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元代宫廷演义》第32回 忽必烈兵征大理 蒙哥汗师侵南宋


话说大理国王段智兴,闻得蒙古兵分道来犯,勉强召集了数千民兵,出城迎敌。试想区区的大理,怎当得蒙古军的威风。刚一交战,数千民兵,已被蒙古军如风扫残叶一般,杀了罄尽,把个段智兴弄得一筹莫展,只得肉袒牵羊,出城乞降。忽必烈降了大理,乘着战胜之威,分略鄯善、乌爂等部,进至吐蕃。那吐蕃即是如今的西藏地方,其俗崇尚佛法,尊信喇嘛。喇嘛教的祖师名叫巴特玛撒巴巴。当唐玄宗时,由北印度入吐蕃,创立了喇嘛教,他的势力,凌驾国王之上。蒙古军既抵其地,忽必烈用了姚枢之言,禁止杀戮,到处颁谕,降者免死,所有旧教,绝不更动。因此兀良合台的军马,方才到来,喇嘛扮底达即来迎谒。兀良合台早已受了忽必烈的嘱咐,知道喇嘛在吐蕃有独一无二的大势力,连国王都要服从他的命令,只要喇嘛前来投诚,吐蕃的全国就在掌握,因此兀良合台见了扮底达,深加敬礼,格外优待。扮底达心内甚是欢喜,便引导蒙古兵直入都城,谕令国王苏固图出降。果然喇嘛的话说,苏固图不敢违逆,立即归命。

忽必烈的大军到来,闻得吐蕃已降,幸赖喇嘛的劝谕,兵不血刃,即成大功。忽必烈大喜,与扮底达相见,优礼有加。扮底达又命他的姪儿八思巴叩见忽必烈。这八思巴的为人异常聪明,年方七岁,已能诵经数十万言,并且通晓大义。吐蕃的人民大为惊异,都称之为圣童。年稍长,精通典释,学富五车。此时方才一十五岁,由扮底达引见忽必烈。忽必烈一见他的相貌,已觉得异于常人,便与他谈论佛法,竟是滔滔不竭,应对如流,忽必烈深加器重,留于左右。会蒙哥汗有诏,召忽必烈回国。乃令兀良合台进兵西南,自己携了八思巴回国。看官,忽必烈此次出征,兵锋所指,莫不披靡,正可乘势进取,大张国威,蒙哥汗为什么要召他回国呢?原来忽必烈受封之后,尽怀关中之地,重用许衡、姚枢、廉希宪、赵良弼等一班贤士。不到几年、规模大备。其时阿勒达尔为蒙哥汗所任用,见忽必烈英明有为,所任用的又是一时的俊杰,心内甚为妒忌,便在蒙哥汗面前,说忽必烈身处财赋之区,有意收拾人心,将来必为国家大患。现在领兵征讨西南诸夷,节节胜利,全国之人只知有忽必烈,不知有主子,若任他如此专擅,日后恐不可制。蒙哥汗听了阿勒达尔的谗言,也不禁疑心起来,一面下敕,召忽必烈回国。一面以阿勒达尔为陕西省左丞相、刘太平参知政事,钩校京兆钱谷。

二人既抵任所,大加搜剔,将京兆官吏煅炼成狱。官吏死者二十余人,获罪谴责者,不计其数。忽必烈奉敕而回,闻知此事,大为不乐道:“此路归我辖,所有官吏皆我所派,难道我派遣的官吏,都是贪婪的人么?这一定是因我出师西南,距离主子太远,朝中的奸臣暗中行谗,离间我和主子的感情,我当入朝辩白,铲除奸佞。”姚枢听得此言,忙入谏道:“不可!主子君也,兄也。大王虽为皇弟,臣也。为人臣者,安得与君上辩白是非,稍一不谨,必将受祸。为今之计,莫若尽携王妃邸主,自归朝廷,为久居之计,以示无他,则谗间不行,主子的疑心自然消释了。”忽必烈即从其言,尽携眷属归朝,既至和林,入见蒙哥汗。提起归朝之事,蒙哥汗道:“我恐皇弟远征,日久身劳,因此召归休养,并无他意。”忽必烈方欲再有所言,蒙哥汗已对着他,眼中流泪。忽必烈见了这般模样,也觉得悲从中来。兄弟相持而泣,竟不能再讲别的话说了。

过了两日,蒙哥汗意欲另建城阙宫室做一都会,缺了主事的人,与忽必 烈言及。忽必烈遂保荐一个人,叫作刘秉忠,担任此事。刘秉忠实仲晦,其先世瑞州人,代仕于辽。至曾大父,始仕金,为邢州节度副使,遂家于邢,故自祖父以下,为邢台人。秉忠生而风骨秀异,英爽不羁,八岁入学读书,日诵数百言。年十三,为质子于帅府。至十七岁,因家贫无以养亲,充邢台节度使府令史。博微禄以养其亲。居恒常郁郁不乐。一日,投笔叹道:“我家累世衣冠,到了我身,甘心做这刀笔吏么?大丈夫不得志于世,便当隐居求志,碌碌何为?”遂即弃去,隐居武安山中。有天宁虚照禅师,知其能文词,遣招之为僧,令掌书记。后游云中,留居南堂寺,忽必烈闻海云禅师之名,召赴王邸。海云奉召而来,道经云中,遇秉忠,见其博学多才,邀之同行。入见忽必烈,应对称旨,颇加器重!秉忠于书无所不读,尤邃于《易》,及邵氏经世书。至于天文、地理、律历三式六壬遁甲之术,无不精通,议论天下事,如指诸掌。因此忽必烈深为信任,留居邸中,以备顾问。此时蒙哥汗欲建城阙宫室,而难其人,忽必烈遂荐之于朝。秉忠即奉命,相度地宜,择定桓州东面,泺州北面的龙冈,督工经营,造成都会,名曰:“开平府”,蒙哥汗移居于此。

恰巧移居之时,皇弟旭烈兀奉命征西,遣使报捷,兀良合台也有捷音前来。原来蒙哥汗即位之后,因西域一带,尚有未经平定的部落,故命皇弟旭烈兀统兵往征。旭烈兀奉了诏命,从和林率师出发,沿天山之北,经过阿力麻里,直达阿母河畔,招致西域诸侯王,会兵西进,攻入木乃奚国。木乃奚在宽甸吉思海之南。从前拖雷奉了成吉思汗之命,援应哲别、速不台时,曾引军经过木奚,只在城外纵兵大略,没有侵入城内。如今旭烈兀奉命西征,因回教徒■集此城,决意进攻。分军三路,令库喀伊而喀、布喀帖木儿统兵一队为左军;怯的不花、台古塔儿领兵一队为右军;旭烈兀自将大队为中军,杀奔木乃奚城。城主兀克乃丁命弟萨恒沙至军中求和。旭烈兀要他尽隳城堡,方许投诚。萨恒沙回去之后,并无动静,旭烈兀挥军而进,接连攻下数处堡砦。兀克乃丁又遣人来请宽期一年,即当来谒。旭烈兀不允道:“你主欲降即降,我当待以不死,此外不必多言。”来使去后,又复杳无音信。旭烈兀大怒,指麾三路大军,将木乃奚城围困起来昼夜攻打。兀克乃丁没有法想,只得出降,并将城外五十余堡,尽行毁去。旭烈兀因兀克乃丁屡次诱约,恐他心怀反侧,遂劝他入朝,令人在中途将他刺死,下令屠城。可怜木乃奚城内,顷刻之间,变成血肉之区,有几个逃得性命的人,联络了回教徒,奔往八哈塔国。

八哈塔地处阿剌伯东岸,乃回教教祖谟罕默德降生之地,著有可兰经,为人民所信仰。主教的人,称为哈里发,即华言代天治事之意。成吉思汗平定西域,哈里发的属地所存已经无几。此时的国主名唤木司塔辛,生性庸懦,最爱听乐观剧,国事悉委臣下处理,终日弹丝品竹,命伶人歌舞演戏。旭烈兀兵至,先以书责其容纳逃人,并谓能战即战,不能战即降。木司塔辛得了书信,也不自量其力,竟对来使口出不逊之言。旭烈兀率军渡过波斯湾,与敌军相遇,战了一日,未分胜负,两军各驻河滨。旭烈兀到了夜间,决水灌入敌营,八哈塔的人马,未曾防备,突被河水冲来,淹毙一半,其余的方欲逃生,又为蒙古军冲来,尽行杀死。旭烈兀引军围城,四面立起炮台,用大炮向城内猛攻。木司塔辛十分惶骇,遣使乞降,旭烈兀不允。又遣其长、次二子,请求投诚,亦被拒绝。没有法想,只得自缚出降。旭烈兀入城,屠戮七日,被杀者计八十万人。唯天主教徒及他国人居室,总算没有侵及。哈里 发宫内满贮金宝,悉为所掠。内监千余、妇女七百余亦皆杀死。城中尸骸堆积如山,臭秽之气,触鼻欲呕。旭烈兀因伏尸积秽,恐致疾病,只得移军出城,驻扎乡间,将木司塔辛推至帐前,责其傲慢不恭。木司塔辛知难幸免,请求准其沐浴,然后就死。旭烈兀命将木司塔辛,及其长子并内监五人一期裹入毡中置于当道,驱战军往来,蹴踏辗转哀号。蒙古军看了十分快乐,拍手欢跃。木司塔辛既死,又将其次子及亲属故旧,尽行屠杀,只一幼子,名唤谟拔来克沙的蒙恩赦宥,得以不死。后来娶蒙古女为妻,生下二子,遗留一脉,不绝宗祀,总算是旭烈兀的恩德了。

旭烈兀飞章告捷,遂又分军为二:大将郭侃,东略印度,旭烈兀自往天方去了。那兀良合台,奉了忽必烈之命,由吐蕃进兵,攻入白蛮、乌蛮、鬼蛮诸部,所至披靡。罗罗斯及阿伯两国,闻风乞降,复乘胜攻下了阿鲁诸部。

西南夷尽都平定,乃引兵而南,径入交趾。交趾即安南地,唐时曾置安南都护府,故名安南,世为中国藩属。兀良合台兵至安南,国王陈日煦,出战大败,遁入海岛,都城被屠。陈日煦遣人乞降,兀良合台亦因天时炎热,不复可耐,遂准其纳降,告捷和林,缓缓的率军而归。这两处的捷报,到了和林。

蒙哥汗闻得西南连捷,心甚喜慰,遂动了混一中原的念头,意欲大兴人马,征伐南宋了。择定戊午年九月,大举兴师,蒙哥汗亲自出征,以少弟阿里不哥留守和林。蒙哥汗的大军由剑门攻蜀,忽必烈别将一军渡淮,窥取鄂州,两路夹攻,使宋人应接不暇。那蒙哥汗统了大军,浩浩荡荡,一路前进,十分顺利,攻下了峡州、阆州等许多城堡,遂进围合州。其时宋朝的督军是贾似道,以枢密使兼荆湖南北四川宣抚大使,命王坚镇守合州,抵御蒙古。

王坚见敌兵到来,凭城守御,很是坚固。蒙古军攻了数日,丝毫不得便宜。

蒙哥汗又亲督诸君,奋勇攻扑,亦不能下,心内甚是焦灼。先锋汪德臣带领敢死士,深夜登城,也被矢石击退。到了天色黎明的时候,汪德臣匹马单枪,驰向城濠,大声喊道:“蒙古皇帝,誓必屠灭此城,王坚快快出降,我当救你一城性命。”话未说毕,一块飞石打将下来,德臣连忙将头一偏,打中左肩,忍着痛逃走回来,到得夜间便死了。蒙哥汗屯兵城下,将及半年,又因汪德臣受伤而死,恼怒之中,带着悲伤,遂感疾病。合州城外有座钓鱼山,遂登山养病,竟致不起。临终时,吩咐随营大臣,秘不发丧,将棺木做成小箱模样,外面画了五彩花纹,用二驴载以北去。蒙哥汗在位九年,享年五十二岁,庙号称为宪宗。那时忽必烈正将兵渡淮,进围鄂州,分兵攻下了临江、瑞州等处。

宋朝此时单靠着一个贾似道,无异长城一般,得了告急的信息,便拜贾似道为枢密使、右丞相,出屯汉阳,以援鄂州。未几,又移黄州。这贾似道只知游湖赌钱,饮酒宿娼,哪里能够临阵打仗。可怜他瞧见蒙古营中,人喊马嘶,旌旗飘扬,刀枪剑戟,如密麻一般,耀日争辉,已吓得他胆裂魂飞,手足无措。忽必烈又督领人马,昼夜攻城,急如星火。贾似道没有法想,只得暗派宋京往蒙古营中请称臣求和。忽必烈拒绝不允。贾似道正在着急,恰巧合州的王坚,差阮思聪来报,说蒙古主已死,兵马全行退去。贾似道又趁此机会,派宋京前去求和,情愿纳江北地,岁奉银绢各二十万。忽必烈还不肯答应。曾得着蒙哥汗崩逝的消息,部下郝经暗中进谏道:“今国遭大丧,神器无主,宗族诸王,莫不窥伺,倘或先发制人,抗阻大王,势且腹背受敌,不如允宋议和,即日北返。别遣一军,迎先帝灵舆,收取玺绶,召集诸王,议定嗣位。那时大王应天顺人,自可坐登大宝了。”忽必烈闻言,恍然大悟, 遂答应和议,与宋京约定,尽纳江北地,岁贡银绢各二十万,乃退兵北去。

那兀良合台平了西南,奉到忽必烈的命令,回师援应,正在进取潭州,闻得和议已成,亦移兵北返。贾似道得了消息,也不想想和议方成,竟令夏贵率兵追袭,杀了他的殿卒百余人,遂诈称诸军大捷,献俘宋廷。那宋理宗昏头昏脑,信以为真,说他有回天再造之功,召令还朝,加封卫国公,大为宠眷。忽必烈引师北返,行至中途,闻得国中假托蒙哥汗遗命,方括民兵,忽必烈道:“我兵已足,何用括民为兵,此必和林阴图变乱,故有此举。”既抵燕京,即出示纵还民兵,人心大悦!及抵开平,诸王末哥、哈丹、塔齐尔等,悉来会,愿戴忽必烈为大汗。未知忽必烈能登汗位否,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元代宫廷演义 作者:许慕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