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蒙古秘史》第02章 成吉思汗的根祖


成吉思汗的根祖是苍天降生的孛儿帖赤那和他的妻子豁埃马阑勒。他们渡腾汲思水来到位于斡难河源头的不儿罕山,在此一代又一代地繁衍生息下去。

别勒古讷台、不古讷台、不忽合塔吉、不合秃撒勒只、孛端察儿五兄弟为第十二代。五兄弟中最小的孛端察儿天生愚拙,四位兄长不把他当兄弟看待,在父母死后分掉了马群,没分给他任何家产。

既被亲人抛弃,何以留在此地!孛端察儿愤然跨上骨瘦如柴的青白马,抱定"死就死,活就活"的决心,顺着斡难河水走了下去,走到统格黎溪边后,搭起草棚子住了下来。他见一雏鹰正在捕食黑野鸡,便用青白马的尾毛做成套子,套住雏鹰带回家养了起来。

衣食无着的孛端察儿常常射杀被狼围困在山崖间的猎物,或拾来被狼吃剩的片肉残骨,用来充饥并喂养捉来的雏鹰。这般艰难地熬过了冬天,待到春暖花开雁鸭飞回的时候,他所纵鹰捕来的猎物已挂满了林间树枝。

一天,孛端察儿的哥哥不忽合塔吉找到了他,要把他带回斡难河上游的家。孛端察儿跟在哥哥的后面,大声说道:"兄长,兄长,身必有首,衣必有领啊!"对此,走在前面的不忽合塔吉未予搭理。接着,孛端察儿重又说了一遍,哥哥问道:"这句话,你为什么反复唠叨?"

孛端察儿回答道:"统格黎溪边有一群从都亦连山迁来的百姓,他们是一群散民,不分大小,不分贵贱,也没有头领。如此游民,我们应前去掳获!"不忽合塔吉说:"那好,我们回家与兄弟商议掳取办法。"回家后兄弟五人商定了掳取办法,并派孛端察儿打头。结果他们轻易地征服了对方,将那些百姓带回家中奴役了下来。

如此,别勒古讷台成了别勒古讷惕氏创氏祖先,不古讷台成了不古讷惕氏创氏祖先,不忽合塔吉成了合塔斤氏创氏祖先,不合秃撒勒只成了撒勒只兀惕氏创氏祖先,孛端察儿成了孛儿只斤氏创氏祖先。

捏坤太石、也速该和答里台属于孛儿只斤氏第九代人。一天,也速该在打猎途中遇见了自斡勒忽讷兀惕氏娶妻而来的篾儿乞惕人也客赤列都。也速该窥见其女美丽无比,便回家伙同其兄捏坤太石、其弟答里台二人赶来。

坐在车上的诃额仑劝也客赤列都说:"你可看出他们仨人的来意?他们的行貌可疑,要害你性命!快逃吧,只要保有性命,何愁女人难找?你若挂念我,将来再娶后用我的名字呼她便是了。快来吻我身香,然后去逃命吧!"说罢,脱下外衣递给了也客赤列都。也客赤列都接过外衣后发现来人已绕过山头急追而来。也客赤列都急忙抽着黄马朝斡难河上游逃去。

也速该兄弟三人继续追赶。他们将也客赤列都追出七座山冈后才折回来带诃额仑回家。路上也速该牵着车缰绳,答里台傍着车辕走,捏坤太石则在前面引路。见此情景,诃额仑大声哀呼:"我的丈夫赤列都啊!在吹乱乌发的野风中,在漫漫无际的荒野里,你将如何熬过那身单影只饥肠辘辘的日子?! 如今我长发两辫前后分,此苦此难怎度过?!"

诃额仑哭得伤心欲绝,震撼山野。走在车旁的答里台劝说道:"搂抱你的汉子,已越过重重山岭远去,挂念你的男人,已涉过道道河水远去,任你如何哭叫再也不能回来。荒野山岭重重,归来之路难寻,闭嘴吧!"

这样,诃额仑便做了也速该的妻子。后来,当也速该参加讨伐塔塔儿人之战擒回帖木真兀格等时,夫人诃额仑在名为迭里温孛勒答黑的地方生下了成吉思汗。出生时,成吉思汗右手握着一块大如髀石的血块。因恰在擒来帖木真兀格时出生,故起名为帖木真。

诃额仑为也速该生下了帖木真、合撒儿、合赤温、帖木格等四个儿子和一个名为帖木仑的女儿。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秘史 作者:特·官布扎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