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宫廷演义》第40因 因忧惧太子逝世 落圈套王妃悬梁


话说镇南王脱欢,因安南不允假道,怒他抗命,挥兵直向安南杀去。安南国王陈日暄,既不允元兵假道,自然早有预备,元兵到来,便有安南管军官阮盝等前来接战,连战皆败。又有国王从兄兴道王陈峻,扼守界口,不许通道。脱欢遣使晓谕,令他开道,陈峻不允,乃再挥兵深入。陈峻战了一阵,即行败退。脱欢见连次获胜,遂不以敌军为意,竟薄安南城下。国王陈日暄已弃城遁去。脱欢入城,搜查宫内,绝无珍贵之物,即文牍等件,亦尽行毁去,即命将士追袭,日暄已不知去向。时唆都已率兵来会,与脱欢驻兵安南城中,军士不服水土,瘴疠交作,日有死亡。兼之安南城中,一无所有,粮饷又复不继,只得商议退兵。行至富良江口,无船可渡,正在登山伐木,筑桥渡江,不意山林里面,一声呼啸,安南伏兵,四面杀来。元军不曾防备,仓猝迎战,如何能够抵敌,脱欢忙一面督军抵御,一面赶筑浮桥。等到浮桥筑成,岸上的元军,已有一半带伤。脱欢亟命李恒断后,自己首先过桥。军士见主将过江,也就纷纷争渡,安南兵却用毒箭顺风四射。元军因桥狭人多,已经不能普渡,再加毒箭如飞蝗般射来,左右躲闪,溺死江中,与毙于箭下者,不计其数。李恒断着后,待兵马渡过,方遂带队渡江,左颊上已中了一箭,血流满面。安南兵还要追过江来,幸得浮桥已经路断。方才狼狈而回,退到了思明州,李恒伤重而死,唆都亦于渡江时,跌落水中,送了性命。

世祖闻得败耗,不胜忿怒,乃发蒙古军千人,汉军四千人,至思明州,归镇南王调遣。又谕左丞相阿尔哈雅等,大征各相兵,陆续接挤。吏部尚书刘宣奏称安南臣服已久,岁贡不缺,似在可赦之列。且镇南王出兵方面,疮痍未复,若再遇讨,兵士未免寒心。且安南地方,瘴疠甚重,不如稍缓时日,再图后举,世祖不从。其时安南国王陈日暄的兄弟益稷自拔来归,世祖竟封益稷为安南国王,大发江淮、江西、湖广三省蒙古军,及汉军七万,云南军六千人,海外四州黎兵一万五千人,再伐安南,纳益稷为王。所有右丞阿八赤、程鹏飞及参政樊揖以下,均归镇南王脱欢节制。安南王陈日暄,闻得元兵大举再来,仍旧用着前次的老法子,弃了城池,逃入海中。脱欢进了城,传令兵将,入海追寻。这样的茫茫大海,烟波浩渺,如何追寻得着,不过徒劳跋涉罢了。这样的过了几个月,右丞阿八赤对脱欢说道:“敌人遁入海中,乃是待我疲惫,再来争战的意思。我军尽属北人,到了春夏之交,瘴疠大作,如何禁受得住?更兼粮草不继,敌兵来攻,岂不是束手待毙么?还以从速退归为上。”脱欢闻言,遂即传令退兵。

哪知陈日暄已从海上集兵三十万,自安南北方,绕至东关,截击元兵归路。元兵前次上过大当,此时退兵,倒也加以防备。那安南兵也不十分击截,沿途散处,日与元军交战数十合,只争先抢夺器械马匹,一任元军自退。及至到了东关,四面皆山,安南兵占住了险要,一声鼓响,万弩齐发,元兵纷纷落马,箭头上又敷着毒药,见血即毙。阿八赤与樊揖保着脱欢,夺路而走。

安南兵哪里肯放,专门望着大军杀来。阿八赤忙对脱欢道:“王爷要保全性命,必须弃了衣甲,扮作小兵,免得敌人注视,方可脱生,我等誓死报国了。”脱欢只得脱下王袍,弃去王冠,杂在小军里面,逃走出来。阿八赤、樊揖等尽皆战殁于阵。脱欢逃出重围,听得敌兵从后追赶,吓得他惊魂荡魄,不敢向大道而行,只望避静小路,飞奔而逃。到了思明州,收拾败残人马,十死六七,损失辎重衣甲,不计其数,只得据实奏闻。世祖勃然大怒,下诏切责, 令其镇守扬州,终身不准入朝。又拟简选兵马,另任良将,征讨安南。那安南王陈日暄,倒也知时识势,大胜元兵之后,居然遣使,卑词谢罢,并贡金人一座。世祖也知陈日暄不得好惹的,遂即就此收蓬,把安南的事情搁置起来。还亏是诸王桑阿克达尔与右丞台布,分道进攻缅国,连得胜仗,收降了西南夷十二部,所以缅甸、印度、暹罗及南洋群岛各部落,都愿纳币请降,总算遮盖了面子,不至十分扫兴。

其时卢世荣以言利见用,日见宠任,专权揽势,毒害人民,竟敢利用阿合马余党,假公济私,奏称太子阴谋禅位,台臣擅匿奏疏,不以上闻。世祖大为震怒,把个皇太子真金竟吓出病来,医药罔效,遽尔殒命。那太子真金,素称仁孝,为什么有阴谋禅位的事情呢?原来自王著矫称太子命令,擅杀了阿合马,世祖虽未想及太子,太子心中已竟自觉不安。那朵儿只又因身为长子,不得立为储君,心内很是不服。见卢世荣深得世祖信任,便与他暗中联络,谋孽太子。那阿合马的余党,也衔怨着太子,要想报复。恰巧南台御史上疏奏请内禅,台臣以世祖精神矍铄,这疏上去,必不见允,便将原奏搁起,不以上闻。朵儿只知道这事,便和卢世荣商议,将此事举发出来,借此动摇东宫的地位,太子竟以此忧惧成疾而死。御史陈天祥等弹劾卢世荣屈陷东宫,罪在不赦,由世祖亲加鞫讯,即行正法,朝野称快!那朵儿只当世祖亲讯世荣的时候,心内栗栗危惧,幸得世荣并未扳出他来,方得安然无事。

朵儿台侥幸免罢,便应该深自敛迹,不再胡为了。谁料他非但不知改悛,反因太子的元妃弘吉剌氏,生得一貌如花,心里十分垂涎,居然不顾人伦,做出私通的事情来了。那太子的元妃乃弘吉剌人,名唤阔阔真,本是贫家之女,世祖出猎,觉得口渴,行经一座篷帐,见有个美丽女子在帐内整理驼茸,翻身下马,径步入帐,向女子觅一杯马乳,借止口渴。女子答道:“马乳虽然有,在这里。但是我的父母兄弟皆不在家中,我一个女子,不便给你。”世祖听了这话,不便强索,遂即退步出外。女子又道:“我独居于此,你是个男子,自来自去,难免嫌疑,我的父母,不久即归,你可略略守候。”世祖只得在帐内守候。果然不到一刻,有个老头儿走将进来,见了世祖慌忙行礼。世祖命他起身,问其姓名,方知老儿名唤诺延,这个女子乃是他最小的女儿阔阔真。当下诺延取出马乳,奉于世祖。饮毕,出帐而行,深赞阔阔真知礼,常常的对妃嫔们说及此事道:“人家能得这样的女子做媳妇,必然能尽妇道的。”后来为太子真金选择元妃,不论怎样美丽女子,都不中意。有个老臣,曾经闻得世祖称扬阔阔真的贤慧,料知世祖的意思,注重在阔阔真的身上,打听得阔阔真尚未许字,便向世祖言及。世祖大喜,即选阔阔真为太子元妃。果然性情温淑,孝事翁姑,每日服侍皇后,不离左右,甚至所用手纸,也在自己面上擦柔软了,方才进奉。偶值太子有病,世祖驾东宫,见床上陈设着织金卧褥,不禁怒向元妃道:“朕尝称你为贤,如何也这样的奢侈呢?”元妃连忙跪下奏道:“平时本不敢用,今因太子患病,恐有湿气,所以用的。”世祖闻言,回嗔作喜说:“果然天气郁蒸,湿热甚重,朕未见及于此,反误怪你了。”等得世祖启驾,立而把织金垫褥撤去,永不复用,因此世祖常称她为贤德媳妇。这时太子因病殒命,元妃盛年守孀,寂寂寡欢,每逢花晨月夕,佳时令节,未免悲伤哭泣。偏偏那个朵儿只看中了这位弟妇,常常的踅进东宫来,安慰着她。蒙古风俗,本来没有什么内外之分,男女之嫌,大伯弟妇,小叔嫂子,可以任意来往,互通殷勤,便是谑浪笑傲,饮食起居,也不避忌的。

元妃得着这位多情的大伯,时来宽慰,早把思念太子的心完全抛却,和朵儿只偷寒送暖,十分要好起来。女子的魔力果然不可思议,当太子真金在日,朵儿只因自己行次居长,不能立为东宫,承继大统,千方百计的要推翻太子。如今太子既死,他与元妃有了私情,竟把从前的心意,大加改变,情愿将皇帝的位置,让于真金之子铁木耳,不再运动储位了。所以世祖和群臣商议立储之事,朝臣里面,有的主张立太孙,议论纷纷不一。世祖也弄得没了主意,迟疑不决。朵儿只便启奏世祖道:“故太子仁孝恭谨,不幸为奸人构陷,惶惧而殁,其子铁木耳亦复颖慧明达,气度不凡,父皇倘不忘故太子,立铁木耳为皇孙,必能承继大统,无负委托的。”世祖见朵儿只请立铁木耳为皇孙,不禁大为称许,说朵儿只很有让德,自己不愿立为太子,他推荐铁木耳为皇孙,可算是千古一人了。当下即从其请,立铁木耳为皇孙。元妃知朵儿只舍了富贵,让给自己的儿子,心内自然感激不尽,格外与朵儿只要好了。

谁知好事多磨,元妃正与朵儿只爱情热烈到极顶的时候,偏偏的又闹起风波来了。因为朵儿只与元妃有了私情,常常的在东宫出入,那些宫女内监,不免窃窃私议,大家当作一桩新闻,四下传说。有的说元妃和朵儿只不胜恩爱,便是白天也躲在东宫干那风流勾当。有的说元妃事事都要朵儿只侍候,便是洗脚也要朵儿只替她拂拭。这样的话说,一传十,十传百,京城里面,沸沸扬扬的,说个不了。传到了朵儿只的妻子奇儿乞妃子的耳中,不禁醋性大发起来,暗中嘱咐朵儿只随从的卫士,待朵儿只到东宫去与元妃聚会的时候,速速前来通报。那些随从的卫士,一则惧怕奇儿乞的威势,不敢不报,二则得了她无数的赏赐,也要图报。因此朵儿只到了东宫,便有个卫士,悄悄的跑回,报告了奇儿乞妃。奇儿乞妃立刻带了十几个女侍,奔向东宫而来。

东宫的卫士,早经受过朵儿只的贿嘱,见奇儿乞妃,来势汹汹,知道必是来寻事的,连忙上前拦阻住了,一面派个人飞奔入内,通知消息。朵儿只正和元妃在那里欢呼畅饮,闻得报告,不觉怔了一怔,遂即吩咐通报的人道:

“你速去吩咐守门卫士,只道元妃娘娘玉体不快,叫她不必入内。”那人奉命而去,照着朵儿只的话上前去拦阻。奇儿乞妃如何肯依,竖起柳眉,睁圆凤目,高声喝道:“将人家丈夫关在那里,还要装腔作势的摆臭架子么?好不爱脸的蹄子,老娘是什么人,岂是可以欺负的?”说着,便向宫内直冲进去。那些卫士,因她是位王妃,究竟不敢十分得罪她,见她如发了疯的猛虎一般,往里面直冲,只得让她进来。那奇儿乞妃冲进宫来,已闹得披头散发,沿路哭着,骂着,向宫内奔去。朵儿听得哭嚷的声音,忙道:“不好!竟被她跑进来了。”元妃却微微冷笑道:“好个王妃,竟这样的不顾体统,还成事情么?你且躲起来,自有我去对付她。”奇儿只听了这话,慌忙从后面绕将出去。元妃早已命宫人,撤了酒肴,将宫门大开着,让她进来。

那奇儿乞妃,一直闹到元妃的内宫,以为朵儿只总在那里,可以当面捉住了,将元妃羞辱一场,略泄胸中的怨气。哪里知道冲进宫内,只有元妃同着几个宫人,坐在那里,朵儿只影踪全无。从来说得好,捉贼捉赃,捉奸捉双,如今没有朵儿只在那里,奇儿乞的威势早已挫了一半。元妃却板下面孔,娇声喝道:“你无缘无故,带了许多人到东宫混闹,该得何罪?”奇儿乞妃也不肯相让,用手指着元妃道:“你不把我的丈夫关在宫内,我就来混闹了么?”元妃大怒道:“好个泼妇,满口胡言,你的丈夫如何会在宫内,现在哪里?这样的胡闹,那还了得,侍卫们何在,赶快给我抓下来。”那些侍卫, 听了元妃的吩咐,都伸拳攘臂的要来捉拿。奇儿乞虽然泼辣,却是个无用的人物,见了这般景象,不觉惊慌失措。正在为难的当儿,朵儿只早已回到府中,派了个卫士,前来说道:“王爷刚才回府,闻得王妃到东宫来混闹,命俺前来请娘娘从速回去。”元妃早已向奇儿乞道:“你说丈夫被我关在宫内,怎么还在自己家中呢?现在太子虽然归天,我也是一位殿下的妃子,你敢这样的血口喷人,毁坏我的名节,我也没有别的法子,只和你到金殿上算帐。”奇儿乞见朵儿只已经回府,知道自己把事情做坏,又听得元妃要金殿上去算帐,不禁十分慌张。那朵儿只派来的卫士,又上前向元妃恭身说道:“王爷知道此事,不胜忿怒,命我前来请罪,要求娘娘念着骨肉至亲的情谊,不要去奏闻皇上。免得获罪不起。至于王妃开罪娘娘之处,王爷自当以家法处治,决不宽贷的。”元妃听了这话,还故意不肯甘休,定要和奇儿乞去见驾评理。

后经宫人们做好做歹的再三劝阻,方才答应放奇儿乞回去。

奇儿乞受了元妃的羞辱,回到府中,朵儿只又将她毒打一顿。奇儿乞怀着一肚皮冤枉,无处可伸,呼天呼地,大哭一场,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拿了三尺白绫,居然上起吊来。未知奇儿乞妃的自尽还有救星否,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元代宫廷演义 作者:许慕羲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