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宫廷演义》第43回 抒快美人心权臣伏法 为忧紫微变雄主销魂


朱门启处,虎帐开时,现出侍御撤里,同参知政事不忽兀,正在讨论,连日接到河北乡民呈诉府尹撤木哥及属吏等虐害百姓的种种罪恶,并调查得丞相桑哥得贿款四十余万,强占民间少女,充作歌妓,约五百余户,撤木哥及其属吏因奸逼死贞节妇女,约数十名,真凭确据,收集不少。当下不忽兀说道:“此案已有头绪,明日不妨奏闻圣上。”撤里道:“桑哥丞相久得主上信任,此事关系重大,最好还须联名上奏。明日余当先启,公等将证据呈词,检点呈进,谅桑哥也难逃此咎了。”正言之时,直学士赵孟頫以谢定芳诉状带到,述明一切情形。不忽兀不觉拍案道:“有此实证,何患圣上不能听从?”遂一面召集各官,预备明日早朝奏本。

次日世祖见龙案上堆满了告发丞相桑哥党羽的奏折,撤里又上跪奏道:

“丞相不务德政,肴乱朝野,残暴不仁,民不堪命,乞请惩罪,以伸民怨。”世祖因一时浅见,以为撤里等诋毁大臣,即命卫士批颊,血流口鼻,百官见此光景,大惊失色。少顷撤里复涕泣奏道:“臣与桑哥本无仇怨,不过为国大计,所以方敢直谏,■臣偷生畏死,奸臣何时除,民何时息,望陛下今日杀了桑哥,明日杀臣,臣死瞑目无恨了。”不忽兀、赵孟頫、谔尔根萨里等,均俯伏进言桑哥种种不法的实证,并将撤木哥放纵刘炳陷害谢定一兄妹一事,及定芳本人来京告状等词,详细奏闻。世祖不觉感动,又闻谢御侍行灵,被桑哥党羽阻挡,欲陷害其子女等事,当即大怒,遂下旨,凡群臣所知桑哥及其党羽不法之事者,准其奏闻。于是廷臣你一本我一本,那怕你桑哥口吐莲花,也经不住众人的劾奏了。世祖见百官都言桑哥种种失德,遂着卫士协同撤里、不忽兀一般大臣抄查桑哥产业,计算比宫廷还要殷实,世祖方才十分的怨恨桑哥,立即下诏免职查办,府尹撤木哥及属吏刘炳等,并桑哥朝内朝外一切党羽,概行递解来京伏罪。并派谔尔根萨里放粮赈济河北民众,狱内放出定一,赐钱千贯,同定芳扶柩回信州安葬。

世祖深怪桑哥在朝既已四载为恶,台臣怎么隐而不言。有御史杜思敬奏道:“夺官追俸为上所截,于是台臣中斥去大半,谔尔根萨里亦不能辞其咎。”诏即免职留任。叶李同任枢要,一无匡正,亦令罢官。前桑哥一般趋势附炎的人,与柔哥建祠,令翰林学士阎复撰文,至是已改廉访使,亦令免官坐罪。

这一场朝中大事,幸儿世祖尚能明察,铲除奸党,内外一新。于是世祖欲以不忽兀为丞相,召不忽兀与语道:“朕过听桑哥,以致天下不安,目下悔之无及,只可任贤补过,朕观卿幼时,使从学政,正为今日之用,任卿为相,卿其勿辞。”不忽兀道:“桑哥此次忌臣甚深,幸蒙陛下圣鉴,谅臣愚忠,得全首领,得备位朝廷,已称万幸,若再不次擢臣,无论臣不敢当,就是朝廷勋旧,亦未必心服呢?”世祖道:“依卿看来何人可任?”不忽兀道:“莫如太子詹事完泽。”世祖道:“何以见得呢?”不忽兀道:“曩时完泽借河合马家,后抄出借簿,所有赂遗近臣,统录姓氏,唯完泽无名,完泽又常谓桑哥为相,必败国事,今果然不出他所料。有此器望,为丞相定能胜任了。”世祖乃命完泽为尚书右丞相,不忽兀平章政事,朝右一清。时又有中书崔彧奏请桑哥当国四年,卖官鬻爵,无所不为,亲戚故旧,尽授要职,其妻舅要束木现充湖广平章政事,以桑哥关系,行为更属不法,请清查严办云云。又有台臣纠参党附桑哥之纳刺丁、忻都、王臣济等作恶不类,流毒江南,乞即加诛,以谢天下等云。世祖一并准奏,下诏凡属桑哥党羽查其罪轻者,一律 削职为民。要束木系递命京,抄没家产,得黄金四千两,即命正法。纳剌丁、王臣济等罪在不赦,理应斩首,唯念忻都,长于理财,暂加赦宥。不忽兀力争不可,一日连上七疏,世祖只得从狱内把桑哥提出,同忻都一并推出午门,枭首示众。于是内外肃清,人心大快。

世祖正欲安坐朝廷,忽江南各省飞递告急文书,言广东民董贤举,浙江民杨镇龙、柳世英,循州民钟明亮,江西民华大老、黄大老,建昌民邱元,徽州民胡发、饶必成,建平民王静照,芜湖民徐汝安、孙惟俊等,先后倡乱,扰乱百姓,本地官军,不能制止。世祖急派大员,统兵前去,只因此时左丞相伯颜,出镇和林,不在朝中,所派将士不能致胜匪众,反转弄得来前后牵制,世祖只得又亲自出马,转战千里,才把匪党全灭。但是也累得霄盱勤劳,一点空闲儿也没有了!世祖驾返燕都,几天不能出朝,又思念着北方军务,究竟已成了什么地步呢,乃遣大臣持诏,往西北慰劳皇孙甘麻剌及左丞相伯颜,晓谕他们早些结束军事,也免颠沛百姓。

看官你道甘麻剌、伯颜在北边是怎么一回事?因为叙朝中的变故,未暇顾及。原来伯颜自出镇和林后,威望素著,海都倒怕他的威势,不敢像从前那样猖獗。他却另想一法,去唆使诸王中的明里铁木儿,统兵来攻和林,伯颜出兵阻截,行至阿彻忽突岭的地面,看见敌营倚山下寨,伯颜当先挥着令旗大呼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众军宜当奋勇,以报国家。”便挥枪纵马直闯入敌营,众军见主将奋勇如此,大家鼓励,个个争先。明里铁木儿见手下兵士抵敌不住,忙转回后营,爬山而逃。伯颜挥众掩杀,又令速回梯迷秃儿等驱兵追赶,大胜而回。伯颜徐徐退军,行到必失秃岭,仰见鸟飞不下,兽梃亡群,伯颜谕众军道:“此地必有埋伏。”叫在山下立营,不准外出,倘遇敌军,可用箭飞射,违令必斩。众军个个胆战,守至夜深,果然山中有战兵前来冲营,却尽被飞箭射退,延至天明,伯颜挥众速追,如风掣电击一般,把前面所有的敌众,急急如丧家之犬,忙忙如漏网之鱼,又经速哥里迷秃儿由斜里裹上来,把敌军杀得叫苦连天。有些好容易逃出去的还算是侥幸了。伯颜得胜收兵,共斩首二千余级,还兵和林。这明里铁木儿打了败仗,又怕伯颜追踪赶来,日夜胆战心惊,后来知道此次交兵,全由海都唆使,便想道,若无海都,我何致到这步田地?只得遣兵投降伯颜,伯颜也就容纳下了。海都闻报,大起军将来攻,伯颜持定慎重态度,不准出战。朝中官员以为伯颜怯敌,遂劾他久镇地方,观望迁延,日月既久,毫无尺寸之功,甚至有人说他通好海都,不肯出战。世祖将信将疑,遂诏回皇孙铁木耳,授以军符,统率北方军务,又以太傅玉昔帖木儿相辅而行。召伯颜还居大同,静候旨命。

伯颜闻旨,亦无愠色,部下诸将却大都有些不服,均言我等从丞相甚久,也曾替国家出了好些气力,看看贼势稍平,何故要调回丞相,我等知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请丞相先破敌,再详理,我等愿出死战。伯颜道:“只要你们肯战,我就先遣人去制止君命,然后破敌。”遂遣使止住铁木耳等,伯颜挥军出境,用骄兵之计,传令将官,只许败,不许胜,敌战五日,连败五阵,退兵五十里,诸将均不解其故,大家请愿猛力攻敌,伯颜只是不肯,一连又败了三五阵,又退四五十里,诸将大愤,入帐禀道:“我等自愿出战,如不胜甘当将令。”伯颜叹道:“海都悬军入环,十步九肄,我若胜他一仗,他即遁去,我今诱他入险,使他自投罗网,然后一战可擒,诸君定欲一战,倘海都遁去,谁人负责?”诸将又道:“话虽如此,不过此时皇孙铁木耳同 太傅在后监军,倘见我等不胜,反以言奏闻主上,那时不是太冤枉了吗?”伯颜复叹道:“既如此诸君可努力一战,看谁立功,不过便宜海都了!”当下万众一心,勇跃前进,以一当百,奋力死杀。海都却也老于戎事,见此次来攻与前大不相同,知道必不能抵抗,遂命部众向平原路退走。伯颜军兵赶来,他不过略略伤些兵士,侥倖的逃脱了。伯颜看不能擒获海都,没奈何只得退军而回,入帐埋怨诸将,诸将惶恐无地,伯颜也未十分责备他们,大家感德。伯颜遂遣人往迓钦使,铁木耳和太傅到来,伯颜置酒接风,然后交割印信与玉昔帖木儿,便欲起程。铁木耳道:“公去何以教我?”伯颜道:“杯中之物请勿多饮,还有一件应当谨慎的,便是酒色二字。”铁木耳道:“谨受教。”于是伯颜心里安安稳稳到大同去讫。

是年已是至元三十年,安南王遣使入贡,因前傲慢天国使臣梁曾,世祖欲兴师问罪,命诸王亦里吉解等,整兵聚粮,择日南征,忽司天监奏称:彗里出现,紫微光芒数尺,世祖颇引以为虑。至夜召不忽兀入宫问道:“卿博学多闻,如何可弥天变?”不忽兀道:“昔汉文帝时,同日山崩,多至二十有九,日食地震,也是连岁频闻,文帝乃求言省过,所以天亦悔祸,海内承平,为今之计,愿陛下善法古人,天变自然消了。”世祖闻言,不觉悚然。

不忽兀复口诵文帝日食求言诏。世祖方道:“古语深合朕意。”于是轻赋税,赈灾民,大赦天下。明年元旦之日,世祖卧病不朝,次日召丞相知枢密院事伯颜入京,越十日伯颜自大同来,又七日世祖病危,伯颜与不忽兀等入宫受命,越三日世祖崩,在位三十五年,享寿八十。亲王及诸大臣发使哀告于皇孙,知枢密院事伯颜镇静料理内外一切事宜,井井有条,虽皇孙未归,亦犹有天子在,百官莫敢丝毫隐微。过了数日,灵驾发引,葬起辇谷,从诸帝陵,世祖一生,功不补过,迭任贪官,崇拜僧侣,污乱宫闱,最是失德的地方,不过尚能纳忠臣之言,稍可自解罢了。

且说皇孙铁木耳闻讣,急从和林还朝,生怕朝中诸王谋变,于路上同太傅玉昔帖木儿商议,星夜驰入上都,将至虎台地面,有右丞相张九思率兵来迎,并奉上传国玉玺一枚,此玺并不是世祖所用的御宝,乃是周秦传国之至宝也。在世祖末崩的时候,为木华黎的曾孙硕迪所得,硕迪家中贫寒,死后无有钱举办丧事,其妻始将此宝卖于市,恰好为中丞崔或所得,或与卖书监丞杨桓,辨认印上的文字,乃是“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篆字,或惊异道:“此乃秦玺,怎么落在市间呢?”他便抱定忠君的定义,恭恭敬敬的去献给皇孙铁木耳之生母弘吉刺氏,弘吉刺氏看见此宝,不禁大喜,遍召群臣入贺。这些大臣都明知道将来是皇孙铁木耳的福气,个个卑卑曲曲的给弘吉刺氏颂德,并且隐瞒着不与世祖知道,遂到世祖崩从,方才遣右丞相张九思率领禁军来献。铁木耳见玺,十分的慰劳他们,遂入京城,文武百官齐来道贺,独诸王中有数人不豫。左丞相伯颜带剑殿上,宣扬顾命,备述选立皇孙的意思,太傅玉昔帖木儿及甘麻刺诸亲王一致附和,诸王无可如何,只得偕同百官,奉铁木耳为皇帝。铁木耳乃南面即尊,下诏大赦天下,上大行皇帝尊谥曰:圣德神功文武皇帝,庙号世祖,追尊故太子真金为裕宗皇帝,生母弘吉刺氏为皇太后,改太后所居旧太子府为隆福宫。以玉昔帖木儿为太师,伯颜为太傅,月赤察尔为太保,并罢南征安南之兵,于是朝政大定,后来铁木耳尊号成宗。以下便称成宗了。

是年十二月,有大星陨于西北,声如巨雷,延臣共以为不祥。忽数日后,人报太傅知枢密院事伯颜病殁。成宗闻报,悲悼异常,诚念伯颜智勇足备, 功冠廷臣,遂赠太师谥忠武。第二年即成宗元年,改元元贞,立伯岳吾氏为皇后,又授嗣汉三十八代天师张兴材为太素凝神广大尊人,管领江南各省道教。还有一件很为元宫帝后妃嫔作代表的一件事,使是元宫中淫乱情形写真的一件奇闻,在下不能不慎重表明,详细记载。目今第一段的题目,便是太后弘吉刺氏宠爱西僧,建造五台山佛寺的一桩隐情。

原来这种事实系在成宗的第三年改元大德的时候发生。其山在山西省五台县,东北五峰耸立,高出云表,山冈上峦重叠,无林木丛生,形状如台,故名称叫五台。从前世祖在的时候,就很相信佛教,那时就推拔思巴为帝师,尊崇备至,所有西域土番之官吏尽归帝师管辖。又每天设朝,百官拜跪,独帝师摆坐龙案之旁。又命宫中上至后妃,下至宫娥,均要受戒,向帝师前虔诚顶礼。帝师却公然受拜,这是多么尊贵。复号拔思巴为大宝法王,到拔思巴死后,其弟亦怜真嗣职,尊崇如故。亦怜真不久亦死,西僧答儿麻八刺乞列承袭,所有权力与拔思巴相同。及世祖驾崩,朝中大臣,以为这下可以解除帝师的权柄了,偏偏这位久死丈夫,寂寞终朝的弘吉刺氏太后,坐着无聊,比世祖信任西僧越发来得厉害。也是这一般僧人从来没有走过这步红运,见太后这样的宠爱他们,他们更拿些玄秘不传的妙语,哄得太后及一般妃嫔,没不眉开眼笑。这些僧人,每当念经诵咒的当儿,又特别表示严肃态度,高歌朗唱,常常得着太后的奖赐,其中的景况,一时也难细述。便是成宗亦受太后的指挥,深信难疑。这八刺乞列拿帝师的资格,请太后建筑五台山一座大佛寺,以便众弟子为国家祈祷福禄。太后当然一听便从,并欲造成之后,讨厌宫中太觉冷淡,要常常到那里去玩玩。所以立刻传旨,命司程陆信等统率工役前去监工。这样一个旨意下去,便苦坏小百姓,在五台山下演了一幕大惨剧!欲知后情,请看下回分解。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元代宫廷演义 作者:许慕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