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往事》第02章


塔塔尔人的首领叫做铁木真.兀格。赤列都跟在他身后,像个谁都看不见的影子。他晚上睡不着,白天吃的比鸟还少,一肚子仇恨在等待中发酵,变酸。他觉得自己快熬不住了。忽然,在某天早晨,他左耳听到一声尖利的唿哨。猛地坐身,这唿哨声太熟悉了,像劈头挨了一鞭子,令他全身汗毛直竖。也速该来了!他跳出去喊。

蒙古兵一下子就窜到了眼跟前,从天上掉下来似的,近得能听见他们喘气,顺着声音赤列都看到了那根苏鲁锭。举着长枪的人就是也速该。他吹口哨,耸肩膀,脸上带着微笑。赤列都认得这种笑;嘴角朝上翘,头有点偏斜,眼睛眯缝着,像在玩游戏。对,上回,他就是面对这种笑容撇下了诃额伦逃走的。赤列都发觉自己的手腕在抖,全身都在发抖,像风中的羊皮。怎么回事呢?还没动手,恐惧又一次穿透了他,钻进他的骨头,把他积攒了几个月的力气一下子捅漏了,噗嗤一下,漏得干干净净。他的恐惧瞒不过跨下的马,它即刻就感觉到了。嗵地一声闷响,铁木真、兀格连人带马直立起来,砸倒了他。就这样,铁木真、兀格死了,赤列都没死,但不能动,刀子早不知飞到哪里去了。他想捅死自己也不行。泪水堵住了咽喉;这时候赤列都终于明白了:不是他怕死,而是他不配去死! 死和恐惧不是一回事,如果上天没有给你死的勇气,就算你自己想死也没用,一个连死都不配的人,拿什么去报仇呢?因此,你也不配拥有诃额伦,她作了你十天的妻子,那是上天对你意外的恩宠,就是要经过你的手把她送给也速该,命里注定的,不服不行!

当时诃额伦在河边晒太阳,铺着芨芨草,迷迷糊糊听见天上传来几声雁叫,正懒得睁眼,肚子突然疼起来,像要把她撕成两瓣。她大叫了一声,听见自己在叫也速该的名字。女仆斯琴见到一个男人在唱歌。就求他。那人说你别慌张,我妻子生了六个儿子,都是我亲手接来的。

那个男人动作麻利,已经割断了脐带,取芨芨草茎系了,用河水洗净了孩子。粉红色的,握着拳头。男人掰开孩子的手,见掌心里有一块黑红透亮的东西。这个人慌忙伏下身子,说他昨天梦见一只白海青【草原上对鹰的称呼。白海青即白色的鹰。】,向他讨一块好铁,说是要给天下的圣主送去,他说上天让我遇见您手握凝血而生的儿子,将来他必收管天下。诃额伦再看那块凝血,果然像烧红的铁。男人返身到牛车里拿了一个貂鼠皮襁褓将孩子裹了,说,我有一个儿子叫者勒蔑,两岁了,结实得像牛犊。请夫人答应,让他长大了给你的儿子作伴当【伴当即朋友和兄弟之意。】。诃额伦点头答应了。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往事 作者:冉平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