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宫廷演义》第17回 舍亲女西夏投诚 献公主金邦乞和


话说蒙力克受了成吉思汗的申斥,惶悚而退!从此他父子们方才不敢狂纵,气焰消了许多。成吉思汗自丙寅年即位,便拟进图西夏。只因邦家新造,不免有一番经营。如建都城,筑宫室,设堡寨,定官制,正陛仪,皆是创始举行。到了第二年,方才进兵去攻西夏。成吉思汗亲自往征,连拔西夏数城,只因吉里吉思荒原伊德尔讷呼、阿勒达尔两个部落前来归附。成吉思汗因欲怀柔远人,所以班师回国,亲见使臣,便把征伐西夏的事情,耽延下来。现在一切事情办理妥善,又不免要旧事重提,整顿人马,进取西夏了。在下趁成吉思汗预备出兵的时候,先将西夏的历史,约略表明。

那西夏的建国,源流倒也很远。他的始祖名唤拓跋思汗,本是朔方党项部的后裔,在唐朝末年,黄巢作乱,拓跋思汗领兵入援,以功封夏国公,赐姓李氏,世居夏州,便在蒙古的南境。传到元昊手里,其时已在宋朝,拓地渐广,僭称帝号,建都兴庆,部下有雄兵五十万,屡次入寇宋边,宋朝不能剿灭,只得加以羁縻。金兴以后,西夏国势,渐渐衰弱,内乱频兴。当李存孝嗣位的时候,奸臣专权,国势岌岌可危。幸得金世宗发兵扶助,代他讨平了内乱,西夏得免于亡,因此专属于金,不敢有二。李存孝既殁,其子纯祐嗣位。存孝从弟李安全,篡位自立,国内重又扰乱。恰值成吉思汗混一了朔漠,欲图中原,所定窥取的计划,以先图西夏为入手办法,因此西夏便首遭蒙古兵的蹂躏了。那成吉思汗将兵马加以整顿,遂即亲自率领,长驱而入,来攻西夏。夏主李安全,得了警报,虽知成吉思汗的厉害,但已兵临其境,断没有束手待毙的道理,只得检点兵马,预备迎敌。命长子做了元帅,部长高令公为副,率兵往乌梁海城拒守。那乌梁海城,乃是一个要隘,蒙兵入夏,必须从此经过,所以夏人在此拒守。哪此知蒙古兵到了城下,高令公开城迎战,刚才动手,已被蒙古兵活擒了去,败残人马退入城中,将城门闭上,蒙古兵便团团围住,昼夜攻打,把李安全的长子吓得亡魂丧魄,如何还敢坚守城池,和蒙古抵抗!便在夜间悄悄的开了城门,一溜烟逃命去了。有个西壁氏,乃是西夏的太傅,逃走得略迟一步,已被蒙古兵擒去。

成吉思汗夺了乌梁海城,势如破竹,直攻夷门。夏将明威令公,不知蒙古兵的厉害,冒冒失失,领兵前来抗拒,被蒙古一顿乱砍,又把明威令公擒住。所到之处,夏国的将官不是被杀,就是遭擒,那里还有人敢来拦截,被他长驱而进,如入无人之境,一直到了夏都,派兵团团围住。李安全急得手足无措,一面向金人乞援,一面召集了全国的人马,拼命的守住城池。蒙古兵攻扑了数次,因为城池甚是坚固,一时之间,竟攻打不下。成吉思汗十分焦急,也不察看形势,传命众军,掘开堤岸,要将城外的河水,灌入城中。

不料堤防方才掘开,那水不向城中灌去,反四散奔流,把城外变成泽国,蒙古兵不能立足。成吉思汗只得撤了围困,命额特入城谕降。李安全因金邦救兵未至,只得与他议款乞和,并将自己的亲生女儿,名唤察合,献于成吉思汗,以充下陈。成吉思汗心爱的只有美人金帛两样,如今既得了西夏犒师的许多金帛,又有夏主的爱女察合进献。再瞧那察合时,又生得如花花见羞,如玉玉生香,那种美丽容光,真个可以夺目眩心,把个成吉思汗欢喜得难以形容!当日夜间,便命察合侍寝,枕席风光,欢畅异常,遂暂允西夏议和,收兵回国。

西夏主李安全自蒙古兵退去,虽然得保国家,却因爱女为成吉思汗携去, 心内十分懊丧!不怨自己无用,反恨金人不发兵马前来救援,以致自己损失了许多金帛,又将爱女献出。因此迁怒金人,也不思想自己的兵力如何,能否胜得金人,居然起了人马,去攻金之葭州,被金将庆山奴,杀得大败亏输。

李安全便遣使蒙古,劝成吉思汗兴兵伐金。成吉思汗本有南下之意,受了李安全的怂恿,练兵豢马,造箭制盾,预备大举。

原来成吉思汗久有伐金之志,只因自己国家兴创,金邦又是大国,未敢轻举。后来金人陆续来降,都说金主■,暴虐无道,杀戮宗亲,人心离叛,取之甚易。成吉思汗伐金之意,更加坚决。但因未知虚实,仍旧不敢实行,每年进献的岁币,依然按时缴纳。到了庚午这一年,成吉思汗要窥探金邦的虚实,亲自赉了岁币,前往进献。金主璟命卫王永济,至静州受贡。永济年轻孱弱,举动浮躁,成吉思汗见了这般模样,很瞧不起他,便不与他为礼。

永济大怒,回国后便要请兵征讨。适值金主璟薨逝,永济嗣位,遣使至蒙古,宣告新主登极。成吉思汗问道:“新主乃是何人?”使臣道:“便是卫王永济。”成吉思汗道:“我道中原皇帝,只有天上人能做,这样庸懦的人,居然也做着皇帝,岂不是怪事么?”使臣道:“你曾受我朝敕封,诏旨到来,理应竭诚拜受,如何说出这般话来?”成吉思汗发怒道:“我祖上俺巴该汗,受了你邦惨刑而死,我正要报仇,你反要我拜受诏书么?快快与我滚出去,饶你性命,回去寄个信与你们的皇帝,叫他好好的守着。”使臣见他语言横蛮,不敢多说什么,怏怏而返。成吉思汗遂即乘着秋高马肥,带了长子术赤,次子察合台,三子窝阔台,率领人马,祭旗出发。前队先锋,乃是哲别,行到乌沙堡,忽报金将通吉、迁嘉努、完颜和硕领兵到来。哲别闻报,率兵疾进,掩入金营。金人不防敌兵猝至,顿时溃散。哲别取了乌沙堡,遣人报告成吉思汗。成吉思汗闻得前军胜利,也催动人马,赶速来会,进取西京。金将胡沙虎,支持了七日,便突围逃走,被蒙古兵追杀前来,死伤无数。成吉思汗又得了西京及抚州,分命三子,领兵略地,把金国所有的西北一带州县,相继攻下。

金主永济闻得胡沙虎败归,又命招讨使完颜纠坚、监军完颜鄂诺勒统领四十万大兵,屯守野狐岭,防御蒙古。那野狐岭,形势高峻,雁飞到此,遇风亦必堕落,世称这岭,距天不过十八里远近,要算是西北地方的要隘,乃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方。金兵屯扎此岭,只要牢牢的守住,蒙古兵也不能飞度的。偏是那完颜纠坚,自恃有些武艺,要与蒙古开仗。部将明安谏道:“蒙古兵来势甚盛,其锋锐不可当,不如屯兵固守,较为万全。”完颜纠坚道:“我奉诏退敌,如何可以不战?”明安道:“既要进兵,宜速取抚州,攻其不备。”完颜纠坚道:“我有大军四十万,何必惧怯他,尽可与他大战一场。免得下次再来窥视。”遂将明安叱退,不从其言。未几,侦骑来报,蒙古兵已至岭西。完颜纠坚又差明安往蒙古营中,责问何故兴兵侵犯,明安因主将不用其言,心中怀恨,奉命之后,即驰赴蒙古营中,投降了成吉思汗,将金人的虚实,一齐告知。成吉思汗连夜发兵掩袭,完颜纠坚不知明安降敌,还在那里等他的回报。哪知蒙古兵已经杀到,一声呐喊,突入营中,金兵措手不及,立刻纷乱起来。又当天昏夜黑之际,匆促接战,动手的人分辨不清自己的军马和敌人军马,竟至自相残杀。逃走的人,又瞧不清路径,以至自相践踏。杀到天明,积尸如山,血流成渠,四十万金兵,已是一个不见。成吉思汗乘胜驰追,攻下了宣德州,又令哲别去取居庸关。这居庸关依山建筑,可称天险所在。哲别领兵到了关下,见山高插天,壁垒完固,倒也 不敢轻视。先传令部众奋勇攻打。诸军奉令齐上,攻了一日,丝毫未能损动,哲别即挥兵退去。金将道他力怯而退,尽发关内人马,前往追赶。杀到半途,一声炮响,伏兵齐起,杀得大败而回。来到关下,关上已经树了蒙古旗帜,金兵非逃即降,一座号称天险的居庸关,竟被哲别用计截取了。哲别得了居庸关,驰报大营,成吉思汗遂即入关驻扎,即日进取中都。金主永济见蒙古兵已抵都下,不胜恐慌,竟欲徙都汴京。还是卫兵,情愿决一死战,出城抵御,鏖战了一日一夜,总算把蒙古兵杀退。成吉思汗乃回兵驻扎居庸关。过了数十日,因天气严寒,人困马乏,即留兵屯守居庸关,自率三子回国。

过了残腊,又至新年,金将耶律留哥,纠集故辽遗众,占据辽东州,自称都元帅,投降蒙古。成吉思汗令他居于广宁,以伺金衅。到了夏季,金主永济又为臣下胡沙虎所弑,改立升王珣为帝。成吉思汗得此机会,又复分兵三道,杀向金都而来,那胡沙虎为什么要弑君呢?因他前次为蒙古杀败,杀了回来,金主将他革职,后来又复召为右副元帅。他再用之后,并不治事,每天在外围猎。金主闻知,遗使诘责。胡沙虎挟着前嫌,居然率兵倡乱,强迫金主出宫,即行酖死,另立升王珣为君。此时朝中大权,尽在胡沙虎一人手内,成吉思汗三道分兵,直犯金都。胡沙虎恰患足疾,闻得蒙古兵来,便乘车督战。金之卫兵,本来很有能力,胡沙虎又十分严厉,因此把蒙古兵杀伤甚多,成吉思汗退兵十里下寨。到了次日,胡沙虎又要出战,征召高琪的人马,未曾如期到来,便矫诏去杀高琪。哪知高琪非但不肯奉诏,反率领部兵入城,围了胡沙虎的住宅。胡沙虎越垣走,因足疾未愈,堕地伤股,遂为高琪所杀,取了首级,诣阙待罪。金主珣下诏特赦,并宣布胡沙虎罪状,夺其官阶,所有兵马,均命高琪统带,坚守都城。成吉思汗并不竭力攻打,反分兵掠取东南,所至之处,州郡皆下,共破九十余郡,两河、山东尸骸堆积,数千里村落为墟,鸡犬不遗。部下诸将皆劝成吉思汗速攻金都,成吉思汗不从,遣使告金主道:“汝山东、河北郡县,尽为我有,汝只有一个燕京,我岂不能踏平?但天既弱汝,我再苦苦相逼,未免助天为虐。汝能速发金帛犒师,我便当归去了。”金主璟听了来使的话,即召右丞完颜承晖计议。完颜承晖道:“天地气运,循环往复,都有一定,非人力所能强为,蒙古的成吉思汗,以残败之余,不上十余年,鲸吞蚕食,尽平朔漠。现在兴兵南下,不过年余,山东、河北尽为所占,声势非同小可。我军素称骁勇,战无不胜,攻无不利,今与蒙古相遇,动即败衄,这不是气数所系,非人力所可挽回么?若再厮拼下去,恐我军溃散,即在目前。为今之计,不如暂顾一时,先与求和,待他退兵,我们方可从长计议,徐图恢复,不如多出金帛,前往犒军,乘此谋和,也还容易。”金主听了这话,乃命完颜承晖前往乞和。成吉思汗向完颜承晖道:“金银财帛,我这里并不希罕,你主应有子女,何不遣来侍我!”完颜承晖只得唯唯答应,回城报告。金主没有法想,只得把故主永济的女儿,饰为公主,送入蒙古营中。又将金马童男女五百名,良马三千匹,作为犒军之费。成吉思汗得了金国的公主,遂即出关回国。那金国公主,姿色却是平常,但成吉思汗年已花甲,金公主方在少艾,复因她是大国的公主,不得不格外宠爱,因此待以后礼,颇加眷注。

金主璟自蒙古兵退后,怕他再至,便要迁都汴京,以避其锋。左丞相图克坦镒力谏不从。遂命完颜承晖为都元帅,与左丞穆延尽忠,奉太子守忠,镇守中都,自与六宫赴汴。成吉思汗闻得金主徙汴,勃然说道:“你既与我 修和。何故又要南徙?这明明是疑心我了。他既疑我,便去与他为难,莫说徙往汴京,就是逃到天上,我也将他追回呢。”遂大阅师徒,择期南下。恰值金国军作乱,戕杀主帅,北走蒙古,前来请降。成吉思汗命萨木哈、舒穆鲁、明安率兵与会,直入长城,再围中都。金太子守忠,闻得蒙古兵来,慌忙逃往汴京。完颜承晖与穆延尽忠,督兵坚守,蒙古兵屡攻不下。成吉思汗又命木华黎为后援,率兵南下。木华黎从前随征金都,曾收降史天倪兄弟。

那史天倪乃永清人氏,从兄名天祥,弟名天安、天泽都是智勇兼全,可谓大大的人物,木华黎倚为心腹,保天倪为万户,余亦用为队长。现在奉命南征,带了天倪兄弟等出发。天倪对木华黎道:“金人弃幽燕而徙汴梁,最是失策,辽水东西,乃金邦咽喉之地,我若夺他北京,略定辽水诸郡,塞住咽喉,则中都孤立,不难拔取了。”木华黎从其言,引兵直指辽西,攻金北京。金守银青,率兵二十万,抵御于和托戌堡,为蒙古所败,逃归城内。部将完颜昔烈、高德玉等,不服银青节制,遂将银青杀死,推寅塔虎为帅。木华黎闻知此事,率兵进攻,寅塔虎举城投降。北京下后,辽西一带,望风归附,中都孤立无援,势甚危急。完颜承晖见了这般情形,十分着急,遣人向汴京告急,请发救兵。金主为得了中都危迫之信,便命御史中丞李英,率兵往救。未知李英能救得中都否,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元代宫廷演义 作者:许慕羲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