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秘史》第08章 推举札木合为古儿罕


光阴荏苒。以巴忽搠罗吉为首的合答斤人,以赤儿吉台为首的撒勒只兀惕人,以合只温别乞为首的朵儿边人,以阿勒赤、札邻不合为首的塔塔儿人,以土格马合为首的亦乞列思人,于鸡儿年(公元1201年)聚于阿勒灰不剌阿营地,商议决定推举札木合为罕,取号古儿罕。

札木合被推举为古儿罕后,决定讨伐成吉思汗与王罕。成吉思汗闻讯后,火速通知王罕前来会合。成吉思汗与王罕率联军向客鲁涟河下游进发。成吉思汗派出了阿勒坛、忽察儿、答里台三人为一组的先锋。王罕派出了桑昆、札合敢不、必勒格别乞三人为一组的先锋。在先锋的前面又派出了几组前哨,一组部署在附近的归列秃一带,一组部署在稍远的彻克彻儿一带,一组部署在更远一点的赤忽儿忽一带。当先锋阿勒坛等赶到兀惕乞牙一地准备下营时,从赤忽儿忽前哨传来了札木合先锋蒙古部阿兀出、乃蛮部不亦鲁黑、篾儿乞人忽都和斡亦剌惕部忽都合将至的消息。阿勒坛等改变了下营计划,连夜前行至阔亦田,做好了迎战准备。

次日,双方在阔亦田各自布阵。不亦鲁黑、忽都合二人精通札答之术,能向对方阵地刮狂风、下骤雨。当二人摆开架式施起妖术时,狂风骤雨却肆虐了他们自己的阵地。见满地泥泞,无法行走,他们大呼:"天怒我也!"随即溃散而去。

王罕率兵向额而古涅河下游追击札木合。成吉思汗率兵尾随阿兀出等向斡难河方向追去。阿兀出逃回自己的大本营后,与豁敦斡儿长等一道集结起余部,在斡难河彼岸与成吉思汗军展开了肉搏战。鏖战中,成吉思汗颈脉受伤,昏倒在了战场上。者勒篾独自守在成吉思汗身旁,用嘴吸其凝固在伤口中的血块。成吉思汗半夜后恢复了知觉,开口说道:"我血已干,现在渴得厉害!"一听此言,者勒篾脱掉鞋帽衣服,赤身跑进敌方营地,抱上一坛奶酪回来了。然后又找来一些水兑到奶酪里,给成吉思汗喝了下去。

成吉思汗感激地说道:"如今我该说什么好?昔日当篾儿乞惕人袭来,我躲进不儿罕山而身陷绝境时,你救我性命一次。如今,你又用嘴吸我伤口淤血,又一次使我躲过了死神。而且,在我口渴难耐之际,你又不顾个人安危找来奶酪。三次救命之恩,我将永世不忘!"

天已大亮,又一个白天开始了。此时发现敌方人马已在深夜里逃了个精光,而随其扎营的散民因无法随军速退,仍停留在这里。"帖木真!帖木真!" 一红衣女人大声哭呼着。成吉思汗颇感意外:"谁人妻子,如此哭叫?""我是锁儿罕失剌之女合答安!"成吉思汗遂即跃马前去,紧紧抱住了合答安。成吉思汗对合答安之父锁儿罕失剌说:" 为我卸去那套在脖颈上的枷锁,为我砸断那扣在双脚上的铁链,我那恩如父母的尊辈您哟!为何这般姗姗来迟?"

泰亦赤兀惕人失儿古额秃老人与其两个儿子阿剌黑、纳牙阿一起捉住了躲藏在密林里的泰亦赤兀惕首领塔儿忽台。由于他过于肥胖不能骑马,失儿古额秃父子就把他绑在车上送往成吉思汗营地。塔儿忽台的弟弟们、儿子们急速赶来解救。失儿古额秃老人便把塔儿忽台仰面推倒后骑在其肚皮上拔出了腰间的快刀,对着他的喉咙大声说道:"如今,我虽然没有杀害你,但因冒犯自己的君主,也会被杀死的。还是一命还一命,你来做我的垫背吧!"

见此,塔儿忽台哭喊着对其弟弟、儿子说:"快快回去,要不失儿古额秃会杀了我的!他若将我杀死,你们抢回一具死尸又有何用?趁他未杀之前赶快回去!帖木真不会杀我的。当帖木真被遗弃在野外荒地时,我见他目光炯炯、神色不凡,便领到家里像调教野驹般地调教过他。那时,我虽能轻易将他杀死,但我还是以宽厚之怀抚养了他。心如明镜的帖木真肯定记着我这份情意的。" 塔儿忽台的弟弟、儿子只好照塔儿忽台的意思回去了。

待他们走远之后,纳牙阿对父亲失儿古额秃说:"如果,我们把塔儿忽台押到成吉思汗那里,成吉思汗肯定嫌我们是冒犯首领的不忠不仁的贱民,不仅不会接纳我们,反而会处死我们的。我看不如先放塔儿忽台回家去,然后去投奔成吉思汗。"失儿古额秃赞同纳牙阿的想法,就地放走塔儿忽台后,一路急行到了成吉思汗的营地。成吉思汗听罢事情的原委后说道: "你若捉来自己的主人塔儿忽台,我将以犯上刁民罪,灭绝你们的全家族!今你不背弃旧主,忠心可嘉,准在帐下做事!"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秘史 作者:特·官布扎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