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往事》第04章


在草原上,十三岁的年龄不算小,完全可以当作成人对待,他们已经能够识别天气、道路,照顾牲畜,正确地使用武器,打猎甚至打仗。也速该和妻子已经商量妥当,他要亲自带着儿子到翁吉剌去,在妻子的家乡,为铁木真选择一门可靠的亲事。如果找对了人家,按翁吉剌的风俗,可以让铁木真留在那里,长些见识。

出发那天早晨。诃额伦搂住铁木真的脑袋,嘴贴在他的耳边,重复了铁匠说过的话:上天赐福给我手握凝血而生的儿子,他将来定能收管天下,我的儿子,所以你要格外珍重自己这条性命,不能随便糟蹋了,无论遇到什么。

别问男人多少岁数
看他磨破了几副鞍子
一副鞍子去放鹰
一副鞍子去打猎
一副子去套生个子马
一副鞍子追他的女人
还有一副最硬的鞍子
出征的路上作枕头用

铁木真高高兴兴地跟父亲上路了。夜里,他们点一堆火,枕在马鞍子上数星星。狼群围在他们四周嚎叫。父亲好像什么也没听见。他拍拍膝盖对铁木真说,儿子,睡觉吧。铁木真的头枕在父亲的膝盖上想,刚才他不是害怕狼,是害怕自己的恐惧。后来就真的睡着了。

也速该坐在火堆前,挺直后腰。他不能睡,还要不断地给火堆添柴。如果他睡着了,火熄灭了,狼群一定会从四面八方扑上来。在天亮之前,他们就会变成一堆白骨,眼窝里积满蚂蚁。

我这儿子的性命是上天给予的
是我取了祖先的仇敌
送给他作了名字
他是一个好男儿
命比石头都硬
他敬畏不死的长生天
热爱自己的母亲
从不与兄弟抢粥饭
不去打扰邻家的狗
长生天保佑他
将来强过他的父亲
让危险来临的时候
绕过他的影子
刀箭到来的时候
只伤及他的毛发
想取他性命的
定在梦里噎死
想吃他肉的
定被骨头卡死……

铁木真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变白。见父亲睡得很死。他奇怪,父亲仰躺在地上,为什么胸前干燥,肩头却湿湿的,沾满了露水?昨晚他在父亲腿上睡觉,梦见被狼群层层围绕,有人在唱歌。现在歌声还在耳朵里,眼前却连一只狼的影子都没有。他爬起来,为父亲拽平身下的皮褥子,垫好脖子,把酒壶收了,火灭了,给马备上鞍子,系好肚带,把缰绳松开。然后,他坐在乌青马旁边,吹他的牛角鸣嘀。不过他听母亲说,如果相中了亲,按翁吉剌当地的习俗,他必须在那里留住三年,就是说,他将三年见不到他的札木合安答,这是他最不情愿的,三年,喔,真是太长了。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往事 作者:冉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