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宫廷演义》第22回 嘱后事英雄洒泪 遇良缘儿女柔情


话说也遂皇后,听得成吉思汗说要和自己长别,禁不住悲从中来,呜咽哭泣。成吉思汗道:“你也不用悲伤!我自即大位以来,荡平西域,威振寰区,今又灭了西夏,虽死亦可无恨!但是辛苦一生,实指望统一海内,与你们再聚数年,安享荣华,谁知大数已尽,无可指望。你待我死后,可回去传语各皇后,叫她们不要悲痛!”也遂皇后听到这里,更是哭不可抑!成吉思汗见了也不禁洒下几点英雄泪来,勉强说:“世上无不散的筵席,有什么可伤之处!你可去叫大臣进帐。”也遂皇后只得去传集群臣,来至榻前,问候主子的疾病。成吉思汗道:“我死无恨,可惜诸子,未曾随侍左右。术赤在西域惨死,我命窝阔台前去料理丧事。察合台奉了我命,往攻全国,责贡岁币,拖雷又留守和林,现在只有你们随我在此,后事全仗你们料理。我前已命窝阔台为继统之人,他此时尚在西域,不能即日回国,可暂命拖雷监国。”复指着也遂皇后道:“她随我南征,我病了,又亲奉汤药,早夕服侍,我无以报她,可将西夏的子女,多分一份给她,以偿她的劳苦。”君臣同称遵谕。

成吉思汗又停了片刻道:“窝阔台嗣位之后,可传谕他,说西夏已亡,金势已孤,不难荡平。但金之精兵,悉集潼关,我军往攻,颇非容易。最好假道南宋,兵下唐、邓,直捣大梁。金主必抽潼关劲旅,往援都城,那时他兵远来,缓不济急。即使赶将前来,千里奔驰,人困马乏,也必为我所破了。这样一来,灭金岂不很容易么?”言罢而逝。享寿六十六岁,即大汗位共二十二年。南征北伐,辟地至中央亚细亚,波斯东半部,及高加索山附近。所向有功,土地之广,为从古所未有,元代称为太祖,可算得是个人杰了。

成吉思汗逝世,群臣即行举丧,遣人报之拖雷,传成吉思汗谕,命他暂时监国。拖雷得报,一面派遣急足,星夜往西域,促窝阔台回国嗣位;一面亲自奔往行在,办理大丧。这里的事情,暂且慢表,单说那窝阔台,因为术赤死了,奉成吉思汗之命,前去视丧。那术赤究竟是如何死的,成吉思汗为什么要命窝阔台赶将前去?这件事也不能不表明一番。原来术赤自以为是成吉思汗的长子,理应继承大统。自初次商议嗣位问题,被察合台当面说他是蔑里吉带来的种,所以未便争执,只得退让一步,将个大汗的位置,生生的奉送于窝阔台,心内很是不服。还亏得成吉思汗当时说明,将来四方平定之后,诸子都有封地,后日可以各守封疆,自成一国。因此术赤便甘心退让,希冀将来得一好好的封地。在初征西域的时候,成吉思汗命他与察合台率兵攻取玉龙杰赤城时,他见西域一带,土地广博,河炭沿长,极宜于游牧的生涯,便存欲王西域之心。当玉龙杰赤城攻打未下,察合台欲用火攻,术赤既想乡封此地,如何肯将城池焚毁,遂即竭力阻止。为了此事,竟与察合台大起冲突。嗣经成吉思汗闻知此事,命使申饬二人,且派窝阔台来监视其军。

窝阔台到后,竭力为两人调合,将火攻之策,改为决水灌城。下之后,术赤统领人马,略取宽甸吉思海一带部落,颇为得手,遂将人马驻扎于宽甸吉思海北岸的萨莱地方,不复有回国之意。因此成吉思汗班师回国,遣使召术赤来会,他非但不来,反于暗中派人向成吉思汗说道:“术赤是嫡出,又是长子,理应立为储君。今既将大位传于窝阔台,他也并不争执。惟当日议论继统问题时,主子曾允诸皇子各有封地,现在西域一带,虽已平定,但札兰丁不知遁迹何所,余党未靖,恐怕大军去后,死灰复燃,又劳师徙,术赤甚愿在此镇守,扫清余孽,主子何不就将西域一带地方分封于他呢?” 成吉思汗听了这话,已知术赤的意思,当下也不多言。术赤的人马不见前来,也不下谕催促,径自班师回国。等到哲别、速不台之军,奉诏回国,便将钦察以东、忽章河以北一带地方,命术赤镇治,以遂其愿。并命他将西北所有未曾平服的地方,也要相机进取,开拓土地。术赤奉到命令,便在宽甸吉思海的萨莱地方,建牙设帐,游牧度日。一面回报成吉思汗,说是身体患病,不能出征。一面派了自己的心腹人,往西北各部访求美女,以图娱乐。

那时距玉龙杰赤城不远,有一个小小的部落叫做豁秃里部,部长曼罗。当成吉思汗命术赤攻取玉龙杰赤城时,他见蒙古兵人强马壮,将土勇猛,料知西北诸部,必难抗拒,便首先来蒙古军前请降。成吉思汗因曼罗能知时势,颇加优待。曼罗心内很是感激,回部之后,又纠了邻近阿戛斯、高偕梭各部向蒙古投诚。因此西域诸部落莫不为蒙古所践躏,唯有豁秃里部,晏然无惊,且得了成吉思汗许多赏贲。这时术赤奉命镇治西北新定各部落,派遣心腹往各部搜罗美女。虽然搜罗得很是不少,但是美者甚少,都是些■面孪耳,反唇裂齿,伛肩皤腹的妇女。术赤检视了一会,并无一人瞧得上眼,心内怏怏不乐!将派遣的人大加申斥,说他不能办事。

当时有部将伊立上前说道:“回疆各部的妇女,大都是丑陋的,主子要得美女,只有豁秃里部长曼罗生有一女,甚为美丽,回部没有一人不说她是天女降生,主子若得此女,定能合意。”术赤闻言道:“既有这样的美女,何不早言?如今就派你去对曼罗说明,叫他送女前来,我当优礼款待,立为王妃。”伊立奉命,即往豁秃里部,去见部长曼罗。那曼罗单生一子一女,女名美玲,子唤努尔。美玲虽已长成,努尔年尚幼小,因此曼罗深爱这个女儿,视同珍宝一般,部中皆称她为美玲公主。这美玲公主,生得如花如玉,性情又甚聪明,她自恃才貌,立意要得一个如意郎君,作为配偶。无如西北一带的男子,都是身体粗壮,蠢如鹿豕的人诸多,哪里有美玲公主看得上眼的人物呢?美玲公主既没有中意的男子,便将婚事耽延下来。这日,美玲公主因为日长无事,在帐内坐着,甚是无味,便乘了马,带了一队侍儿,往宽甸吉思海畔前去射猎。到了海边,侍女们拉开了围场,美玲公主纵马驰骤,射了几头兔儿,并没有什么大的野兽可以猎取。美玲公主的性气,十分高傲,每逢出猎,总要获到许多野兽,方肯回去。今天驰骤了半日,仅射得几个兔儿,如何便肯甘休。遂即放开坐下的胭脂马,向山深林密的地方前去寻找。

找了一会,忽见东面树林里面,一只梅花鹿奔将出来。忽见美玲公主骑在马上,好像知道是猎取它来的一般,一抹头仍向林中跑去。美玲公主见了这梅花鹿,如何还肯轻轻放过?忙取过宝雕弓,搭上狼牙箭,觑定了那鹿,嗤,一箭射去,恰恰中在鹿的背上。那鹿“哟”的一声,带着那支狼牙箭,飞奔而去。美玲公主见梅花鹿带箭逃走,怎生舍得!便将跨下的胭脂马一拍,向前头追去。那匹胭脂马,乃是曼罗从高加索买来的名驹,放开四蹄,好似腾云驾雾一般,十分捷速,转瞬之间,已跑了三十余里。那些跟随的侍女,早已落在后面追赶不上。美玲公主找那鹿时,已是不知去向,只得将马勒住,觉得娇喘微微,香汗津津,很是吃力,意欲略略休息,寻路回去。正在这个当儿,忽然一阵狂风,震得四围的大树,籁籁有声。风过去,便有一头斑斓猛虎从林间跃出,吼了一声,直向美玲公主扑来。美玲公主方要带马躲闪,哪知这匹胭脂马,闻得虎的吼声,已吓得伏将下来,把美玲公主从马背上直跌下来。那虎前爪一起,已经扑到美玲公主身旁,相距不过尺余光景。美玲公主已惊得花容失色,倒于地上。说时迟,那时快,那边树林里面,忽然跳 出一个少年,手执钢叉,喝声“孽畜不得无礼”,举起钢叉,戳中虎的颈项。

那虎着了一叉,便弃了美玲公主,陡转身向少年扑去。少年舞动钢叉,施出解数,斗那猛虎,不上一会,已将猛虎刺倒于地,又在虎肋上接连刺了几叉,那虎已是不能动弹。少年方才回转身来,看视美玲公主,见她双眸紧闭,玉容惨淡,惊得昏晕过去。少年见她如此模样,心内十分怜惜,忙走上几步,坐将下来,把美玲公主扶将起来,靠在自己怀中,连声呼唤。美玲公主悠悠醒来,闻得耳旁有呼唤之声,慢慢的睁眼一看,见个少年,生得面如冠玉,剑眉星目,一貌堂堂,坐在地上,将自己搂在怀里,贴耳唤着道:“姑娘醒来,姑娘醒来!”美玲公主见了,不禁一阵羞惭!顿时红晕朝霞,要想挣扎起来,离开那少年,却因受惊过甚,四肢软瘫,娇躯无力,挣扎不动。

那少年见美玲公主已醒,便低低的说道:“姑娘受惊了,那猛虎已被俺杀死,可以不必害怕!未知姑娘是那一部落?因何独自一人,不带随从来到此地?”美玲公主见问,定了一定神,方才把自己的部落和出外射猎的话,告知那个少年。少年大喜道:“姑娘原来是豁秃里部的美玲公主,俺久闻得公主是天上神仙,欲图一见,只恨没有机缘,不意在无意中得于此处相会,真是俺的大幸了。”美玲公主此时气力已经恢复,初见少年,生得相貌不凡,觉得自己部落中,从没有见个这样的人物,心内已有喜爱之意!及听了他一片缠绵之言,不由得抬起头来,将一双傻眼,向他瞧了瞧,徐徐的离开少年的怀中,坐了起来,低声说道:“俺遇见猛虎,正在危急,倘若没你相救,性命早已不保,未知尊姓大名,居住何部?”少年不待说毕,便道:“俺乃阿戛斯部长昂特布之子,名格林洛儿的便是。今天独自出外打猎,无意之中救了公主,也是前缘。俺的父亲,和贵部最为敦睦,俺当奉送公主回部而去。”美玲公主道:“仰承厚情,十分感激!但俺出猎之时,曾有侍女,跟随前来,只要将她们找到一同回去,何敢劳你奉送呢?”格林洛儿道:“俺得与公主相见,真是生平第一幸事,就是赴汤蹈火,亦所不辞。送你一程,如何说劳呢?”美玲公主听了,脸上又禁不住一阵红晕,暗中想道:“这格林洛儿,不但生得面红齿白,眉清目秀,而且说话之间,知情识趣,深能体贴人心,必是个有情有义之人,我若嫁得这样的夫婿,才称得起郎才女貌,一双两好呢!”想到这里,由不得又将盈盈秋水注视了格林洛儿,欲要立起身来,却因自己的纤手,被格林洛儿紧紧攥住,一时不忍舍脱了他,立将起来,芳心之中,不知如何方好。

正在这个当儿,忽听得远远的鸾铃声和马蹄声得得而来,美玲公主料知自己的侍女追寻而至,恐被她们瞧见了不好意思,忙向格林洛儿道:“前面马蹄声响,想是我的随从跟踪而来了。”说着,挣脱了格林洛儿的手,便要立起身来。哪知两条脚还抖个不已,立身不住。格林洛儿即从地上,一跃而起,轻舒猿臂,将她一扶,美玲公主方得借了他的力,站稳当了。格林洛儿又把那匹胭脂马,牵了过来,亲自扶着她坐上鞍鞒。那边一群侍女,已骑着马赶到跟前,见了美玲公主齐道:“好了!好了!公主在这里了。累得俺们四下寻找,原来却在这里。”口中说着,一眼瞥见了格林洛儿,大家注视不已。美玲公主道:“俺追那头梅花鹿,来到这里,谁知蓦然跑出一头猛虎,几乎送了性命,要是没有这位公子打死猛虎,尽力相救,早已葬身虎腹,不能和你们相见了。”众侍女听了,都七嘴八舌的向格林洛儿道谢!美玲公主便要辞别回去。格林洛儿道:“此处距离贵部道路虽不很远,但沿途皆是丛山深林,猛兽甚多,公主回去,俺实在放心不下,必须亲自奉送一程。”美 玲公主见他心意诚恳,不便推辞,只得点头答应。格林洛儿如飞的跑向树林里面,将自已乘坐的一匹黄骠马牵了来,腾身而上,与美玲公主并辔而行,由一班侍女们簇拥着,回到部中,领着格林洛儿见过曼罗,说明出猎遇险,幸得格林洛儿相救,又复护送回来。曼罗听了,很是感激,便留格林洛儿住了一夜,次日方才辞归。

格林洛儿回到部中,一心要娶美玲公主为妻,便向他父亲说明,遣使至豁秃里部,向曼罗求亲。曼罗对使人说道:“俺与你们部主,向称莫逆,小女前次出猎,几罹虎口,又蒙你们小部主相救,这件亲事,原没有什么推却之处。但俺只生一子一女,儿子年尚幼小,全赖这个女儿追随膝下,娱我老境,意欲招赘一个女婿,以慰岑寂,你们小部主能够入赘我部,这头亲事,方可成就,望你将俺的话说,去回报部主罢。”使人回去,把曼罗的意思,告知部长昂特布。昂特布心内虽舍不得儿子前往,但因美玲公主十分美貌,格林洛儿又一意要娶她为妻,倘若不允入赘,这头亲事就没有指望了。所以心内很觉踌躇,不能决定。未知格林洛儿和美玲公主婚事能否成就,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元代宫廷演义 作者:许慕羲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