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往事》第05章


铁木真的胯下是一匹好走马,蒙力克专心为他挑选的。这匹白鬃骟马最适合走长路,又快又稳,走起来像贴着草皮飞,马背上的人几乎感觉不到颠簸。所以,铁木真醒来的时候以为自己还在马背上,顺手一拽,发现缰绳不在手里,自己的身子倚在一棵大树下。他感觉脖子后面有一道目光,一只鹿站在身后。他去捉它,脚下中了一箭。很疼。

父亲回来了,为他包好伤口,又把那支箭别在了腰里。自古以来,安置地箭的人从不担心射中的猎物落在别人手里,有人捉住了受伤的猎物,会根据箭上的记号,把猎物送给箭的主人。眼前就是翁吉剌的地面了。

也速该根据箭上的标记找到了德薛禅家里。那个德薛禅高兴地说我昨晚间做了一个好梦,梦见一匹金鞍的白马,背上驮日月各一轮,卧在了门前。你的儿子仪表不凡,有豹子的额头,目光像鹰。莫不是我的梦应验了?这是我家的箭,随长生天的意,它把你们给引来了。

晚上,德薛禅和妻子商量,把铁木真留下作女婿。既然是也速该的儿子,将来一定有出息。他们的话被女儿孛儿帖听到了。第二天起来,母亲给她洗净了眉眼,在她耳边说,你看,就是这支箭把也速该的儿子带到了咱家,感谢上天,愿它给你带来好运。孛尔帖把箭拿在手中,看那箭杆直顺、光滑,刻着他父亲的姓氏。 德薛禅对也速该说着,被众人追求的,未必是好的,自己送来的,未必不好,也速该巴特,今天我把女儿领来给你看,但愿她能配得上你的儿子。也速该说,我的亲家,你舍得把这么好的女儿许给我家,那是我儿子的福分,我以孛儿只斤家族的荣誉起誓,将来,他就是把脑袋掉了,也不会伤她一根头发。

孛儿只斤这个词让铁木真浑身一振。这时他才意识到此事的重大。他忍不住顺着父亲的目光看孛尔帖,正赶上孛尔帖也看他,她目光好奇,直接。让他想起了林中的花斑鹿。

也速该走了。

按翁吉剌的习俗,他必须把儿子留在女家住满三年,表示对亲家的信任。德薛禅说,你走吧亲家,儿子我替你养着,三年之后连你的儿媳一起送去,到时候,我还要送你九十九头骆驼,九十九头牛做聘礼。父亲说,你看你说的,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呢,我没带什么东西,就把这匹乌青马给亲家留做礼物吧,它是匹通灵性的好马,跟我好多年了。德薛禅说,我看得出来,整个翁吉剌也没有这样一匹好战马,就让它留下来陪铁木真吧。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往事 作者:冉平 前页  目录  后页