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秘史》第05章 报仇


苦难中的帖木真与合撒儿、别勒古台再次前往土兀剌河林地,请求王罕出来相救:"趁我不备,篾儿乞惕人突来袭击,并掳去了我的妻子。今望父罕出兵解救!"王罕听罢,立即答道:"去年,当你送来貂皮斗篷时,我曾许下过诺言。现在我来兑现那个诺言!"

王罕并让帖木真转告札木合:"札木合弟在豁儿豁纳黑川居住。从这里,我带两万兵勇出发,做右翼,请札木合弟带两万兵勇配合。相约会师的日期、地点,由札木合弟弟来定。"

帖木真谢别王罕回到家后,马上派合撒儿、别勒古台两位弟弟前往札木合的住地,捎话说:"仇人篾儿乞惕掳走了我的妻子,刺痛了我的心扉,可做我后盾依靠的同族兄弟的你们啊,请替我报那妻子被掳之仇吧!"

合撒儿等把王罕答应出兵两万做右翼,并请札木合出兵两万做左翼的计划和请札木合决定会师之约的意图等如实转告了札木合。

札木合听罢说道:"今知帖木真兄弟身受此般苦难,我心痛之极!愤然之极!此仇此恨孰可忍之?誓将灭掉篾儿乞惕,抢回我友被掳的妻子;踏平篾儿乞惕林立的营帐,让夫人孛儿帖回到家中!"

札木合让合撒儿等转告帖木真和王罕二人:"我将叩祭威武的战旗,擂起震天的牛皮鼓,拿起钢铁的刀枪,穿起征战的盔甲,张开穿心的弓箭,跨上我追风的骏马,率我无敌的大军,向着篾儿乞惕人驻牧的方向,踏上征战的路程!望王罕兄起程经不儿罕山,带上帖木真安答到斡难河源头的孛脱罕·孛斡儿只扎营。我从这里带上两万兵马,到那里与你会合。"

帖木真听罢札木合的这般安排,即派合撒儿、别勒古台转告王罕。王罕听到札木合的许诺,立即带领二万兵马出发了。得知此讯,帖木真从不儿吉岸动身,经不儿罕山统格黎溪,到塔纳溪边扎营。当王罕率领的一万人马及其弟率领的一万人马在乞沐儿河岸艾勒合剌合纳一带集结时,帖木真也带着自己的人马前来与他们会合了。

当帖木真、王罕及其弟札合敢不三人的联军到达约定的会师地点时,札木合已在这里等候了三天。见到帖木真他们的到来,札木合号令二万人马列队迎接。札木合说:"我们不是用蒙古语说定,要'宁可淋雨,不可失约'的吗?不是说好要免掉迟到者的资格吗?"王罕很是过意不去,"误约三日,实属大过。我等甘受札木合弟弟处置。"误约之事,他们就这般谈笑了之了。

他们自孛脱罕·孛斡儿只联合出发,乘莎草小筏渡过河后直击住在不兀剌野地的篾儿乞惕首领脱黑脱阿家门,并毁掉了其祭拜的神灵,夺取了他们家室妻女。突袭中,他们本可活擒睡梦中的脱黑脱阿,但在抢渡勤勒豁河时被这里的渔民、猎民发现,让其提前获得了消息。脱黑脱阿惊恐之际,与歹亦儿兀孙带几个人顺薛凉格河逃进了巴儿忽真地区。

篾儿乞惕百姓大乱,彻夜顺着薛凉格河逃散。帖木真的联军也紧追其后通宵抢掳。帖木真穿梭在逃散的百姓中间,边走边呼孛儿帖的名字。混在人群中的孛儿帖听出了帖木真的声音,便下车与豁阿黑臣一起跑到帖木真跟前,抓住他的缰绳。在月光下,帖木真认出了夫人孛儿帖,便下马与她相拥而见。帖木真即派人转告王罕与札木合:"人已找到,今夜可在此收兵扎营。"

逃散的篾儿乞惕百姓大多投奔到了帖木真手下。帖木真、札木合在豁儿豁纳黑川叙说旧情,增进友谊。当二人初结安答(结拜兄弟)时,帖木真才十一岁。那时札木合赠帖木真一只鹿踝骨,帖木真也将一只灌铜踝骨赠给了札木合,二人在斡难河冰上打着踝骨游戏结为安答。翌年春天,二人一起玩耍时又互赠箭器结为安答。

"听先世父老之言,人若结为安答,不仅己身得益,又能相互照应,让我们更加友好吧!"帖木真将掳自脱黑脱阿家的金腰带系到札木合的腰间,并让札木合骑上了取自敌方的海骝马。作为回赠之礼,札木合也把掳自兀洼思篾儿乞惕家的金腰带系到帖木真的腰间,并让帖木真骑上了取自敌方的小白马。这样,二人三度结为安答,睡觉也睡到了一个被窝里。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秘史 作者:特·官布扎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