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宫廷演义》第21回 并后匹嫡群女争宠 长枕大被雄主销魂


话说成吉思汗得了金公主,因她是大国之女,封为皇后,格外优礼。再说那金会主年轻貌美,生得修短合度,秾纤得中,一搦瘦腰,双肩如削,脸晕朝霞,腮凝晚翠,不用傅粉,肌肤莹洁。无烦薰香,竟体芬芳。眼同秋水,眉若春山,声疑出谷娇莺,态似行云流水,凌波微步,不亚洛浦神妃。笑靥迎人,何异汉皋仙子。那一种翩若惊鸿,翻若游龙的芳姿,不但蒙古地方不曾见过,便是中原地方,恐也少有。古人所说的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唯金会主足以当之。成吉思汗自然视同心头之肉,一刻也不能离她,六宫宠爱在她一人身上,别人哪里能够及得她来?夏公主因自己先来,反不得皇后的位号,心内正在不快,恰巧也遂皇后也因此事,怀着妒意,虽然不曾明言,那词色之间,很是觉得。夏公主暗想也遂皇后现在主持内政,唯有乘机与她联络,方可以保持自己的地位,和金公主争宠。因此在也遂皇后跟前,百般诌媚,常常的数说金公主的过失。也遂皇后在后庭里,所妒的就是夏公主和金公主两人,其余如也速干皇后,原是自己的姊妹,又复秉性谦和,绝无竞争之意。古儿八速皇后,原是太阳汗之妻,初来时,深得成吉思汗的恩眷,不上几时,便一病不起,晏然而逝。

还有和拉哈喇皇后、鲁忽浑皇后、合答安皇后、不颜浑秃皇后,都已年老色衰,退居闲宫,不再承恩。那妃子里面,还有呼实罕妃子、忽兰妃子、伊津妃子、忽鲁灰妃子、拉拜妃子,也都如已残之花一般,时过运退,不得成吉思汗的恩眷了。因此也遂皇后,并不把那些皇后、妃子放在心上。独有夏公主和金公主,身分既高,年纪又轻,深得主子的宠爱。也遂皇后便时时的怀着妒意,却又不便怎样处治她们。夏公主初来之时,自恃是一国的公主,很觉傲慢,忽地来了个金公主,平空里将她的恩眷分去一半,她心中如何甘服,便暗地和也遂皇后联络起来。也遂皇后见夏公主溜到自己一边来了,便也将她倚作心腹,暗暗的商议着,谋算金公主。那金公主年纪尚轻,哪里知道人情的险诈,每天在宫内,除了吃饭、睡觉以外,便和一般宫女欢笑嬉戏,也不防有人在背地里妒忌自己。成吉思汗见她天真烂漫,也格外的宠爱着她。

到了西征的时候,成吉思汗初意原要携了金公主一同前去,后来又恐她年纪太轻,受不了行军的苦楚,只得把她留在宫中,另外带了忽兰、金莲两个妃子,一同出发。夏公主见成吉思汗不携带自己同行,心内甚是不乐!转念一想,金公主也没有同去,正可趁着成吉思汗出兵的时候,收拾了她,以偿宿愿。想到这里,便悄悄地来到也遂皇后宫中。此时她们两人,已打成一气,十分融洽,遇有什么秘密事情,彼此互相商议,并不隐瞒。夏公主见了也遂皇后,行礼已毕,谈了一番闲话,慢慢的说到金公主身上。也遂皇后不觉愤然道:“她自恃是大国的公主,又得主子的宠幸,居然也做了皇后,全不把俺放在眼内,你道可恨不可恨呢?”夏公主乘势说道:“她也太不懂道理了,平常时候,仗着主子的势力,瞧不起我们,倒也罢了。如何连皇后也不放在眼里呢?但皇后现在掌着六宫的权柄,岂可任她如此无礼,不加处治,倘若宫内的妃嫔人人效尤,皇后的威严不是完全堕地了么?”也遂皇后道:

“俺也懂得这层道理,久已要想处治她,无奈主子十分留恋,竟是无从下手,如何是好?”夏公主道:“昨日有军报前来,说主子已战败了回部,皇后何不如此如此,把她处置了呢?主子行军在外,后庭里面,都是皇后的心腹,谅必不至于泄漏的,日后主子得胜回来,只说暴病而亡,也就无从追究,岂 不得好么?”也遂皇后听了这一席话,便道:“还是你有算计,俺就这样办罢。”到了次日,也遂皇后召集全宫后妃,说是主子征讨回疆,迭获胜仗,应该开筵庆祝,命司膳官备下盛筵,与众后妃一同入席畅饮。到了酒阑席散,各人辞别也遂皇后,回去休息,皆是安然无事,唯有金公主回到自己的内宫,到了夜间,腹中绞痛,竟是死了。宫女们骤遇变故惊惶异常,忙去报知也遂皇后。她却从容不迫的说道:“昨天在酒筵上,还好好的,怎么有这样事情呢?想必是天气炎热,中了暴疾的缘故。但人死不能复生,须得从速殡殓。”当下传命出去,将金公主照皇后礼殡殓。群臣意欲报告成吉思汗,也遂皇后道:“这个可以暂缓,主子现在军中,若知此事,心内必定伤感!俺们应该体恤他一点儿,暂时隐瞒着,待到班师回国,再行禀明罢。”群臣听了这话,也就不再多言。金公主的性命,就此白白的送掉。到得成吉思汗平定西域班师回国,闻得金公主死了,悲伤了一会,也就罢了,哪里想得有人谋害她呢?也遂皇后,因为这件事情和夏公主打通一气,因此格外要好。这番成吉思汗要去征伐西夏,夏公主十分着急!自己因关系着祖国,不便出面谏阻,所以嘱托了也遂皇后,暗中阻止进行。成吉思汗听了也遂皇后谏劝之言,果然暂缓进兵。遣使往谕夏主,令他遣子入侍。哪知夏主不识起倒,偏偏不肯答应。使臣回来,禀明夏主不允遣子,成吉思汗已经发怒。恰巧边境又来报告,说是克烈部汪罕的余众,至今不肯归附,尽皆逃匿西夏,夏主尽量收容。

成吉思汗得了这个报告,怒上加怒道:“夏人太瞧不起我了,我若不把他剿灭,岂不贻笑邻邦么?”遂即重议征伐西夏。也遂皇后又来阻挡,成吉思汗不从道:“我自即位以来,已二十年。西北均皆平定,唯南方尚未收服,必须亲往一行,我意已决,不必阻止了。”也遂皇后道:“主子既决意南征,妾亦不便阻挠大计,唯求恩准随行。”成吉思汗道:“忽兰、金莲二妃随我西征,深觉辛苦,你的身体比较二人,尤为怯弱,如何能随军南下?况且内政由你主持,也不能抛撇而行的。”也遂皇后道:“主子东征西讨,尚不嫌辛苦,妾不过追随营中,并不临阵,有什么受不了呢?至于宫中的事情,有我姊姊也速干皇后,可以代为处理,尽可放心。”成吉思汗道:“既是如此,你就随我南征罢。”说罢此语,心内甚是欢然,晚间即在也遂皇后处息宿。

因为要将宫中的政事,交付于也速干,索兴将她召来。长枕大被,做个联床大会,一双姊妹花,左右拥抱,说不尽的欢娱畅快。枕席风光,不必细表。

到了次日,成吉思汗下令南征,点齐了人马陆续出发。也遂皇后也改着戎装,身披绵纹软甲,头戴双凤嵌云金盔,两根雉尾,颤巍巍的插在上面,晃荡不定。脚上蹬着绿皮挖云绣花盘金小蛮靴,跨下一匹黑色卷毛小骊驹,锦鞯绣鞍,玉勒丝缰,再配上她绝世的丰姿,真好似一幅昭君出塞图。成吉思汗瞧着,怎么不要醉魄销魂呢?遂即也跨上他那匹能征惯战的红鬃名马,与也遂皇后并骑而行。左右的将士军马,执着刀枪旗帜,在前后左右卫护,来至郊外,成吉思汗忽欲打围,吩咐军马驻扎下来,撒开了围场。一声令下,千乘万骑,屹立如山,顿时布好了围场。成吉思汗亲自射猎,往来驰骋,正在得意,忽由深树里面,突然跑出一头野豕,向着马前奔来。成吉思汗见了,拈弓搭箭,哧的一声,正中野豕,倒在地上,心内很觉得意!不料跨下的坐骑,忽然昂起头来,四蹄乱腾。成吉思汗连忙收勒缰绳,一时勒收不住,突然翻下马来,将士们忙来救护,将他扶起,另换坐骑,成吉思汗定了半晌神,还觉得头目昏花,心神不定,即命罢猎回营。也遂皇后接着殷勤慰问。成吉 思汗道:“我这匹红鬃马,乃是千里名驹,随了我南征北讨,从未失过事,今天被这头野豕一惊,便会溜起缰来,却是意想不到的事情。”也遂皇后道:

“马惊溜缰,乃是常事,只要主子万金之体没有受伤,就是万幸了。”成吉思汗摇头道:“并没有受伤,不过突然间吃了一惊,觉得此时还是心神不安,头目有些晕眩,你可扶我去安睡片刻。”也遂皇后轻舒玉臂,扶了他到后帐睡下。

哪知成吉思汗就在这夜,生起病来,寒热交作,甚为沉重。也遂服侍了一夜,待至天明,便走出帐来,向诸将说道:“主子昨天因马踬受惊,忽然抱病,南征的事情,不如暂时作罢,你们大家可酌议一番。”众人计议了一会,都赞成皇后的话说,入奏成吉思汗,请他暂时罢兵,待身体痊愈,再去征讨。成吉思汗听了诸将之言,沉吟了一会道:“西夏见我回兵,必定疑我怕他,岂不示弱于人?我且暂在此处养病,先差使往西夏,责他不肯纳质,擅容逃人之罪。他若服罪,我方可以回兵。”当下计议已定,便遣使前往西夏。其时夏主李安全,已经病殁,族子遵顼继立,又传位于子德旺。德旺庸懦异常,听得蒙古使臣传成吉思汗之言,前来诘责,竟至全身战栗,面目失色,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却转出了阿沙敢不,对蒙古使臣道:“不纳质子收容逃人,都是我的主意。你们要和我厮杀,可到贺兰山来。倘要金银缎匹,可到西凉来取,我都预备在此,不必多言,快快滚蛋。”使臣回来,把这话禀明,成吉思汗勃然大怒,立刻跃身而起,喝令大军,从速进发。也遂皇后和左右侍从,还要谏阻,成吉思汗怒道:“他说这样的大话,我如何可以回兵,便是死了,也要去责问他的,何况我此时还没有死呢!”当下扶病上马,喝令起行,直趋贺兰山。那贺兰山,地近河套,距宁夏府西六十里,树木青白,形势雄壮。北方人呼骏马为贺兰,夏人倚此山为固,因此假骏马为名,唤作贺兰山。蒙古的人马,到了山前,阿沙敢不已率领人马,在山下扎住。

见蒙古军到来,他也不问青红皂白,居然挥兵冲突。哪知蒙古军并不出战,只把强弓硬弩射来,不使夏兵近前。阿沙敢不冲突不入,只得收兵而回。休息了一会,又去冲突,又被射回。如此的冲突了三次,到第四次上,忽听得蒙古军中,一声胡哨,营门大开,千乘万骑,如怒涛一般,直卷过来。阿沙敢不的部兵,冲突了三次,锐气已衰,蒙古的兵士,郁郁的守了半日,锐气方盛,一经厮杀,便大刀阔斧,拼命乱砍。阿沙敢不哪里抵挡得住?只得逃上山顶的营帐里面,还想把贺兰山守住。那蒙古兵,好似不怕死的一般,齐拥上山,任凭阿沙敢不矢石乱下,他也前仆后继冲杀上来,突入寨中,将夏兵杀死大半,阿沙敢不此时慌了手脚,逃命要紧,便弃了贺兰山落荒而奔。

蒙古兵只一仗,已夺了贺兰山。成吉思汗也不休息,便进兵黑水。因为天气炎蒸,病体未愈,便携了也遂皇后,往楚珲山避暑。等到秋凉时节,又进兵夺取了西凉府与绰罗和拉各县城,越过黄河围困灵州。夏主的援兵,又为蒙古杀败,陷了灵州,兵抵盐州川,度过年关,复率兵下积石州,破临洮府,所至皆克。其时夏主李德旺,惊扰成疾,已经去世,犹子■嗣位,年尚幼小,不知道什么军务国事。诸将见主上幼弱,更加不肯尽力,非但不出兵抵抗,反在山谷里,穿凿土窟,将所有的金帛财物尽行藏匿。民间见将士朝臣这样举动,也都效尤起来,略略富庶的人家,都争向山中筑了土窟,秘密收藏。胆小的连人口也伏在里面,不敢出外。以为这个土窟,乃是安乐窝,蒙古人总不会找寻前来的。国内的人,都存着逃匿的心思,哪里还肯舍命迎敌?蒙古军势如破竹,直逼夏都。夏主李■吓得战战兢兢,不知所措,忙召 文武会议。谁知满朝文武与都中的富户皆躲入土窟中去了,如何还有人前来会议。夏主■,束手无策,只得将祖宗传下的一尊金佛并金银器皿,男女驼马等物,赉献蒙古军中,投诚归附。成吉思汗定要夏主亲自出降。李■无法,只得拜辞宗庙,亲至六盘山来见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只令他在门外行礼,行礼即毕,便将夏主拘于帐中,命诸将入徇夏都。诸将都要掠取子女玉帛,奉了这令,莫不踊跃争先抢入城内。哪知到了里面,非但金银财宝,搬了个净尽,便是臣民的影儿也不知去向,仅有些贫民小户,躲在家内,不敢出外。

蒙古诸将见了这般情形,知道夏人早将财物隐匿过了,如何便肯甘休,遂捉了些贫民,命他引导来至山谷里面细细找寻。刚才一进山谷,便见那些土窟,如蜂房一般,里面伏着西夏的文武诸臣和有钱的富户。蒙古人不由分说,一一搜了出来,尽皆杀死。只剩了些年轻妇女,预备取乐。所有土窟里的金银财宝,一齐你抢我夺的掳掠一空。可怜西夏的臣民,被蒙古人杀得白骨遍野,都城为墟。诸将皆心满意足,欢呼而回。独有耶律楚材入城之后,仅取书数部,骆驼两头,大黄数担,命亲兵携了回去。后来大军回去,中途遇疫,耶律楚材便将大黄治病,全活何止万人。

闲话休絮,单说成吉思汗,将夏■拘系了三日,令他改名为失都儿。过了一日,又把他杀死,并将他父母子孙,也一概加刑。西夏自元昊称帝,共传十主,计二百有一年,至此灭亡。成吉思汗扫平了西夏,正要班师回国,忽然前病复发,寒热交作。也遂皇后忙在左右,日夕侍奉,并传军医前来诊视。无如天命已终,药石如何挽回得来?病势日见沉重。成吉思汗也自知不起,便执了也遂皇后的手道:“我要和你长别了。”也遂皇后闻言,早已哭得和泪人一般。未知成吉思汗死活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元代宫廷演义 作者:许慕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