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宫廷演义》第45回 酒醉心迷陈仓暗渡 香消玉殒红鸾夜逃


话说云南省中丞刘深奉到成宗的发兵旨意,便点齐五六万人马,浩浩荡荡直向缅甸进发,各官俱送至长亭饯别。看他得意洋洋的催促兵丁前进,真个是金鼓鸣而山岳崩,铁骑啸而风云变,剑戟丛丛,甲士蝼蝼,说不尽他那一种象煞威严的气象。原来他部下所征集之兵,全是在民间强迫来的,百姓当然有不愿意的,却也无可如何,只大家抛妻别子,垂头丧气罢了!然而一路之上,备尝艰苦,本来交趾地面,全是山岭重叠,又无大道可行。刘深走到这里,自己也带三分惧色,何况这些不愿意去的兵士呢。于是死亡载道,惨不忍睹。刘深没法,便选些健壮的兵了先行,令这些老弱的抛在后面。故声势虽大,完全不能实用。缅匪得知其详,大为准备,又因时届炎暑,瘴气横行,兵士从来未受过此苦,当然一触即毙。

刘深见行军不顺,着众将火速前行,正午休息,晚凉南进,如此六十余日,始抵番邦关隘。守关蛮将哈里孙同娇妻蛇节,闻刘深远来,便商量开仗。

哈里孙道:“北蛮子深入重地,是来自寻死路,明日待我出去,杀他个片甲不回。”蛇节道:“丈夫勿去,谅此小贼,何足称道。明日待妾出去,发付他回去罢了!”原来蛇节素有女中豪杰之称,武艺高强,人才出众,一副花容月貌,令人见了真要销魂,番邦给她取个号叫做“红娘子”。但她既生着这样姣好的面孔,亦自负不俗,平日对于哈里孙确实没有得到十分的满意,心目中水性杨花,一夫万难止其欲念,所以每每背了哈里孙,出去以打猎为名,见有标致一点的后生,便被她眉来眼去的勾搭到无人之处,努力工作。

哈里孙久后也稍稍知道些隐情,却怕她武艺比自己高强,也就没奈何得她了。

今见红娘子自己愿出去和北方蛮子打仗,口头虽是在答应,心中颇有点不放心,想来想去,便说给蛇节押阵,以保万全。

次日刘深兵临关下,攻打甚急,忽见关门一开,闪出一员雪也似白的面宠儿女将,飞马冲来。刘深见了,便先一马跃出,问道:“小娘子,你来看新郎的么?我劝你不要怒气冲冲的,好好同我回去,不失你夫人之位呢!”蛇节大怒道;“番奴,谁在同你饶舌,还不快来送死?”说着一刀砍来。刘深忙用枪架着道:“小娘子何必这样恨我?难道你还看不起我么?”蛇节听他一味的胡说,便乘势连砍数刀。刘深有些招架不住,亏得四员副将一齐上来,方把蛇节杀退,拨马回关上去了。这里刘深回营,思念红娘子美丽,欲要而不可得,几乎把军国大事忘却,害成相思病了!有一副将道:“大帅欲要那一番妇,这也不难,只要驱众兵攻破此关,何愁此妇不得?谅小小的城池,也经不住我们的兵众。”刘深以为言之在理,遂同众将拼命的攻打城池,把哈里孙倒害怕起来,想自己兵少,万一打破,还有什么生路呢。连日又接到城外射进来的恐吓信,言只要把美娘子献出,便不打关,否则打破城池,玉石俱焚。弄得哈里孙昼夜惶恐,不得已看看危险万分,乃乘夜携同红娘子往南遁去,刘深打破关隘,见没有红娘子,便火速前追。

却说哈里孙逃到一位蛮酋来隆济的麾下,请发兵前去收复失地。宋隆济也听得他有美妻,便约哈里孙召来一见。蛇节到来,做出那种千娇百媚的状态,把宋隆济弄得神魂不定,恨不得便上前去拥抱着,却又见哈里孙在那里怒目而视,遂暂时息下火气,满口承认给哈里孙发兵报仇。至夜晚乃托言要蛇节商议军事,密召蛇节入内,用陈酒将她灌醉,抬至帐中,将衣裤脱去。

此时蛇节被酒力辖制,心中也有几分明白,只是四肢娇嫩无力,却乘势假寐, 任随宋隆济纵横转战,乐得吃个大饱。后来徐徐苏醒,也无什么怨气,反觉得乐不思蜀,就此被宋隆济隐藏帐内,蛇节放出平生的本领,与宋隆济日夜宣淫。哈里孙明知其故,却因为要他帮助,不敢得罪,只好忍耐不言。宋隆济见他十分老好,也起了几分良心,给他兵众数千前去攻打前站,自己带了娇娃统兵去攻打贵州各郡。日间在郊外相互行兵,夜里在帐内交头而眠,红娘子此刻大遂心愿,到也想不起哈里孙了。番兵竟抵贵州境。宋隆济出战,大败元兵,知府张怀德被流矢所中,不一日死去,城内看看危险,刘深便提兵前来救应,星夜兵抵贵州。当头便遇着一员女将拦住去路,刘深抬头一看,正是朝暮思念的那位红娘子美人儿,便说道:“好娘子,你真被我爱煞,你怎么一点不识相呐?”红娘子也不答话,把刀就砍,刘深见势不佳,只好奋勇围将上来,希图把美娘子活捉过马。蛇节见他们围着戏战,便虚砍一刀,跳出重围,向山后而去。刘深哪里肯舍,急忙率兵赶来,大叫道“美娘子你往哪里逃走,你就上天去,我也要跟了你来。”纵马追逐,直至深山穷谷之中。恰才转了几个湾头,蛇节不知去向。刘深又追了一程,方欲收兵回去,忽闻一声蛮鼓响亮,数千名番兵从山谷中杀出,一个个面目狰狞,状貌可怖,耀武扬威,手提大刀,奋勇杀来。刘深见他们来势汹涌,倒也有些惧怕,无奈被蛮兵团团围住,左右冲突,不能得脱。蛇节又回兵助阵,挥刀直砍刘深,弄得他前不顾后,后不顾前,向着蛇节道:“美娘子,你不愿意也罢了,何必把我恨得这样狠?”蛇节道:“北蛮子,你今天已死在临头,还要说这样话?看老娘给你个快信罢!”刘深杀蛇节不过,又不能逃走。忽然宋隆济又驱兵围裹上来,双战刘深。这一来,弄得刘深如走马灯儿一般。看看力怯起来,见自己的兵丁被蛮酋杀了一大半,恰才眼睛一花,被蛇节挥起一刀道:

“北蛮子,我给你个快活罢!”说时迟,来时快,当顶一刀,眼见得刘深的魂灵,缠绕蛇节的马后去了。众元兵见主将被杀,回头乱冲,尽被数千蛮兵洗刷得干干净净的了。宋隆济便提兵乘势围攻贵州省城,势在危极。

成宗得到此消息,惊惶道:“若贵州有失,又长缅酋锐气。”连忙遣刘国杰为帅,杨赛因不花为副,起四川、云南、湖广各地之兵,分道火速前去征讨。这道旨意被缅酋得知,深为恐惧,虽是连连在打胜仗,因为刘深不会用兵,又兼云南统帅薛绰尔受贿,不参加作战,以致宋隆济等方有如此的快利。至是想元廷大兵一来,如何能抵挡得住呢?只得自行停止变乱,派使至燕京请罪,并愿意拥戴屈麻刺哥撤八为缅王。成宗见他们自肯改过自新,亦只好收回成命,并命云贵川广各省兵将停止前进。于是薛绰尔乘此机会把兵撤回。却被南台御史陈天祥调查得薛绰尔受贿情形及云南参知政事高庆、宣抚使察宰均曾受缅酋金银贻误军机,一并上表启奏。成宗见奏大愤,即行免薛绰尔职废为庶人,高庆、察宰二人解京正法,遂将南征之事搁置不提,而西南诸蛮又乘势扰乱,幸得陕西平章政事伊逊岱尔统兵前去,不久即收服,成宗很为嘉奖。唯有宋隆济一部猖獗不尊王命,见元廷未遣兵来攻,便妄自尊大,竟自称为王,占据一隅,官兵也没奈何得他。他遂肆性猖狂,每日纵酒极乐,虏掠民间,蛇节又卖弄风流,迷惑着他杀了好几个姬妾,于是一人得宠,同宋隆济日夜宣淫。有一日她竟向来隆济道:“妾前夫现在军中,颇不愿意,恐于王爷不便罢。”隆济道:“我是为王,谅他也不敢犯我呐!”蛇节道:“他日欲封妾为妃,恐不好当面做出,还得从长计较呢!”隆济道:

“那么依你的意思要怎么样呢?”蛇节做哭道:“妾今为王爷宠爱,本来也不顾得许多,但总是没有他那个人作梗才好!”隆济思想此话,大有意要除 却哈里孙的,而自己也想哈里孙在当面是有些障眼,便借一个土官不服从命令的原故,竟将哈里孙斩讫。可怜哈里孙自己的老婆被人占去不上算,还断送了性命。蛇节见杀了障碍物,亦肆行无忌,隆济便正式封蛇节为王妃。于是又联络八百媳妇,起数千蛮众来扰乱边疆。

成宗派遣刘国杰前往,幸国杰善能行军,一到敌境,诸蛮子都有恐惧之意。隆济、蛇节尚不知道国杰的厉害,还带了数千余名蛮兵,闯入元营,国杰慌忙指挥将士,四面抵敌,方把他杀退。自己的兵却因不及布阵,伤了千余名。国杰恨隆济入骨,与副将杨赛因不花商议道:“蛮兵倚众欺人,绝不可力敌,以本帅之意,明日请将军先带数千兵各执钩枪到蛮王后路上去埋伏,可如此如此而行。隆济、蛇节逃来,便乘势捉住。”杨赛因不花依计带领三千兵去讫。这里刘国杰唤众将听令道:“蛮兵善于马战,倘遇着他可预备钩连手千余名,先砍马脚,然后用长枪刺之,必能取胜。今夜本帅前去劫营,诸将务必努力前进,以便捉拿蛮酋,给死亡的将士报仇。”众将无不愿意前去。当夜三更造饭,四更竟抵敌营,人衔枚,马折铃,悄悄围裹上来。诸蛮子因前天打了胜仗,大家得意洋洋纵酒为乐,晚间一个个横七竖八的呼呼酣睡。就是隆济与蛇节也是方入罗帐,两口儿脱得赤条条地拥抱着睡熟了。国杰当先见蛮营毫无动静,便一声令下,三军齐声呐喊,火把照耀得天地通红,枪刀剑戟,只管照着闷葫芦乱砍,可怜这一千蛮子,一个个醉眼昏花,手足无措,听得在营内喊杀,哪还了得,连兵甲都不曾带上,急忙没命的向后营逃走,跑得慢些儿的,全被元兵一刀一个,连怎么样死的都不曾明白。宋隆济同蛇节正在畅做其风流梦时,忽然被喊杀之声惊起,急忙探头一望,原来元兵已在营中冲杀,他俩也来不及穿上衣服,即奔至后帐牵了马,急向墨特川逃走,被元兵前队看见,即发喊道:“捉拿妖妇啊!快努力上前。这蛮婆到了死路,还带着男人一路走。”他听见有兵来追,自己又没武器,赤手空拳只好拼命的逃走。后边国杰催动人马奋力赶来,把隆济、蛇节跑得气喘吁吁,又不敢休息,蛇节道:“这便怎了呢?”济隆道:“还有何说,我们快乐的日子也太过多了,今天就死也值得些儿。”蛇节道:“死恐怕还未必,万一若被擒,可请求投降或可免一死了!”隆济道:“这事儿你可以办得到,我却绝对不能够的。美人儿,我们来世再会罢!”他俩正一面跑,一面计较,只徒逃出重围,没有刘国杰的兵来赶,便算了事。殊不知将至普济河畔,方欲渡河,忽两边芦苇丛中一声炮响,枪刀齐举,杨赛因不花持枪杀来,骂道:

“无知的蛮酋,快乐得连衣服都懒穿了,今天也碰在爷的手里,还不下马受降?”隆济见两岸都是元兵,又有不花挡住去路,他尚欲只身逃走,便纵马向河下游飞奔。杨赛因不花看得真切,忙拈弓搭箭,叫一声“蛮子你往哪里跑,请你回老家罢!”弓弦响处,隆济应声落马,众兵士上前捆个结实。蛇节见无可逃脱,已先跳下马匍匐请罪。杨赛因不花见她一种柔媚情状,雪也似一身的白肉,到把自己弄得眼花,不知不觉呆呆的立住。众兵丁看了蛇节这一身的好货,也不由得齐声道:“主帅不要杀她罢!你看怪可怜的,如不要她时,就赏给我等也好。”不花听众兵说得太不成样,忙喝道:“给我捆起,一并到元帅那里去发落。”众兵只得上前将蛇节用软绳绑起来,有支■的便乘势在暗中够索。蛇节觉得北边蛮倒很恭维她,也就放心大胆同着不花前去见元帅。

刘国杰兵至半途,闻不花已擒获隆济,便折兵回营,升帐坐下。左右拥隆济至,国杰骂道:“无知的狂徒,看你就猖獗到什么地步,你也有今日!” 喝令推出辕门斩讫。”隆济俯首就戮,蛇节泪汪汪的看着,也有些儿伤心,有几个兵了道:“美娘子,你不用惧怕,我们杨副帅很看得重你的,见了元帅自会保你不死,或者还要把你升做夫人呢!”蛇节心中暗喜。不时听元帅传她进去,她身上只有兵士给她的一条被单把上下身子围着,左右拥上前去,国杰恨恨道:“好个妖妇,竟敢横行不法,唆使蛮酋杀死了自己的丈夫,还敢抵抗本帅的天兵,今已被擒,留你有何用处?”喝左右推去斩了。蛇节听得一声斩字,战兢兢的魂不附体。欲知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元代宫廷演义 作者:许慕羲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