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宫廷演义》第41回 巡辽河铁木耳出师 谋叛变诸王子败绩


话说朵儿只自私通东宫以后,日夜追欢,不顾嫌疑,被王妃奇儿乞得知,带了些宫娥内监。跑到东宫内室捉奸。因做事不慎,朵儿只早已闻风远避。

东宫元妃装腔做势,假逞威迫,一定要奇儿乞去面君评理。又被东宫上下一般宫人大家做好做歹的侮辱一场。奇儿乞满肚皮恶气难消,回到宫中,朵儿只反以她不顾体面,任意胡闹,责骂了一回。奇儿乞这时真个是冤屈未伸,愤怨交集,想来想去,做这王妃有何用处,尚不如一死了却残生,便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悬了三尺白绫,真个上起吊来。此时金鼓不鸣,五漏无声,三宫六院,妃嫔媵嫱,都静悄悄入了睡乡。独有奇儿乞身旁一个亲信婢女,平日却很忠心,今见王妃含冤莫诉,因自己地位卑贱,也不敢参加一言半语,又见王妃悲愤异常,两眼发直,谅来必有怪事,故此不敢就寝,只暗暗地窥察奇儿乞的情形。及见上起吊来,便慌忙叫起众多宫娥,把奇儿乞解救下来,飞报与朵儿只知道。朵儿只闻报,也觉大吃一惊,忙到奇儿乞内室查看。此时奇儿乞因吊的时候不久,已经悠悠转来,呜呜咽咽的哭个不休。朵儿只睹此境况,也觉良心发现,自思此事,全是自己闹的,本来奇儿乞平素性情虽是泼辣,而对于朵儿只却很温和。只因元妃放荡挑唆朵儿只,便成了势不两立之地位。朵儿只此刻也兼顾不到元妃方面,便安慰奇儿乞道:“错是我错了,何必一定寻死呢?”当下吩咐宫婢,略进汤药,又经一般宫人苦劝,方把奇儿乞图自尽的意思打消。次日朵儿只到东宫告诉元妃,元妃也觉得昨日之事做得太过份了:“虽是朵儿只对我感情隆厚,但总是一番私情。倘若这事儿闹糟了,主上闻之那还得了吗!”便也叮咛朵儿只,以后来此,到要愈加秘密一点。总算这场丑史,没有传到世祖的耳内,便告一段落。

此事方罢,忽然太监来报,朝廷中出了军机大事,闻主上将派遣皇孙铁木耳带兵巡守辽河,右丞相伯颜山镇和林的消息。元妃听得,便令皇孙入宫,问是一段什么原由。铁木耳禀道:“此次西北相侵,早已预伏乱源,自我先皇太祖接大汗位以来,迄今已七十余年。当今主上统一神州,荡平四海。凡亚细亚洲全部及欧罗巴洲东北土,均已归我版图。因诸王族分封在外,不知感德,反同谋作弊,扰乱边疆。主上调兵遏止,未见必克。故遣皇儿提大兵巡守,因有此报。”元妃道:“皇儿此去,倒要小心。”铁木耳退出,便整顿军马,面辞了世祖,一路出发而去。有丞相伯颜亦领旨提兵出镇和林去了。

原来这段原由潜伏已久,自世祖统一中国后,复威及欧亚。中国皇帝历来没有元时之盛,真是一个绝无仅有的大帝国。当时蒙古诸王族,各有分土。

如旭烈兀之子孙封伊儿汗国,亦称伊兰王国,自阿母、印度两河以西,凡亚西亚一带领地,统归管领,都城在玛拉固阿。如拔都子孙,封钦察汗国,或称金党汗国,在伊儿汗国之北,东自吉利吉思荒原,西至欧洲马加境,凡秃纳河下流,及高加索以北地,统归管领,都城在萨莱。如察合台之子孙封察合台汗国,都城在阿力麻里。凡阿母河东面,及西尔河东南,天山附近的西辽故土,即中亚细亚新疆一带统归管领。如太宗子孙窝阔台,封窝阔台汗国,以也迷里附近作为根据地,凡阿尔泰山附近的乃蛮故土,统归管领。以上四个汗国就封后,一切的内政,均由他自己设施。名义上虽由世祖统率,其实早已各怀野心。世祖乃建设阿母河行省,监制伊儿钦察两汗国。又置岭北行省,监制窝阔台汗国。并设阿力麻里,及别失八过两元帅府,监制察合台汗国。还有一般比较疏远一点的皇族宗亲,各分镇满洲。因立辽阳行省,作为 监督。世祖心中,总以为这一下内外相维,上下相制。好作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了。谁知徒法不能自行,福兮祸所倚。窝阔台汗国,自宪宗嗣位之际,已经怀抱不平,不过那时尚不便发作。及到世祖入继大统,阿里不哥乘机构衅,时太宗孙名叫海都,为窝阔台汗国首领,也曾暗中帮助阿里不哥,希图推倒世祖。不久阿里不哥败亡,海都便静蓄兵力,图谋大逞。当这个时候察合台已死,其从孙亚儿古嗣位,为察合台汗。与海都同谋,事为世祖探知底细。

即遣使至察合台汗国,斥逐亚儿古,更别立察合台族内曾孙名八剌的为汗。

在世祖之意,欲使八剌连结钦察汗国,与拔都之孙蒙哥帖木耳共制海都。殊不知八剌亦不怀好意,竟暗暗嗾使海都,共图钦察汗之地,事成各分疆土。

海都就派兵侵略钦察境。蒙哥帖木耳探知究竟,早为之备。及海部兵到,蒙哥帖木耳出奇兵攻破海都后部,海都首尾受敌,便引军退走。而八剌不但不发兵帮助海都,见海都军败,反引自己的军去侵占海都的土地。海都大怒,大骂八剌不守信义,便欲引军转攻八剌,却恐钦察兵尾其后,腹背受敌,只得卑辞向蒙哥帖木耳谢罪,并请其援助,方把八剌杀退。八剌却贻书恐吓海都,只说要到燕京请师。海都正怕八剌联合燕都,兴师问罪,只得又与八剌讲和。蒙哥帖木耳来会,于是三汗模仿库里尔泰会,同订盟于恒罗斯河畔。

海都遂被推为蒙古大汗。

此时独伊儿汗国没有通谋,固伊儿汗的始祖是旭烈兀,乃世祖的亲弟,从来服从世祖,永不肯违背,传至其子阿八哈,亦檄承父志,归顺朝廷,世祖颇嘉许。及三汗谋叛,海都传秉阿八哈,叫他起兵响应,共抗燕都,阿八哈自然不允,海都便与八剌联兵,来攻伊儿汗东境,又约钦察汗蒙哥帖木耳,起兵侵略伊儿汗西北。阿八哈闻海都、八剌联兵来攻,大怒,当即调集部众计议,如此而行,于是阿八哈支配停当,先引一军迎出,与海都、八剌联兵交战,约数合便退。海都、八剌驱兵赶来,阿八哈且战且走,诱敌深入其境,忽然四面埋伏崛起,奋勇杀来,阿八哈又回兵来攻,把海都、八剌弄得惊慌失措,几乎被擒,幸亏逃去得快,方保了性命。阿八哈方战胜海都,又复堵截钦察兵,唯钦察兵甚是狡滑,闻伊儿汗兵来,不战便退。阿八哈收兵回时,他又驱兵赶来,弄得阿八哈进退不得,疲于奔命,未几染疾身死。其子阿鲁浑嗣主,其叔阿美德心中不服,常欲夺取位置,故阿鲁浑不暇对外,任凭海都鸱张势焰,海都得寸进尺,竟欲逼入燕都。世祖先以为谊关宗族,未忍往讨,只遣派使臣去抚谕他们,唯海都性颇骄傲,竟不肯奉诏。世祖不得已乃遣皇子耶木罕为大元帅,同宪宗之子昔里吉,及木华黎、孙安童统兵防御。

不料昔里吉受海都运动,竟把耶木罕、安童二人拘禁营中,反响应海都,导敌兵将入和林。世祖闻报,急遣右丞相伯颜统兵兼程而进,抵鄂尔冲河畔,与昔里吉相遇,被伯颜攻破营帐,救出耶木罕、安童。昔里吉事败遁走,海都等固素惮伯颜善战,亦不敢进兵相逼。伯颜乃派留守防御,引兵还燕都。

适西北诸王中乃颜谋逆,原来也受了海都运动,欲起兵助之。乃颜即太祖之弟,别勒古台的曾孙,别勒古台会封于广宁、路思州二城,以斡难克鲁伦两河之间为驻地,子孙永袭为王。

世祖怒乃颜甚,与右丞相伯颜商议起兵往讨,伯颜道:“西北诸王众多,若一起兵,反胁从乃颜,恐怕祸乱蔓延,倒不可治,不如乘他未发,宜遣使宣抚为是。”世祖亦以为然。但没有适当之臣可使,伯颜自愿前往,世祖乃派伯颜北行。伯颜自思此去,乃颜未必便肯顺从,不如先结好驿吏,倘其中有变,方能保得万全。故每至一驿,辄把衣裘等物颁结,驿吏都甚感激。及 与乃颜相见,反复慰谕,乃颜却含糊答应。伯颜窥知其意,料必无挽回希望,即不辞而去,驿吏争献健马,遂得速遁,言于世祖。世祖忧虑,有宿卫使阿沙不花出谋,宜先安抚诸王,世祖乃得阿沙不花赴西北,扬言乃颜归顺,诸王束手,皆被阿沙不花说得屏足敛容,不敢抗衡了。世祖见诸王收服,便决议亲征乃颜。朝中用桑哥为尚书。桑哥乃卢世荣余党,今得政权,便大起私心横征暴敛,弄得朝野不宁。世祖统领大军,也不暇顾及,竟抵乃颜的境地。

左丞相叶李密奏道:“蒙古将士多与乃颜亲昵,恐不能战,不如启用汉军,用汉法击之,必能获胜。再遣大军断其后路,乃颜虽顽横,亦不经敌了。”世祖命左丞李庭等统率汉军冲锋至撒儿都鲁地面,与乃颜交战,乃颜经不住汉军勇猛,退去坚壁不出,两下相持数日,乃颜终不肯出战,世祖用乡农司铁哥的疑阵计策,张盖胡床饮酒,态度自若,乃颜侦骑探得,报知如何情形,乃颜忙与塔布台等商议,塔布台以为世祖如此闲暇,定必兵精粮足,若与他相抗,乃受牵制,不若乘夜退走,据险处抗守为妙。乃颜亦惮世祖兵强,便谕部众潜退。被李庭探悉,请世祖发令引敢死士十余人,执火炮、火箭进攻,乃颜部众,归心似箭,哪里还肯交战,当即一齐败走。汉军个个奋勇,倒反感动了蒙古军,大家争先杀敌。乃颜部众,左冲右突,死伤大半,塔布台为乱军所杀,乃颜只单独逃出来,喘吁吁的抱头乱窜,不意道路崎岖,战马不行,忽然一声响亮,乃颜连人带马一齐踏入泥陷之中,不能得脱,眼见得乃颜被获,枭首示众。

世祖平定地方,诸王均畏服威从,乃班师回燕都。忽辽东宣慰使塔出飞章驰奏,言乃颜余党失都儿等窜入,扰乱咸平,请速发兵救济。世祖遂遣皇子爱牙赤领兵万余人前去破敌,爱牙赤驱兵前进,与叛党相遇,两下混战,叛党东出西没,倒把爱牙赤牵制着,不能援济塔出。塔出知爱牙赤不能会兵,乃星夜与麾下十二骑,及沿途征集数百余勇士直抵建州,与失都儿前军部将大撤拔都儿相遇,敌众约千余人来攻,塔出奋勇当先,毫不畏惧,麾下骑士见主将如此勇敢,大家鼓舞杀入,真个是一人拼命,万夫难挡,一阵砍杀,竟将大撤拔都儿部众杀退,投降约数百人。搭出两中流矢,却不甚要紧,仍然指挥兵士,冲杀前去。叛党帖古歹却不来战塔出,而引兵围击爱牙赤。塔出知爱牙赤不能抵敌,乃调兵千余名,绕道至懿州附近,猛攻帖古歹,敌众意气扬扬,蜂拥抵御,帖古歹骑着战马,执旗挥众。塔出看得亲切,忙拈弓搭箭,飕的一声,穿入敌阵,不偏不倚的端端射中帖古歹口中,镞出项间,顿时死于马下。余众见头目丧亡,尽皆丧胆,便不战而溃。塔出追至阿尔泰山方才收兵。回至懿州,人民感谢塔出之德,肃清叛党,皆互相涕泣罗拜。

塔出安抚已毕,上表告捷,世祖下诏嘉奖,并赏赐明珠虎符充蒙古兵万户。

皇子爱牙赤引兵还都。唯乃颜余党未完全消灭,尚有头目火都火孙及哈丹等,出没西北,侵掠边郡。世祖经前几番出征,亦觉疲劳,乃命皇孙铁木耳,带领大军北巡辽河,以控制乃颜余党。又患海都等屡寇和林,即遣右丞相伯颜出镇和林,两路发出,皇孙铁木耳遣都指挥土土哈等,奋勇击破火都火孙,复以得胜之兵杀败哈丹,总算铁木耳能战,收复辽左,置东路旧户府,解除世祖忧虑。独海都一部甚是猖獗,忽传来皇孙甘麻剌兵援和林,被海都击败,甚是危急,世祖复议亲征,朝廷中又闹出事来。欲知详细,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元代宫廷演义 作者:许慕羲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