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宫廷演义》第19回 讨回部威震讹答剌 征西域兵进印度河


话说伊那儿只克城破之后,部众已尽,剩了单身独马,又复拼命死斗。

察合台、窝阔台两人战他一人,又指挥兵马,团团围住。伊那儿只克直杀至刀锋残缺,气力已尽,方才被执,押入囚笼,送往成吉思汗大军,命将生银熔化为液,灌入他的口耳,以报杀商戕使的怨恨。

术赤的一支人马,尽略西北一带,先抵撒格纳克城,遣畏兀儿部人哈山哈赤,入城谕降,竟为所戕。术赤愤甚,奋力攻扑,破城之后,将城中人民,杀戮殆尽,以哈山哈赤之子为城主,遂进攻奥斯恳、八儿真、遏失那斯三处城池,尽皆陷之。兵至毯的,守将遁去。再西进陷养帖干城,均命官留守。

那阿剌黑等三将,兵临讷克特城,一鼓而下,遂进取毯城。城主名唤帖木儿玛里克,守着河里一个小洲,和城内互为应援。阿剌黑等屡次与战,均遭失利,亟遣使向成吉思汗请增兵助战。成吉思汗已拔取了布哈城、塔什干城,行抵布哈尔,得了阿剌黑等报告,即派兵往援。阿剌黑等兵力既增,即运石填河筑堤达洲。帖木儿玛里克几次来争,皆为杀败,只得在夜间乘舟,意欲逃往白讷克特城。不料阿剌黑等已用铁索锁在河间,阻他前进,两岸上都用强弓硬弩,乱放乱射。帖木儿玛里克只得弃舟登岸,且战且行。阿剌黑等挥兵追蹑杀伤殆尽,只剩得帖木儿玛里克一人走逃。

不过三月工夫,各军马皆来报捷。成吉思汗大喜!唯术赤、察合台、窝阔台三人,将所取各城的人民擅自处分,并未禀明。成吉思汗因此发怒!传令诸子,不准入见。术赤与察合台、窝阔台等,奏凯回来,在营外三日,不敢通报,惶恐异常。至第四日,博尔术入见成吉思汗道:“回疆梗化,主子大张挞伐,占了他的城池,掳了他的百姓,朝野臣民,莫不欢欣鼓舞,额手庆贺!主子为何动起怒来?诸皇子虽擅取了百姓,行为不合于理,但都是主子之子,他们所有,便是主子所有,况且他们都已知过,在营外待罪三日,主子何不传入,面加训饬,令其以后谨慎行事呢?”成吉思汗怒气稍息,传三子入帐,拍案大骂!三子皆汗流浃背,不敢仰视。左右均上前谏道:“诸皇子年轻,初次领兵,无异出巢的鹰雏,今日第一次立功,主子不加奖励,反而责骂,恐阻其向上之心,现在世界的敌人,尚还不少,主子何不令他们带罪立功呢?”成吉思汗遂命三子跟随自己,攻取了布哈尔城。追赶至阿母河,成吉思汗传令,除投降者免死,其余一概诛戮。且登回教的讲台,召集了人民,宣布杀商杀使的罪状,令富户各出家财犒军。回民处在积威之下,哪里还敢违逆?只得将私财尽行献出。

那谟罕默德已引兵驻扎于薛米思干。消息传来,成吉思汗立即率兵往薛米思干,谟罕默德闻得大军将至,即行逃去,城内尚有民四万,守具甚是完备。成吉思汗命术赤等三路军马,四面围困。城中出战,又为大军所败。守将阿儿泼,四围而困,城内无主,遂即投成。成吉思汗许以不死,待到兵民出城,命各兵雉发结辫,俱入军籍,人民仍照旧制。至夜间,搜杀降兵,靡有孑遗。又俘工匠三万名,分隶各营,壮丁三万名,充作奴隶,余民五万,令出金钱二十万,始得安居。因谟罕默德未能就获,令哲别、德不速率兵往追。又探悉谟罕默德的母亲、妻子,居住玉龙杰赤城,与丹尼世们去对她说道:“你的儿子谟罕默德得罪了我,所以发兵来讨,你所居之地,我不来侵犯,可以遣人议和。”谟罕默德的母亲,名唤支尔干,非但不肯遣使议和,反将丹尼世们逐出,径自率领妇女,向西而去。

谟罕默德逃走之时,其长子札兰丁随父出奔,要召集部民,扼守阿母河,谟罕默德不从其言。札兰丁又要自任统帅,任父他往,谟罕默德又不允其请。

次子屋克丁,驻兵于义拉克,万人来迎,说是有兵有饷,可以坚守。谟罕默德遂向西行,部下随从的兵卒,多康里部人,暗中叛乱,幸得事先戒备,每夜辄易寝处。一夕,已徙他处,所留空帐,丛矢如猬。谟罕默德心中大恐,借称出猎,带了心腹数人,与札兰丁奔往义拉克而去。哲别、速不合率兵穷追。到了阿母河,因无舟楫可以渡过,遂令兵士,伐木编箧,内置器械,外裹牛羊兽皮,系于马尾,驱马泅水,将士扳援以随,竟得渡过。过河之后,分两路追赶。哲别趋西北,速不台趋西南,将至宽甸吉思海左近,敌军重又会合。谟罕默德在义拉克,闻得蒙古军将到,遂即西行。屋丁克亦不敢抵敌,弃城而去。谟罕默德逃到伊兰,只住得数日,又东奔马三德兰。马三德兰的旧部酋,从前为谟罕默德所杀,地亦被并。其子闻谟罕默德忒蹇而来,率众报仇,杀入帐中。谟罕默德已闻信先逃,越宽甸吉思海,在小岛中休息。此时谟罕德因昼夜奔窜,辛苦成疾,弥留之际,将腰间所佩之剑,付于札兰丁,命他嗣位而死。札兰丁将谟罕默德草草殡葬,从岛中潜行出外,至玉龙杰赤城,支尔干虽已逃走,城中尚余兵六万,半属康里部人,见札兰丁到来,又欲加害,札兰丁仓惶而逃,途中遇见帖木尔玛里克,率着三百骑西行,两人会合一处,奔往哥集宁。

哲别、速不台兵抵马兰德兰,闻知谟罕默德窜死小岛,遂勒兵往伊拉尔堡,围住了谟罕默德的母、妻。那伊拉尔堡,在万山之中,茂林深溪,阴翳蔽天,难以攻入,遂分布人马,四周围困,断其汲道。适值一月不雨,山中无水,人民口渴欲绝,只得出外逃命。哲别、速不台早已派兵守候,见一个捉一个,来两个擒一双,等到山内人民纷纷出外,哲别、速不台料知山中已经内乱,即引兵入内,将谟罕默德的母、妻、女、孙,完全拿获,送往成吉思汗大营。成吉思汗赦了支尔干的死罪,将她幼孙杀却,所有女子四人,一个给于丹尼世们,一个给了从前被杀的商人之子,余两个皆给于察合台。察合台只留一女,把一女给于部将。哲别、速不台又奉到成吉思汗命令,叫他们暂勿回军,宽甸吉思海之北,有钦察部,曾经收容蔑里吉部的降人,可往征讨。二将奉了命令,只得又向西进。

那成吉思汗平定了撒马耳干,即至碣石避暑。到了秋凉时节,亲率拖雷往略南方,命术赤、察合台、窝阔台往征玉龙杰赤城。此时玉龙杰赤城,已由兵民,公推康里部人库马儿,充当首领。术赤等兵临城下,守兵出外迎战,杀得大败而回,自此不敢出战,凭城死守。蒙古兵围攻数日,均不得手。术赤遣使谕降,库马儿不从,遂伐木为桥,令兵三千进攻。城中一大队人马就从内杀出,将三千蒙古兵围于垓心。术赤忙发兵往援,桥腹被毁,不得过去,只有眼睁睁的望着三千人马,被敌兵杀得一个不留。察合台要乘风纵火,焚毁城廓,术赤欲王此上,不肯答应,因此两下不和,各存意见,直至七月之久,还未攻下此城。成吉思汗闻得此信,遣使切责二人,改命窝阔台统领诸军。窝阔台竭力为两人和解,遂决河水灌城。城中惊惶扰乱,窝阔台乘势杀入。库马儿犹带领部兵,死战至七昼夜之久,力竭而身亡,城内人民尽遭屠戮。术赤留城居守,察合台、窝阔台两人,回见成吉思汗。此时成吉思汗已略定阿母河,直指塔里寒山,命拖雷领兵往呼罗珊,为哲别、速不台后援。

成吉思汗亲自取塔速里寒寨,其寨四面丛山环抱,守兵极为勇猛,蒙古军战了数次,不能取胜,伤亡了许多人马。成吉思汗只得召回拖雷。那拖雷往呼 罗珊,所过城寨剿抚兼施,已抵呼罗珊西北,奉到召还之命,遂由宽甸吉思海抵木乃奚国,纵兵大掠。又破匿察儿、也里各城,始抵塔里寒山,在途中已耽延了数月,方得与成吉思汗会合攻寨。拖雷奋勇进扑,经过七月之久,才能攻下。成吉思汗即在寨中避暑。察合台、窝阔台亦于其时到来。

到了将近秋天,忽报谟罕默德长子札兰丁,在哥集宁收合余众,与班勒纥城主灭里克汗互相联合,声势甚盛。谟罕默德的次子屋克丁,也出屯于合儿拉耳,部下亦有千人。成吉思汗乃命哲别等分兵攻屋克丁,亲往征札兰丁。

那札兰丁已拥众六万有余,复得灭里克汗相助,欲与蒙古军抵抗。成吉思汗逾五达克山,抵八米俺城,令忽秃忽领前哨,向东南进发。忽秃忽行至可不里,与札兰丁相遇,两军会战。忽秃忽见敌军甚众,恐众寡不敌,密令军中,将毯缚成了人形状,置于军后,到了临阵的,前军奋呼厮杀,战至半酣,把毡毯载于马上,从后推至。札兰丁的部兵,果然疑是援兵大至,渐渐却退。

独札兰丁奋然言道:“我军较敌人多至数倍,何用怕他!”乃分部众分为三队,自领中军,灭里克汗领右翼,部阿克格拉领左翼部,包抄上来,将蒙古军围住。忽秃忽见疑兵之计,已被识破,只得率领兵士,力冲敌阵。无如敌兵好似蜂屯蚁聚一般,裹将前来,杀了一阵又是一阵。忽秃忽情知不妙,便令部众视着大旗所向,亲自秉着大旗,奋勇大呼,冲开一条血路,向北逃走。

札兰丁挥军追杀,死伤无数,军械马匹尽为夺去,蒙古军自西征以来,所向披靡,这一仗要算是大败亏输了。这个消息传达至成吉思汗军前,成吉思汗也正在失意的时候。

你道何事失意?成吉思汗引军攻八米俺城;察合台之子莫图根,少年骁勇,精于骑射,充当前哨,猛攻八米俺城,为守兵一箭射死。察合台见莫图根阵亡,失声大恸。成吉思汗丧了爱孙,也悲伤异常。恰恰忽秃忽的败报,又于此时传来,失意之事,更迭而至,怎么不要怒发裂眦,誓必攻破八米俺,以报此仇,当即督军力攻。察合台报子心切,亲冒矢石,挥军扑城,前仆后进,城下尸积如山,兵士践蹈积尸而上,将城攻破,一拥而入,不论老少男女一概戮尽,连牛羊犬马也不存留,并将城垣完全拆毁,其地竟成一片荒土,至今尚无人烟,你说可惨不可惨呢?成吉思汗破了八米俺,并不耽延,率军南行,途中遇见忽秃忽领了败残人马,狼狈而来,责其狃胜轻敌,命引至交战之地,阅视一番,指点缺失,遂兼程而进。一路之上,军士因紧赶路程,不及炊煮,都怀着米,生啖裹腹。兵抵哥集宁。

札兰丁早巳得信,闻知成吉思汗亲自前来,如何还敢抵敌?又因灭里克汗与阿格拉克为了争马启衅。灭里克汗用马鞭打了阿格拉克一下,阿格拉克自引部众,愤愤而去。札兰丁失了臂助,更加不敢和成吉思汗对敌,因此同灭里克汗奔向印度河而去。哪知成吉思汗打听得札兰丁已不在哥集宁,便也舍城不要,星夜赶向印度河来。札兰丁的部众,还距印度河里许,成吉思汗的人马,已经追到。札兰丁不及渡河,只得排开阵势,拼命一战。成吉思汗的人马,趁着一股锐气,甫经交接,便大刀阔斧,突入敌阵。札兰丁奋力支持,正在两不相下,谁知忽秃忽因前次败北,甚为羞惭,意欲立功赎罪,他便引了部下,直冲札兰丁的右翼灭里克汗军。灭里克汗抵挡不住,退至印度河旁。那蒙古军已有一支抄在前面,见灭里克汗前来,便突出攻杀。灭里克汗措手不及,被蒙古军斩于马下。札兰丁孤军力战,自晨至午,部下人马被蒙古兵杀死无数。札兰丁见中众已尽,只得突围而出,奔到河边。忽秃忽又引军杀来,札兰丁势孤力竭,驰上一座高崖,将坐骑一拍,连人带马,投入 印度河中,竟自半沉半浮,泅水逃去。蒙古诸将,都欲赴水力追。成吉思汗道:“穷寇莫追,且是由他。但这人勇健异常,为我生平所仅见,若不除去,必为后患。”当有部将八剌听了这话,自告奋勇,愿渡河往追。成吉思汗便令八剌伐木为筏,率兵渡河,追捕札兰丁,自己却领了大军还击哥集宁。城内的守将,已闻风逃去,剩下的兵民开门迎降。窝阔台奉了成吉思汗之命,伪称调查户口,命兵民迁居城外,工匠妇女,不得同处,到了半夜,率领部众出城,把哥集宁的兵民,尽行杀戮,只留下工匠妇女,在军中应用。成吉思汗屠了哥集宁,复沿印度河西岸北行,追捕札兰丁余党。闻得阿格拉克已为其部下杀死,便欲扫荡各寨。分兵四出巡行,凡遇部落,即加屠杀,共杀一百六十万人,西域一带总算平定。那追札兰丁的八剌,也有报告前来,已拔取了壁那堡,进攻木而摊城,因天时炎热,不便行兵,因此驻兵不进,札兰丁现尚未知踪迹,俟探听得其下落,即往追捕。

成吉思汗得了报告,对诸将说道:“我此番征讨西域,意欲一劳永逸,所以用兵数年,绝无退志,现在札兰丁尚未捕获,留他在此,后必生事,又不得进取了。”耶律楚材道:“札兰丁势穷力蹙,远遁无踪,量亦无甚大害。

我军转战四五年,声威已震,不如班师为上。”未知成吉思汗能听从耶律楚材之言否,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元代宫廷演义 作者:许慕羲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