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宫廷演义》第15回 选美色使臣被拘 擒女酋主将寻欢


话说成吉思汗定都和林以后,便要设官授职,分赏有功。除自己兄弟,均封王爵以外,其余有功之人,以木华黎为首,博尔术次之,按功应赏的,共有九十五人。均皆分赏已毕,尚有曾共患难,情同骨肉的几个人,成吉思汗要叫来当面奖谕,特别封赏。恰值忽秃忽传立于旁,便令他去传木华黎、博尔术等进帐。忽秃忽道:“他二人虽有功劳,已经加恩,何必再行升赏。

我自小便在主子家内,追随左右,直至于今,未尚离开,功劳亦不在小处,主子又以何物见赏呢?”成吉思汗道:“你是我母亲的养子,现和诸弟一样看承,九次犯罪不罚。今值开国的时候,你当做我的耳目,你有何言语,不论何人,不能违反。刑事由你惩罚,民事由你处断。他人不得更改。”忽秃忽复求土城内的人民,成吉思汗亦复允许。忽秃忽方去把木华黎、博尔术、蒙力克等传入帐来,一齐参见过了,分班站立。

成吉思汗头一个对蒙力克道:“你受我父托孤之重,自幼相随,处处护助,其功不小,当从优叙,使世世子孙不绝。”蒙力克谢过了恩,成吉思汗向博尔术道:“我与你自途中相遇,一见之下,即复气味相投,始终随我。

塔塔儿之役,遇着大雪,我军战败,营帐俱失,你与木华黎披着毡裘为我遮蔽,兀立终夜,足迹未尝稍移,忠诚可嘉,其余功劳,更是不小。今封你在众人之上,九次犯罪不罚,以金山迤西万户封你。号为左万户。”又对木华黎道:“你随父来归,以图谶助我成就大业。今以金山以东万户封你,号为右万户。”博尔术、木华黎受过了封,谢恩已毕。成吉思汗对豁儿赤道:“你自幼一见我,即知必贵,和我作伴,在游戏的时候,曾对我说道:‘你他日倘做了大汗,我要在部属内,拣美女三十人为妾,那时休要忘怀。’今日我果然做了大汗,你可在投降妇女内,选三十个美貌的去,再以巴阿里等处万户封你。额儿的失河一带,任你随意扎营。”又向术撒带道:“你的大功,第一是射桑昆,第二是平蔑里吉,今特命你统带兀鲁兀四千人。”又将自己的爱妃亦巴合赏给他。那亦巴合便是汪罕的姪女,平时颇为成吉思汗所宠幸,不知何故,竟肯把来赏给功臣。有人说,成吉思汗曾经做了一个恶梦,便以亦巴合为不详,所以赐给术撒带的。当遣出之时,成吉思汗将亦巴合叫来,当面吩咐道:“你有德有貌,性复贞洁,处于夫人之列,我却最喜!只因术撒带几次舍命立功,所以将你赐给他,将来我的子子孙孙,当永远不忘你的名位。”亦巴合听了这番话,默默无言,低头走出。成吉思汗又命将亦巴合当初从嫁来的膳夫等二百人,以及奁资家产,一律带去,只留下金杯一只,作为纪念。从此亦巴合便与术撒带做了长久夫妻了。成吉思汗封赏了术撒带,又对忽必来道:“你为四狗之一,性情刚猛异常,所至之处,坚石为开,深水横断,有你四人充当前哨,有四杰随护我,又有术撒带、畏答儿相辅佐,我诸事都可放心,今封你做千户,并总管军马。”又对忽难道:“你能战能守,札木合屡次来招致你,均不肯去。今着你领格泥格思,在我长子术赤名下做万户。”又向者蔑道:“你在襁褓之中,即由你父抱来,做我的贴己奴仆,和我一处长大,家业便蒸蒸日上,可算是员福将!今许你九次犯罪不罚。”又对蒙力克的儿子脱仑道:“你父子为何得管千户,因你父收集百姓有功,所以与你扯儿必的官阶。如今你将自己收集的百姓做千户,与我子拖雷商议着行事。”又向司膳官失乞儿道:“你从前联络脱忽剌、兀惕诸族姓卫护我,在昏雾中未尝迷惑,乱离中亦不失散,寒湿处一同忍受,如今你愿意得什么 赏赐,由你自择。失乞儿道:“我同姓的兄弟,散在各处的为数不少,我愿去收集了来。”成吉思汗道:“你去收集了来,就派你做千户。”又对汪古儿、雪亦客秃、合答安、答勒都儿等道:“你们散放茶饭,甚为均匀,使我可以安心办事,以后赏你们散放茶饭,骑马往来,并准在大酒局旁,分左右坐着。”又向博尔忽道:“你乃我母亲四养子之一,养育提携,恩情不薄,自你长大与我作伴,凡遇征战,无论风雨深夜,你总替我预备茶汤饭食,不曾使我口渴或枵腹。族灭塔塔儿时,有个合儿吉从敌营避出。到母亲家内,假称寻衣食的。母亲信以为真,便让他里面坐下。他在西门后坐着,此时拖雷方才五岁,从外面游戏回来。被合儿吉挟在肘下,一手抽刀欲逃。我母见了,狂呼喊救。幸得你妻阿塔泥正在东边坐着,随即飞奔而前,将合儿吉头发牵住,一面又打落他手中的刀。者歹、者蔑两人正在房里杀牛,闻声齐出,遂用杀牛刀将合儿吉砍死。事过之后,三人争论头功,者歹、者蔑道:‘不是我们来得快,你一个妇人,如何打得过他,拖雷必定受害’。阿塔泥道:

‘我如不喊,你们如何会出来。我如不将他的刀打落在地,你们虽然出来,也无及了。’因此你妻得了头功。与汪罕战争时,窝阔台头上中箭,也是你吮出淤血,迭骑回营。你夫妻连救我两子的性命,不枉我母亲抚养你一场。

今赏你九次犯罪不罚。”又因锁儿罕失剌父子,有救命之恩,也叫了来,问他欲得何种赏赐。锁儿罕失剌道:“我们第一要求许在蔑里吉的薛凉格地方,任意下营居住,其余的恩典,听凭吩咐,不敢妄求。”成吉思汗道:“这事依你,再叫你子子孙孙,世世得带弓箭陪宴,九次犯罪不罚。”又向其子沈白、赤老温道:“从前你说的话,难道忘了么?以后缺少什么,只管来要。”且因锁儿罕失剌、巴歹、乞失里三人都是奴籍,便与他们开脱了,永远逍遥自在。又向谐延道:“你空手来归附我,且能不欺暗室,我曾称许你的忠诚,并允你重用。如今我左右万户,已经有人,封你做个中军万户罢。”又向牧羊的迭该道:“你可将没有户籍的百姓收集了,做个千户。”又因修造车辆的古出古儿,名下的百姓太少,命在各官名下,抽了几户,并合拢来做个千户。所有的功臣,封赏已毕,一一谢恩而退。

成吉思汗又查明从前阵亡的将士,封其子弟。复想起禁军太少,不足以资拱卫,遂下令道:“以前宿卫,仅有八十人。护卫散班,仅有七十人。现在承天休命,众百姓皆隶你字下,此后护卫可增为万人,即于万户千户百户内选充。其挑选之法,无论官员子弟及白身平民,凡属身体壮健,精擅骑射,便可选来进御。千户之子,每人带弟一人,伴当十人。百户之子,每人带弟一人,伴当五人。牌子及白身人子,每人带弟一人,伴当三人。其入选者,所需马匹,如千户之子,即于本千户内科敛,整备给与。其父分与家财,并自置财物牲口,仍照定例分给,有违者加罪。若宿卫时,有意躲避不到,别选他人补充,并将其人发配远地。其有自愿充当宿卫的,无论何人,不得阻挡,违者加以重罪。”宿卫之制既定,便命也客扯连统带教练。

看官,这也客扯连你道是什么人?便是塔塔儿人当日曾向别勒古台探听机密,同塔塔儿人一同拼命抵抗,将成吉思汗的兵马杀死不少。成吉思汗大怒,即命别勒古台拿他前来治罪。这也客扯连十分刁猾,早已逃匿得不知去向。别勒古台寻找不着,疑他死在乱军之中,便将他的女儿也速干拿来。成吉思汗见也速干生得美貌非凡,便收她为妃。那也速干知道自己父亲并未身亡,要想救他的性命,便百般的奉承成吉思汗,还恐成吉思汗另有妻室,宠爱不专,又将她妹子也遂荐举于成吉思汗,生生的将个有夫之妇,夺了前来, 还将他丈夫杀死。从此姊妹两人,联络一气,施尽了狐媚手段,把成吉思汗侍奉得事事如心,十分宠眷,一天也离不开她姊妹二人,因此将她姊妹二人,也封做了皇后,蒙古的皇后,本无定例,凡是宠爱的妃嫔,皆可封为皇后,不过以第一、第二的名号,作为分别,所以元朝的皇后,有第一鄂尔多,第二鄂尔多的名称。甚至一代皇帝的皇后,多至十余人,并后匹敌,乃是胡人的风俗,不足为奇的。也速干、也遂姊妹,既经做了皇后,便代她父亲也客扯连在成吉思汗跟前,哀求赦罪。成吉思汗宠爱这两人,自然非阻一口答应,把也客扯连的前罪,赦宥不问,并且把他召来加以官职。现在成吉思汗登了大位,也客扯连便以外戚的关系,得备宿卫。旧有宿卫的四百人,仍命者勒与吉歹两人分管,且向他们说道:“你等十余年来,在大雨雪的夜里,或是天色晴明的夜里,或是和敌人厮杀的夜里,都在我的营帐前后左右守卫,使我身心安泰,得以休息,其功甚大。今日得登大位,自应特别看待,以后可称为老宿卫,和现在九十五个千户内挑选的人,都是我贴身的亲随。凡散放衣食的时候,须先从宿卫发起,然后始及他人。凡遇出征的时候,宿卫不得征调,违者罪其头目。”宿卫既增,威仪与前大不相同,成吉思汗居然做了朔漠的皇帝了。哪知诸事方才料理停妥,吐麻部忽然又发生起乱事来了,军报传达和林,成吉思汗遂命博尔忽领兵往讨。那吐麻部在额尔齐斯河左近,乃是蒙古的东北境,久已服从了蒙古,为何忽然发生叛乱呢?只因成吉思汗允许豁儿赤在投降的妇女中,挑选三十人作为妻妾。豁儿赤得了这个恩命,好不欢喜!打听得吐麻部的美貌女子最多,遂将部下的忽都合别乞叫来说道:“我奉恩命,在各部挑选三十个美貌妇女前来侍候。闻得吐麻部的女子最美,你是吐麻部人,熟悉部中的情形,就派你前往挑选,须要拣好的选来,事后自有重赏。”忽都合别乞奉命而往,来到吐麻部中,扬武耀威,传令部中,不论官家平民,凡有女子的都要前来报名,听候挑选。其时吐麻部的部长莎合儿恰恰病死,其妻孛脱灰塔儿浑代理部务。闻得忽都合别乞是奉了成吉思汗之命而来,倒也不敢违逆,只得任他挑选。哪知忽都合别乞眼界太高,凡来听选的女子能中他意的为数很少,便又想出一个主意,命部中的妇女,不论有夫无夫,都要前来应选。这个风声,传了出去,部人不禁大哗起来,谁肯把自己的妻室前来应选呢?因此过了三日并无一人前来应选,连以前未曾出嫁的女子,都一齐自行回去,不愿意任他挑选了。忽都合别乞自恃是上国的使臣,正在那里出风头,摆威风,这样一来,岂不坍尽了台么?他便恼羞成怒!吩咐手下的从人,挨家排户的前去搜查,遇见美貌的妇人,便硬行劫夺了来。吐麻部人如何受得了这样骚扰?大众一哄而起,将忽都合别乞绑缚起来,送往女酋孛脱灰塔儿浑处,遂即拘囚起来。豁儿赤闻知忽都合别乞被囚,便去报告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即命博尔忽领兵往征。

博尔忽跟随成吉思汗出征,每战辄捷,自恃英雄无敌,视这吐麻部如同无物,挥军轻进。不料女酋孛脱灰塔儿挥拘住忽都合别乞以后,知道成吉思汗必定不肯甘休,早就调兵派将,在深林密箐之中,暗暗埋伏。博尔忽军兵到来,走入深林里面,天色已暮,遂即扎下营寨。到了夜间,伏兵猝发,竟将博尔忽的人马,杀得他七零八落。博尔忽仓猝迎战,遂死于乱兵之中。败报到和林,成吉思汗勃然大怒,便欲亲往征讨。木华黎、博尔术从旁边进谏道:“区区小丑,何劳圣驾亲行。都鲁伯为人谨慎持重,可当大任,何不派他前往呢?”成吉思汗遂命都鲁伯为大将,领兵往剿。都鲁伯惩着前辙,严 整纪律,行抵博尔忽败军之地,仍在那里安设营寨,大张声势,自己带了精骑,从小径抄入吐麻部内。诸将皆以为危,劝其不可轻进,都鲁伯不从,命兵将背上各负荆条十根,有退缩的,即用荆条鞭打。又令每人腰间各带铸斧锯柄一柄,遇到荆棘石块,立刻除去,以免障碍。行了多时,已抵一座高山之上,立在山顶俯视吐麻部全境,历历在目。那吐麻部的女酋杀死了博尔忽,十分高兴,正在排着酒筵在帐中庆贺胜利,被都鲁伯的人马一拥杀入,惊得目瞪口呆,手足无措,一个个束手就擒。女酋孛脱灰塔儿浑还算身体伶俐,见大军杀来,抽身出席奔入后面匿藏。

都鲁伯将擒获的人,一一检点,不见女酋,遂将忽都合别乞放出,引导着往后面寻。那女酋正缩做一团,躲在那里。都鲁伯上前观看,见她花冠不正,衣裳错乱,杏脸失色,柳眉颦蹙,现出一股惊惶之态,实在惹人怜惜!遂即牵了出来,把她的纤腰一抱,大踏步而去。过了半日,方携了女酋的手,重行前来。此时的女酋,却不是以前的惊惶之态了,云髻蓬松,星眼惶忪,满面含着春色,又微着羞涩之容。都鲁伯却行所无事的。指挥部兵,把吐麻的百姓,尽行掳掠了,回至和林面见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即令豁儿赤在俘获的妇女里面,挑取三十人,轮流伴宿,又将女酋孛脱灰塔儿浑赐于都鲁伯,以酬其功。都鲁伯自然十分欣喜,叩谢领赏。就是孛脱灰塔儿浑虽然国破家亡,反免了孤鸶寡鹄之悲,心中也很愿意。况且都鲁伯身材魁梧,躯干伟大,孛脱灰塔儿浑在初被擒时,已经饱尝滋味,比较前夫,胜强十倍,更是死心塌地和都鲁伯做夫妻了。未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元代宫廷演义 作者:许慕羲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