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秘史》第13章 乃蛮人


成吉思汗在纳忽崖征服了不可一世的乃蛮人,将其全部划入了自己的管辖范围。原来与札木合在一起的札答阑部、合塔斤部、撒勒只兀惕部、朵儿边部、泰亦赤兀惕部、翁吉剌惕部等,亦都于此时归顺了成吉思汗。

牛儿年(公元1205年)初春,成吉思汗亲率一支队伍追击脱黑脱阿及其子忽都、赤剌温等另一部篾儿乞惕人。脱黑脱阿与在纳忽崖逃走的古出鲁克罕在额儿的失河畔的不黑都儿麻地方会合,准备联手对付成吉思汗。当尾追而至的成吉思汗发起攻击后,脱黑脱阿在混战中身中乱箭倒地。忽都、赤剌温等因来不及埋葬其父亲的尸骨,就只好割下他的头颅逃向了钦察兀惕地区。古出鲁克罕经畏兀惕,合儿鲁兀惕地区,投奔到了位于撒儿塔兀勒的合剌乞塔惕之古儿罕处。

大获全胜的成吉思汗率部经阿来野岭回到了自己的大本营。同年,成吉思汗命速别额台率铁车军追击脱黑脱阿别乞之子忽都、合勒、赤剌温等。临行前,成吉思汗对速别额台说道:"幼时袭我母子者,今又切齿逃将去!定要追到天之涯,替我报了家国仇!若变飞禽窜上天空,你化雄鹰捕住他!若变旱獭钻入地里,你化利凿掘出他!行远而思近,形背而心向。此念常怀天地间,苍天定会助你行!"

当乃蛮人、篾儿乞惕人被成吉思汗彻底征服时,曾在乃蛮部栖身的札木合也失掉了所有的部族百姓,只好与身边心腹五人逃到傥鲁山为盗。一天,他们为烤吃一只猎获的公盘羊发生争执,五个同伴将贪食无备的札木合捉拿到了成吉思汗住处。

札木合被自己的同伴擒来后,对成吉思汗说:山上的乌鸦,如今捕起了天鹅;林中的斑雀,如今捕起了雄雉;卑贱的家奴,如今擒起了罕主;可罕安答明断,此为哪般世道?"成吉思汗听罢下令道:"胆敢冒犯自己的罕主,这样的人如何处置为好?这样的人谁能与之交往?杀勿留!"成吉思汗又命手下向札木合传话道:"咱已分离久,今再重归好,望你从此起,作我车一辕!同居在一处,和好如当初,互陈所忘事,相唤共寐醒!虽曾离我去,仍然是安答,每到生死战,你为我担心!派人送情报,使我免遭劫,宣扬我军威,使敌心胆颤。"札木合答道:"在那远去的日子里,在那美好的童年里,我们相处形影不离,游戏玩耍总在一起,,夜寐共钻同一被窝,日来同思一种心愿!后来我中谗言之惑,背弃旧情离开安答,念起昔日难忘的言语,犹如扒去脸上的薄皮,无颜无面愧心自责,四处躲避走到今天!如今安答又念旧情,劝我回头重修旧好,可我不幸失尽良机,须友之时未能相伴!如今安答帖木真你,灭尽仇敌平了天下,已成就了万年盛事,还留我等又有何益?恐将扰你夜里的梦,恐将坏你昼里的心,恐将成你衣中虱子,恐将成你袖上刺儿!安答你有智慧母,兄弟一群皆俊杰,又聚英豪你周围,还有战马七十三!而我生来孤儿身,既无知心好朋友,又无手足好兄弟,虽有妻子为长舌,因故不敌安答你,遭此败局已定然!请求安答赐我死,以此抚平安答心。如蒙安答降恩赐,让我死而不流血,入土为安花草生,佑助安答万代业!此话常记你心间,日久天长永念之!好了,该说的都已说完,可以结束我的性命了!"

成吉思汗听过札木合这番诉说后,若有所思地说道:"札木合虽然离我另行,虽有满口讥议,但从未听到他要害我性命,他应该是个可容可学之人。他虽然执意要死,但不能无故害人性命,要死则应有足够的理由。札木合是个出身高贵的人,必须找到不可饶恕的罪名才行。这样吧!昔日,当搠只答儿马剌、绐察儿二人因争夺马群发生争端时,安答札木合你图谋不轨,在答阑巴勒渚惕突然发起攻击,迫使我躲入者列捏峡谷。虽然我非常爱惜你的性命,但我已别无选择。现在,我满足你的要求,赐你不流血而死。我不会让你暴尸野外,一定会将你依礼厚葬。"札木合被处死后,他的尸骨亦被厚葬入土。

至此,毡房百姓已被全部平定。成吉思汗于虎儿年(公元1206年)在斡难河源头召集盛大聚会,庄严地升起了九白纛。在此次聚会上,帖木真被正式推举为成吉思汗,成为了毡房百姓的最高君主。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秘史 作者:特·官布扎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