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蒙古往事》第01章


八百多年前,漠北草原风雪漫天,蒙古乞颜部的首领也速该和兄弟们打猎,在山窝后面的雪地里看到一对女人的靴印,两只靴印中间有个窟窿,拳头样大小,这是一窝新鲜的尿迹,如同冒着热气的泉眼,穿透了冻硬的积雪。他还发现,不远处有一条车辙,也是新鲜的。这是一辆来自翁吉剌的婚车,被一群蔑尔乞人护着。也速该对他的兄弟们说,这个女人是长生天【长生天,古代萨满教和蒙古人特别的指称,大意为:不死的苍天;主宰万物之灵的永恒之物。】送给我的,她能为我生一被窝的儿子!

打散了蔑尔乞人,他把她带回了蒙古乞颜部,为她换上新娘的衣服,他问她叫什么,她说她的名字叫做诃额伦。

春天,诃额伦的肚子鼓了,兀孙萨满【萨满教,北方民族的原始宗教,信仰万物有灵。萨满的职责为主持祭奠,占卜等。】从她脚下的影子里看出,上天给也速该巴特【巴特,也称把阿秃,即蒙古语中勇士、英雄之意。】送来了一个儿子。诃额伦就对他说,也速该我的亲丈夫,你不要为我担心,听我的,你再去娶一个女人吧,在我们的儿子降生之前。

这时,塔塔尔人来了。塔塔尔是蒙古乞颜部的世代仇人。

也速该告诉人们,为祖先报仇的时候到了。

对丈夫的决定,诃额伦不惊讶,她一只手放在鼓胀的肚皮上,另一只手握住也速该,说,上天保佑,孩子等着你回来给他起名字呢。也速该说,他的名字早有人给起好啦。诃额伦问他叫什么。他说,就是第一个死在我手的塔塔尔人。我将把他的名字取了,送给我的儿子!

赤列都回到了蔑儿乞,两腮塌了,眼窝深陷,成了一张死脸。他的哥哥脱脱听说,赤列都只想着那个名叫诃额伦的女人,天天揣着她的背心,睡觉时放在枕边,从不碰别的女人。后来独自离开了蔑儿乞部再也没有回来。他的哥哥脱脱是蔑儿乞部的首领,他抽出刀,砍下了自己的左手小指,举着,对众人说,你们都看见了,我不会忘记这个仇恨,除非这根手指重新长出来,从今天起,我的女人就叫做兀歇.阿布娜【蒙古语:此仇必报】。

赤列都在塔塔尔人的营地里作了一名马夫。没人知道他叫什么。人们喊马夫的时候他就答应,然后帮你钉钉马掌或者干点别的什么,一声不吭。他白天修理马掌,到了晚上就蘸着唾沫磨他的刀。那把刀子太快了,塔塔尔兵常借去剃胡须,还取笑他,说这刀子快得能骟马了。 赤列都也不言语,他当然懂:杀人的刀刃用不着太锋利,太锋利了反倒会折在骨头里,但他怎么才能不磨呢,一想起诃额伦在也速该怀里的样子,他只能磨刀,不停地磨。

塔塔尔人要去攻打斡嫩河边的乞颜部了。赤列都听说。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往事 作者:冉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