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蒙古秘史》第11章 王罕出逃


成吉思汗率人马迁到统格黎溪东侧下营,派合撒儿、者温二人到王罕住地捎话说:"罕父啊罕父!我们不是说好如有人毒蛇般地离间我们的友情,我们要两面相见而清除其害吗?如果牛车的一侧车辕断了,黄牛怎能将其拉着前行?昔日您的弟弟额儿客合剌前来征讨您时,我从客鲁涟河岸的不而吉额儿吉赶来迎接了您,并特意加征税赋赈济您。您被可克薛兀撒卜勒黑追到帖列格秃之口陷入绝境时,我派孛斡儿出、木合黎、孛罗忽勒、赤剌温四名爱将救出了您。如今我不知做错了什么,让您如此大怒不止?"

王罕听罢成吉思汗捎来的这番话,悔恨地说道:"唉!是我背弃了好儿帖木真,也毁了我家族的名声。是我背离了好儿帖木真,也闯下了我败家的祸端!从今以后,我若对好儿帖木真再怀恶意,就让我的血如此地流淌吧!"说罢拿起刀子扎破小指头,将流出的血滴进一小木盒,递给合撒儿、者温二人说:"你们回去把这送给我儿帖木真!"

此时成吉思汗已迁至巴勒注纳湖。合撒儿、者温从王罕营地回到了成吉思汗身边。成吉思汗得知王罕没有任何防备,立即决定派主儿扯歹、阿儿孩二人做前哨,自己带领全军人马趁夜急行,在者折额儿温都儿山前的折儿合卜赤孩峡口包围了王罕。惨烈的厮杀持续了三天三夜,顽抗的敌人不得不在第三天投降了。但是,王罕与桑昆二人早已在混战中逃了出去,顽强抵抗的人是只儿斤部勇士合答黑。合答黑对成吉思汗说:"我坚持抵抗三天三夜,全是为了掩护我的主子。如今他已安全逃出,所以我才投降了。如果你要我死,我愿马上死去。"成吉思汗非常赞赏合答黑的所言所行,便下令道:"谁能怪罪一个忠实于自己的可汗,并为掩护他而勇猛作战的人呢?这样的人是可交的!"

征服王罕的客列亦惕部后,成吉思汗将其百姓分给了众家亲信。成吉思汗将王罕的奢侈品撒金褐子帐、金制酒具、金银器皿及司事人员分给巴歹、乞失里黑二人后,吩咐道:"欢宴时,叫他们斟酒倒茶;交战时,叫他们负弓背箭;直至子孙之子孙,永将他们辖于门下!"成吉思汗接着又下令道:"巴歹、乞失里黑二人于我有救命之功,我子孙之子孙的继位者们,要永远记住他们于我家国江山的不朽功绩!"

王罕、桑昆二人一路逃到的的克撒合剌附近的涅坤水一地。口渴难耐的王罕走到水边喝水时被乃蛮哨兵豁里速别赤抓获。王罕对豁里速别赤说:"我是客列亦惕部的王罕!"可是,豁里速别赤既不认识,也不相信他,便把他杀掉了。桑昆因落在后面而逃脱。与他同行的只有他的随从阔阔出和他的妻子。阔阔出叫妻子和他一块离开桑昆,妻子不肯跟他走。阔阔出骂道:"你想留下来做桑昆的女人吗?"妻子说:"我是如同猪狗,不要脸面的人吗?把那口金碗留给他,好让他有个喝水的碗。"于是,阔阔出掏出金碗随手抛向脑后,策马赶到了成吉思汗营地后。成吉思汗下令砍死了阔阔出,说:"其妻忠义,可免一死!阔阔出不忠不义,弃其主子于死地,乃为不可信用之人。"

乃蛮部首领塔阳罕的母亲古儿别速说:"王罕乃为昔日贵族,年迈的大罕,可将其首级取来祭祀他!"乃蛮人将王罕首级安放在白色毡子上,前面摆好供品,举行众媳执礼、敬酒献乐、敬献供品等祭悼仪式。众人正在祭悼时,王罕首级莫名其妙地笑了一下。见首级发笑,塔阳罕顿生怒气,立即叫人踏碎了王罕的首级,并非常骄横地说:"听说在那东方住有少许蒙古人,难道他们也想称霸称罕?天上有日月二轮生辉,天下岂可有二罕同时并立?立即发兵把他们驱赶到我们这里来!"对此,其母古儿别速说道:"没有必要这样做。那些蒙古人衣着脏污,身有臭味,还是离得远一些为好。只可以掳来其姿色上好的女子,洗净其手脚后,让其挤牛羊之奶!"可克薛兀撒卜勒黑急忙说道:"此等大话怎能说得?唉,我尚还稚嫩的可罕啊,此事不宜,快快罢了!"塔阳罕不顾可克薛兀撒卜勒黑的再三规劝,下令道:"管他怎样,这就去夺取蒙古人的弓箭!"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秘史 作者:特·官布扎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