黑额尔齐斯河、 乌伦古河、科布多和乌里亚苏台等地,以及色楞格河和库苏泊河源之地。这一时期, 他们正在向外扩张,他们的掠夺地带从北京郊区一直延伸到西突厥斯坦。阿布海儿 在一次大战中被他们打败后,被迫逃到塞格纳克,锡尔河中游北岸的全部地区任其 蹂躏(1456-1457年)。

这次失败削弱了阿布海儿的权威。甚至在此之前,他的两名臣属首领克烈和札 你贝(与他一样,都属术赤系)也背弃了他,而投奔察合台汗也先不花二世(死于 1462年)。他们要求也先不花拨给土地,也先不花把他们安置在蒙兀儿斯坦边境地 区。在以后的几年内,特别是在大约1465至1466年,原来臣属于阿布海儿的大批游 牧部落离开了他,投奔克烈和札你贝,过着独立的生活。这些游牧民从乌兹别克汗 国中分离出来之后,正像以后人们称呼他们的那样,被称为哈萨克人,(即“冒险 者”或“叛逆者”),或吉尔吉斯-哈萨克人。他们的分离具有相当重要的历史意 义,这一点可以从他们不久就占据的、甚至今天其后裔们仍居住其上的广袤领土上 认识到;中帐的疆域,即是阿克纠宾斯克与谢米巴拉金斯克之间的草原;小帐的疆 域是从乌拉河河口到萨雷河;大帐的疆域是从突厥斯坦城到巴尔喀什湖南岸。阿布 海儿于1468年(巴托尔德对该年代作过勘校)在一次反吉尔吉斯-哈萨克人的决战 中被杀,他企图使他们重新成为他的臣民。大约三年以后,蒙兀儿斯坦的察合台汗 羽奴思击溃了忠实于阿布海儿的最后一批乌兹别克人。至于持异议的乌兹别克人, 或者说吉尔吉斯-哈萨克人,他们组织了一个纯游牧业的国家,在最初的两位首领 死后,这一国家由他们的儿子们,即克烈之子巴兰都黑(约1488-1509年在位)和 札你贝之子哈斯木(约1509一1518年在位)统治。哈斯木一度企图占领塔什干。他 没有成功,似乎不再抱有这种企图。事实上,在海达尔·米儿咱的报导中,从哈斯 木在一次奇怪的谈话中给自己下的定义来看,他是纯游牧民的典型:“我们是草原 之子,一切财富都由马组成;马肉是我们喜爱的食品,马奶是上乘饮料。我们没有 房屋。我们主要的消遣是查看我们的羊群和马群。”

要把这种世袭的游牧主义与集中在塞格纳克的半定居帝国的要求协调一致的打 算使阿布海儿遭到了失败。但是,他的经历是有启发性的。阿布海儿的冒险是一个 没有成功的成吉思汗式的冒险。看来,他愿意团结这些游牧部落,缔造一个拥有广 袤疆土的帝国(它已经产生了影响,足以在河中的帖木儿诸王朝中进行仲裁);后 来,在另一些更野蛮的游牧民的冲击到来之前,他已经注意到他的游牧帝国的瓦解, 尽管帝国主要是由于自己的一些部落的背叛而被削弱,这些部落民不满他喜爱定居 生活。对于一个完全实现了自己抱负的成吉思汗来说,有多少个阿布海儿填补了草 原的历史!然而,在阿布海儿失败的地方,他的子孙们将会成功。

2.穆罕默德·昔班尼和河中的昔班尼汗国

阿布海儿之子沙·布达克与其父同年去世(1468年)。蒙兀儿斯坦的察合台汗 羽奴思曾前来援助过吉尔吉斯-哈萨克人反乌兹别克人,他在塔什干和突厥斯坦之间 的卡拉森吉尔角袭击并砍下 了沙·布达克的头,沙·布达克之子、17岁的穆罕默德·昔班尼以一个士兵的命 运开始了他的生涯。在一切都被剥夺光之后,他为当时在塔什干进行统治的西蒙兀 儿斯坦的察合台汗马合木效劳。马合木对他的服务很满意,把突厥斯坦城作为封地 踢给他(1487年至1493年间)。仍然是在马合木汗的帮助下以(《拉失德史》严厉 斥责马合木在自己的怀中抚育了一条毒蛇),昔班尼很快强盛起来,足以干涉河中 事务。上面已经提到过,在那里,最后一批帖木儿朝后王们之间的争吵使河中敞开 了大门,任人入侵。他抓住时机,于1500年夏进入不花刺,在那里地区纠纷使它未 能作出任何抵抗。接着,正如上面所提到的,他出现在撒麻耳干城下。该城当时在 位的帖木儿朝统治者阿里轻率地出城与之会谈。昔班尼处死了他,宣布帖木儿朝灭 亡,登上了河中的王位(1500年)。

不久,昔班尼又把呼罗珊帖木儿朝王的属地花刺子模,或者说希瓦的土地,并 入他的新王国内。1505至1506年,他围攻希瓦,该地由一位名叫胡赛因·苏菲的总 督驻守。经10个月的围攻之后该城被占领。接着轮到了呼罗珊,或者说赫拉特王国, 该地的忽辛·拜哈拉刚去世,伊朗的末代帖木儿朝王、无能的巴迪·匝曼已经取代 了原王。昔班尼以围攻巴里黑开始了他对呼罗珊的征服,1506至1507年巴里黑投降, 三天之后,最后一个帖木儿王朝都城赫拉特也投降(1507年5月27日),昔班尼优待 该城居民。这位被巴布宇和《拉失德史》描写成半野蛮冒险家的宗王,看来已经成 为非常杰出的人物,在他的身上可以看出他深刻地意识到其种族的伟大和复兴成吉 思汗汗国的重要性。帖木儿王朝统治下在撒麻耳干和赫拉特已开始的灿烂的突厥-波 斯文艺复兴,在复兴的成吉思汗汗国统治下继续繁荣。格纳德说:“昔班尼尽管是 一个乌兹别克人,但是,他具有很高的文学修养,精通阿拉伯和波斯语,可以用突 厥文写相当好的诗,他是诗人和艺术家的慷慨资助人。”

另一个成吉思汗王朝是蒙兀儿斯坦(伊犁和塔什干)的察合台诸汗的王朝,当 时是以在塔什干的马哈木汗(1487-1508年在位)为代表,它曾支持昔班尼的崛起。 但是,昔班尼不久就成为河中的统治者,此时他厌倦了他的从属地位,并进攻塔什 干。马哈木汗求助于其兄弟、统治着阿克苏和畏兀儿地区的阿黑麻(1487-1503年在 位)。但是,1503年6月发生在费尔干纳、浩罕东北和安集延西北的阿赫昔的战役中, 昔班尼打败并俘虏了这两位汗王。昔班尼以礼相待,不久释放了他们。他说,他感 激他们的错误,由于这些错误使他交了好运,但是,他占有了塔什干和赛拉木城。 此外,他为其子向马哈木的女儿求婚,这一联姻为他的子孙们取得了两个幸存的成 吉思汗家族,即术赤支和察合台支的权力。1508年至1509年间,当马哈木再次落入 昔班尼的控制之下时,昔班尼在忽毡附近处死了他,昔班尼认为,一个政治家可以 表示一次仁慈,但是,只有傻瓜才犯两次错误。”

穆罕默德·昔班尼成了西突厥斯坦、河中地区、费尔干纳和呼罗珊的主人,他 使乌兹别克帝国成了中亚的主要强国。接着,他与波斯发生冲突,波斯在经历了臣 服于许多突厥和蒙古族君主的四个半世纪(1055一1502年)之后,刚刚恢复了它的 独立。本民族的萨菲王朝(1502—1736年)在推翻了土库曼人的白羊朝之后取得了 王位,现在的目标是从乌兹别克人手中夺回呼罗珊,以实现伊朗的重新统一。事实 上,萨菲王朝与乌兹别克人在各个方面都是对立的,他们分别代表了伊朗人和蒙古 -突厥人,分别代表了激烈的十叶派和坚定的逊尼派。正像常常发生的那样,种族战 争带有宗教战争的特征。昔班尼以他逊尼派拥护者和成吉思汗后裔的双重身份命令 萨菲朝沙赫伊斯迈尔放弃十叶派“邪说”,并屈服,否则,乌兹别克人将到阿哲儿 拜占,“用剑使他改宗”。乌兹别克君主为暗示萨菲王朝的起源(出自一个十叶派 谢克之家),送给波斯沙赫一个德尔维希(托钵僧)的乞讨钵,并请他重操祖业, 把世俗权力留给这位成吉思汗的孙子。据说伊斯迈尔对此侮辱回答说,因为他是一 个托钵僧,他将率军来呼罗珊腹地麦什德,朝拜伊玛目拜札的圣地。

波斯沙赫实现了他的誓言。当时昔班尼在后方已经遭到吉尔吉斯人的攻击,他 们已经把灾难带给了他的儿子穆罕默德·帖木儿。伊斯迈尔利用昔班尼受到这一牵 制的机会,入侵呼罗珊,正像他的诺言那样,他进入了麦什德。昔班尼已在莫夫等 待他,1510年12月2日在莫夫城附近昔班尼兵败被杀。

这次胜利在东方产生了相当大的反应。这位伊朗独立的恢复者竟然处死了突厥 -蒙古政权的复辟者,即伟大的萨珊王朝诸王的这位后裔竟然打败和杀死了成吉思汗 的孙子,这是一个标志,它表明时代变了;它表明,定居民族在耐心地忍受了许多 世纪的入侵之后,开始向游牧民进行报复;它表明耕地战胜了草原。按突厥的传统, 作为报复的标志,这位波斯君主让人用昔班尼的头盖骨做成一个饮器;作为一次新 的挑衅,他派人把稻草填满的昔班尼的头皮送给另一个突厥君主、奥斯曼苏丹巴耶 塞特二世。

昔班王朝和乌兹别克王国似乎是消失了。帖木儿王朝的继承人、印度未来的皇 帝巴布尔自从被驱逐河中之后,在喀布尔建立了一个小王国,现在他率领伊斯迈尔 借给他的军队匆忙赶回河中,胜利地进入了撤麻耳干城(1511年10月)。继撒麻耳 干之后,不花刺又向他敞开了大门,而乌兹别克人退到塔什干。以伊朗人在呼罗珊 的胜利为支柱,帖木儿王朝在河中的复辟似乎是完成了。但是,现在巴布尔开始碰 到了意想不到的困难。他曾求助过的、并接受其宗主权的波斯人是十叶派穆斯林。 不花刺和撒麻耳干居民信奉的是逊尼派,他们斥责他与异端邪说者谈判,并与他断 绝关系,他们的宗教热情比他们对帖木儿朝诸王的忠诚更加强烈。由于受到这些宗 教骚乱的鼓动,乌兹别克人又卷土重来。波斯将军纳吉姆·沙尼和巴布尔在不花刺 以北的加贾湾发生的一场大战中与他们交锋,这次被他们打败了(1512年12月12日)。 纳吉姆被杀。巴布尔放弃了对河中的所有企图,退回到他的喀布尔王国,七年以后, 他从喀布尔出发,前往征服印度。

于是,不花刺、撒麻耳干和整个河中地区又转到乌兹别克人手中,阿姆河标明 了萨菲朝伊朗和乌兹别克汗国两国的边界,正像它曾经把萨珊朝伊朗与匈奴游牧部 落隔开一样。

这次复国以后,昔班家族从1500年到1599年的整个16世纪一直统治着河中地区。 撒麻耳干是汗国的正式都城,尽管不花刺常常是那些其势力并不亚于可汗本人的王 室成员们的封地,其中包括了假定继承人。塔什干也有地区昔班王朝统治者。昔班 王朝尽管在语言和文化方面已经完全突厥化,但是在种族上是蒙古人,可以说该王 朝已陷入几乎与帖木儿朝人曾经历过的那种大分裂局面。然而,与帖木儿朝人不同 的是,在面对共同的敌人时该王朝能够保持最低限度的团结。

在昔班尼的叔叔速云赤的统治下(1510-1530年在位),乌兹别克人从波斯人手 中夺取了包括麦什德和阿斯特拉巴德在内的呼罗珊部分地区(1525-1528年)。波斯 沙赫塔马斯普于1528年9月26日在麦什德和赫拉特之间的土尔巴特·杰姆附近打败了 乌兹别克人,由于这一胜利又夺回这一地区。帖木儿后裔巴布尔从1526年起成了印 度皇帝,他想利用乌兹别克人的这次失败,从他们手中重新夺回河中地区。他的儿 子胡马云与波斯沙赫塔马斯普联盟,占领了阿姆河北岸的希萨尔,但是,当塔马斯 普离开战地前往西方与奥斯曼人作战时(1529年),胡马云不得不撤离希萨尔。速 云赤在他去世那年(1529-1530年)已经把波斯人和帖木儿人赶到了阿姆河以南。 昔班尼的侄儿奥贝都刺汗(1533-1539年在位)曾和速云赤成功地抵抗了波斯沙赫伊 斯迈尔二世的入侵。继昔班尼之后,昔班尼家族成员中最杰出者阿布德·阿拉赫二 世重新统一了已经在他的亲属中分配了的家族领土。因此,他分别于1557年、1578 年和1582年逐渐统治了不花刺、撒麻耳干和塔什干。他在1560年至1583年间以其父 伊斯坎德尔的名义实施统治之后,在1583至1598年才以他自己的名义进行统治。为 使河中免受吉尔吉斯-哈萨克人的入侵,他于1582年春发动了一次深入小帐草原的战 役,一直远达萨雷河和图尔盖河之间的兀鲁塔山区。他还远征喀什噶尔,在途中, 他蹂躏了喀什和叶儿羌城周围的地区。最后,他从波斯人手中夺取了包括赫拉特和 麦什德城在内的呼罗珊地区,赫拉特是在持续九个月的围攻之后投降的,麦什德城 是十叶派穆斯林的圣城,年轻的沙赫阿拔斯未能保住它,乌兹别克人像虔城的逊尼 派一样,毫无疏漏地劫掠了该城,屠杀了部分城民。同样,阿布德·阿拉赫二世从 波斯人手中夺取了尼沙普尔、撒卜兹瓦儿、亦思法拉因和特伯斯,简言之,夺取了 呼罗珊境内从赫拉特到阿斯特拉巴德之间的全部要塞。至于巴里黑,早在1582年就 已经成为阿布德·阿拉赫之子阿布德·穆明的总督区。

阿布德·阿拉赫二世晚年很不走运。波斯王沙赫阿拔斯一世于1597年在赫拉特 附近赢得了对乌兹别克人的一次巨大胜利,以此而解放了呼罗珊。阿布德·阿拉赫 之子穆明起义反叛父亲,吉尔吉斯人趁此机会掠夺塔什干地区。在目睹了毕生的成 就被摧毁之后,阿布德·阿拉赫于1598年初去世。穆明继位,不到六个月就被暗杀 了。昔班王朝至此结束。

昔班王朝在河中的统治还不到一个世纪,在此期间,它成功地重建了成吉思汗 国对不花刺和撒麻耳干的统治。然而,每次(首先是昔班尼,其次是阿布德·阿拉 赫二世的统治之下)当它妄想占有伊朗人的呼罗珊地区时,都被波斯沙赫击溃。在 帝国逐渐定形的时候,正像种族上的一致性一样,波斯注定仍是波斯人的,突厥斯 坦仍是突厥人的。

3.阿斯特拉罕汗朝和曼吉特部统治下的布哈拉汗国

河中地区的乌兹别克汗国现在转归另一个家族,即札尼家族成员,或阿斯特拉 罕家族成员。

当俄国人于1554年吞并阿斯特拉罕汗国时,成吉思汗后裔、阿斯特拉罕王朝 (斡儿答和兀鲁思汗家族)的一个王子,名叫雅尔·穆罕默德者和他的儿子札尼伯 逃到不花刺,在昔班王朝伊斯坎德尔汗(1560-1583年)处避难,伊斯坎德尔把女 儿嫁给了札尼伯。1599年,随着阿布德·穆明去世,昔班王朝男系绝嗣,因此,不 花刺的王位正式传给了昔班家族女继承人与札尼伯所生的儿子、阿斯特拉罕王朝的 巴基·穆罕默德。

阿斯特拉罕汗朝从1599年到1785年间统治着河中,以不花刺为都。该王朝还统 治着费尔干纳,直到大约1700年浩罕建立独立的汗国时。巴里黑也成了阿斯特拉罕 汗朝假定继承者们的封地,直到1740年7月波斯王纳迪尔沙征服该城。纳迪尔沙于1 740年9月22日用大炮打败了乌兹别克人,出现在不花刺城下。阿斯特拉罕的阿布勒 费兹汗(在位时间是1705年至1747年)被迫接受纳迪尔沙的宗主权,并承认阿姆河 为不花刺地区的南部边界线。

在16世纪初把自己的命运与穆罕默德·昔班尼蒙古人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那些 蒙古部落中,有一个诺盖部,或称曼吉特部,该部来自伏尔加河河口和乌拉尔河之 间的草原,即诺盖游牧部落的领地。在阿斯特拉罕汗朝统治下,该部在不花刺的影 响日益增加,18世纪后半期,该部首领们在不花刺享有宫廷侍长的地位。在阿斯特 拉罕汗国未代可汗阿布·加齐(1758-1785年)统治期间,曼吉特首领马桑·沙·穆 拉德娶了这位统治者之女,成了真正的君主,后来登上了不花刺王位(1785-1800年)。 马桑企图牺牲阿富汗地区杜兰尼国国王帖木儿·沙的利益,蚕食阿姆河南岸的莫夫 和巴里黑附近地区。然而,直到1826年,巴里黑才并入布哈拉汗国,1841年又被阿 富汗人长久地重新征服。而莫夫仍是布哈拉汗国的一部分。

曼吉特王朝从1785年至1920年间在布哈拉实施统治。1866年,它不得不接受俄 国的保护,成为俄国的保护国。1920年,成吉思汗的最后一个后裔被苏维埃政权推 翻。

4.希瓦汗国

乌兹别克征服者穆罕默德·昔班尼于1505至1506年攻占了花刺子模(即希瓦地 区)和河中。1510年12月昔班尼在莫夫战场阵亡后,当胜利的波斯人占领河中和花 刺子模(1511-1512年)时,乌尔根赤和希瓦的虔诚的逊尼派居民们起来反抗信奉 十叶派的波斯将军们,并把他们驱逐出境。领导这次起义的昔班家族旁支的一位首 领伊勒巴斯建立了一个脱离布哈拉的汗国。

昔班王朝从1512年至1920年间统治着花刺子模。除了它的建立者伊勒巴斯(15 12-1525年)外,值得提到的还有哈吉·穆罕默德(1558至1602年),在他统治期间, 不花刺汗阿布德·阿拉赫二世短时期内征服过花刺子模(1594,1596年)。在阿拉 不·穆罕默德统治(1603-1623年在位)下,一支由一千名俄国人组成的兵团向乌 尔根赤进军,结果全军被屠杀。约1613年,花刺子模受到卡尔梅克人的入侵,后来 卡尔梅克人携带战利品而去。在阿拉不·穆罕默德统治中期,由于阿姆河左边支流 干涸,希瓦取代乌尔根赤,成为希瓦汗国都城。

希瓦汗国的诸汗中,最著名的汗是阿布哈齐(1643-1665年)。他是一位伟大的 察合台突厥语的历史学家和《突厥世系》一书的作者。《突厥世系》一书对研究成 吉思汗史,成吉思汗汗国史,特别是研究作者本人所属的术赤家族史很有价值。阿 布哈齐作为希瓦汗打败了和硕特部卡尔梅克人的一次入侵,他们曾于1648年掠夺柯 提地区,他发动突然袭击,打败了他们的首领昆都仑乌巴什,昆都仑乌巴什负伤。 他还打退了土尔扈特人对哈扎拉斯普附近地区的另一次掠夺性入侵(1651-1653年)。 此外,他还与不花刺汗阿布阿兹交战,并于1661年对不花刺城发动掠夺性远征。

希瓦汗伊勒巴斯二世杀害了一些波斯使者,因此引起了波斯王纳迪尔沙的愤怒。 纳迪尔沙于1740年10月向花刺子模进军,迫使伊勒巴斯的避难地汗卡要塞投降,并 攻占希瓦(11月)。他在希瓦比在不花刺更少仁慈,处死了伊勒巴斯,伊勒巴斯曾 对他的使者无礼而伤害了他。从1740年到纳迪尔沙去世的1747年间,希瓦诺汗一直 与波斯保持严格的属臣关系。

希瓦汗赛义德·穆罕默德·拉希姆汗于1873年被迫屈服于俄国的保护。1920年, 希瓦的最后一位成吉思汗族君主赛义德·阿拉汗被苏维埃政权废黜。

5.浩罕汗国

在昔班家族成员统治时代和阿斯特拉罕汗朝初期的统治下,费尔干纳是河中汗 国的一部分。但是,在阿斯特拉罕汗朝统治初期,由于费尔干纳的大部分地区已经 落入了吉尔吉斯-哈萨克人手中,这种统一仅仅是表面上的,更不用说在锡尔河北岸 的恰达克建立政权的和卓们。大约在1710年,一位名叫沙·鲁克的昔班家族成员, 即阿布海儿的后代,推翻了这些和卓,以浩罕为都,在费尔干纳建立了独立的乌兹 别克汗国(约1710至1870年)。

1758年,浩罕可汗额尔德尼被迫承认中国的宗主权,中国的军队已经到达了他 的边境。他企图与阿富汗地区的杜兰尼国王阿黑麻联合对付中国军队,然而,杜兰 尼于1763年在浩罕和塔什干之间的一次示威没有产生效果。

浩罕汗国的爱里木汗在1800至1809年间,由于吞并了塔什干,他的领土扩大了 一倍。爱里木的兄弟、继承人穆罕默德·奥玛尔(约1809-1822年在位)还吞并了 突厥斯坦城(1814年)。在奥玛尔之子、继承人穆罕默德·阿里,或称马达里统治 (约1822-1840年)下,大帐的吉尔吉斯-哈萨克人已经占据了突厥斯坦城和巴尔喀 什湖南岸之间的地区,他们承认浩罕汗国的宗主权,当时浩罕汗国正处于其权力的 鼎盛时期。但是,1865年前不久,布哈拉汗国重新征服塔什干,然而同年(1865年) 6月又被夺走,这次是俄国人夺取了该城。

1876年,浩罕汗国被俄国吞并。

6.西伯利亚的昔班家族成员

15世纪,在额尔齐斯河中游的伊斯克尔(即失必儿),今西西伯利亚的托博尔 斯克东南,一个突厥-蒙古汗国已经崛起,其可汗们是“台不花别吉的后裔”,而 不是成吉思汗后裔。但是,漫游于乌拉尔山以南和托博尔河河源附近的昔班家族的 成吉思汗后裔很快占据了托博尔河以东的全部地区。昔班家族首领阿布海儿于1428 年正是在托博河支流的图拉河地区被拥立为汗。大约1480年,昔班家族幼支的另一 位王公伊巴克(死于1493年,正是他于1481年袭击和杀死金帐汗阿黑麻)从失必儿 汗国可汗们手中夺取了图拉河与托博尔河交汇处的秋明城。伊巴克之孙库程汗(约 1556-1598年在位)与失必儿汗雅迪格尔交战。雅迪格尔汗于1556年向俄罗斯沙皇 伊凡雷帝求援,但是,雅迪格尔汗于1563年至1569年间被库程汗打败和杀死。库程 汗成了失必儿汗国的主人。库程汗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同意承认沙皇的宗主权。 但是,他一旦巩固之后,就与俄国为奥斯佳克的保护权发生争执,并进攻俄国人斯 特罗甘诺夫建立的碉堡和贸易据点。同时,他在西伯利亚热情地宣传伊斯兰教。

伊凡雷帝于1579年派哥萨克首颌叶尔马克去对付西伯利亚。其间,库程汗已把 他的军队(由突厥-蒙古族武士、沃加克人和窝古尔人组成)委托给他的侄儿马赫 麦特·库耳率领,马赫麦特·库耳“在楚瓦什山下、托博尔河口边设防扎营,警戒 通往失必儿的道路”。但是,俄国人由于他们使用“火绳枪”,于1581年攻占军营 地,占领失必儿,库程汗被迫逃亡。

然而,老库程汗继续进行丛林游击战。他于1584年在额尔齐斯河的一岛上袭击 了叶尔马克,这位哥萨克首领在撤退时被淹死,其部下被杀,库程汗夺回了失必儿 国。

俄国人只得一步一步地重新征服该汗国。当他们向前推进时,他们在秋明(15 86年)、托博尔斯克(1587年)和托木斯克建立了军事殖民区。库程汗于1598年8月 20日在鄂毕河畔的决定性战争中失败,逃到诺盖草原,在此遭到暗杀(1600年)。 库程汗抵抗俄国人的战斗在北部成吉思汗后裔的历史上放射出最后一抹光辉。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草原帝国 作者: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