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宫廷演义》第06回 一宵温柔订密约 两行清泪送情人


话说帖本真与合答安两人谈得入港,只恨相见之晚,禁不住彼此亲昵起来。是夜又值部中商议追赶帖木真的事情,锁儿罕失刺父子三人没有回来。

一个孤男,一个少女,两人年纪相仿,正在情窦初开,情苗滋生的时候,那亲爱之情,自然不言而喻了。一宵易过,到了天明,两人进了些食物,正在喁喁细语密密谈心,你恩我爱,十分快活的当儿,忽见合答安的大哥哥沈白慌慌张张从外面赶了回来,对着帖木真气喘吁吁的说道:“快些躲了起来,外面已经挨户搜查了。”帖木真和合答安听了这话,一齐慌张失色,一个向车中乱爬乱钻,一个把羊毛乱遮乱盖,忙了好一会,方才收拾好了。合答安仍旧将车门掩上,回转身来,沈白早已走了。合答安怀着鬼胎,心头好似小鹿儿在内乱撞,唯有默默的祝祷灵空过往神祗,暗中保佑帖木真,不要被他们搜查出来。只听得一阵脚步声响,他父亲锁儿罕失刺走在前头,后面跟了许多人,走进里面,四处抄查,连桌子、床榻底下,都已翻了个遍。便有几个走到后面,瞧见了载羊毛的车子,大声说道:“莫非藏在这车子里么?”合答安听了这话,连手足都急得冰冷,一个头晕,几乎没有栽倒在地,连忙镇定心神,勉强支持住了。已见一人走去,开那车门。合答安不能再看下去,便悄悄的走出外面去了。那人开了车门,见车中塞满羊毛,正要动手去搬羊毛出来看视。幸得锁儿罕失刺赶了前来,陪笑说道:“你疑心这里藏了帖木真么?这样的大热天,躲在里面,不渴死,也要闷死了呢。你若不信,待我搬开来给你瞧。”说着,便揎拳掳袖,做出要搬动羊毛的样子来,那人反笑着说道:“你老人家忠诚可靠,大家都知道,哪里会藏匿帖木真呢。不用搬了,这大热的天,收拾起来很是讨厌,我们往别家去搜查去罢。”锁儿罕失刺道:“帖木真真藏在这车子里呢,你们不瞧一瞧,岂不当面错过吗?”说着,哈哈大笑。众人也和着笑了一阵,一哄而去,又往旁的地方搜查去了。

帖木真在车子里面听得很是清楚,等得他们去了,暗暗的念了几声佛道:

“谢天谢地谢神明,我又躲过了一难了。”那合答安见他们要搜查羊毛车子,急得什么似的,不敢在旁边观看,三脚两步,跑到门前大树之下,一挨身坐了下来,头昏目眩,心腹胀闷,险些儿晕绝在地。幸得一阵凉风,沁入心骨,方才悠悠的叹了一口气,神志慢慢的清爽过来。心内只惦念着帖木真,不知被他们搜出没有,好似七八个吊桶,在胸中上下不定。过了一会,只见他父亲领了许多人,从门内走出,合答安留神瞧看,见帖木真并未被获,方才放下了心。又见父亲向她说道:“合答安,你坐在这里么?家中没有人,快回去照料门户要紧。”说着,同了众人自去。合答安待他们走了,如飞的跑入家中,来到羊毛车前,低低的叫唤。帖木真在内藏着,听清楚了是合答安的声音,方才敢答应出来。合答安轻轻的宽慰他道:“那些人已经去了,你可放心在车内躲避一会儿。此时尚在白天,恐怕有人撞来,不便放你出外,等到晚上再说罢。”帖木真答应了几声,合答安怕有人前来,看出破绽,只得撇下了帖木真,自去支应着门户。

到了晚上,锁儿罕失刺父子三人回转家中,命合答安掩上了门,从羊毛车中放出了帖木真。锁儿罕失刺向他说道:“今天好险啊!要不是我应答得快,早已被他们查抄出来了。部众都说你带了刑具,逃走不远,四下里又有人把守住了,插翅也飞逃不去,必是自己部中有人将你藏匿在家。所以昨天 会议了一夜,定下这挨户查抄的法子。今天一早,便派定了人,一家一家的搜寻。我知你在车里热得难受,必定出外透气,所以命沈白预先赶回,关照你们。现在虽然躲过了一阵狂风暴雨,但部众因为找不着你,还不肯甘休,恐怕还有第二次的搜检,到那时就万难避免了。为今之计,只有打发你连夜逃出境界,回归家中,方免两败俱伤。”说到这里合答安忍不住插口说道:

“阿爹不是说四面要道俱有人把守了,插翅也飞逃不去么?如今要打发帖木真回去,如何能逃得脱呢?”锁儿罕失刺道:“我早已预备下了那东面这一路,乃是派你两个哥哥在那里把守的,帖木真只要向那一路行去,虽然离他的家远一点,要绕些道儿,但在危急之中,只要逃得出去,也顾不得多走道路了。”说到这里,便向沈白、赤老温道:“你二人可先往那里,稳住了伴当,我料理帖木真前来,这是最要紧的一着,不可有误。”沈白兄弟应声而去。锁儿罕失刺便去取出了一张弓,两支箭,并将自己的一匹甘草黄马,牵了出来送于帖木真乘坐道:“你有了这副脚力,又有弓箭防身,尽可以放心前行,回转家去了。”合答安虽然舍不得帖木真回去,但在性命呼吸之际,也是没有法儿,早已自作主张,去蒸了一个羊羔和挤现成的一皮筒马乳,替帖木真系在马鞍鞒上,预备途中充饥。帖木真向锁儿罕失刺拜了几拜,又向合答安作了揖,说道:“你老人家和姐姐救命之德,我帖木真没齿不忘,将来报答恩义,唯力是视。”说罢,洒泪而别,跨上马背,向合答安道:“姐姐保重,我去了,再图后会罢。”遂即扬鞭催马,依着锁儿罕失刺指示的路径,向前行去。合答安见帖木真已去,几乎哭出声来,只得拭着泪,同了父亲,回入里面,暗中思念着帖木真。

单说帖木真离别了锁儿罕失刺父女,一路奔去,幸得天上微微的现出星光,不致走错了方向。行了一回,见前面有个人影一闪,迎到马前,低低说道:“来了么?”帖木真仔细辨认,方知是赤老温,也轻声答道:“来了。”赤老温道:“所有伴当已被我哥哥约在那里喝酒,正喝得高兴,可以乘此逃出界去,快随我来。”当即在前引路,帖木真随着他。行抵界口,赤老温道:

“由此一直前进,便可到别帖儿山,再绕过谿儿出灰山,就到你家中了,一路保重为要。”帖木真低低的谢了一声,拍马前行。此时归心如箭,恨不能一步跨到家中和母亲弟妹见面。不过一夜工夫,便已赶过了别帖儿山,行至豁儿出灰山的下面,忽听树林里面有人高声喊道:“好了!好了!那不是他来了么?”帖木真原恐遇见歹人,慌忙勒马观望,仔细打量,乃是别勒古台与合撒儿两个人,迎上前来说道:“哥哥回来了,去了这几时没有把母亲急坏,每日同了哥弟们来此盼望,好容易盼到哥哥回来,快去见母亲罢。”帖木真问道:“母亲现在哪里?”合撒儿用手一指道:“那边不是么?”帖木真看时,果见诃额仑在那山南,慌忙下马,跑上前去,母子相见,抱头大哭。

哭了一会,诃额仑问他怎样保住性命,脱身归来,帖木真把经过的情形一一告知。诃额仑以手加额道:“这多是上苍的呵护和你父的阴灵默佑,才能够逢凶化吉,遇难成祥,母子重会,家人团聚。你从此以后,更要和睦兄弟,竭力振作,继承你父的余绪,光复固有的基业,报复泰赤乌人欺负我们的仇恨,方不虚生人世。”帖木真闻了母亲的训言,连声应是。当下领了弟妹,侍奉着母亲,沿路来到不儿罕山下,相度地势,向诃额仑道:“这里的形势险要,比我们从前的居处,高得多了。我们那旧居,逼近泰赤乌部,时常受他们的骚扰,不如弃了那里,迁移到此地来居住罢。”诃额仑也以为然, 遂将所有的几匹马和应用的什物,搬移了来。帖木真自与合撒儿、别勒古台砍了许多树木,在桑沽儿河畔支营居住。原来这不儿罕山里,有一座极峻险的高岭,名叫古连勒古岭,岭下便有一条河,盘回屈折,水波清澈,中多鱼虾水族,唤作桑沽儿河。内中又有个青海子,貔狸甚多,其形如鼠,肉味异常甘美。帖木真同了兄弟,每天放马射猎,甚为自由。那也速该曾有八匹好马遗留下来,都长得十分雄骏,帖木真不胜爱惜,朝夕喂饲,甚为当心。

这一天,别勒古台骑了匹老马,出外射猎,家中马房内忽然来了一大群强人,将八匹马尽行劫去。帖木真独自一人在家,孤掌难鸣,不敢和强人争夺。等到天色将晚,别勒古台打了许多貔狸,放在马鞍上,笑嘻嘻的走将回来。帖木真即将马匹被劫的事,告诉了他。别勒古台立刻要去追赶。合撤儿道:“你打了一天的猎,已经很辛苦了,让我去罢。”帖本真道:“我因没有人守家,不然早就追去了。现在你们回来,家中可以放心,自然还是我去追去了。”一面说,一面跨上那匹老马,携弓悬箭,沿着蹄迹,追寻下去。

疾行了一日一夜,直至天色黎明的时候,经过一处草地,见个青年在那里挤马乳,面目之间现出一股英气,帖木真一眼瞥见,知道这个青年不比寻常,便上前拱手问道:“你可见有人牵了八匹好马,走过此处么?”青年答道:

“有的,在日光未出时,有群人赶了八匹马,从此驰过。”帖木真道:“这八匹马,乃是我的,被强人劫来,我所以追赶到此。如今有了踪迹,就不难寻觅了。”说着,谢了青年,要向前进。青年忙止住他道:“我瞧你面上,现出饥色,坐下的马也已乏了,不如略略休息,饮点儿马乳,我帮着你一同追去。”帖木真闻言,大喜过望,下了坐骑,在青年手内接过皮筒,饮了马乳。青年即将挤马乳的皮斗和皮筒,都用草掩盖好了,把帖木真骑的老马系好,上了刍豆,牵过一匹黑脊白腹的马给帖木真乘坐,他自己却跨上一匹黄马,也不向家中关照,竟和帖木真上道追赶。两人一先一后向前行走,帖木真和他谈心,问及姓名,青年说:“我父名唤纳忽伯颜,我名博尔杰,乃是孛端察儿的后裔。”帖木真道:“孛端察儿是我十世前的远祖,我与你竟是同一脉了。今天劳你帮我追赶马匹,我心内甚是感激!”博尔杰道:“四海之内皆兄弟也。旁人有了艰难的事情,理应帮忙,况且我与你又是同宗,更该效力了。”两人讲着话,不知不觉走了三日,方见有个部落,外面有个很大的马圈,被劫的八匹骏马便拴在里面。帖木真见了,对博尔杰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把马牵来。”博尔杰道:“我既与你同来,哪有任你独自进取之理。”说着,把马缰一拎,两人相偕进去,把八匹马一齐赶了出来,让马在前行走,两人并着辔,断后而走。

那边有个看马的人,远远的瞧见劫来的马被人牵去,便拿了一根套马竿赶向前来,口中喊道:“何处贼人,敢盗我马,快快放下,饶你性命。”帖木真道:“他们劫了我的马,我来追回,反说我们是贼人,盗他的马,天下有这样颠倒的事情么?”博尔杰道:“他已赶来,你快将弓箭给我,和他厮杀。”帖木真道:“为我的事情,哪有要你厮杀之理。你可赶着马在头里走,待我把这厮射退。”博尔杰答应了一声,驱马先行。帖木真抽箭搭弓立马而待。不一会追赶的人骑了一匹白马大呼而来。帖木真待他走到分际,觑得较准,嗖的一声,箭如流星一般,飞将出去,那人应弦而倒。帖木真拍着马赶上博尔杰,倍道而进,走了三昼夜工夫,方抵博尔杰的家中。博尔杰的父亲纳忽伯颜因不见了博尔杰,心内着急,正在倚门盼望,瞧见博尔杰回来,流泪说道:“我单生你一人,为什么遇到了朋友,便随他同去,也不来通知一 声,使我在家着急呢?”博尔杰用手指着帖木真道:“我前天遇见了这个好伴当,他的马被人劫了,一个人孤掌难鸣,所以帮他去追赶,事情紧急,不曾回家禀告。倒累你老人家着急了。”帖木真也忙滚鞍下马,拜倒在地道:

“郎君激于义愤,帮我追马,未及通知。今幸马已追回,我愿代他受责。”纳忽伯颜忙将帖木真扶起道:“我因他不告而行,去了几日,心中忧急,故有此言,今即好好的回来,我已欢喜得很,如何还责备他呢?”帖木真谢过了纳忽伯颜,回顾博尔杰道:“我这马要没有你帮同寻觅,如何追得回来,我愿与你平分此马。”博尔杰怫然道:“我因见你独自一人,孤掌难鸣,所以愿为效力,难道是羡慕你的马么?况我父亲只生我一人,并无兄弟,将来把所有的家产传给我,也尽够使用了,我要这马何用。”帖木真听了这话,不便再言。

博尔杰把前天掩盖在草内的皮筒、皮斗取了回来。帖木真要作别归去,博尔杰知他家中盼望,也不挽留,便去宰了一个羊羔,蒸熟了用皮包好,连着皮筒里的马乳,一并送于帖木真,给他路上充饥。帖木真接了过来,连连道谢,上马起身。纳忽伯颜吩咐博尔杰送帖木真一程。帖木真谢辞道:“不敢劳累了。”纳忽伯颜道:“你们两人,同是一样的青年,日后须要互相辅助,共建功勋,倘若得志,愿毋相弃。”帖木真连声应是。博尔杰代他牵了马,在前徐行。帖木真见他这样诚恳,只得由他相送,彼此谈谈讲讲,走了数里路,帖木真拦住了博尔杰,叫他不要再送。博尔杰向他说了声珍重,握手而别。帖木真待博尔杰去后,便腾身上马,连夜赶回家中。诃额仑等人,正因他去了多日,在家记念。忽听得一阵马蹄声飞奔而来。别勒古台便跳将起来,往远飞奔。诃额仑不知何故,只道又是仇人找了前来,不禁面目失色。

未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元代宫廷演义 作者:许慕羲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