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秘史》第09章 出兵乃蛮


狗儿年(公元1202年)的秋天,成吉思汗颁布了严格的战时军令:"在讨伐敌人时不准贪图财利而延误战机。如在战斗中需要后退,则要回到出击时的位置,若有不回者一律处死!" 并在答阑捏木儿格战溃了察阿安塔塔儿、阿勒赤塔塔儿、都塔兀惕塔塔儿等劲敌,追击至兀勒灰失鲁格勒只惕消灭了他们。

成吉思汗将塔塔儿人也客扯连之女也速干纳为妃子。也速干对成吉思汗说:"大汗恩德宽厚,将会善待于我。我姐也遂貌美于我,是位堪配大汗的女子,只不知现在逃到了何处?"成吉思汗说:"你姐果真貌美于你的话,你愿让出自己的位子吗?""如大汗找来我的姐姐,我会立即让出位子!"。于是,成吉思汗下达了寻找也遂的命令。也遂正与其夫婿躲在林子中间。结果其男人闻声逃脱,也遂被抓了回来。也遂果真貌美无比,成吉思汗便给了她夫人的名分。也速干起身让出自己的座位,坐到了姐姐的下边。

当成吉思汗忙于征讨塔塔儿诸部之际,王罕则趁机出兵篾儿乞惕,将脱黑脱阿驱赶至巴儿忽真后,杀死脱黑脱阿的长子脱古思,缴获脱黑脱阿的两个女儿及诸妃,掳去脱黑脱阿之忽图、赤剌温二子及百姓,但却未将其战利品分给成吉思汗分毫。

此后不久,成吉思汗与王罕联手,出兵乃蛮所属古出古惕·不亦鲁黑罕。当联军到达兀鲁黑塔黑时,不亦鲁黑罕不战而退,越阿勒台山逃去,至乞湿泐巴失湖,被追来的联军歼灭精光。联军班师途经巴亦答剌黑河之源,遭乃蛮部可克薛兀撒卜勒黑截击。双方见天色已晚,约好第二天开战。夜深人静后,王罕在驻地上点着了无数火堆,暗中却朝合剌泄兀泐河方向退兵而去。成吉思汗次日起来发现王罕驻地已是空空如也,"留下我们,自己溜走,想要牺牲我们?休想!"说罢立即动身,经额垤儿、阿勒台谷口,马不停蹄地退至撒阿里之野。

乃蛮战将可克薛兀撒卜勒黑发现对方退兵,便起身带兵追赶。被追击的一方,不是别人,而是王罕所部。可克薛兀撒卜勒黑在追击中掳取了王罕之子桑昆的妻女、家小与百姓财物,又将王罕追赶至帖列格秃山口,掳得其百姓、马群、食物大半后,才扬长而去。趁此混乱,随王罕前行的脱黑脱阿的两个儿子忽图、赤剌温带着所属百姓,离开王罕,顺薛凉格河下行,回到了父亲脱黑脱阿身边。

王罕被乃蛮部可克薛兀撒卜勒黑打败后,派遣使者对成吉思汗说:"我儿已被乃蛮人掳去了妻女、家小与财物。望好儿你派来军中四杰,帮我儿夺回妻女、家小、财物及百姓。"成吉思汗立即派孛斡儿出、木合黎、孛罗忽勒、赤剌温等军中四杰整军出发,火速增援陷入困境的王罕。前去增援的军中四杰与所率人马行至忽剌安忽惕一地时,正遇因战马受伤而险些被敌方擒获的桑昆,便在桑昆的带领下激战可克薛兀撒卜勒黑,救出了桑昆的妻女、家小和百姓,夺回了被掠去的财物。

见此情景,王罕感激不已:"我的好安答也速该,曾为我收复过失去的土地与散去的百姓,他的长子好儿帖木真,今又来拯救我将要破碎的家国与妻儿,二人与我可谓是肝胆相照!危难之际见真情,这般关怀为了谁?当年逾古稀的我,身靠万里青山,头枕大地草木,安祥万分归天,谁来主管我的山河?当颠簸一生的我,离开这哈那架起的小屋,进住那修于荒地的石屋,谁来看护我的家国?我虽有亲兄亲弟一群,却为无德无能一帮,我儿桑昆是独生子,没有帮他教他的伙伴,就请帖木真做他的长兄吧,这样我就有了两个儿子啦!"于是,成吉思汗与王罕于土兀拉河畔的密林里举行了结为父子的仪式。

结为父子后,他们相互盟誓道:"在讨伐敌人的时候,我们要一起去战斗!在猎杀狡兽的时候,我们要并肩去呼号!如有人毒蛇般地离间我们相互的友情,要彼此不疏远,两面相见而清除其毒害;若有人齿蛇般地挑拨我们亲密的情谊,要彼此不生疑,双方相互说明而澄清其原委!"为了巩固和加深与王罕的亲密关系,成吉思汗想将桑昆之妹察兀儿别乞聘与自己的长子拙赤,将自己的女儿豁真别乞嫁与桑昆之子秃撒合,以此连接血肉之盟。但是,在派人向桑昆转达此意时,桑昆妄自尊大地说道:"我方女儿要嫁到他家,只能站在门旁服侍他们,而他方女儿到我家,则可坐于上方受服侍。"便以该婚事不平等为由拒绝了。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秘史 作者:特·官布扎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