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秘史》第04章 来袭者


帖木真与母亲、弟弟相聚后,搬到了不儿罕山前桑沽儿溪边的一处湖水旁扎下营帐,一家人"影子之外无同伴,尾巴之外无甩鞭",过起了靠捕食獭儿、野鼠为生的生活。

一天,劫匪从帖木真家掠走了他们的八匹骏马。别无它马可骑的帖木真,只好让匪贼们赶着马群扬长而去。别勒古台骑着秃尾黄马出去打猎,傍晚时将猎杀的旱獭驮在马背上回来了。帖木真从别勒古台手中夺过马缰,跨上秃尾黄马急追而去。他顺着八骏踏出的蹄痕追赶了三天三夜,一天早上碰见了在一马群旁挤马奶的一少年。寒暄后,帖木真向他打探八骏的下落。那少年说:"今早日出前有人赶着八匹骏马经过这里。 看来,你正在遭难。男人的苦难是一样的,我来做你的朋友吧!我的父亲叫纳忽伯颜,我是他的独生子,名孛斡儿出。"然后找一处阴凉地放好奶桶,跨上了自己的淡黄快马,与帖木真并肩出发了。

二人追踪八骏的蹄迹又走了三天三夜,在太阳将要落山时来到一群百姓营地旁,并在营帐附近发现了正在吃草的八骏。"好朋友,你在这里等我,我看见自己的马了,去把它赶过来"。帖木真话音刚落,孛斡儿出当即表示反对,说:"我是来做你朋友的,怎能呆在这里?"于是二人飞奔过去,赶着八骏离开了这里。

营帐里的人发现后陆陆续续追了过来。一个骑着白马,手拿套马杆的人眼看就要追上来了。孛斡儿出忙说:"快把弓箭给我,我来射他。"帖木真不肯,"怎能让你替我吃亏,还是我来射他",边说,边拿起弓箭射击起来。那骑白马的追赶者被射得无法前行,只好无奈地看着帖木真他们慢慢远去。

帖木真、孛斡儿出二人赶着八骏彻夜急行,第三天时走到了孛斡儿出家附近。帖木真便对孛斡儿出说:"你帮我把八骏赶回来了,说吧,你要几匹?"孛斡儿出当即拒绝,他说:"好朋友,我是见你很辛苦,才自愿做你朋友的。并没想分到什么!"

纳忽伯颜给帖木真准备了肥羔羊肉和饮水,并嘱咐道:"你二人今后要好好交往,不要相互舍弃。"帖木真自那上路后又走了三天三夜才回到了桑沽儿溪边的家。不久,帖木真派别勒古台邀请孛斡儿出前来结友。一见别勒古台来了,孛斡儿出急得未向父亲打声招呼,即骑上淡黄快马,带上青毛毯,来到了帖木真这里。这便是孛斡儿出与帖木真结为兄弟的由来。

一天,帖木真九岁时定亲的孛儿帖来到了帖木真家的住地。帖木真、合撒儿、别勒古台三人拿着孛儿帖母亲搠坛送给女儿的黑色貂皮斗篷,前去拜见父亲的生前好友客列亦惕的首领王罕:"父亲的朋友,就应同我们的父亲!如今,我娶了媳妇,特来送您一件貂皮斗篷,以示孝敬。"王罕甚喜,便说:"为回报你貂皮斗篷的情意,我将为你收复那四处离去的属民!"

一天拂晓,诃额仑家使唤的老妇豁阿黑臣听到了震天动地的马蹄声,便急忙跑进帐里喊道:"大家快快起来!马蹄声正在震天动地,泰亦赤兀惕人可能又来袭扰我们了。"帖木真们纷纷从床上跳起来,抓来了各自的马匹,向不儿罕山急速行去。留在家中的女佣人豁阿黑臣,将夫人孛儿帖藏进坚固的帐车里,套上腰花牛逃向统格黎溪上游。

天亮后,一群兵士从对面驰来,豁阿黑臣心急火燎,猛抽腰花牛想要赶紧走开,可不幸的是车轴却"咔喳"一声断了。兵士们问:"车里装的是什么?"豁阿黑臣说:"装的是羊毛。""兄弟们下去查看一下!"其中一年长者说道。众人应声下马,前去拉开帐车闭门,发现了躲在车里的孛儿帖夫人。

这伙来袭者不是泰亦赤兀惕人,而是昔日被也速该抢去新娘的篾儿乞惕人,他们是为报也客赤列都新娘诃额仑被抢之仇而来的。未能找到帖木真的他们自相商量道:"此来,为的是报诃额仑被抢之仇。如今抢到了他们的妻媳,也算仇已报了。"便掉转马头,归家而去。

篾儿乞惕人把抢去的孛儿帖夫人交给了也客赤列都的弟弟赤勒格儿。躲在山中的帖木真对此一无所知。为了解来袭者的去向,帖木真将别勒古台、孛斡儿出、者勒篾三人叫到身边说:"不知篾儿乞惕人撤走了,还是埋伏在山下?你们仨跟踪三天三夜了解个清楚!"派他们下山后,帖木真独自捶着胸脯虔诚地说道:"高昂尊贵的不儿罕山啊!你用密麻般的树木,庇护了我弱小的生命,使我这如虱的身躯未受伤害;护救我们于仇敌之手,保佑我们躲过劫难。为感激你如天的恩德,我将天天祭你!月月祭你!世代相传祭拜你!"说完,即把腰带挂到脖颈,一只手持着帽子,一只手放到胸口,向着不儿罕山行了九跪九拜之礼。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秘史 作者:特·官布扎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